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疯癫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一章】

    云清秋是在药庐前的药圃里收到的南风的传书,将小药锄放在脚下,他解开咕咕叫着的白鸽脚下的信筒。

    本以为又是南风照例的汇报,可是在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之后,纵使是他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公子平安归来,虽然他一直觉得这个男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死,这会儿看到确切的消息还是大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笑很快就僵住了,缓缓化作一抹凝重和担忧。

    失踪了好几个月的公子好好的回来了,还带着新出生的小姐,但是夫人去世了。薄薄的一张纸片上简短的写了这些内容。

    ‘公子恍若不觉一路抱着夫人的尸体低语,想是不妙’看到这句,云清秋眉头皱的厉害。

    南风是个稳重的人,既然他这么说,那么公子的情况看上去确实是很糟糕的了。想想公子用情至深,云清秋对他这种不愿相信现实的行为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忍不住唏嘘。他自己也是尝过这种挚爱故去之痛的,个中滋味绝非黯然*抑或悲痛欲绝可以形容。

    沉吟半刻,他回屋写了几封信分别寄出,然后召集庄内众人开始准备迎接此间主人回归。

    “不管公子有何表现,都不允许出现异议,若是有人私下多嘴多舌,杖责逐出未明庄。”

    底下人虽不知云总管为何会面色严肃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但也是一个个恭敬的应了。卫谨之一行人并没有在路上多耽搁,跑的最快的马日夜不停的赶路,终于在第三日黄昏回到了未明庄山脚下。

    远远望去蜿蜒的灯火从山间璀璨的未明庄一路顺着山道落在山脚下,那里零星的几盏灯光近了就能看见正是云清秋带着人在迎接。他脸色寻常还带着如以往一般无二的微笑,但是南风和东风脸色就要难看的多。

    任谁看着自家从小服侍的公子像是疯了一般,一路上对已经变成尸体毫无气息的夫人嘘寒问暖,周到细致的照顾着,就好像她还活着一样,都会在背后寒毛直竖的同时忍不住心中酸涩。

    他们两人是看着公子和夫人相识在一起的,说起来也不长的时间,可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早就习惯了看着公子和夫人两人默契的像是一个人一样的相处,就好像已经这样度过了很久很久,并且还会继续这么过许久。可是,夫人的死,就像是梦一样。

    别说公子能不能接受,就连他们两人也觉得十分的不愿意相信。

    “公子还有夫人回来了,一路劳顿,快些入庄吧。”云清秋笑着道,看见了被卫谨之用披风包着抱在怀里的岑兰芷。

    “这位是兰芷的先生,清秋先生莫要怠慢客人。”说完他听见啊呀的稚嫩婴儿声音,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孩子,又说:“替小姐准备好伺候的人。”

    “是。”

    云清秋安排好音迟和还没有起名字的小婴儿,并没有立刻去打扰卫谨之,虽然此间有许多的事需要回禀,但是云清秋很清楚大概这个时候公子并没有多少心思听他讲这些。所以他找来了东风和南风两人询问具体的消息。

    “我之前悄悄的趁公子不注意探过夫人的脉,她确实已经去了,但公子似乎是真的认为夫人没有去世。”

    “公子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才会这样,我们都没敢问关于夫人的事。云总管,你说公子是不是真的……”疯了这个词,东风没有说出来,但是云清秋能明白他的意思。

    说实话云清秋也看不出来卫谨之在想什么,这两年他越发内敛,他很少能看得出他的想法了。

    “先观察一下情况吧。”云清秋挥挥手,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卫谨之就算是要替岑兰芷梳洗什么的现在也该完了,于是他施施然的站起身去寻了卫谨之。

    卫谨之散着发披着一件外袍,坐在外间的广厅里喝茶,似乎是在等着他。云清秋看了一眼被帐子掩映在床内看着隐隐绰绰的沉睡女子,坐在卫谨之对面。

    他并没有说起岑兰芷的事情,而是说:“卫家如今的情况,公子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恕之可是回到了卫家?”卫恕之,卫六公子,也是卫谨之会大发慈悲留下卫家这么一点家当的原因,毕竟是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弟弟,就算他的母亲是他的杀母仇人,卫谨之也不会把母辈的仇恨延续在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身上。

    只不过,不会迁怒卫恕之,并不代表着他会放弃卫家在棋盘上的棋子作用。

    所以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又说:“安排下去放出卫四公子卫谨之遇见山贼身亡的消息。”

    “三公子卫信之和妹妹卫姣,既然是有情人,就安排他们私奔好了。不过这么一来,卫姣的夫君,邬家公子会不会出手,就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了,毕竟这都要看他们的选择。”

    “还有,卫老爷不是一直在怀疑小儿子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吗,现在这个时机就挺合适,是时候让他发现恕之其实是他的续弦和大儿子生下的孩子这个事实。”

    卫谨之很清楚卫老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辈子骄傲独断,就算近几年修身养性,也不可能变成神佛,这一重重的打击下来,只会让他无法接受,然后无所顾忌的把如今已经不堪一击的卫家搅得天翻地覆。

    是了,还有他教导出来的弟弟恕之,这孩子一向对他尊敬喜爱,如今听到自己身亡的消息,并且还是自己的母亲和尊重的大哥下的手,再加上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应当会无法接受。不过一块美玉总要经过许多琢磨才能绽放光彩的,如果他能撑得住,那么卫家才算是真的能留下一点底子。如果撑不住,至少卫恕之,他会帮一帮他,至少让他衣食无忧的过完这辈子。

    只是,最多也就是如此了,他的温情不多,几乎全都给了岑兰芷,就算是自己的女儿也不能让他多看两眼,更何况是其他的什么人。

    云清秋听着他的话,在心里笑了一下,至少现在看起来这位公子还是有理智的。只不过要说真的没有影响,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只看他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了。

    “卫家这边我会好好收尾,但是目前看来最重要的是南北之战,世子他……”云清秋并没有说完,就被卫谨之给打断了。

    卫谨之放下手中冒着热气的茶杯,看了他一眼,“清秋先生,我会一直是萧复的好友,却不可能一直是他的幕僚,到如今,我不应该搀和的太深,否则不是一件好事。”

    “我用卫家为饵帮他争取到了江南大小家族的支持,在玉京安排了人手替他策划谋反,这么多年的出谋划策其实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我能做的,更多只是旁观而已,不到时候我不会再做什么,因为不合适。”

    云清秋明白他的意思,其实之前他会说那句话也多是因为想要试探卫谨之究竟是个什么态度。现在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他摇摇头笑道:“若是听见公子这番话,世子不知道该有多难过,毕竟世子是真的把公子和祁公子当做好友的。”

    “正是因为是好友,我才会这么决定,况且萧复并不是一般人,他会明白。”

    人生能得一知己好友,是天大的好事,他何其有幸能得两位托付性命的好友。还有,能有那么一位知晓他所思所想的心爱之人。将目光放在两道帘幔之隔的岑兰芷身上,他露出了个真正不流于表面的柔和微笑。

    “清秋先生,三日后,在庄子里准备婚礼,我要娶兰芷为妻。”本来并没有准备拖这么久,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终究还是到了这个时候才有机会。

    云清秋眼皮跳了一下,娶一具尸体?

    “既然卫四公子被山贼杀害,那么我现在就用之前准备的隐山居士身份,这座未明庄可已经从卫家手中买下?”

    “这些琐事都已经准备好,只不过……公子真的要娶一个已死之人?”云清秋不再脸上带笑,而是有些咄咄逼人。他已经能想象得到被他这么直接点破的公子会如何大发雷霆,但是现在发泄出来了,总比随时揣着要爆发比较好。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卫谨之并没有生气,他依然很平和的说:“兰芷并没有死,她很快就会睡醒的。”

    云清秋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点醒他有些残忍,但是总不能一直沉浸在这种假象里。难道公子以后还要抱着一具腐烂的只剩下骨头架子的尸体生活吗?

    他光是想着公子要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夫人腐烂,就觉得还是长痛不如短痛。

    “公子,你应该让夫人入土为安。”

    “兰芷没有死。”

    咚咚的脚步声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两人一同往门口看去,只见琼枝穿着一身简洁的青衣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也没看这边两个人直接扑向了里间的床边。

    跟在她身后走进来的是世子姬临琅,他几个月前前往玉京的时候,是带着琼枝一起去的,就算是后来打仗,琼枝也在他身边,现在还是郡主姬雅姒帐下的一位文书,管着一群娘子军的各种事宜。

    两人在一起几经生死,已经是两情相悦,琼枝还答应了姬临琅等找回了岑兰芷,真正结束了就嫁给他做世子妃,谁知道战争还未结束,就收到了南风的传书。

    听说了岑兰芷去世的消息,琼枝甚至觉得那是自家小姐,那个偶尔很欠揍的妹妹在和她开玩笑,毕竟她总是做这种事。第一时间心慌意乱的飞奔回来,她在路上还想着要真的是骗人的,她肯定要用在姬临琅那里学到的剑法狠狠的收拾一番那个混蛋。

    但是,她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琼枝慌乱的去探岑兰芷的鼻息,又不甘心的去摸她的颈边还有脉搏,不论几次都只能得到那个让她不敢相信的答案。她紧紧的拉着那冰凉柔软的手,眼泪一滴滴的摔落在床铺上。

    好人才不长命,祸害可是要遗千年的,怎么到这家伙这里就不同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