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27章 【康雍时代】

第27章 【康雍时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番你回来,众兄弟爵位晋封必定是有你一份的。只是出宫建府一事,如果皇父没有明确下旨,小十四还是稍安勿躁。”胤禛骑马并驾在沈惜身边,侧过身子与他说着话。

    沈惜身上的戎甲还没有取下来,尤其是头上的盔甲,略微有些沉重。但是沈惜这么久时间过来都是习惯了的,但是这一身装扮在他四哥胤禛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了。

    胤禛胤祥里的小十四,是穿着朝服温和却不失清冷的一个人,背脊挺直,眉目如画。如今一身戎装,骑在马上,不难看出精瘦健壮的身材。这是二十二岁的十四贝勒,而不是三十二岁的大将军王。

    康熙虽然是犒赏全军,但是这样一头一头地分下去,分到最底层士兵的手里也没剩下多少。八旗弟子自然是不稀罕这些的,他们要的是荣誉。但是像冯罗那样带着整个家的希望来参军的顶梁柱,却是最需要这样的奖励。

    圣驾从巡塞路上回来,但是很显然,这途中一定又是发生了什么。

    “十四贝勒,皇上在乾清宫书房等着您呐……”沈惜转过身,正是梁九功。

    梁九功领着人,却只敢领先小半步而已。

    “还请贝勒,切莫提及太子及八贝勒。”沈惜一脚迈过门槛的时候,耳边传来乾清宫太监总管的提醒。

    沈惜进了殿,里面果然是不止康熙一个人的。

    请了安,正准备向跪在地上的两个人问好,康熙嗤声打断小儿子的话:“胤禵无需向那两个不忠不义不孝不悌的东西问安!”

    太子穿着一身石青色的暗纹袍子,撑在金砖上的手青筋突起,微微抖动着。

    而下方跪着的则是八贝勒胤禩,冷香色的长袍下摆有一处显眼至极的茶水污渍,脚边是一堆的碎瓷片。想都不用想,康熙是怒极了,才朝两个儿子发火的。

    沈惜虽然不说话,却也是不做声行了礼,才安安静静站在一侧。

    “给十四阿哥看座。”

    宽大的檀木椅子,还有柔软稠面的靠垫,沈惜都不敢坐下去了。地上跪着的两个都是他哥哥,哪怕惹怒了天子,其中那位却仍然还是太子。

    “将弘明弘音两位阿哥的习字拿过来,让十四这个当阿玛的亲自看看。”说道小孙子的时候,康熙的脸上才带上了一点笑意。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康熙才把地上的那两个人叫起。因为几乎是两人刚刚起身,沈惜发现他上头一溜儿的哥哥都来了……

    关键时刻,皇帝还是记得给儿子留点儿颜面的。

    众人行了礼,分作两边站开。沈惜一溜儿站在了胤禛的身边,还有胤祥。

    对面的是“懵懵懂懂”的胤禟与胤誐,两个人初进殿的时候,眼底的震惊很快就被掩盖下来了。太子与八阿哥相争之事,总算在今天被挑到了明面上。

    康熙并未发作胤禩之事,但是太子却被当着众兄弟的面,被康熙数落得连一点儿的皮面都没有了。

    “胤禵代朕督巡西北两地,朕将弘明弘音抚养在身边。你容不下你的兄弟,如今也容不下你垂髫年纪的侄儿么!”

    “此番若不是胤衸代为受过,有胤禛及时献药。”康熙越说越气,说的太子胤礽重新跪在了地上不说,其他的儿子们也扛不住龙威,齐齐跪下。

    “朕躬亲抚养的太子,过往夸赞的忠孝廉义的太子如今成了这般模样。”说着,太子没哭,康熙倒是红了眼眶。这不是他第一次对太子如此失望了。

    “皇父息怒!”以三阿哥为首,接着就是五阿哥胤祺,胤禟看见亲哥哥开了头,胤誐也跟着胤禟开始请罪——不管错的究竟是谁,反正皇帝生气了,大家就都有罪了。

    直郡王冷着嘴角上前一步:“皇父容禀,此番儿臣奉命彻查太子之事,却并非全部都为太子之过。”

    接下来可谓是精彩纷呈——胤禛心里是风平浪静的。

    诚郡王反将一军直接将胤禩内里寻到的江湖术士张姓道士,设法蛊靥太子。而这个张姓道士也是颇有一番功夫,他身上肩负着两位阿哥的“期盼”,而另一位正是方才正义凛然参了胤禩一大本的直郡王。

    张姓道士名为张明德,坐在上首的康熙听到这个名字便将眉头拧地紧紧的。

    明者,德者。唤做此名的却是让兄弟阋墙的魁首——人绑上来的第一件事,康熙就狠狠得摔了他一个茶盏。

    皇帝的御盏,一窑指不定还凑不齐一整套来。如今,一个砸给八贝勒,一个砸给了张明德。

    胤禩在张明德一事上并未参与过多,康熙内里清楚得很。如今却因为直郡王诚郡王之言,以及太子在其中的作为,实在是松不下这口怒气——你知道张明德这个癫狂道士口出狂言多有放肆,更有谋害靥镇太子之谋。知情不报,同为大罪!

    胤禟还想上前为八阿哥辩护一二,沈惜站在他对面,抿紧唇在康熙视线未触及处轻轻摇头。

    胤禟拧紧眉头,又侧过头看看胤誐。胤誐脸上并无过多表情,只是看着跪在不远处的八阿哥,眼神里说不清是什么感情。

    为什么……

    等康熙说完张德明的事情,事情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巡塞期间太子预意谋害十八阿哥之事——这真的是太子背了个黑锅。

    他早就过了嫉妒年幼且更得皇父宠爱的弟弟的年纪,但是他手下的人自作主张的并不少——早年的凌普可不就是一个。

    在八贝勒未被发落之前,胤禩着总管内务府——这可和凌普的主掌内务府有太大的不同。

    这些年八贝勒几乎是顶着上面几位哥哥的红眼在康熙手下办事儿,与群臣的交情也是不错,甚至称得上是很不错。

    但是在此之前,皇帝从未因此而说过胤禩一句重话——他喜欢你时,你做什么他都喜欢。但是一旦让他记恨上你,那做什么都是错的。

    第二日,照常上朝。昨日圣上召众皇子与乾清宫书房一事,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乎是在众位阿哥的意料之中,太子遭责,而皇长子一言,“看相人张明德曾相胤禩后必大贵,今钦诛胤礽,不必出自皇父之手!”

    此话一出,站在群臣之中的隆科多下意识地看向了马齐——富察家的马齐大人抖得像一只破烂筛子!

    “朕看太子之事不必操之过急,先诛了你这个不知忠义孝悌的混蛋!”

    “来人,绑胤禔!”

    直郡王刚才的癫狂与得意不过是过眼云烟,在两个皇帝近卫近身扣住他的时候,“顺从”地低下头,不留痕迹地瞥了一眼朝堂之上的明珠。

    这位直郡王叔祖父双手拢袖,眉毛突突地跳着。

    太子胤礽没有被发落,疑似有夺嫡之心的八贝勒也没有被发落——最先被绑下去的反而是大阿哥。

    胤禛站在一旁,心里发笑:这回,大哥却是学聪明了。

    犹记前世,“朕前命直郡王胤禔善护朕躬,并无欲立胤禔为皇太子之意。胤禔秉性躁急,顽愚,岂可立为皇太子?”

    生生地将这位而立之年的皇长子从云端打落到污泥之中,仿佛前些年,康熙与他的大儿子相交游于自怡园的时光不曾存在过一般。

    那是皇帝虽然屡次失望于皇太子胤礽,但是废了皇太子,伤心的也是他自己。养了这么多年,却被几个老东西带歪了。加上弟弟们一个个长大办差事,一个个还都那么能干。皇太子身为储君,可是却重在“储”这一字,终究不是君。

    康熙表露出废太子之意,下面站着的立刻就有人会意——一边劝着“皇太子也是国之根本,废立乃大事也,圣上三思。”

    如阿灵阿、马齐等人,已经目光灼热了。

    胤祥瞥了一眼马齐,又看着明显是跟着胤禛一列站着的胤祹,嘴角讽刺一笑。

    “如今朕对皇太子失望之至,躬亲抚养多载年,不敬皇父,不悌兄弟,众卿以为如何?”

    沈惜从回来到现在,下了马就直奔乾清宫,连孩子都没来得及见一面。

    走之前,还好好的太子如今濒临废弃。沈惜听众人说了一大圈,才知道庶妃王氏所出的皇十八子胤衸居然没了。

    戳中康熙的死穴了——他一向疼爱小儿子。

    而太子的作为更是让皇帝气血上涌,怒意翻胸。

    就如同康熙当年亲征准噶尔却得了急症时的一般,“略无忧戚之色,见于词色。”

    而如今这个年纪比太子儿子年纪还小的弟弟去了,胤礽面上“毫无悲切之意”——“伊系亲兄,毫无友爱之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