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20章 【隋末乱世】

第20章 【隋末乱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了上回被做到晕死的教训在先,沈惜不敢再随意在宋缺面前提死不死的事情。

    事实上,他也怕。

    既怕自己眼看着要相携白首一生了,却出了岔子。也怕自己潜意识里的想法要变成现实,这不是第一个世界,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世界。

    更怕的是,他毫无知觉的在不同的世界了挥霍自己的感情和热忱,最后回首,才发现,一切都是空的。

    将此生所学所知都教导与自己的宁道奇算什么?和他相识三十年相守二十年的宋缺又算什么?

    宋缺傍晚的时候,宋展来告诉他,沈先生又出门了。

    “师道呢?”

    “少阀主正从飞马牧场往回赶。”

    宋缺点头,给了宋展一个“让那小子看着办”的眼神,稍稍收拾了东西,就准备出门了。

    宋师道眼看着明年之内就能托单了,但是沈惜却给了传了信,说是要给他准备一份大婚礼物。少阀主心里一个抖,就一边传信给父亲,一边往宋阀赶。

    ------------------------

    沈惜一路东行,直到江东境内才停了下来。

    见到高山悬崖就习惯性地大轻功拔起往上攀——江东的山带着一股人气,不像秦岭那些鲜少有人造访的山群。

    整个人就像是间歇性神经病一样,好一段时间,马上就要发病。

    而沈惜“清醒”的时间已经超过了过往的天数,这让他更加担心。或者这意味着下一次“清醒”会更加困难。

    ----------

    “差点就被坑死了!”寇仲弯着腰喘着粗气儿,朝着徐子陵看,“师妃暄看着不像是打架很厉害的样子啊,我们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儿没问题吗?”

    徐子陵整个人都要倒下来了,两个人轻功不行,抗打能力虽好,但是武功架势虽然有了,比起那些个老江湖,那都是不够看的。

    “我们两个打师仙子一个都打不过,你觉得她有没有问题。”

    寇仲点头,“我看她很护着宋小姐,我们都快被围殴惨了,才上来救人。”

    “你是想当个女人嘛仲少。”

    “哪有!我觉得宋阀那个妞儿都比我们能打。”

    两个人躺在草地上,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得说着,好一会儿,寇仲滚到徐子陵身边:“陵少,咱们今晚就睡在这儿吗?”

    “地为床,天为被。不好吗?”

    “我们今天还没有洗澡啊。”

    “难道你昨天晚上睡觉前就洗澡了吗?”徐子陵笑道。“你不仅没有洗澡,你还没有洗脚,没有洗脸,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就滚到床上来了。”

    寇仲随口哼了哼,“方才在山顶,我看到南面有个不小的湖。”还有个不小的瀑布。

    徐子陵站起来,“那还等什么。”

    ---------------------

    “陵少,你看到没有?!”寇仲张口惊了一声,随即又捂住嘴。“他要投湖!”

    徐子陵拉住寇仲,“咱们轻点儿上前,把他拉住!”

    两个人运气屏息,有《长生诀》内力在体,两个人压根没有把湖边的人列入危险范围,反而是江湖侠义心肠泛滥。

    但是湖边的人丝毫没有动静,反而更加快速地往深水处走去。

    “诶兄弟别想不开啊!”

    沈惜猛地被人从后面抱住,下意识就一个肘击,反手长袖一挥就将人掀翻在岸边的草地上,飞身上前锁住他的脖颈。

    徐子陵整个人没有防备,被压到在湖边的草地上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住了。后脑勺砸在草地上的痛楚,完全被眼前的人带来的视觉冲击给抛在了脑后。

    压在他身上的人一头鸦黑的长发在夜色里像是淌着水光一样。双目幽深,绝世无双的面孔仿佛笼着一层月光。

    徐子陵见过绝色无双的女子如婠婠、师妃暄、傅君婥等,却头一次被男人的容貌镇住。

    这人面孔精致,羽睫间还沾着一滴两滴湖水,微凉的手指看似没有用力,却让他动弹不得。

    两个人身上都湿的差不多了。

    寇仲干咳了两声,“这位小兄弟,我兄弟救了你,你还……”

    “谁是你的小兄弟?”沈惜站起身,面上寒霜不减。“叫叔叔!”

    寇仲:Σ(°△°)︴

    徐子陵:Σ(°△°)︴

    “坏了叔叔我的好事,还要占我的便宜?”沈惜一双薄唇微微抿着,手下却是渐渐收拢,顺势向下,拎着徐子陵的衣领子往湖里一甩。

    再看向还在不知所措的寇仲,“你兄弟都下去了,你是不是也该一起来?”

    寇仲望着水里扑腾半天才站稳脚跟的徐子陵,“这位兄弟,哦不……这位,叔叔……”

    沈惜大笑,“逗你们玩呢!洗澡水被你们占了,我就在旁边守着吧!”

    徐子陵:Σ(°△°)︴

    -----------------------

    一路上有了两个小子作陪,沈惜也没有把要事忘在一边。

    等到寇仲都忍不住开口:“沈大哥,有人一路上都跟着咱们!”,

    沈惜哪里会不知道,但是那人的气息让他并不反感——但是他实在是想不到对方明明能好好出来见个面说个话,为什么要藏在后面。

    寇仲又问:“不会是你的仇家吧?”

    徐子陵分明是看到沈惜有些凝固的脸色:“仲少!”

    三人远离集市,在山间行走的时候顶多就吃些果子和自带的干粮果腹。但是自从那人出现后,三人出去觅食的时候,就常常看到瘸腿的兔子,或者是翅膀被细密藤条缠住的鸟。

    ---------------------

    宋缺只猜中了结局,却猜不到过程。

    沈惜还记得他,但是却只记得宋缺这个名字。他不知道眼前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清醒”,宋缺只知道,他和邪王的合作亟待展开。

    就像三十年前两人见过的第一面一样:“在下宋阀宋缺,可否借阁下手中笛子一观?”

    他相依相守了二十年的爱人就像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他:“少阀主在家里准备办喜事儿了,阀主倒是轻松在外啊。”

    “犬子大婚在即,阿惜难道不回宋阀吗?”

    沈惜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听不懂这句话。方才还是摆得客客气气的“阁下”,这会儿就叫的这么肉麻。回宋阀?秦岭才是我家!

    寇仲与徐子陵两个人已经傻眼,什么展开啊这是!

    沈惜走之前看了两人一眼,最后才凉飕飕来了一句:“有了宋阀主,这乱世,你们还是打打酱油吧。”

    这话沈惜说得挺不在意的——哪怕有个金手指在身的宋缺,但是身怀《长生诀》的双龙怎么可能平平凡凡地度过这隋唐乱世?

    寇仲侧过脸问徐子陵:“他应该是嫌弃咱俩武功不行吧?”

    徐子陵:“这还不够明显吗?”

    沈惜将两人的对话收入耳中,心里却是哼哧:人家大触都打酱油,你们俩小子打个酱油还要嫌弃!

    宋缺追人追得紧,沈惜果然是一路往秦岭行去。

    沈惜想喝酒,他就付钱还带陪喝。沈惜想吃好吃的,不消他动嘴点菜,宋缺一应做好,布菜盛汤都是亲自动手。

    对方将他的喜好习惯摸得一清二楚,连他睡觉时喜欢讲发带叠做三段放在枕边的习惯也不例外。沈惜看着那人脱了外衫,脱了夹衣,只着内衣也显得健壮不已。那人极其自然把他往床铺里边挪了挪,探起身子吹灭灯火,轻轻掀开被子,一手就将沈惜搂进怀里。

    “阿惜。”

    “你不是睡隔壁的么?”

    “不管是在宋阀还是飞马牧场,你我常常抵足而眠。”交颈而眠,相拥而眠……

    怀里的人有瞬间的僵硬,“我……”

    “睡吧……”宋缺心里的缺口却越来越大。他用尽全力想要填满那个缺口,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黑黢黢的孔变成黑幽幽的洞,边缘往外拉扯撕裂着……

    他隐隐觉得,自己的这一世最好的美梦就要醒来了。

    沈惜天不亮就走了,宋缺再一次跟丢了人。他将爱人没有带走的发带握在手里,眼里却是两行泪滴了下来。

    直到第二年的春天宋阀少阀主宋师道大婚,沈惜也没能回来。

    来的人是宁道奇,却带来两份礼。

    一份是宁道奇自己准备的,一份是沈惜送来的。只一个锦盒装着,却让宋缺觉得有千斤重。

    “宋缺,此生,不管你想要如何,那都是你的事情。只是,你莫要再来祝眠峰了。”

    满堂的喜庆洋洋的大红色,喜乐吹奏的声音还在耳畔回响,他的儿子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可是宋缺却是从心里被浇了个彻骨寒。

    手里的盒子,此刻在他看来,却是异常讽刺。

    -----------------------

    “我从前不懂,这二十年,我守着青璇长大,我已经不记得她长得什么样子。”石之轩看着宋缺已经霜白的长发,奉上一杯素茶。“她不像阴后,两人是不一样的聪明。她在世时,我常常拿她与玉妍相比,等她走后,我再也不愿意踏进幽林小筑一步。”

    有了石青璇在其中的作用,石之轩跨得最大的一部,也不过是在竹林里摆上一桌,父女俩静静吃些东西。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宋缺将茶盏扣在桌上,“我知道你想要邪帝舍利。”

    石之轩面色一凛。

    “你将宁道奇引出去。”

    “你想干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