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35章 【康雍时代结局】

第35章 【康雍时代结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怎么说,当今圣上都想岔了一点——他只看到了儿子们对荣郡王的嫉妒与忌惮,却没有看到想要护犊子一样护着荣郡王的雍亲王。

    康熙上朝时便让大学士宣旨——就连幽禁的三个儿子也被放出来了。

    胤礽一脸的平静,而仍然沉浸在丧母之痛里的胤禩对周遭毫无反应——众人跪,他也跪;众人庆,他也庆。

    只有大阿哥直亲王没头没脑地看了一眼未来的皇帝——皇父怎么就禅位了呢……

    胤禟则是被馅饼砸中了脑袋,现在还是晕乎乎的。这些日子,带着工部的人研发,没日没夜得改进图纸和材料。直到胤誐在他膝盖弯儿踹了一脚,这才知道跪下接旨。

    老皇帝要禅位,临退位前,还册封了两位儿子的亲王爵位——剩下的,自然是要等到新皇来施恩的。

    远在西北的荣郡王顶着大将军王的称号,享着双亲王禄,如今有了老皇帝给封的亲王爵,怎么想都是拉仇恨的人。

    在群臣们还在想着,这下一任皇帝和荣亲王可是亲兄弟的时候,康熙已经收拾东西带着几个年轻的妃子搬去了畅春园,准备守着小儿子回家。

    来自京师的旨意已经快马加鞭送往前线,但是胤禛没有等到他的小十四回来参加他的登基典礼——清军已经不是第一次从西北返回皇城,但是手握大胜的清朝大军却在回程上栽了一个大跟头。

    胤禛坐在上首,手里的折子被他握成一团废纸。

    来人一身黑衣,跪在地上,“奴才罪该万死。反清余教秘密驻守在陕北一带,架空了川蜀当地两个自治县官驿。返程时准噶尔余党奸细暴露,十四爷带着一百亲信剿伐。但是……”

    “人呢!”胤禛一脚踹翻了书案。“你说这么多做什么!这么多人,守不住一个荣郡王么!”

    跪在地上的人以额触地,一次又一次:“奴才……罪该万死……”

    雍亲王狠狠跌回座椅上,一只手紧紧抓着衣襟:“去找!去把人找回来!”

    胤禛简直没有办法想象——这三年,他时刻让人守在小十四身边,眼看着就要重聚。却偏偏在回程的时候出了事。

    他不知道胤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直觉告诉他,他的亲弟弟这一次凶多吉少。

    暗探不断传来消息,有时带回来一丝两点的线索——有小十四的玉佩,有他贴身别着的匕首。有染着暗红色血渍的盔甲残片,有他长戟上已经不再鲜艳的红缨。

    -----------------------------------------------

    胤禛想要将消息瞒下来,终究还是让畅春园里的康熙知道了。再然后是永和宫里的德妃,和琢思园里的完颜氏。

    脖子以下都埋在黄土里了,老皇帝的愿望不过是想要最宠爱的小儿子与自己临住,每日赏赏园子钓钓鱼。

    可是现在却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德妃已经哭昏过去好几回了,完颜氏只身进宫守着乌雅氏。弘明已经大了,何况胤禛又吩咐了弘辉去琢思园照顾着弟妹,琢思园的几个孩子不知道消息,也过得还算好。

    “我知道你想要等小十四回来,”康熙的头发已经白完了,三月过去,没能等回来自己的小儿子。

    胤禛跪在地上,两鬓微霜。

    “弘辉也大了,我看着他将来会比你这个阿玛更好,做太子也是使得。”

    “胤禵的爵位替他留着,若是……真的回不来了”,康熙沉默了一阵,“那就让弘明晋铁帽子王,享双亲王禄,让弘音袭胤禵的爵位吧。”

    胤禛还是沉默。

    手下的暗探传来消息——富察昌南在没有离京皇令的情况下,连夜赶往西北。

    他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心里是高兴,还是悲痛。

    --------------------------------------------

    两年过去,胤禛日复一日处理政务,就像前世那样。只是他的小十四依旧没有回家,琢思园里桃花已经开得很好了。

    富察昌南的消息也没有了,胤禛没有下令收回西北一带的暗探。

    ------------------------------------------

    康熙六十年年底,皇帝禅位与第四子雍亲王胤禛。老皇帝退位前的最后一道旨意是册封永和宫德妃乌雅氏为皇后,但是乌雅氏沉浸在痛失儿子的痛苦里。她的大儿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皇帝,哪怕生前没有皇后的位置,死后却依然会有皇后的尊荣。

    雍亲王即位后,改年号为雍正,奉康熙帝为太上皇,奉生母皇后乌雅氏为圣母后皇太后。从圣祖的长子一路册封到十七阿哥,圣祖之子封无可封者,即施恩与世子。

    人人都说当今圣上宠爱亲弟——封了人家嫡长子一个世袭的铁帽子王不说,嫡次子继承其父之位,成了新一代的荣郡王。

    新皇上任,三年不改先皇之道,却另有一番作为。

    老皇帝日日守着畅春园,却喜欢在太阳落山的时候,驾车去不到二里的隔壁琢思园钓鱼。

    原本病歪歪的太上皇有了期盼,日子悠悠闲闲得过着,身子又渐渐硬朗起来。可是脑子却越来越不清楚了,新皇喜欢住在圆明园,却将一众后妃留在紫禁城里,一个也不带出来。

    新皇喜欢小孩儿,太子的嫡长子永琛带着一溜儿的弟弟妹妹,天天给皇玛法问安。

    “老四啊,小十四这儿的鱼可精啦,你那儿是钓不到鱼的!”太上皇抖了抖白花花的胡须,皮打皱的手仍然有力地握着鱼竿。

    新皇邹着眉毛,“皇父你声音小点儿,别把我的鱼吓跑了。”

    “这分明就是小十四家的鱼!”太上皇现在很容易生气,一生气了,总是要占着个上风才肯罢休。“你出门左拐,往前一里,抬头往大门口看看,这是琢思园!”

    太上皇牙齿疏松,又掉了几颗,说起话来却一点儿也不落下乘。

    “等小十四回来,我一定得告诉他,他亲哥天天来酩安渔漾偷鱼吃!”

    新皇毫不在意,一张脸什么表情也没有,瞳孔却是微微收缩:“那你去告诉小十四啊,朕要把他园子里的鱼吃光了……”

    过了好一会,又听见太上皇说:“今儿个,小十四的习字怎么还没有交给我看,昨天还夸他的字越发得好了,今天就要偷懒了么!”

    新皇紧紧地抿着嘴唇,眼眶里有些湿润,“小十四今早上刚刚跟我说,你赐给他的墨锭用完了,今天的字只写了一张呢。”

    太上皇“噢”了一声,又叫到“梁九功,你去朕的私库里拿墨锭给阿哥送去!”

    他身后空无一人,不远处站着张起麟,正往这边看着。

    又过了一会,新皇听到太上皇说:“老四,朕昨晚梦到了小十四。他说他痛的很,药太苦,喝不下去……”

    当晚,新皇也做梦了,梦到一身戎甲的弟弟,肩上中着一支羽箭,从飞驰的马上跌了下来。

    那张英俊而清冷的面孔变得苍白而病态,他痛苦地呢喃着,却喝不下一口药。

    新皇从梦中惊醒,背后被冷汗濡湿,额角落下豆大的汗滴。

    “胤禵……”

    又是一年清明,笃信佛理的皇帝一身便装在烟雨蒙蒙的节日里顺着山路往上爬,他看到了烟雨迷蒙中的灵隐寺。

    湿哒哒的石阶拾级而上,前方有两道相互搀扶的身影,皇帝只是望着其中一道背影,却差点没掉下泪来。

    皇帝今年是四十八岁整,那个人比他小了整整十岁,还是俊朗的中年模样。他身旁的人健壮而高挑,撑着一把伞,却完全往身旁倾斜。

    再凑近一些,就能听到并不大声的对话。

    “你莫要离我这么近,我自己能行。”依旧像记忆力的那般清冷。

    “这石阶沾了雨水可滑了,我要扶着你才行。”

    又过了一会,另一道声音问:“渴不渴,我看前面有间茶铺,去给你倒一杯?”

    那人又说话了,“我自己有手有脚不会去么,你这个人,老妈子么……”

    高壮的男人手搀着那人,丝毫不肯松下手,亲自端了冒着热气的茶水,“你别贪凉,这山上有些风,小心下山了又着凉。”

    那人显然是嫌茶水太烫,偏过头——皇帝看到了他的侧脸,眼眶越发得发红了。

    胤禵……

    挺直的鼻梁,薄唇微微抿着,就如同他一贯的表情。睫毛微微抖动着,皇帝甚至能看到眼睫上卷的弧度。只是视线落在那人明亮却没有焦点的眼眸时,皇帝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痛的裂开了。

    “如今我们什么都不缺,你拜佛又当如何?”

    那人好一会儿才开口,“我一生华荣富贵,皇爵俸禄享之不尽。但此生沙场杀敌无数,尘土归尽之前,总要还清这一世的孽缘血债。”

    “我替你还,这些债不会报应到你身上的……”高壮的男人两鬓微霜,满目的柔情和怜惜。

    纤瘦的男人推开对方的手,骨架分明的手腕上缠着一串绕了两圈的檀木串珠。眼神虽然无光,却落向远处。

    皇帝看着他目光的方向,一行热泪划过眼角。

    --------------------------------

    富察昌南被胤禵推开,也不觉得失落——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十年来都是这样过的,他只想好好守着这个人。

    如果论官爵俸禄,他是一辈子也及不上胤禵。但是他愿意在对方失去一切的时候,也放下自己费尽心思争取来的东西。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在自己找到他的时候,拖着满身的伤,带着仅存的十几个部下。满眼都是拼死一搏的决心——富察昌南只消一眼,就明白了胤禵的心思。这是他的绝路,也同样是退路。

    放纵那一支带着厉毒的羽箭穿胸而过,胤禵从马上狠狠跌下来。富察昌南分明是感觉到自己心也如万箭穿心一般,痛到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的三年里,他带着不再像往昔一样健康的“和硕端谨荣亲王”四处辗转,入手的药物皆是他一一尝过。

    只是眼睛看不见罢了,只要人还在……

    富察昌南这样安慰自己,却又忍不住在那人入睡的时候,抱着他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

    从此你身边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可是你一直不快乐。

    你是不是在怪我?怪我拉着你抛弃你拥有的一切?

    -----------------------------------------

    沈惜自从十年前一战之后,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病根。

    眼睛看不见,并不见得是坏事。早在他“战死沙场”的时候,他就准备好接受这个结局。雍正生性多疑,哪怕自己是他的亲弟弟,但是有一个比自己更加得宠得势的弟弟,哪一个做皇帝的能够真正安心?

    康熙是真的爱他这个小儿子,沈惜却让自己成为了大清第一个“为国捐躯”的皇子。

    那一支羽箭穿胸而过的时候,脑子里闪过这一生种种画面,最后是一团迷雾一般的深色,看不清尽头,却又让他周身发冷。

    直到那个人颤抖着将他揽进怀里,滚烫的泪珠落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沈惜的心早就冷了,哪里是这一捧热泪能蕴热的。

    他如今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庶人,身边守着另一个无名无姓的庶人。

    没有追封双字的“和硕端谨荣亲王”,也没有官居二品的“富察大人”。

    一到阴雨天,左膝骨就痛的不行,那人比他紧张的多。沈惜虽然痛,但是再也不哼出声儿来。

    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午夜梦回的时候,肩窝出都沾着他滚烫的泪珠。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老在他睡觉的时候哭。还是偷偷哭,弄脏被子,还要弄脏他的衣服。

    沈惜觉得自己身上的病越发多了起来,越来越难入睡,一睡却又难醒。

    那人老是推着自己出门晒太阳,又怕阳光太多晒伤。哄着自己喝药,一个轻咳都要紧张老半天。

    但是他真的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

    -------------------------------------------

    灵隐寺山腰向阳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园子。

    主人每日就转着手里那串光亮深沉的檀木串珠,另有一人时时陪伴身侧,或是在院内栽上几株栀子,又或是修建长到半仗高的两棵桂树。

    日升日落,春雷夏雨,秋叶冬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皇帝每年都去两次灵隐寺,每次都待满两天。

    其中一天一夜都是在灵隐山上过的。

    直到皇帝老了,爬不动山,就让太子待他去。

    --------------------------------------

    “他可是还好?”

    太子跪在皇帝的榻前,低着头。“儿臣赶到的时候,已经过世三月有余。”

    皇帝死死地睁着眼睛,眼角却有两行泪落下,“另一人呢?”

    正当壮年的太子抬头看了一眼他的皇父,又答道:“儿子到后的当天夜里,便去了。”

    乾清宫内寂静了好一会,才听到皇帝说:“以后,别再去了。”

    不日,皇帝崩逝,新皇即位。皇朝新陈替代,过去掩埋在历史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春雷夏雨,秋叶冬雪。

    日升日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