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新华却有不同的意见,他说:“这个主意不太妥当。”

    邹衡新跟徐久照还有蒋卫国都看着他。

    徐久照虚心的问道:“为什么?”

    刘新华冷静的说道:“首先组委会就不会允许出现这种由观众的投票来决定金奖获奖者。这岂不是说他们这届评委们的无能?”刘新华完全是从政治角度来考虑的,跟徐久照这种虽然也是倾轧挣扎上来,经历的各种阴谋诡计的层次并不一样。

    刘新华接着说道:“另外,也不能保证,如果投票的话,是倾向于小师弟的葵口碗多,还是李岩松的《三月桃花》多。这样不仅没帮助,反而增添了变数。”

    徐久照听了,半晌点点头,说:“刘师兄说的对。”

    本来徐久照的把握还是蛮大的,但是让刘新华这么一说,他心里也不确定起来。

    毕竟他以他的审美来看,自然是传统的更符合他的喜好。可是三四百年过去了,谁知道现代的人审美是怎么样的,也许人家就喜欢李岩松那种的呢?

    虽然他看不习惯,但是李松岩既然能在欧洲五月展上获得佳作奖,那必定是符合了现代人审美情趣的。

    徐久照暗自反省,他有点大意了,并且因为不符合自己的审美而不自觉的看轻了对方。他是御窑师的骄傲,如果演变成自大,最终只会害了他自己。

    邹衡新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不,如果真的进行这种投票模式,我觉得久照获得胜利的几率要比李岩松的《三月桃花》,要强的多。”

    蒋卫国虽然没有亲自去现场看,却是在小洋楼里见过那只葵口碗的。他说:“你什么让你有这种把握?”

    邹衡新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他很冷静的分析说道:“从参展人的成分来分析。全国联展不是什么特别大众性的展览,这次来看展览的人大部分都一定的艺术修养,他们能够凭借自己的学识来判断,两件作品到底那一件更胜一筹。毕竟从瓷胎釉面还有艺术价值来讲久照的葵口碗要比那只痩瓶要高。这些人占参展人数的大部分,剩下的那些就是机缘巧合进来看展览的普通人,这些人毕竟对现代陶瓷艺术市场的现状不是太了解。凭借个人喜好,投票的几率是一半一半,这样看来,葵口碗最后胜出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

    刘新华倒是没有参考这方面的因素,他想了想点点头说道:“老师考虑的周全。”

    邹衡新继续说道:“那就这么办,想方设法让评委会接受这个方案。其实现场观众投票在现在的比赛也非常的普遍了,好多综艺节目不都是让现场观众来投票吗。甚至还有场外发短信决定胜负的,咱们不用那么麻烦,就让他们直接把门票投进去就行。”

    徐久照让邹衡新一番分析,心中稍微安定。于是他接着说道:“既然要尽心现场的投票,也要预防对方使出一些下作手段,所以我觉得在两个展台摆放颜色不同的投票箱,并且要使人在现场看守。如果现场无法留人值守时,一定要进行封存,以免对方舞弊。”

    刘新华赞赏的看着徐久照,说:“小师弟的考虑的很全面。”

    四个人在小洋楼里商量的很久,确定全部都流程细节没有一点差错遗漏。

    等到第二天,去了现场果然昨天有些支持葵口碗的人改变了态度。

    刘新华不等这些人说什么,直接就说道:“我们美协的艺术展览也同样的要与时俱进,及时听取市民群众的意见。艺术家创造作品,不仅仅是自我的满足,同时也要服务于人民……”

    刘新华这番官样文章太突然,调子起的太高,让在场的评委们一头雾水。

    但是他是专管官员,底下的组委会负责人不得不赞同的附和。

    刘新华一番花团锦簇的演说完毕,话题一转,说道:“我看现在很多比赛赛制支持观众投票就很好嘛。这直接反应了群众了喜好,也给我们艺术家的工作提供了指引,不能闭门造车,要更符合百姓的喜乐。”

    马秀山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子。

    昨天晚上他回去了,确实私下里通过关系说动了持不同意见的几人,也预防着接下来会进行投票的环节。没想到邹衡新竟然会这么狡猾,直接跳过了评委投票,改成大众投票了!

    马秀山心中顿时一番焦急,确实他自己来看,那葵口碗除了在思想内涵上欠缺一点,别的方面甩开《三月桃花》一条街。

    马秀山思前想后,一时之间陷入到了自己的思绪当中。

    现场的评委议论纷纷,这些人心中跟马秀山并不一个心思,有的人是真的不愿意背上骂名,担心媒体的责问,而如果加入大众投票的环节,他们就可以轻松的把自己给摘干净了。

    法不责众嘛。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了,这可不是他们这些评委们有什么偏颇。

    而另外两件制品的坚定支持者,则都充满了信心,认为自己支持的作品一定能够获得胜出。

    于是,刘新华的决定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赞同。

    眼看这个提议就要通过,马秀山回过神来赶忙插一句:“等等。”

    刘新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马秀山心里忽悠一下子,有种被凶猛野兽盯上的危机感,他挤出一个笑容来说:“这个办法挺好的,我也赞同。”

    刘新华惊讶的一挑眉,说道:“那你还有什么高见?”

    马秀山攥了攥拳头,说道:“我是觉得,如果投票仅限于一天,这个数据搜集会不会太短。改成三天怎么样?咱们这个展览的最后结果是要登上《今日艺术》的,一天的客流量最后显示的票数可能会不太好看,三天的投票期限不仅使得结果更加稳妥,也让最后的数据好看一些。”

    刘新华一时想不出来马秀山打的什么主意,然而一天的投票时间确实很短,他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最后时间就定了下来,今天一天进行准备工作,明天到大后天的三天时间进行投票。

    一切都遵循制定的流程,投票箱制作成了相同款式不同颜色的两个,各有一人站在展台的一边,给游客投票进行规范和事项普及。展馆门前也竖起了牌子,倒是因为这块牌子,进来看展览的人多了起来。

    两个展台的人气是所有展品当中最高的,很多人聚集在展台的跟前,用挑剔的目光看着两件展品。

    毕竟如果不刻意说,这些参观者就只是把这两件展品当中一众展品当中的一员,顶多觉得出色好看一些,而不像现在这样刻意的进行欣赏。

    这也就导致了很多艺术修养不高,对于作品质量并不敏感的人们,在牌子的说明之后反而看出了一些什么门道似的。

    虽然人流量增加带来了些许波动,却影响不大。之后的结果就像邹衡新说的那样,虽然没有打开投票箱,但是光是问问守在箱子旁边的两个人就能知道哪一件的作品得票高了。

    没出意外的是葵口碗暂居第一。

    这也是无可避免的,有欣赏能力的人们自然看得出来那一件的品质更高,而没有欣赏能力的人则单凭自己的审美来判断。这些人当中自然是有更喜欢现代风格的给《三月桃花》投了票,问题是这次展览的是陶瓷展,并没有刻意区分出传统陶瓷和现代陶瓷之分。

    不是在这个圈子里边的人,根本就意识不到传统陶瓷跟现代陶瓷的两样区分,自然是按照关于陶瓷带给人的印象而进行投票了。这两件作品当中,当然是葵口碗更符合他们对于本国陶瓷大国的印象。

    邹衡新、刘新华自然对于投票过程很关注,一直警醒着,担心马秀山再节外生枝。

    可是徐久照反而是平静了下来,倒不是他对于结果不关心,而是现在这个阶段他觉得没有什么他能做的了。只能去交给那些参观者们来决定和验证他的作品价值。

    晚上回了小洋楼,邹衡新跟刘新华都觉得挺蹊跷,蒋卫国也很关注的询问今天的进展。

    “很奇怪啊,马秀山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刘新华皱眉,“他那天可以提出来三天的期限,可不像是垂死挣扎的模样,肯定是有什么后招。”

    几人想不明白,这个时候蒋卫国家里的保姆把当天的晚报拿了进来。

    蒋卫国打开报纸看了一下,突然说道:“我知道他的打算了。”

    邹衡新快速的凑过去低头看,蒋卫国把报纸给他,刘新华和徐久照也走到老师身边。

    当天晚上的晚报上徒然出现了李岩松的个人访谈,还占据了半个版面那么多!

    邹衡新眨眨眼,不太明白,刘新华苦笑了一声:“这倒变成了舆论战了。”

    在李岩松的个人访谈当中,介绍了他的生平还有求学经历重点突出了留学和旅居国外时期为了求学的辛苦付出。除此之外,必不可少的提到了他的艺术成就,获得欧洲五月展佳作奖的《三月桃花》!

    晚报记者倒是没有大吹特吹,只是说道现如今能在如此国际赛事上取得这样成绩的年轻人,李岩松还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记者不夸作品,反而是极力称赞李岩松这个年轻新秀,对他将来的发展进行了一番展望。

    访谈的最后,仿佛是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三月桃花》现在正在上海进行展出,欢迎读者前去近距离感受和观赏。

    “……”徐久照眨眨眼,半晌没有言语。

    “棋差一招啊。”刘新华摇头,“马秀山这手不得不说玩的漂亮。人们先入为主,又慕名而来,明天李岩松的票数必将大幅度的增加。”

    蒋卫国冷哼了一声:“不过就是拉票手段,谁不会!”

    邹衡新神情复杂的摇摇头说道:“这还真是他能做的,我们做不得。”

    徐久照倒是明白老师的意思,对方能夸,他们这边却没得夸。

    李岩松现在跟徐久照相比,比起他出道要早,而徐久照现在籍籍无名,又毫无成就。就算同样拿作者来做文章,根本就比不过对方。

    小洋楼里一阵愁云惨雾,把加班回来的蒋忻给吓一跳。

    “怎么了这是?”蒋忻奇怪的问道。

    这两天他回来的晚,总是跟家里的人错开,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久照叹口气,把事情详细的给他说了一遍。

    “哦?那马秀山真的这么干?”蒋忻挑眉,弯腰把报纸拿起来看了看。

    蒋忻看完之后,笑了笑说道:“他那作品跟久照的葵口碗相比,到底怎么样?”

    邹衡新沉声说道:“以我们这些老家伙的眼光来看,必定是葵口碗更胜一筹。”

    蒋忻明白了,然后轻松的说道:“不就是舆论拉票嘛,这还不简单,交给我吧!”

    徐久照惊奇的看着他,说:“你有什么办法?”

    蒋忻神秘的笑笑,拿出手机来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对着徐久照说道:“暂时保密。”

    蒋忻天性里边对于自己喜欢在乎的人总是会下意识放在自己的守护范围之内,如今他对徐久照又好感,自然而然的把这个范围辐射到了对方的身上。

    敢欺负徐久照,打不死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再生之瓷[古穿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瓜老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老妖并收藏再生之瓷[古穿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