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深人静的时候,睡的正熟,却被一声尖利的猫叫声吓醒。蒋平建两口子上了岁数,被惊醒时甚至一阵心悸气喘。

    “怎么回事?”大伯母迷糊的说:“这会儿就闹春是不是早了点?”

    蒋平建刚想说什么,就听见门外走廊那头传来一声喊:“快起来快起来!都快起来,着火了!!”

    吓得老两口一个激灵的爬起床,连滚带爬的就去开门。

    “等一下!”蒋平建厉喝一声,转身去随身行囊抓了两条毛巾,用放在床头水杯里的水打湿。等都用湿毛巾捂在口鼻上这才打开房门:“一会儿猫着腰走!”

    等他们出了门,这才发现走廊里边热烘烘的,一阵阵刺鼻的烟味顺着楼梯那边飘过来,能够从这里看见那边亮堂堂,火红一片。

    蒋家老宅是砖木结构混合而成,为了保持民国时期风貌,很大一部分装饰都是用的纯木,一旦发生火灾就会蔓延的相当快。他顿时一惊。这栋洋楼他小的时候住过一段时间,这些年又没怎么变,自然是对它的结构无比的熟悉。整栋楼就只有一处楼梯,要是火势太大,他们下不去可全都跑不掉了!

    “我的大孙子!”大伯母焦急的就去敲对面的房门。

    二楼里一阵吵闹声,所有人都听见了动静,快速的行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一阵阵猫叫就跟警笛一样撕扯着人的耳膜。

    这时大部分人都跑了出来,蒋峰说:“哪来的猫?不过幸亏猫叫了,要不然咱们说不定就跑不掉了。”

    蒋峰大哥脸色很紧张的抱着孩子:“大概是附近邻居家的,没记得家里养猫了。”

    蒋平丽夫妇慌慌张张的从后边挤过来:“为什么都挤在这里,怎么不下楼?”

    冯书晴脸色青白的说:“楼梯下边的火势非常的大,看样子应该是整个一楼大厅都起火了,那里很危险,不能走。”

    冯书晴大姐夫突然挤过来气喘吁吁的说:“我去看了,能直接跳下去的地方下边都烧着很大的火,这火起得不正常!”

    通常火势起来总是要从着火点开始蔓延,哪有两头不相干的地方同时着火。

    “你是说有人想要放火烧死咱们?!”蒋平建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

    “现在怎么办?怎么逃出去?”蒋峰慌张了起来,他想起什么的说:“对了!阿忻呢?!还有徐久照!他们两个去哪里了?”

    蒋平建这时脸色又一下变得刷白,他喊:“我爸!”

    他冲着楼梯方向跑了过去。老爷子爱清静,腿脚也灵便,于是便独自居住在三楼。火舌此时已经顺着楼梯扶手烧到了二楼的装饰,空气当中炽热非常,呼吸时让人只感受到滚烫的痛苦。

    他捂住头脸,直接冲上了三楼。身后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紧跟着上了楼梯。等他们紧张的跑到三楼主卧室的时候,才发现消失不见的蒋忻和徐久照都在这里。

    蒋卫国还算是镇定,他板着脸肃然的说:“怎么都跑到我这里来了?还不快逃命去?”

    蒋平建焦急的说:“爸!一楼被火封死下不去,二楼能够跳出去的窗户外边都被人点着了,出去直接就掉火堆里。”

    蒋卫国眼睛一瞪:“别慌!”随后他转头对蒋忻说:“阿忻,你觉得还有那里可以安全逃生?”

    蒋忻听到竟然是有人放火,脑子里边正有点乱,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可以逃生的路径。

    “喵呜~~~~~~”来到三楼主卧室,竟然还能听见喵爷的叫声。这边火势起的这么猛烈,再加上喵爷叫声尖锐,肯定会有邻居发现。

    可是因为有助火的燃料,估计没有人敢靠近,等到消防来他们也一时半刻脱不了困,很可能会被活活呛死。

    “喵爷在哪呢?”徐久照不安的说,“为什么我听它的声音忽远忽近的?”

    蒋忻脑子里边思索,嘴里边说:“你放心吧,喵爷机警的很。动物都有趋吉避害的本能……”

    说到这里,他灵光一闪,然后拿出手机——这是他想着要报火警才从卧室里带出来的,打开了一个软件。几秒过后,界面刷了出来,代表喵爷的圆点显示在正中间。蒋忻紧紧的皱着眉头,手指缩放小地图,整个环境立刻换成了老宅的平面图。

    “我知道了!”蒋忻兴奋捏着手机,“这四周都是火,猫怕火,它一定会找没火的地方走!后院的回廊顶!!我们从那里逃出去!”

    说完,蒋忻就扶起了蒋卫国,向着三楼正对着回廊的窗户走去。这边窗户下是一个飞檐,下边就是墙,因为二楼没有窗户,火势只是蔓延过来,倒是没有烧的很厉害。

    蒋峰几个赶紧跑下楼梯,把下边的老弱妇孺都给接上来。蒋忻和徐久照撕扯床单,浸泡透了冷水,顺着窗户垂下去。

    蒋忻背对蒋卫国:“爷爷,我背您下去!”

    蒋卫国却摆手说:“我最后下,先让动作灵活的年轻人走,别耽误时间。”

    蒋卫国的性子有多倔强,完全遗传他的蒋忻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他咬了咬唇,扭头对徐久照说:“你先下去,我陪着爷爷最后走。”

    “都别争了!”徐久照沉声肃容说:“先让蒋峰书晴他们下去,也好在下边接应。”

    这会儿都知道分秒必争的道理,蒋卫国蒋平建夫妇让孙子和孩子先下去,而惊恐的站在一边的蒋平丽尽管摇摇欲坠,却也把逃生的机会先让给了儿女们。

    几个大小伙子背着孩子先下去,然后是女士们,再来就是蒋平丽和大伯母,几个男士在下边接了一下也很顺利的就下去了。

    “爸!您先下!”站在窗户边,蒋平建坚持的说道:“我最后走。”

    越拖越浪费时间,蒋卫国也不再坚持,爬上蒋忻的的背。蒋忻从窗户爬出去,抓着床单拧成的绳子就踩着屋檐往外走。

    这床单是棉麻材质,并不是特别的结实。一个人的时候还能负担的住,结果等蒋忻背着蒋卫国下去的时候,终于承受不住“撕拉”一声断了。

    就在蒋忻心里咯噔一下子的时候,身体不受控制的坠落下去,然后被什么东西一拦,接着撞到了厚实的物体上。

    “哎呦!!”蒋峰一声惨叫。他大哥赶紧拉住他,就差一点,蒋峰就要被撞的从回廊顶上摔下去了。

    这回廊是后来修建专门用来夏天纳凉用的,采用的是一个个“冂”形石柱排列而成,上边爬满了紫藤花藤蔓。虽然冂与冂之间的间隔距离不短,不过藤蔓生长多年,覆盖的严密又结实。足够让众人踩在上边,就是脚下会有一点不稳。

    蒋忻摔的有点蒙,心脏还在狂跳,大表姐夫赶紧过来把他搀扶起来,把被他压在下边的老爷子给挪出来:“姥爷您怎么样?”

    蒋忻翻滚了一下,爬起来看蒋卫国,蒋卫国虚弱的抬手摇摆了一下,示意他没有大问题。蒋忻抿了下唇,掏出手机塞在冯书晴手里:“叫救护车!”

    “绳子断了怎么办?我爸还在上边呢?”冯书晴惊慌的说。

    “别着急!还来得及再弄一条。”蒋忻强忍内心的担忧和焦灼,安慰的对她说。

    火越烧越大已经沿着外边木质装饰围栏烧了过来,蒋忻仰起头却看不见徐久照的人影。

    上边一看床单断了,先是担心掉下去的两个人,等看到他们没事,就又开始操心自己怎么下去了。

    如果是徐久照自己一个,直接踩着屋檐跳下去,有回廊顶缓冲,顶多就是一个骨折。可是蒋平建和小姑夫就不行了,这俩人都五六十岁的人,可禁不住这样的摔打。

    徐久照扭头看了看,迈开脚步跑向了蒋卫国的房间。

    “哎——你去哪?”小姑夫不知所措的喊他。

    过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徐久照就抱着两床被褥回来了,他绷着脸对俩人说:“把这个丢下去。”

    蒋平建眼前一亮,扭身从窗户里使劲的把被褥扔了下去。紧跟着徐久照又把蒋卫国床上的棕垫给拽了过来,三人合力竖起垫子,用力的推了出去。

    “用这个垫平点!”徐久照大喊道。

    不一会儿,蒋忻的声音响起:“好了,你们下来吧!”

    徐久照看了看身后浓烟滚滚,他把头伸出去,深深的吸口气,对蒋平建说:“您先!”

    蒋平建也不啰嗦,直接就爬出了窗外,紧跟着是小姑夫。徐久照害怕屋檐承受不住三人的重量,等到俩人都下去了,这才翻身出了窗户,站在飞檐上。

    这飞檐只是装饰作用,根本就没有承重的横梁,只是用一根根手腕粗细的方木棍支撑着。上边覆盖着西洋风格的瓦片,这会儿被踩的破的破,掉的掉,一个不小心甚至会踩空摔下去。

    徐久照小心的踩在木棍上,下边蒋忻看见他立刻朝他招手:“久照,快点!”

    下边众人后退出一段距离,用棕垫和两床被褥堆出了一个垫子。徐久照小心翼翼的走到边缘,脚下的瓦片发出咔嚓咔嚓让人不安的声音。

    徐久照纵身一跳,在他的用力下,飞檐终于分崩离析。徐久照没有按照计划跳进垫子,反而是落进了蒋忻的怀抱里。

    徐久照扑下来的力量撞得俩人胸口一阵闷痛。“咳咳咳!!”震动牵引肺部不适的俩人不约而同的咳嗽起来。

    身后有人伸出手,把俩人拖离原地,棕垫和棉被角落已经被引燃了火苗,被人直接踹了下去。

    “你干嘛接我?”徐久照嗔怪道。

    蒋忻紧紧的抱着他:“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非要后悔死不可。”他使劲的吞咽着,湿润着因为紧张而抽紧的咽喉。

    “咱们先离开这里。”蒋峰走过来,弯腰对还半坐在一起紧抱着的俩人说。

    这时远远的传来了消防车拉着的警报声,蒋峰兴奋的直起身,冲着院门的方向大声的呼喊起来。

    说起来惊心动魄,实际上从发现起火到现在不过才一刻钟的时间,然而现在火已经烧到三楼,可见蔓延的有多么的快。

    蒋忻心有余悸的紧紧搂着徐久照,如果不是喵爷突然叫起来,他们真的要葬身火海了。

    等赶赴现场的消防战士看到起火现场也是大吃一惊,火势蔓延太快太大,根本就不像是短时间之内就烧成了这样。

    由于过年是重大节假日所以要格外注意,晚上值班的人都是和衣而睡。1分钟就完成了整装,3分钟就出警了,不过7、8分钟就赶到现场。

    中队长唯恐会控制不住火势,波及到其他建筑物,赶紧呼叫支援。手下的战士训练有素的甩开皮水管,接上附近的消防栓,水龙顿时向着燃着熊熊烈火的建筑物喷去。

    这时跑向周边确认情况的战士发现了蒋家人站在后院回廊的顶端,顿时大喜过望。两个战士扛着一架梯子过来,护着上边的人一一下来。很快的救护车也赶到了,除了冯书晴叫的之外,中队长也叫了一辆预防万一。

    蒋卫国、蒋平丽和大伯母以及几个女眷,两个爸爸带着孩子们先后都去了医院。现场就只剩下了情况较好的蒋忻、徐久照、蒋峰、还有蒋平建。

    中队长冲着四人说:“怎么起的火啊?你们知道吗?”

    蒋平建一想起来就气的要发抖:“根本就不是起火,是有人要烧死我们啊!太狠毒了!”

    蒋峰也很气愤:“一家老少将近二十人,简直丧尽天良!”

    尽管之前有所怀疑,可是听到真是故意纵火还是让中队长很震惊。

    “你们别着急,慢慢说。”中队长首先安抚他们的情绪,说:“你们放心,只要是真的有人故意放火,警察绝对不会放过他!”

    等他们情绪平静一点之后,中队长说:“我已经通知了警察,很快他们就会赶到现场。”

    这个中队长之前已经有所怀疑时,就立刻通知了中心,由中心工作人员通知了所辖警区。

    不多时,几辆警车拉着蓝红色的灯开了过来。这会儿,喧闹声和火光早就已经把这一片区的居民给惊动,很多人不顾寒冷,围在周围观看。

    警察到后,立刻拉开了警戒线,禁止人们过度靠近,以免会破坏现场。

    一个四十来岁的警察来到或坐或立在消防车附近休息的蒋家人跟前,他对着最年长的蒋平建说:“我是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官,我姓周。把你们知道的情况都详细的说说吧。”

    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年轻的警察抱着一个文件夹,周警官边问话,他就在一边记录着。

    蒋平建一人说,其他人补充,把他们知道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周警官若有所思,看来有人恨这家人恨的要死,竟然所有可从二楼逃生的下边都被点了,这完全排除了无差别纵火的可能。

    周警官立刻吩咐旁边的年轻警官去收集周围围观群众手机当中的视频和照片信息,以备后用。

    随后他问道:“你们知道有什么人跟你们有过节吗?有可能来纵火的嫌疑人,你们心里有人选没有?”

    这么一问,蒋忻和徐久照都迟疑了。蒋忻说:“之前一段时间,我们着实得罪了不少人。在法国那边、国内都有。”

    这还是个跨国案?周警官一皱眉毛,然后他就发现眼前的俩人有点眼熟。他再一回想刚才听到的名字,终于跟之前在新闻里边看过的人对上了号。立刻他的心里就是一凛,弄不好这个可就是个被挂上号的大案要案了!

    他问道:“详细说说都有什么人?”

    蒋忻顿了顿说:“之前法国那个有过节的已经进监狱了,但是不知道他国内的亲友是不是会对我们有所怨恨。而国内的就是之前以诽谤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入狱的那些人,还有就是一个名叫郑凯龙的,也跟我们有仇怨,目前他被羁押,还没有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周警官心里一咧嘴:嚯!仇家可真不少。而且这人也够厉害的,得罪这人的都让整进监狱里了。他说:“好,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下了,回去就会着手调查。”

    “喵嗷——喵嗷——”一声连着一声的渗人猫叫再一次响起,提醒人们猫大爷要求关注。

    蒋峰立刻站了起来,左右张望,这猫可是救命的功臣啊!他可要亲眼见上一见。

    四人循着声音找去,就见回廊尽头的欧式凉亭那里驾着一台梯子,一个消防员正爬在顶上,试探着朝着炸毛嗷嗷叫的喵爷伸手,却总是被警惕的喵爷挥舞着爪子给挠回来。

    原来喵爷顺着回廊跑到了这边,大概是当时太过惊吓,它一下子跳过了2米的距离从回廊顶端直飞凉亭的顶上。而这会儿还在受惊当中,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也不敢下去。

    蒋忻好笑的看着消防员为难的跟喵爷僵持住了,他说:“让我上去吧,这是我们家养的猫。”

    消防员下来之后,蒋忻小心的爬上去,喵爷团着两只前爪压在胸口下,它两只圆眼不太友好的盯着蒋忻。

    “乖,跟我下去吧。今天晚上你也吓着了,我带你下去,然后咱们就回家。”蒋忻体恤它的功劳,用柔和的声音对喵爷说道。

    他把手轻轻的按在喵爷的脑袋上,顺着它的脊背抚摸下去,蒋忻一遍一遍的抚摸着它。俩人之间那种剑拔弩张,互相看不顺眼的气氛终于消失了。

    摸了足足有十分钟,喵爷才甜甜的叫了一声:“喵~~~”。它尾巴尖抖了抖,在蒋忻的手腕上舔了一口,表示它大发慈悲谅解之前俩“人”之间的对立了。

    蒋忻不自觉的松口气,他笑了笑,把喵爷单手抱着,从梯子上下了凉亭顶。

    “喵爷,你没事吧?”徐久照关切的把它从蒋忻的手上接过来,仔细的查看,发现喵爷除了毛发被燎的有点难看之外,并没有被烧伤。

    “这就是那只猫啊?你们养的?”蒋峰好奇的凑过来,想要伸手摸一摸,喵爷不高兴的发出不友好的声音。

    “估计它受到惊吓了,这会儿生人不叫摸。”徐久照歉然的说。

    喵爷别说现在了,就算是平常那也是不叫生人摸的,只有喂过它的人,它才肯亲近。

    这时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消防车,围绕着小洋楼开着水枪对着火焰喷射。

    中队长走过来问:“屋内有什么贵重物品吗?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会重点抢救。”

    他这么一说,现场四个人都沉默了。大家好像现在才想起屋子里边的那些东西的存在。

    中队长敏锐的问:“怎么了?”

    蒋忻深吸一口气说:“我家祖父起就开始经营古玩阁,我祖父又是一个知名的收藏家,所以……”

    蒋峰咳嗽了一下:“大概有个价值几百上千万的古董吧。”

    中队长顿时嘴角抽搐了起来,最怕这样的!

    蒋忻鄙视了看了蒋峰一眼:“你也太看不起爷爷的私房家当了!最起码也要几千万上个亿!”

    中队长顿时恨不得晕死过去,简直是最棘手的情况。他勉强控制自己的声音很稳定从容的问:“这些古董都在房内大概什么位置上?”

    蒋忻看着他笑了一下说:“你放心,因为过年,担心人多有意外损坏,所以都被集中放在收藏室里。那里的房间墙壁是格外加固过的,能够隔温防火。不过如果燃烧时间过长,还是会影响到里边的古玩。”

    蒋忻给中队长指了一下位置,中队长回去组织了一队人专门攻坚这个地方。

    大火直到凌晨5点才扑灭,为了防止复燃,消防车队在这里作业直到早上8点才彻底的从现场撤离。消防车开走了,只剩下火警和警察留在现场进行调查取证。

    蒋忻他们不能进去,于是干脆叫人开车把四人送到了蒋忻和徐久照的家。

    疲惫了半天,蒋忻给俩人安排了房间回屋就睡下了,等醒过来已经到了下午。

    徐久照和蒋忻的家比起蒋家老宅要小一圈,房间虽然多不过大部分都有各种各样的职能,客房并不足以容纳下所有的蒋家亲戚。

    蒋家人逃难的时候,大部分都没有携带自己的随身物品。身份证、银行|卡、手机、现金、随身电脑全都葬身火海。

    蒋忻不得不叫来唐小乙帮忙处理,给这些人安排住处,办理临时身份证、每人一笔现金,还购买了手机。然后又是每人里里外外的衣服等等一系列杂七杂八的东西。

    而蒋忻和徐久照则把更多精力放在了照顾蒋老的身上。蒋忻从房檐上掉下去的时候正好把蒋卫国压在了下边,虽然有蒋峰缓冲了一下。然而蒋卫国毕竟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有点岔气不说,还多处软组织挫伤,必须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出了这样的事情,初三谁也没有提回家的事情,反而是留下轮流的照顾老人。

    蒋平丽等女眷们照顾老人带孩子,留下一位男士拎包干点重活,其他的人则都涌去了警察局,想要了解案情的进展。

    蒋忻以为这件案子怎么也要调查个一段时间,没有想到他们上门的时候,竟然就已经把人给抓到了。

    “正好你们来了,刚想给你们打电话。”周警官笑了一下。

    “抓到人了?是谁要放火烧死我们?!”蒋忻惊喜又愤怒。

    是李松岩?还是郑凯龙?或者是那几个造谣生事却被关进监狱的人的亲属。

    周警官唇角的弧度压抑了下来,整个人呈现之中不快的阴郁,他缓缓的说:“我想这个人你们一定都认识,他叫做蒋平康。”

    蒋平康?!

    简直是一个霹雳直接打在他们的脑袋上,蒋平建身体晃了晃,闭上眼一倒。蒋峰还在张口结舌,只有徐久照反应挺快的过去扶了他一把。

    “大伯!”“爸爸!你怎么了?”

    三个年轻人大惊失色,周警官一个箭步过去把蒋平建拖到一边的椅子上坐好,解开他的领口,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蛋的。

    蒋平建缓缓的睁开眼,眼圈中迅速充满了水雾:“为什么二弟要做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我们都是他的至亲,他竟然也能狠心下此毒手?!”

    蒋平建估计是在场人当中最伤心的。他小的时候看着蒋平康长成一个少年,曾经一别几十年,再见面又只是聚少离多,蒋平建对蒋平康的感情还停留在年轻时,兄长关怀幼小的弟弟的情怀,正是感情纯粹的时候。却没想到今天会受到一个这么大的打击。

    蒋忻阴沉沉的,他紧抿着唇说:“他根本就已经没有人性了!在我出事的时候,只关心我的遗产会落在谁的手里,这就是他做出来的事情!”

    人都是会变的,有的人会变得更好,而有的人就变的面目全非。

    “爸,您别生气,他都想要烧死我们了,您再为他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太不值得了。”蒋峰在一旁开解着自己的父亲。

    他对蒋平康不过是一个陌生而不熟悉的亲戚长辈,虽然也愤怒生气,不过却没有蒋平建那种被手足之亲要杀自己的痛苦感受。

    徐久照沉默的站在蒋忻的身边,他只能慢慢的从蒋忻的脊背上一遍一遍的抚摸,就像他那晚安抚喵爷一样,让他能够平静下来。

    周警官处理见识过更多人间丑恶的罪行,只不过这种丧心病狂的罪犯还是让他恶心。

    他等这家人平静了一会儿后说:“之前我们虽然询问了跟蒋先生有仇怨,不过也没有放弃调查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因为蒋家的房子处于民国风情住宅保护区,所以进出路口都有监控录像。我们的技术员一帧一帧的分析发生火灾前后时间段的录像,锁定了一个可疑车辆。然后我们追踪这辆车,确定了他的落脚地点。”

    周警官等他们消化了一下之后,接着说:“我们在他的落脚地点确定了他登记的身份信息,不过那是一个假的。好在顺利的提取了他的清晰图像和照片。接着把他的照片发往各个单位,最终在火车站把他抓获。”

    蒋忻握着拳,声音含恨的说:“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仇恨到要把我们都要烧死的地步吗?”

    周警官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神色,他摇了摇头:“报复不是他的目的。他说话的神态和语气有点神经质了,似乎受了什么过大的刺激。他的情绪当时很狂躁,控制住他费了我们警员很大的力气。他烧死你们一家人的目的很可笑,他认为只要你们都死了,蒋家的遗产将归他一个人所有。”

    蒋忻和徐久照面面相觑,这人竟然还没死心,而且竟然为了遗产能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

    “这是法盲吧?”蒋峰不敢置信的扶着自己的父亲,“他是加害人,没有资格继承被害者的遗产的!”

    “他似乎觉得做得天衣无缝。”周警官对这种冷血的罪犯也是冷笑连连,“只要没人抓到他就行。”

    这是一个完全为了金钱财富而疯狂的狂徒,似乎他的生命力只有钱能够为他带来安全感和幸福。他罔顾要杀害的是他的父亲,他的大哥妹妹还有侄子侄女,以及三个稚龄儿童!

    他在进行这种犯罪行为的时候,完全都想不起来他家中还有妻子和国外念书的女儿。

    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住多久,所以几人还是小心翼翼的给蒋老爷子打预防针,然后才把事情告诉给了他。

    蒋卫国听了之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他深深的陷在被褥里边,脸上满是颓败的说:“我是不是当初不应该脾气那般强硬?如果分他一部分,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不依不饶到最后放那把火?”

    蒋忻沉默。

    蒋平康可不只是放火而已,警察在蒋家附近找到了四个丢弃了的空汽油桶!

    徐久照则说:“爷爷,您没有错。错的是人心的贪欲。”蒋卫国稍稍扭头,看向徐久照。徐久照神情认真的说:“就算您当时改变了主意,可是只要您还在世,他是不可能拿到这笔钱财的,他不会满足。对于金钱的渴望,迟早会让他犯罪!”

    蒋卫国没在说话,不过看起来神色好了一些。

    蒋忻跟徐久照离开病房楼,俩人站在大门旁的一颗海棠树下,蒋忻握着徐久照的手指说:“谢谢你说那些话开导爷爷,要不然他肯定会钻牛角尖。”那毕竟是他的儿子啊,到了要弑父杀全家的地步,怎么不让他伤心。

    徐久照声音里却带着怒火说:“我可不是专门为了安抚老爷子。”

    蒋忻意外的挑挑眉,徐久照紧紧的抿了一下唇角,看起来是在克制怒气,他说:“我可不会让世人再怜惜那个恶人半分!为他开脱一点罪责!!他竟敢只是为了那些钱财就要杀害你——”

    蒋忻这才发觉,比起他自己的怒意,徐久照简直要气疯了。

    怒火让徐久照全身都在震颤,蒋忻顾不得许多,直接张开强壮的臂弯把他牢牢的抱紧自己的怀抱。

    徐久照把自己的脸死死的压在蒋忻的肩膀上,他声音都在发抖:“我明白他在打的什么主意!那个时候你在帕劳落难,他就曾经惦记你的那些财产,只不过这会儿见没了指望,就想着把你先杀死。他的目标绝对不是爷爷,而是你!”

    他紧紧的抓着蒋忻的衣服,毫不在乎周围过来过去的人诧异惊奇的看着俩人。

    “我绝不会放过他!”

    蒋忻轻拍他的背,轻轻的在他耳边说:“好好好,绝不放过他。”

    尽管在他们的眼里,蒋平康罪大恶极,可是在他的妻子眼中,不管自己的丈夫做了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她也绝对不能接受自己的丈夫要去坐牢。

    蒋二伯的妻子钟慧婷和外甥钟涛亲自来到俩人的家里边,恳求他们放自己的丈夫一马。

    蒋忻怒极反笑:“怎么他泼汽油要把我们老少十几口烧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让他放我们一马呢?”

    钟慧婷苍老的厉害,也消瘦的厉害,看起来着实可怜。但是只要想起他的丈夫,徐久照就无法生出一点点怜悯之情。他冷着脸坐在一边,不想跟他们说一句话。

    钟慧婷无力的辩解:“他只是一时糊涂,真的,阿忻。你原谅他吧,他毕竟是你二伯啊。”

    蒋忻冷着脸说:“就是因为他是我的二伯,所以我才不能原谅他。”

    钟涛则说:“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姑父做得不对,可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还请你们高抬贵手,给这孤苦无依的妇人女儿留下一点盼望。”

    因为烧的是百年历史的保护区住宅,那里的每一块砖瓦都承载着历史。放火烧毁其中一栋房屋,属于情节特别重大的犯罪。再加上故意杀人,谋杀的又是有着人形国宝之称的徐久照,影响极其恶劣。

    蒋平康的律师对钟慧婷说,很有可能会判罚无期徒刑或者直接就是死刑。

    不过这事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只要蒋平康能够取得被害人谅解,自己再真心悔过,还有可能争取减轻判罚。

    蒋忻却说:“二伯母,我劝您也不要管这件事为好。干脆趁此机会和这种人离婚,重新开始过新的生活为好。”

    钟慧婷听了这话内心生气,再怎么说也不能挑拨夫妻之间的感情啊,还是乘此危难时刻。

    蒋忻见她脸上带出薄怒,就说:“我恐怕有一件事情你们并不知情。之前二伯开办的艺术品公司是怎么垮掉的?您知道原因吗?”

    钟涛一愣,不确定的说:“不是因为投资失败导致的资金链条断裂吗?”

    蒋忻一声冷笑:“这不过是搪塞不知情的人的理由罢了,实际上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把大笔的资金拿去讨好情妇,给她购买了上千万的别墅,结果他陷入困境对方却贱卖别墅捐款逃跑。他套不到现金最终才导致破产!”他看着钟慧婷瞬间变的苍白的脸色,同情的说:“就为了这种人,您值吗?”

    钟慧婷和蒋平康算是少年夫妻,蒋平康徒有大少爷架子却一点也不成事,还是钟慧婷娘家给撑起来的。

    她自以为俩人之间感情很好,却没想到被现实狠狠的打了脸。

    这俩人告辞而去,徐久照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蒋忻笑着摸摸他的脸:“怎么了?别不高兴了,马上就是你的生日,咱们出去玩一天,散散心好吗?”

    徐久照目光闪动了一下,他靠向身后的沙发背,不自在的说:“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天是情人节。”

    蒋忻这下是真的乐了起来,虽然徐久照总是能够不知不觉做出让人觉得感动又浪漫的事情,不过那是凭借他本人至诚至性的真诚。他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专门去营造浪漫的思维。难得他竟然能意识到自己的生日是情人节,这绝对是被蒋忻给影响的。

    “是啊,就是情人节。情人节就应该两个人一起过,所以我们出去吧。”蒋忻笑说。

    徐久照却拒绝了:“不,我们明天不出去。”

    蒋忻奇怪:“为什么?你有别的安排。”

    徐久照别开眼睛,耳根有点发热:“嗯,我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明天你要准备签收。”

    蒋忻一下子被引起了好奇,任他缠着徐久照怎么追问,对方也是不说。于是等到情人节等快递上门的蒋忻打开收到的文件之后,一下子吓傻了眼。

    徐久照买了一架私人飞机送给他,做情人节礼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再生之瓷[古穿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瓜老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老妖并收藏再生之瓷[古穿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