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4章 【隋末乱世】

第4章 【隋末乱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缺看着醉倒在桌上的人,不禁笑了。看着对方瓷白的脸颊压在青白色的衣袖上,脸蛋儿上染着一抹朦朦胧胧的水红色,当真是美景在前。一只手竟然是神使鬼差得就直愣愣地伸了过去……

    心中大惊,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脑子指挥一样。宋阀主既是唾弃自己“色令智昏”,一边又暗示自己应该顺心而为。

    但是堪堪触到柔滑而细腻的脸颊,顺势往雪白的脖颈移去的时候,前胸就被狠狠得一击。一低头,一管玉白的笛子表面像是浮着一层气——在他前胸一击,却又火速收了回去。

    沈惜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去,整个人看上去是清醒到不行!一张瓷白的小脸上戴着三分怒意,宋缺看着,心里却是越发醉。

    今天这喝的到底是什么酒?

    话在喉咙里翻腾了好几遍,沈惜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儿发抖:“你!你怎么……”

    宋缺第一次慌了阵脚,正想解释的时候,沈惜伸手一挥,就将桌上的杯盏往他身上扫过来。

    宋阀主显然是不想闹出动静,大袖子一挥,稳稳当当接住。长臂一伸,又打算去拉小孩儿的手:“沈兄弟你……”

    沈惜心里急,嘴上说话也乱:“你你!你什么你!你心里想得什么肮脏东西!”

    卧了个大槽!

    沈惜简直不敢想象——这到底是他在作死,还是宋阀主在作死?!

    -------------------------

    宋缺手里还留着人家小脸蛋儿上的温滑触感,但是沈惜却是三两下子就直接翻窗出去,不见踪影。

    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还停留着“我竟然是轻薄了人家,还被发现了”的想法。转瞬间脑子里又闪过一道模糊到快要消失的影子。

    “我不是应该倾慕这种人么?”

    眼底快速划过一抹青白色的身影,宋缺心里一紧,却是下意识地追了出去。

    所以我这是怎么了?

    心都老成石头了。

    ------------------------------------

    说实话,沈惜并不是醉得厉害,身边有一个时时刻刻想要和自己干一架的人——换做是任何人,也没法安心醉着。

    微醺的时候,一只带着茧子的大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上。那只手是温热的,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哪怕是刻意收敛,沈惜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

    下一瞬,那只手从脸颊的线条下滑,显然是有继续向下的趋势。

    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了!

    高富帅不是被猪拱了,就是去搅基了。沈惜觉得心里凉飕飕的——如果要做个安安静静的高富帅,一定要承受搅基的结局,他宁可取一个丑姑娘!

    身为武林第一美男子的宋缺,按理来说,自然是有美人陪衬的。江湖有第一美男子之称,可是却没有武林第一美人之称——谁让这个江湖美人太多!

    碧秀心、傅君倬、师妃暄、尚秀芳、婠婠、沈落雁、尚秀珣……从第一代数到第三代,数不过来啊!

    不说沉鱼落雁的美人,美男也是不少啊!哪怕是白发苍苍的宁道奇,那一张打着褶子的脸也不难看出年轻时候的俊秀无双。再往下,石之轩妥妥的美男子,而鲁妙子、岳山等人也无一不是俊朗出色。

    再往下数第二代,寇仲与徐子陵自然是不必说的。宋师道、侯希白、杨虚彦、拓跋寒……哪一个不是百里挑一的美男子。

    沈惜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穿错了世界,又或者是自己脑补过头?

    想想,宋缺不管是直的还是弯的,都牵连不到自己什么事儿。沈惜一脚踩在一棵大树的枝头,惊起落在枝上的鸟。

    树叶飒飒的声音在微风稀释,阳光懒懒的。沈惜就索性靠着大树主干的枝桠坐了下来。

    ------------------------------------

    那边宋缺运起轻功,只是眼下四顾,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坐在树枝桠上“思考人生”的少年。纤细而玉白的手指撑起下巴,侧脸上有从树叶间隙洒下的斑驳阳光,长而卷翘的睫毛尾稍泛着阳光的金色。

    嘴唇有些薄,唇形却饱满。宋缺脑子里闪过“薄唇者薄情”,眼睛却缩在那双唇上,挪不开了。

    “啊!!!!!”想不明白,沈惜索性放开嗓子乱嚎起来。

    这么放肆一嚎,惊飞了停留在树上的几只鸟,但是沈惜却隐约听到了衣袂翻飞的声音。

    “没人啊……”四周都看了个遍。

    沈惜索性顺着粗大的树枝桠躺下,“什么鬼……”

    宋缺屏息望天,心里却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心硬成了老石头的人,还有再次复苏回暖的可能么?

    重生一世,他偏要与慈航静斋对立。她们拥护李阀立朝,甚至不惜利用宁道奇与自己相争两败俱伤,来限制寇仲与徐子陵的决定。

    相恋相离的梵清惠早在他心死返回岭南的时候,就尘封在过往里,此生再见,看着一身素衣羽化超凡的样子,却惊不起心底一点儿波澜。

    曾经他迷恋对方孤傲超脱的气质,不喜阴葵派的魅惑放/荡。但是如今看来却是与阴葵派本质相同,说得难听一点,同样是勾/引男人。一个是明晃晃得勾,一次只勾一个,还不一定勾得上来。一个却要故作矜持,广撒网捕大鱼。明明是漫不经心,却引得无数男人为之相争。

    他自己也曾经是其中之流。

    作为另一个被捕获上钩的人,石之轩与祝玉妍还是走上了前世的轨道,如今也是与碧秀心初识。

    宋缺心里没由得有些烦躁。

    沿路返回,那人依旧在树枝桠上,只不过已经睡着了。衣摆垂了下来,露出一截纤细的手腕,左手小指接近手掌的皮肤上却有一点鲜红的小痣。

    宋阀主在树下站了两盏茶的功夫,听到了树上少年迷糊又可爱的小小的“呼噜”声儿。

    一双小长腿就这么随意曲着,看着摇摇欲坠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心惊。

    ……

    翻身上树,神使鬼差得将人搂进自己怀里。背抵着并不算舒服的树干,低头却看见怀里的人小脸红扑扑的,在他胸前的衣襟处蹭了蹭之后,脸埋进宋阀主怀里,睡得更香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儿啊!宋缺抿紧唇,心里却一点都不想把人叫醒。

    沈惜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是舒服得不行——有阳光沐浴,耳边有微风吹拂,主要是被温暖而又可靠的感觉环绕着,太有安全感!

    但是等他睁开眼睛之后,一个趔趄,连带着宋缺一起从树上往下坠。

    宋阀主抱着人靠着树干,哪怕又雄厚内力在身,也免不了身体僵硬。怀里的少年悠悠转醒,一个激灵,宋缺却是一时收手不了,只能在下坠时护住沈惜。

    “……”地上的落叶被两人落地的声响震得四处飞。

    宋缺背部着地,沈惜如今小小的一只,整个人都趴在对方怀里。好一会儿,才抬起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你……你没事吧?”

    宋缺并不觉得太过难受,但是好歹是从那么高的树上栽下来,两个轻功超群的人居然也没有想到躲闪。

    “温香软玉”在怀,“老石头”一颗的宋阀主心里突然是有些发热,那双手正在他身上四处乱摸。

    “肩骨没事,肋骨也没事,你起来,让我看看你背……”

    沈惜一双手纤细却带着一股柔韧的力道,指尖内力收放自如,在宋缺周身巡动着。

    宋缺感受着那股在上半身游走的内力,心里的热气几乎要升腾出来了。沈惜见到呆愣不动,心里纠结的要死——我在树上睡觉,你来凑什么热闹,给人当个抱枕,那么好玩儿么!

    心里却将宋缺之前在他装醉时摸他脸颊、摸他的脖子的事儿给忘了。

    “你干嘛?”沈惜的手腕突然就被宋缺抓住,那只手只消两指就轻松将他整个手腕都圈住。

    “你再摸下去,我才该出事了。”宋缺一手握住对方的手腕,另一只手却是不留痕迹将衣服下摆拉开一些。

    沈惜眨眨眼:“你不乐意就算了,我觉得我下手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啊。”

    宋缺心里又是一耿……少年,我知道你是好意,好意给我惹出火来了……

    “既然你没事儿了,我可就走了。”

    宋阀主不干了:“你就不管了我了?”

    握着笛子的手一抖,差点没把笛子给摔了,“我给你疗伤你不要啊,是你自己要爬树上的!”

    “我脑子有点儿晕,你给我吹吹……吹吹笛子。”宋缺仰头望着沈惜,逆光下的人身影都有些虚化了,一身青白的衣衫,看似有两份朝尘之感。

    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愕然,宋缺又开口解释,整个人都不像自己了。

    “沈兄弟既然不愿意与宋某切磋,那宋某是否有幸听君一曲?”

    那日之后,沈惜就暂时消失了。宋缺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派人三番四次地找寻也是毫无音讯。

    只是当日午后的一支曲子却在脑子里久久徘徊回响,午夜梦回也寥有唤起。恍惚中,似乎有一只玉白却柔韧有力的手指在周身游走,带着一股消散不去的炙热触感。层层叠叠,在心头留下密密麻麻的网,一张一弛,却挣脱不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