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疯癫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五章】

    祁山并不单单指的一座山,而是连绵起伏的一片群山,山中最多的树就是红叶,这个时节,万物凋零,独独这红叶倒是红的如火焰一般,烧遍了群山。十余座山脉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陆陆续续的变红了,到如今,已经差不多全部都变了红色。

    达官贵人、文人雅士之流,最是喜爱这些美景,时节一到定然是要来赏景的,所以这一带有不少的庄子别院。卫谨之早年也来过这里,在第五座山峰的山脚下有座安静的小院,他素来爱清静,附近除了这座小院并没有其他的庄子和院子。

    那时候他是来这里同姬临琅帐下的几位幕僚将军相见,商议一些事情,再加上往年这个时节他破落的身子已经开始病了,景物粗粗看过却没多少兴致去赏。如今却是不同,此次他已经是放下了所谓的时局大事,只是一心陪着夫人前来赏景。

    小院就叫做霜叶,不大但是很雅致,一同来的也没有几个人,除了卫谨之岑兰芷这两个主子之外,就是东风南风壁月,以及四个干粗活驾马车的男子,四人都是云清秋选出来沉稳功夫好的。

    男主人气质温雅如玉见之可亲,女主人明艳照人容色倾城,东风南风还有下面四人都是仪表堂堂,壁月也是天真可爱,这一行人主仆各个长得好,第一次上山赏景,就被路过的人给注意到了。口口相传说有个俊俏的公子,以及容貌过人夫人近日常在山中悠闲赏红叶,还有特地慕名前来看两人的人。

    带着面纱坐在软轿中的女子看着山道上那双携手同行的璧人,眼神微微动了动,忽然叫过一旁侍着的丫鬟,“去查查那位夫人是什么来历,我们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和附近的夫人们认识认识也好。”

    丫鬟领命而去,女子的目光重新投向那双男女,她看着那着青衫的男子侧头对身边的女子微微一笑,侧脸的弧度优美,正是个温柔又俊俏至极的男子,忍不住脸颊微微泛红。那不知是哪家的公子,看那眼神便知是个极温柔,怜香惜玉的人。

    女子名叫杨琅玉,杨家是个小家族,只不过前些日子四大家族之首的卫家突然出事被其他三个家族联手打压,彻底的沉寂下去了。杨家本是依附卫家的,连带着也受损了不少。他们家的生意出了大问题,如今父兄焦头烂额,兄长说让她在此间多逗留些时日,若是能认识些大人物,不仅她的终身大事能解决,还能帮衬着家里度过这次难关。

    这时候的祁山多是有名望有权有势的人,说不定就能遇上良人。杨琅玉在此已经住了好几日了,日日都出来闲逛,想着遇上些有权势的公子,再来一出日久生情芳心暗许。

    做出这样的事他们也是急了,若是再想不到办法他们杨家就真的要破产。若是真的破产要去过那种下等人的日子,杨琅玉是怎么都不肯依的。她从前心高气傲,来提亲的都看不起,一心想着嫁进四大家族,可是如今是希望渺茫了。只是她自觉自己长得不错,在南浦也是数得上名号的闺秀,主动出门来,肯定是如何优秀的男子都能打动。

    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这一眼就被山道上路过的一对夫妻给迷住了眼。她今日过来是因为听人说这里有个什么夫人长得和天仙似得,女子都不喜欢长得比自己好的人,杨琅玉这种自视甚高的人尤其如此,她心高气傲便想着来见识见识那什么夫人究竟是如何好看。

    结果在这里等了一会儿终于将人等来了,她倒是没注意那夫人长得如何,一双眼睛都盯着那个青衫温雅公子身上了,被他一笑迷了眼,一颗芳心噗通跳个不停。连他们穿着普通衣饰都不在意了,急急忙忙的就让人去打听消息。

    这边顺着蜿蜒的山道往上走的两人正是卫谨之和岑兰芷,两人带着南风和壁月,穿着平常,就这么出了门。一路上的女眷大多蒙着面纱坐着软轿,但是岑兰芷不爱戴面纱,卫谨之也由得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牵着她的手,也不管路人注视的异样目光。

    已经是岑兰芷醒来的十几日。岑兰芷醒来的第二日,关于前一日的记忆并没有消失,但是也没有想起从前的事。卫谨之本以为她已经好了,只是没想到,七日过去后,第八日早上岑兰芷醒来,又忘记了之前七日的所有事,重新变得如同白纸一般干净。

    音迟说,这是由于怀着身孕的那段时间吃下去的药,和一日枯荣相冲,原来的一日一失忆变成了现在的七日一失忆。饶是音迟都没想到这个情况,不由得安慰了卫谨之一句,只说说不定哪日岑兰芷就全部都想起来了。

    可是对于卫谨之来说,岑兰芷的失忆却不是什么值得难过伤心的事情。不记得从前又如何,他从来都是活在当下,只要岑兰芷还如今日这般喜爱依恋他,便是她这辈子都再也想不起来,他也会同她这么一直过下去,每日在一起。

    或者说,卫谨之对这样的情况也很有些满意。这就如同岑兰芷有无数次轮回,她的所有生命就是七日,没有生养她的父母,没有陪伴她的朋友,没有她孕育出的子嗣,从她睁开眼睛开始看到的就是他,之后的七日里,她所有的记忆里也是他,等到七日过去她闭上眼睛,最后看到的还是她。

    这么一个循环里,卫谨之俨然就是她所有的感情寄托。卫谨之甚至是有些为这种感觉着迷的,这种岑兰芷每一次都爱着他,遗忘他又爱上他的感觉。

    不同于之前的一日记忆,那样太过仓促,有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同她解释。如今的七日,卫谨之就从容了许多,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第一日的岑兰芷只是因为从前的记忆太深刻留下了对他熟悉依赖的感觉而已,接下来的日子,他会对她很好很好,引着她慢慢的加深对他的感情,将那种依赖重新变成爱意。一日又一日,到第七日,最是情浓时刻。

    卫谨之就这么看着引导着感受着,自己爱着的女人从依赖好感到深爱他。只要想到今后每一次都如此,他便觉得这样很好。

    “我觉得红叶没你好看。”岑兰芷瞧着路边的红叶,突然转头对卫谨之说。卫谨之还没什么反应,跟在两人身后的壁月先脸红了,这小姑娘还没明白男女之情,即使已经听了好几天,但是依然不习惯岑兰芷这时不时突然开口的调戏之语。她去看南风,南风拉着她朝她安抚的笑了笑。

    卫谨之倒是同样认真的看岑兰芷一眼,笑说:“我看这红叶是没有兰芷好看。”

    岑兰芷笑了两声:“我这话可不是平白说的,在有些人看来,阑亭是比这处美景好看多了的,不然也不会一直这么盯着瞧了。”

    卫谨之揽了她的腰,“我倒是希望,兰芷话中的‘有些人’就是兰芷自己。”

    “是我自己,不过,还有另一个人与我看法相同呢。”

    岑兰芷话音刚落,就听见后面不远处的山道上响起哎呀的一声娇呼,显然是想引起他们的注意。岑兰芷一脸的似笑非笑,手指划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瞧,这另外一个人这不就来了。”

    关于后面远远跟着的一个同样来赏景的娇客,岑兰芷和卫谨之早就注意到了。刚注意到的时候,岑兰芷就漫不经心的往后瞧了瞧,然后就拉着卫谨之的袖子笑了,说那位姑娘是为了他来的。卫谨之看她促狭微醋的感觉很是新鲜,没开口让赶人,也没有换一处地方,就和岑兰芷两人往前走着。

    两人偶尔讨论两句,关于后面那位娇客会做什么,刚说着后面就弄出了动静。

    “阑亭不去看看那位娇客如何了?”

    “我的娇客,只有兰芷一人,其余的又关我何事。”卫谨之说得毫不犹豫。他看着温和多情,只是岑兰芷很清楚他并不是什么会对人人都温和的人,甚至很多时候那种温和都只是假象罢了,都是刻意隔出来的距离。只有对她是不一样的,对她与其说是温柔,倒不如说是情深深处自缠绵。

    对卫谨之的回答,岑兰芷一点没有意外,只是她不觉得后面那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之前她远远的好像对上了那位姑娘的眼睛,啧,志在必得的样子,那真是让人不喜欢的眼神。

    “我不高兴。”岑兰芷忽然站住拉着卫谨之的手说。

    “哦?那如何兰芷才会高兴?”卫谨之清楚她肯定是想做什么,便在她颊边一抚问道。

    “那位娇客不高兴,我就高兴了。”岑兰芷不喜欢别人觊觎自己的东西,面前这个对她千依百顺的男人是她的所有物,从她睁开眼睛就很明确这一点,即使没有记忆也是一样。

    “呵~兰芷想如何做便如何做,就是让人出个什么意外魂断此山,也是没有大碍的。”卫谨之说得一派风光霁月,光是看他的表情,绝对想不到他随口说出的会是这种话。

    一个小丫鬟追上来,向着两人行了个礼,一脸的焦急,“这位夫人,我家小姐不小心在山道上扭了脚,不知道能不能请夫人帮帮忙去看看?”

    “去吧,我在此处等你。”卫谨之替岑兰芷将脸颊旁边的发别再耳后,又轻声说了句:“玩的高兴点。”

    岑兰芷回以一笑,带着壁月跟着那小丫鬟朝杨琅玉的方向走过去。那杨琅玉远远看着有个女子走过来,那青衫公子却是站在原地没有过来,心中顿时一阵失落。只不过很快她又打起了精神,待会儿她还可以借口住处太远先去他们那里休息一番,只要能见到那个公子,她就有信心对方会被她迷住。

    至于那个公子身边的女子,杨琅玉是压根就没注意,反正在她看来,她想要的人就只能是她的,她已经在盘算着如何把那个女子给挤掉了。

    “好一张难看的脸啊。”捂着脚踝坐在石头上的杨琅玉被一个女子抬起脸的时候,先是被对方那张美得惊人的脸给惊了一下,随即听到她嘴里慢悠悠说出的这句话,顿时涨红了脸。她自视甚高,怎么受得了这样的侮辱,当下脸色便不好了。

    只是终究顾及着不远处的青衫公子,不能发脾气,便柔柔弱弱的抽泣了一声,大声的说:“琅玉与夫人素不相识,为何如此侮辱琅玉,不过是想请夫人随手帮帮忙而已,看夫人长得如此好,怎么心地却是如此歹毒。”

    岑兰芷恍若未闻,而是摸了摸自己的脸笑得灿烂,“你也知晓我长得比你好?那为何还敢觊觎我的人,也不嫌自己长得丑吗。瞧瞧这张难看的脸,惦着就厚的很,也不知道这皮子究竟有多少层呢。”

    杨琅玉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直白看不上她的话,顿时忍不住了,抬手就要去打岑兰芷,却被她抢先一步擎住了手。捏着她的脸,岑兰芷靠近她,在她脸上吹了一口气,在她忽然变得惊恐的神色里,笑的毫不掩饰恶意,“方才我夫君说,若是我不小心把你的小命玩没了,他会帮我在这里叫人挖个坑,将你……毁、尸、灭、迹!”

    终究还是闺阁女子,杨琅玉看着岑兰芷认真的眼神,吓得尖叫了一声往后退去。她那丫鬟更是没用,已经抱着头蹲到角落里去了。

    “你……你骗人,那位公子怎么会如此说!你这毒妇,迟早是要被休的!”杨琅玉颤抖着说。忽然眼睛一亮,因为看到卫谨之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她凄哀的喊了一声:“公子救我。”

    卫谨之却看也没看她,依旧是温和的笑,走到岑兰芷身边牵了她的手,“怎么样,要杀了她吗?”

    杨琅玉也听见了,一大串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惊惧的看着站在身前的两人。

    岑兰芷看到她害怕的表情就开心,摇摇头:“随便杀人多不好。”

    卫谨之点点头,对南风道:“去找人把这位姑娘送回去。”

    杨琅玉先是一喜,先前惊惧的心情被压了下去,觉得之前一定是这位公子开玩笑或者自己听错了,不然他为什么开口让人送她回去。只是听到卫谨之接下来的话,她就脸色难看了。

    “不过是一个小小杨家也敢让我的夫人不高兴,让清秋先生准备准备接手杨家的生意,不要让这样的人再出现在夫人面前。”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两人依然和之前一样在山间散步。

    岑兰芷:“我以为阑亭是好人。”

    卫谨之:“当我因为一个计策的成功,选择牺牲百余人千余人性命的时候,我便不是什么好人了。不过好与坏的界限从来不是杀人与否,而是是否与自身利益相关。”

    岑兰芷:“阑亭不是好人,我是不是呢?”

    卫谨之:“若兰芷是善良之人,那我便爱兰芷的善良,若兰芷是狠毒之人,我便爱兰芷的狠毒。”

    岑兰芷:“这么说来,还真是没有一点的道理了。”

    卫谨之:“爱本就是没道理可言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