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嗯,出国了。”吴久利脸色阴沉,“这从侧面说明他很有问题。”

    不是他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出身,而是事实确实如此。一个恰好刚刚成年,离开福利院去打工的孤儿,哪里来的钱出国?

    徐久照跟吴久利想的一样,无论是什么时候,没有钱的情况下,是不会远离家乡的。没钱根本就走不远,路费都不够!

    吴久利拿出智能手机,从图册里边找出了一张照片给徐久照看。照片里是徐久照不认识的年轻男孩,长得挺瘦,皮肤白净,穿着时尚,一脸的神采飞扬。

    “这是?”徐久照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不认识的男孩,猜测他的身份:“杨久洋?”

    “你也认不出来了是吧?”吴久利手指滑动,图册上边接连闪过好几张照片,主角都是这个陌生时髦的男孩,“要不是院里的朋友信誓旦旦,我都不敢认!”

    徐久照看着杨久洋,垂眼说道:“他哪里来的钱?”

    吴久利冷哼一声说道:“不知道,他嘴巴很紧。只是说发了一笔大财,在南边挥霍了一阵,从香港转去了美国潇洒了。”

    徐久照没说话,只是皱着眉毛思索。

    吴久利拉出他的凳子坐在桌子跟前:“你觉得他这钱,跟你出的事儿有关系吗?”

    徐久照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我不敢肯定,这都是我的猜测。”他的目光在书桌上那本《古瓷鉴宝百例》上扫了一下,回想起上边带着惊叹号的那几个“我找到了”的字迹。

    徐久照目光引起吴久利的好奇,他转眼看着旁边带着彩图的书籍,询问道:“怎么了?”

    徐久照心中下定决心,目光坚定的看着吴久利说道:“久利哥,能不能让人打听一下,杨久洋是不是卖了一个柴窑的瓷片。”

    吴久利的注意力立刻就从书籍上转移走了,追问道:“瓷片?这就是你摔下去的原因?他从你那抢了一个瓷片,然后把你推下去了?”

    徐久照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我没有那个时候的记忆,如果没有别的缘故,就只有这么一个理由了。柴窑瓷片非常的珍贵,任何稍微懂行的都能卖出不菲的价格。”

    吴久利一方面心中暗恨杨久洋害他兄弟,一方面又好奇的问道:“他能卖多少钱?”一个瓷片能值多少钱,至于把一起长大的同伴推下去?

    徐久照估算了一下,不太肯定的说道:“最少价值200百万以上。”

    “多少钱?!”吴久利倒抽一口气,一下子站了起来,凳子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200万?!”吴久利大吼。

    徐久照冷静的看着他说道:“没错,200万,至少值这么多。如果是真的柴窑瓷片。”

    “我的天……200万……”吴久利可没有徐久照这么冷静,喃喃念叨了一会儿要挖多长时间的槽才能挣出这些钱。

    过了一会儿,吴久利反应过来说道:“你说真的值那么多,那不是真的?”

    徐久照嗯了一声点头说道:“后来我又去那废弃的窑坑找过,发现了新的瓷片。这段时间电视新闻上也演过,那是类似柴窑的瓷片,却并不是真正的柴窑,而是仿品。”

    吴久利心里这才舒坦点,他笑道:“那买了那瓷片的老板不就上当受骗了?”

    徐久照说道:“没错,如果那老板看过新闻,肯定会知道这东西不是真的柴窑瓷片。”

    吴久利砸着拳头,狠狠的说道:“好的很,但愿那老板能把杨久洋给逮起来收拾一顿。”

    吴久利兴致勃勃的谈论着那不知名老板收拾杨久洋的手段,过了一会儿,时间跑到中午,俩人出去外边吃了一顿饭。

    边吃饭,吴久利边说道:“你找好地方了没有?这次回来我是顺便帮你搬家的。”

    徐久照感激的看了吴久利一眼,说道:“我打算住到封窑镇上去,已经找好了房子,300块钱一个月。”

    吴久利点头说道:“在镇子上300一个月也还行了。”

    徐久照说道:“地方是张厂长给介绍的,有现成简单的家具。”

    吴久利说道:“那你把钱攒起来买点大的电器什么的,夏天天热的很,空调你得准备一台。”

    徐久照不置可否,直接从古代过来得他不知道大厄尔尼诺的厉害,总觉得还跟以前一眼,夏天穿个薄衫就能过。

    吴久利帮徐久照搬完东西,看着那些书被徐久照拿出来整整齐齐的放在书架上,惊叹的说道:“这些就是老院长给你的那些书?”

    徐久照仔细的擦着边角的灰尘,对他说道:“你知道?”

    吴久利随手抽出一本翻看:“知道啊,但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你现在学习陶瓷制作,这些书籍也用不到了吧?”

    徐久照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打算好好保存这些书,鉴定方面也学一学,至少算是一个爱好,也对得起留下这些书的人。”

    吴久利说道:“也好,技多不压身。”

    吴久利以为徐久照说的是老院长,却不知道这里边还包含着原来的那一个“徐久照”的意思。

    吴久利回去上工了,徐久照继续跟着邹衡新学习。

    四月底有一段时间天气非常的晴朗,趁着日子好,徐久照的那件葵口碗还有其他的习作都被烧了出来。

    除了极个别的出现了瑕疵,大部分烧的还算是成功。

    尤其是那一只葵口碗,烧成之后颜色是温润可爱的豆青色,显得清贵精致,又优雅。

    “不错,烧的很不错。”邹衡新非常的满意。

    徐久照站在一旁谦虚的垂着手,主要的目光却是放在其他的几个上边。这几个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在挑战神经。

    邹衡新对于他传统技艺的掌握有了了解之后,多数是在鼓励他解放内心,解放思想。总是认为他被什么束缚住了似得。

    徐久照不能理解,这器型已经足够花哨,而内心和思想又跟器型有什么关系。尽管不能理解,徐久照还是在造型和花卉图案上下了下功夫,做了一些新尝试。

    结果……就是眼前看到的这几只。器型上中规中矩,只是上边的花纹和图案对于徐久照来说已经是足够大胆的尝试了。因为是之前从来没有用过的材料,所以烧出来的颜色不是预想当中那样鲜艳明亮。

    但是,邹衡新却是很满意的样子:“你还是很犹豫,没想明白……不过,没关系,慢慢来。”

    高大全手里边拿着一本杂志,边看边嗤笑:“你看看这杂志上说的,老邹你再不吭声就要被人踩到泥土里边去了。”

    邹衡新很淡定的说道:“不过是些哗众取众吸引眼球的家伙,理他作甚。”

    高大全感慨的翻页:“就差指着你的鼻子骂你尸位素餐了,让你赶紧卷铺盖卷走人了。这明嘲暗讽、指桑骂槐的……”

    邹衡新眉毛不快的皱起来,走过去拽起杂志。

    高大全和邹衡新看的是一本艺术类月刊,受众面积并不是很宽的《今日艺术》。

    高大全说的邹衡新被人在杂志上指桑骂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邹衡新涵养好,不计较,倒是他这个旁人看不过眼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尤其是搞艺术类的人,大多数又都好名。

    有人在杂志上大放厥词说邹衡新这些年状态下滑,白占着名誉会长的名头却什么积极作用也起不到,还给先进年轻的份子挡路碍事。那话说的,要多阴阳怪气有多阴阳怪气。

    这人偏偏还是徐久照的一个老乡,江西人省工艺美术协会会长,马秀山。

    邹衡新也是美术协会会长,不过人家是全国的。可就是压在马秀山的上头不挪窝,邹衡新不动,马秀山多会都只是地方上的一个协会会长,成不了全国性质的会长,这怎么能让马秀山神清气爽?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这次邹衡新也有点被马秀山过火的言论给激怒了。

    “老子还没死呢!”邹衡新恼火道。

    高大全撺掇着说道:“是吧,你早就该反击了,要不然这人蹬鼻子上脸的,江西的那几个也不安分的上蹿下跳。老是没事找事,要把你掀下去。”

    邹衡新沉吟了一会儿,脑袋一抬,朝着徐久照说道:“让我亲自出马也太抬举他了,我这徒弟就能把他的脸都给打开了花。”

    徐久照神经一紧,俩眼注视着邹衡新。

    “小徐,带上你的这只葵口碗,我们去上海!”邹衡新眼睛发亮的说道:“参加全国美术工艺联展,给我拿个冠军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再生之瓷[古穿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瓜老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老妖并收藏再生之瓷[古穿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