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6章 【隋末乱世】

第6章 【隋末乱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什么?”沈惜一个机灵差点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

    邪王此刻看上去是有些狼狈的,衣服上的竹叶还没有摘干净,额角还有汗渍。但是他整个人看上去都不一样了,沈惜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我说,今天,我破了阴后祝玉妍的处子之身。”

    哦……原来是长大成人的感觉!

    等等!

    朋友,你让我冷静冷静……

    沈惜咬唇想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睡了阴后的人是石之轩又不是自己,而且三十岁的男人了,睡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事。天刀宋缺年近中年娶妻生子,在这个时候不照样是光棍一个……

    诶不对!

    石之轩与祝玉妍春风一度,阴葵派掌门从此止步于天魔*最后一层,再也无法勘破。而原以为能相守的爱人,却转身将慈航静斋碧秀心揽入怀中。

    而宋缺,眼看着也要和慈航斋主来点什么了……

    所以,这是要进入剧情的节奏了。

    那管自己什么事儿?

    一点儿事都没有!

    --------------------------------------

    “哦。”

    石之轩等了许久,才等来沈惜的一句平静至极的回答,多少让他有些郁猝。

    “你要娶了人家么?”沈惜偏着脑袋看向对方。

    邪王抿紧嘴唇,“并不,我不会娶祝玉妍。”

    渣男!渣男!警/察叔叔,就是这个渣男!

    沈惜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抬眼看他,石之轩盘腿疗伤,双目微闭,眉目俊朗如画,风姿更是风华无双。石之轩具备了渣男所有该有的东西。

    大半夜的两个人索性都不睡觉了。

    当着夜色就飞身上了屋顶,石之轩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两坛子酒,自己开了一坛子,另一坛子则是扔进了沈惜的怀里。

    “愣着做什么,喝啊!”

    “为什么要喝酒?”沈惜闻着酒香,嘴里有些干渴。但是有被宋缺灌醉的经验在先,他难免会去想一想石之轩的用意。

    “饮罢这坛酒,我就准备往江东去了。”说着,邪王仰起脖子就是一大口酒灌下去。酒坛口径大,免不了有些酒顺着边缘滴落下来,石之轩毫不在意自己的衣襟被酒浸湿。

    因为这个动作,观赏性还是很高的——美人不管做什么动作都好看,哪怕是抠脚。

    沈惜仰头抱着酒坛喝了两口,“就当是庆祝你成功破身吧。”

    这个理由一说出口,石之轩闻言差点没从屋顶上一脑袋栽下来。

    “阿惜……哎,你想与我一同去江东么?”

    认识沈惜也有不算太短的是短时间了,石之轩还是没有办法习惯这么清冷超脱的一张脸,却面无表情说出让他哭笑不得的话。

    江东?江东不就是慈航静斋的驻扎地?

    沈惜眨眨眼,认真地看着对方:“你是怕祝玉妍来找你麻烦吗?”

    石之轩喉咙里一梗,灌下一口酒,醇醇的酒香在空气里弥漫着。

    “你觉得我与阴后谁更胜一筹?”

    “阴后。”

    女人狠下心来,绝对是比男人狠厉得多。何况现在祝玉妍被石之轩在重要关头坏了大事,更加让人心气的是,这个渣男他不打算负责任。

    “我与情爱并无太大兴致。”邪王开口,“道种心魔*是魔门中人趋之若鹜的东西,但是这魔门之首,却只有一人足矣。”

    “我突然发现,你这个人真的很卑鄙。”沈惜毫不留情,“你招惹了她,让她动心,给她期望。却是要断了她的后路,她的魔道追求。”

    石之轩摇头:“我骗了她,她又何曾没有骗我。”

    “所以你们只是互相交换了处子之身。”沈惜做了一个简短粗暴的总结。

    “啪!”酒坛子顺着屋顶滚了下去,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非得这么说么?”

    沈惜点头:“我看你此番前去江东的目的也不纯洁,你的新猎物在帝踏峰?”

    石之轩脚下又是一个踉跄,“阿惜!”

    “干嘛!”

    邪王看了一眼“无辜”的沈惜,“没什么……”

    第二天,竹楼中只有沈惜一人。

    出了内室,厅内桌上有石之轩修书一封,另附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两张鬼斧神工的人皮面具,再加上银票若干。

    银子、面子、出行江湖必备物品。

    渣男的另一大特点就是——贴心。

    沈惜把东西收好,看了一眼精致典雅的小竹楼:“石之轩真的是一个很合格的渣男。”

    --------------------------------------------

    江畔一艘雕刻精美而精致的小船船头站着一男一女。

    男人身姿挺拔,正当壮年,眉目俊朗君子如风。女的超尘脱俗,一身修道素衣却越发衬得人清秀婉丽。当真是一对璧人。

    在石之轩看来,却是有些刺眼的。宋缺那个石头一样硬的男人,身边站着一个看似清心寡欲实则大有野心的梵清惠,两个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画风。

    天刀宋缺哪里会屑于与慈航之流的正道名门为伍,何况,那人还是斋主梵清惠。梵清惠向来是对魔门邪道持鄙夷之态的,此刻,梵斋主也发现了对面船上站在船头的石之轩。

    “邪王好兴致。”

    石之轩站在远处并不动,唇角勾起:“宋阀主好雅兴,美人相伴同游,想必是乐不思蜀了。”

    宋缺并不反驳,一张俊脸上就差没写着:我不想跟你说话,我也不想看到你这张脸。

    他身边冰清玉洁的梵清惠倒是不干了:“邪王莫要胡说,我与宋阀主有事相商。”

    说完自己也愣了,宋缺什么都没有说,她这么一开口,不就是坐实了么。

    梵清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挺拔英俊的天刀宋缺,刚刚想说“就不打扰邪王赏景”,就听到身边的人开口了。

    “不知邪王是否有沈兄弟的消息?”

    梵清惠神色一凛,眼神深郁。

    宋阀门下,打探消息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天下却有能瞒住宋阀的事情——比如能与石之轩扯上关系的事情。上一世,若不是碧秀心身死,而石之轩走火入魔从此神智不清,世人甚至不会知道——慈航静斋冰清玉洁的修道女子“以身饲魔”的壮举。

    石之轩想要瞒下这件事请并不难,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慈航静斋的“公关”实在是一流水平了。

    等他宋阀的人打探出执笛少年确实系宁道奇之徒的时候,宋缺已经找不到人了。

    -----------------------

    “日日作伴,美酒佳肴。武艺相论,好不快哉!”石之轩笑得越发放肆,宋缺分明是看到他眼底的挑衅。

    “你若是想战,那便来吧!”宋缺盯着邪王,那张脸怎么看怎么找打!

    说罢,石之轩反而先动了手。运起轻功迎风面向宋缺,梵清惠被刮了个正着——身子往外头一栽,眼看着就要掉到水里。宋缺挥刀,一股强烈的气劲直逼船檐。梵清惠借机撑起手里的拂尘,转向倒向船头。

    “宋阀主果然是怜香惜玉!”

    宋缺并不多言,他现在并不轻易出刀,但是石之轩经过两月蛰伏之后,武道显然是大有长进——甚至让宋缺有些吃惊。

    石之轩的大起大落,伴随的却是慈航静斋与阴葵派两方的动荡。

    邪王功力大增,道种心魔*想必也是大有所成——唯一的可能,就是阴后了。

    “梵斋主的滋味如何?”几番招架,邪王勾起一边唇角,语气里却是止不住的讽刺和挑衅,“慈航静斋的圣女超凡脱俗,想来,我也应该去帝踏峰找一个女人,像宋阀主这般携手相游?”

    宋缺挥刀直对石之轩命门,却被他巧劲气道所化。对方身姿敏捷到极点,又有沈惜笛音虚境日日磨练,此时的五感早已不似当初。

    “怎么?恼羞成怒?”

    宋缺并不生气,他手上虽然还在对付着,心里却是想开了——人如邪王,都觉得自己心系于慈航静斋斋主,那江湖人又该如何看待?

    此生他积极部署,哪怕是为了大业与正道为敌,也在所不惜。此番北上江东,却是为了别的事情,偶遇梵清惠也是意料之外。

    “宋阀主还怕配不上梵斋主?”

    石之轩一个旋身,落在江口一处悬崖的露石上,居高临下看着宋缺。

    “你想多了。此生宋某并无心儿女情长。”家嗣继承自然有宋智与宋鲁,兄弟俩天赋同样过人,只是追求不同。

    “宋阀主若是想,石某自然能够相助。”

    宋缺飞身上了露石,“你又知道我想做什么了?”

    石之轩笑道:“隋皇将落,宇文阀、李阀、独孤阀,任何一家想要翻身做主,石某都不以为然。唯独宋阀主……”

    “宋阀主以为呢?”

    宋缺望向对岸,梵清惠手持拂尘,仍然站在船头。相隔太远,可是宋缺却能看到对方清丽的身影,闭上眼,这抹影子却在心里越行越淡——淡到难以发觉。

    “红眼枯骨,不若万里江山。”宋缺开口,看向石之轩,“邪王心里想必也是清楚地很。”

    石之轩面色如常,心里却是想起了被他暂且抛在脑后的祝玉妍,和单手执笛孑然而立的碧秀心。一边是魅惑却危险的阴后,另一边是他用另一个身份相识的慈航圣女。

    “胭脂债多了,悔的是你自己。”

    脑子里蓦然回响起沈惜的一句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