69书吧 > 疯癫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八章】

    “你快一点。”

    “哎呀音迟先生,正所谓人有三急,这种事我也控制不了的,你稍安勿躁。”岑兰芷坐在树下的大石头上,悠闲的看着蓝天白云,一边慢腾腾的喊道。

    背对着她站在不远处的音迟简直快要疯掉了,这短短一天他就仿佛回到了八年前,刚遇见这小疯子把她带在身边的日子。

    这小疯子看似怕死,威胁一下就能解决许多事,但要是一旦有依仗了,那不上房揭瓦都要感谢她性子懒散懒得动。糟糕的是她要是想折腾,那什么事都能给他搞出来。

    几年前那时候短短三个月,音迟就不知道多少次萌生了想把她随便丢在什么地方让她自生自灭的冲动。但是想起她是他好不容易寻到的唯一一个能承受得了那种药的人,音迟又不得不把自己的冲动压下去,接着过着每天爆发的生活。

    所以三个月一过,他稳定了她身体里面的药性,立刻就把她送了回去,而不是自己把她带在身边。虽说其中也有他需要各处去寻找药材,所以不能把她带在身边免得麻烦的原因,但更大的原因则是,音迟简直烦死了这个麻烦的小疯子。

    捏捏自己的拇指,音迟再次出声:“你内急解决一下需要这么久吗?”

    听到这个濒临爆发的声音,岑兰芷识趣的没有再故意磨蹭,她用脚把地上的石子拨动摆出个图案。不过走出去两步,又退后看了看觉得不够圆润,还是上前手贱的再弄了一下,然后才一步三晃的走出去道:“音迟先生,你要体谅一下一个弱女子被劫持后感到很害怕慌张,所以忍不住想要多独处的心情。”

    音迟木着脸,一点都不想接她的话。简直胡说八道,她会慌张害怕?都快把他的暴脾气激出来了。

    他深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们要在三天之内赶到地方,否则你的性命就不保了。就算你再磨蹭,那些人也没办法这么快赶来救你,以我的速度,等我们到了地方,他们还没出城,你不必再费心了。而且,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外人无法进入的地方,普通人会迷失在大雾中。”

    岑兰芷一拍掌露出了悟的神色,然后她啧了一声,“你倒是早点说啊。”说完她转身光明正大的在大石头上,用一块尖锐的石头在上面划了几个大字——我在迷雾之中。

    看着她光明正大给追兵留线索,音迟已经再也不想说什么了,一脸的心塞嫌弃,生怕她再闹什么幺蛾子,捞起她就继续赶路。

    这出劫持事件,还要从昨儿个夜里开始说起。话说昨晚上,岑兰芷睡的正香,忽然就被一位不速之客用力的摇醒了,然后她就见到这位几年没见的神秘先生站在床前,用一种很热切的眼神看着她,那双碧绿色的眼神和猫似的,攥着她的脉门就缓缓说了一句:“既然你已经怀孕,那么这就跟我走,完成我们当年的交易约定。”

    岑兰芷花了一点时间才想起这回事,当年这位救了被嫡母差人丢下了山崖的她,还替她选了条回去的路,并且把琼枝送到她身边。说是,要她为他做一件事来交换。所以这是讨债来了。

    她很清楚卫谨之暗地里在她身边安排的那么多护卫,既然那些人拦不住音迟先生,她呼救也没用。再加上她的小心思,早就见识到这个神秘先生有多厉害的岑兰芷连挣扎都没挣扎一下,爬起来穿了衣服,披上了厚实的披风,还在盘子里拈了几块点心准备在路上吃,当然她没忘记在音迟的催促下用最快的速度顺便写了一个信笺留给卫谨之。

    突然消失了,总得有个原因不是。岑兰芷写了那么意味不明的一句话,就作为被劫持的人,潇洒的和音迟离开了未明庄。

    音迟很兴奋,也很急,像是一件事做了很久终于要做完了一样迫不及待。他压根没找什么马和马车代步,直接抱着岑兰芷,速度快的和风一样往一个地方赶去。岑兰芷没注意看他是往哪里去的,她每天都要睡到日上三竿,这会儿很困,所以她把披风一裹就接着睡了。

    这样没有防备的缺心眼行为,音迟都不由得眼角一抽,但是只要想想这个小疯子从小那个性格,他就觉得没有什么好奇怪了。反正她天生的情绪缺失,很多时候都无法和正常人一样体会到哪些感觉,当然也就无法做出最平常的反应。

    在离开未明庄很久,天亮之后,岑兰芷才悠悠醒了过来。她一醒也没看到了哪里,从怀里掏出捂了这么久都有些微热的点心吃了起来,看上去自给自足的很。

    音迟想起她肚子里那个重要的孩子,忽然停了下来,小心的从身上的小木盒里拿出一个小瓷瓶交给了岑兰芷,“喝掉它。”

    岑兰芷二话不说的仰头喝完,发现甜甜的,随手把瓷瓶抛给他就揉着肚子说:“挺好喝的,还有吗,再给我来点,好饿。”

    因为她饿了,音迟不得不停下来给她找吃的,岑兰芷说想喝鱼汤,坐在那就不肯走。音迟想着她肚子里的孩子,跑到河边去捉鱼。用一根细长的线,缠着一枚针,站在水边往水里那么一挥一提,一条鱼就起来了。

    杀鱼处理生火煮鱼,音迟看上去做的很顺手,并且在煮鱼的时候,不断的王里面放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粉,闻着挺香,岑兰芷也没管,直接喝完了那一大锅鱼汤。

    吃饱后她托着腮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语:“为什么我会感觉这么饿?而且我以前不爱吃鱼的。”

    音迟看她一眼,“那是因为你怀孕了,女子怀孕了当然会有各种反常的行为。”

    岑兰芷愣了半天,低头看自己的肚子诧异道:“我怀孕了?”

    “没记错的话,我刚见到你的时候第一句话就说过这件事。”对于她的不上心,音迟都懒得多说什么。

    “哦,我当时还没睡醒有些迷糊没听清。”这一句话的时间,岑兰芷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她完全理解不能怀孕是什么意义,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硬要说的话怀孕了这件事大概就和中午吃的是鱼汤这样的事差不多,让她有点在意又不是很在意的那种。

    “虽然我不在意,但是音迟先生看上去很在意,莫非你要我做的事情,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有关?”岑兰芷笑盈盈的说,虽是问句,心里却已经确定了。

    之后,知晓了音迟对她肚子里孩子的看重,岑兰芷就更加能折腾起来。饿了渴了冷了内急什么的理由层出不穷,愣是把音迟那快的不寻常的速度拉得很低,赶着回到族中的音迟这才忍不住爆发了,告诫她那些留信息的小动作他完全知晓。谁知道,他一说开,岑兰芷还就这么直接的当着他的面写了那排大字。

    音迟懒得再和她多纠缠,也不把岑兰芷做的那些信号看在眼里。反正就像他说的,他们要去的地方被浓雾包裹着,普通人是不可能进去的,就算有人追来也进不去,就算进去了,音迟也不怕他们。

    这样脆弱的人类,岂能和他们池阴一族族人比较。

    岑兰芷在留下了那个线索之后也没有再折腾了,她一安静下来,音迟反倒觉得不安心,疑惑的看她,“你为什么不折腾了?”

    岑兰芷同样疑惑的看他:“线索已经足够了,还要折腾干什么?”

    要说岑兰芷留这些东西,完全不是什么便利卫谨之找过来,她只是在情况允许的时候和卫谨之做个游戏而已。被劫持了还有闲情逸致想着玩游戏的,岑兰芷这姑娘也是前无古人。

    首先,她是故意留下那么一封信,为的是激怒卫谨之。这么做没什么好处,但岑兰芷想见他失态,就算她自己看不见,知晓他确实失态了,她也觉得高兴。

    然后一路上她将未明庄特制的点心洒在路上,人闻不见,未明庄里被她喂多了这种点心的某匹马一定能跟上。至于卫谨之来找她的时候,会不会用那匹马,岑兰芷当然不知道。要是选了那匹马就万事大吉事情更加简单了,要是没选上那匹马,就算卫谨之运气差,也不过是花费的时间多了点,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能找到她的踪迹,岑兰芷十分不负责的想。

    然后她用各种小石子摆出的字和图,并不是为了给卫谨之指路,是为了和卫谨之打招呼,顺便让他的心情再那么不好一下。想想看卫谨之心急或者愤怒的寻找过来,却发现她心情不错的在各处留下的鬼脸拼图,想必心情定然更加愤怒,脸上的表情恐怕也维持不住。岑兰芷想想就觉得开心,真好啊,他越失态就说明越爱她,这叫她心情怎能不好。

    最后她在大石上刻下的那句话,预示了她最终会到的地方。原本她还想着在音迟那里套出来话再说,结果音迟自己说了,岑兰芷也就直接留下这么一个最称职的线索。

    做完这些,岑兰芷就再也不需要做什么了,接着就等着卫谨之一路寻找过来,破获谜题然后找到她的所在地,最后进入那个似乎进不去的地方,找到她就好了。至于找到她之后卫谨之会怎么生气,岑兰芷暂时不在意,反正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考虑就行了。

    她不需要做什么额外的事情,只需要配合着音迟先生,然后适当的来点小动作,就能和卫谨之来一场充满趣味的寻找游戏,岑兰芷说实话此刻的心情是兴致勃勃的,其他什么多余的感觉都没有,就是期待着气到冒烟的卫谨之找到她完成这个游戏而已。

    那边的局势,和其他人的反应什么的,那是什么?岑兰芷根本就想不到这些东西,不在意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去想。从某个方面来说,岑兰芷当真是个可怕的人,特别是在被卫谨之一手调.教的完全回归自然之后。

    卫谨之对岑兰芷是真爱,虽说占有欲和控制欲都有些强到不正常,并且对她的爱意也有些复杂不可捉摸。

    岑兰芷对卫谨之也是真爱,虽然她表达爱意的方法有些奇怪,想法有些异于常人。

    “音迟先生,你来的时机真的很好。”岑兰芷笑眯眯的忽然这么对音迟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