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2章 +3【世家财阀】加更还剩16

第2章 +3【世家财阀】加更还剩1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金丝草看着电视上播放着首尔最大的经纪公司选秀招募广告,心里却是挣扎的厉害。

    不久前,她去神话学院送洗完的衣服,却看到正准备跳楼自杀的民夏。直觉告诉她,这是属于她金丝草的机会!

    果然,神话集团为了压下这个可能演变为丑闻的消息,派出了专门的公关团队来处理这件事情。让她失望的是,她目光短浅的父母,拒绝了让她进入神话学院学习的机会,选择了一笔不小的“压惊费”。

    “丝草那个样子,读哪个大学不是一样!我们刚山那么聪明!学习优秀,他想学吉他想学钢琴,哪一样不要钱。咱们这个破破烂烂的洗衣店能赚得了几个钱,能供得起两个孩子?再说了,为什么不能让刚山去神话学院上学呢!”

    当时佯装睡熟的金丝草听着客厅内父母的争执,心已经冷了一半。

    罗公主看着发呆的金丝草,问了一句:“丝草啊,你那个朋友是叫秋佳乙吗?”

    金丝草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听说她姨妈是钢琴家是吗?”

    听到罗公主的这句话,金丝草高兴不起来了,面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她站起来,朝着金日丰说道:“爸,我想起我还有点儿事情,先出去会儿。”

    说着,就带立马出了门,留下罗公主皱着眉毛对金日丰抱怨道:“丝草怎么越长大越不懂事了!”

    “那是丝草朋友的姨妈,这样麻烦人家很麻烦的啊!”金日丰看着罗公主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忍不住开口。

    “我这还不是为了孩子们好!”

    -----------------------

    “智厚他们都不来吗?”

    听了助理的回复,闵瑞贤漂亮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

    助理看了看行程表:“对的,几位少爷最近都有些忙,而智厚少爷则是要参加一个国际小提琴艺术交流会,所以都没有时间。”

    闵瑞贤叹了一口气:“我爸妈最近怎么样了?”

    “因为一些不明原因,闵氏事务所的几单老客户突然中断了友好合同,闵先生最近都在为这件事情头疼。”

    “而闵夫人每日依旧是美容逛街,和其他家的太太们聊天喝茶。”、

    闵瑞贤皱着眉毛:“怎么回事?是哪几家中断了合同?”

    助理立刻翻出报表:“日化、全家还有西欧三家友好关系超过十年的企业,也终止了合同。”

    “下家呢?”

    “没有查出来,目前没有消息显示,这些已经解约的企业财团有接受的下家顾问和有关团队。”

    闵瑞贤烦躁地闭上眼睛,“这两年,智厚的身边有别的女人了吗?”

    助理小心得看了一眼她的颜色:“并没有。”

    “那是怎么一回事?俊表呢?”

    “之前安德烈与俊熙小姐的事情暴露之后,神话家的少爷就开始亲自把关,并且……”

    闵瑞贤语气不耐烦:“说。”

    “尹少爷一年前开始着手清查十几年前的那个案子。”助理全盘托出,“李家在其中出力不少。”

    “李家?”闵瑞贤嗤了一声,“多管闲事么!”

    “小姐,李家和尹老先生虽然交恶,但是,这其中牵桥的人却是那个人。”

    闵瑞贤心里一震——那个人!

    助理又停下来,“小姐,还有一件事情。”

    “三年前,你吩咐查的那一笔外流的资金有着落了。”

    说着,助理就把手里的资料夹递了过去,顺手还关上了房门,利索地退了出来。果然,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不小的动静,像是什么易碎品着地的声音。

    -----------------------

    “那些东西,拿给她看了么?”沈惜靠坐在沙发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趁着一双腿又细又长。

    “这条线老早就铺好了,就怕那边的人查不到呢!”

    “她做了这些事情,却有想要一副好名声,哪有当了女表子,又想要立牌坊的!”

    沈惜合上手里的文件,“你说说,一个二十四岁的女人,会要一个十八岁的男人么?”

    李秘书笑得不怀好意:“不是深沉的女人,那就是浅薄的男人。”言下之意,傻子才要!

    “神话集团和水岩集团这些年和咱们的关系说不上亲密,但是至少是中立的。如果空出一个位置来,你说咱们把握有多大?”

    李秘书转念就想到那个会被腾出位置的来,“少爷,那原本,就是属于你的。”

    “一个资源架空地一干二净、内部凌乱不堪的事务所?”

    人家好歹还是韩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好吗!

    “一个索邦学院出身的法学高材生,又跑到t台上博了一个国际名模的称号。不为家族事业计,如今还准备放弃继承家业,为公益事业献身?”

    “少爷不必管她,闵志有了一个‘真爱’所生的儿子,哪里会在乎一个放弃家族放弃出身的女儿?”

    沈惜站起身,“今天,就吃法国菜吧。”

    说道,就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挺拔却纤细的身子就像一棵白杨。柔韧的腰肢隐藏在纯色的家居服里,衬着人越发精致。

    --------------------------

    “阿修。”

    “外公。”

    李相庸合上那份策划书,“你要知道,这一块,只有神话有涉足。”

    “迎头竞争从来都不是什么怪事。”沈惜直视老人,“神话不可能将各行各业都垄断地干干净净,相反,等到这一块发展起来,被动的是他们。”

    面对战意十足的外孙,李相庸并不多加阻止,“神话的大公子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年纪于你相反,但是手段却不缺狠厉。”

    沈惜手段强势,但是李相庸却在其中看出一份温和又柔嫩的意味——自己的宝贝外孙只是没有见识过赶尽杀绝。

    “阿惜,对比那一位,你还不够。”

    -------------------

    重生一世的具俊表当然是足够狠厉的——把一切威胁都扼杀在摇篮里,从姐姐的订婚对象,到将他们f4兄弟四个未来生活搅和得一塌糊涂的金丝草。而在具大少看来是尹智厚“黑历史”之一的闵瑞贤,具俊表也没有“念旧情”而放轻力道。

    国内外五家大企业财阀与闵氏事务所中断合约的事情,少不了水源集团的起头,但是归根结底出了大力的却是李氏集团和神话集团,这还是真的有点讽刺。

    沈惜很快就满足继承闵老爷子最后一份遗产的资格,而最后那一份遗嘱握在闵管家手里。闵志的女儿闵瑞贤回到韩国,在外界看来,是闵氏事务所要权利交接的信号。但是却没有人想到,这其中是让多少人跌到坑里。

    ------------------------

    “我倒是很想知道,闵志养出一个比他哥哥儿子还大的私生子,这些年,是怎么瞒过来的。”

    宋宇彬笑得讽刺,“闵志的手段是怎么也比不上闵仁的,闵仁的儿子被李家藏了好几年,关键时刻,总要出来了吧。”

    尹智厚只是摆弄他的小提琴,“瑞贤太让人失望。”

    具俊表听到他的话哈哈大笑:“她可是你的女神啊,某人前些天不是站在马路边的广告牌前面,还准备亲上去啊?”

    尹少爷垂下眼帘:“你看错了,我只是在看,她的鼻子有没有整容。”

    宋宇彬嗤笑:“看着闵志那张脸,我一直怀疑,闵瑞贤是不是他的亲生女。不过对比闵生那个私生子的脸,我一点都不怀疑那是闵志的种。”

    苏易正手里上下抛着一个网球,“看看智商就知道了。”

    “现在整个圈子都知道闵家的丑事了,闵瑞贤居然还有心情办生日party?”良久,苏易正又问了一句。“智厚,她之前怎么跟你说的来着?在法国遇到了真心相爱的人,想要为公益事业贡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所以决定放弃继承?”

    具俊表冷笑:“闵氏不过是被蛀虫暂时侵蚀了而已,她要是不想,大不了还有一个私生子在。”

    -----------------------

    比起f4这几个人心里想要看热闹的态度,闵瑞贤那边就太难过了。

    她的好运好像是到头了。

    从小嫉妒爷爷更加宠爱的堂弟在闵老爷子过世后,又失去双亲。那一刻,闵瑞贤一点都不想否认——她心里一点悲意也没有,反而满是高兴!

    她不想要那些漂亮的衣服裙子,也不想和别的富家千金一样,成年之后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嫁了,平平淡淡地过往这一辈子。

    她只要成年之后,闵老爷子的遗嘱里有她一份产业。

    闵志能力中庸,甚至说一句没有这方面的天赋都是轻的。而大伯闵仁却是天生吃这口饭的人,闵氏事务所交接在他手里再适合不过。

    但是天算不如人算——闵仁一家三口出了车祸,事情要做的人不知鬼不觉,并不难,何况闵家有权有势。大宅门里的阴私还会少么?哪怕有人说,也不过是饭后一点谈资而已。

    闵瑞贤看着助理送来的报告,眼底一片阴郁。

    ------------------------------

    “生物学亲缘关系成立的可能性为99.9999%……”

    仿佛是当头一棒,闵夫人果然是放弃了自己优雅贵妇的姿态,上前就和闵志撕扯起来。

    “那个野种!只比我的瑞贤小三个月!”闵夫人竭嘶底里得喊道,“你对得起我?对得起我殷家!?”

    闵志却是用力甩开闵夫人的手,对方一个趔趄就栽倒在地上。

    “瑞贤当了模特,当了公益律师,闵氏怎么办?难道让那个人回来抢走这一切吗?!”

    闵夫人却狠狠骂道:“难道要给那个野种吗!?”

    “那不是什么野种!是我闵志的儿子!”

    闵志大吼一身,却越发看不上闵夫人这幅丑陋不堪的样子,“我们闵家需要一个继承人!”

    闵夫人闻言却是凄笑不已:“闵家的继承人?哈哈……就凭那个野种?闵志,你大概忘记了吧,闵家可是有一个正正经经的继承人,比你还有资格继承这一切的吧?!”

    闵志面上一片冷然:“那个人,哼……”

    ----------------------

    金丝草瞒着家里,没有参加首尔的那个大型选秀。原本准备去百货大楼买一两件拿得出手的衣服,逛街途中,却被人拦了下来。

    “小姐,想当模特吗?像闵瑞贤那样的超级模特儿!”

    金丝草和几个女孩子一起,在这个公司里已经接受了大半个月的训练。她们带着一样的梦想,都是想要在娱乐圈里闯出一片天地,想要变成众人瞩目的明星。

    头一次,金丝草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每天虽然累,但是每一步,她都感觉自己距离梦想更加接近了。

    “丝草,闵瑞贤前辈的生日party!我的一个朋友弄到了邀请函!”

    金丝草看着穿着简单运动服,完全看不出富家千金模样的练习生,一脸震惊,“你?”

    对方显然是不在意的:“我那个朋友在神话学院上学啦!闵前辈邀请了一些学校的后辈参加她的生日派对。”

    胆子不够的女孩,想要拉着金丝草一起去。

    金丝草心里狂喜,机会送上门来了!面上却要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可是,我们既不是受邀的客人,又不是闵前辈在神话学院的后辈,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女孩儿一脸的不在意:“有什么关系的嘛!拿着邀请函进去,谁会管你那么多啊!”

    ----------------------

    闵家大小姐的生日派对如期举行,具俊表、尹智厚再加上宋宇彬和苏易正都在邀请之列,但是四个人一边懒得动身,一遍又被宋宇彬怂恿着看戏而心痒痒的。

    具俊表笑得淡然:“管她的什么火,敢烧到本少爷身上,要她好看。”

    宋宇彬看了尹智厚一眼,“你还打算现场给她献个节目?”

    具俊表:“哀乐差不多。”

    “你们好歹厚道一点吧。”尹智厚把琴收到盒子里。

    --------------------------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华服美食。

    这是金丝草二十年来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世界,这原本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现在,她穿着洗衣店客人送来清洗的礼服,手里握着从练习生朋友那里拿来的邀请函,就站在国际名模闵瑞贤的生日派对的豪华建筑里。

    那些只在电视或者时尚杂志里看过的衣裳首饰,那些只有上流社会才有的优雅姿态。金丝草觉得自己与这一切都是格格不入的,她慢慢地后退,直到有人撞上了她的后背。

    “哎呀!我的裙子!”

    “对不起对不起!”金丝草一反过头,一个漂亮年轻的女孩子正皱着好看的眉毛拎着自己已经被红酒染脏的雪白裙摆。

    同是还有端着盘子的服务生正一脸惶恐的看向她:“我也是背对着走的没注意她怎么撞上来的。”

    “你说对不起有用吗!这里路这么宽,你怎么撞到人的啊?”女孩儿忽略了同样有责任的服务生,将矛头对准看似无辜至极的金丝草。这样的女人,她一眼就能看穿!

    “对不起,很抱歉我……我赔给你!”金丝草看着对方衣领处明亮而耀眼的一排钻石,心里已经被冷水浸的寒冷不已。

    “这是我从巴黎定制的礼服,排了八个月的队才轮到我!你看看你穿的是什么料子?你是不是神话的学生?你拿什么陪给我啊你说?!”

    金丝草已经完全僵硬,她能感觉得到,周围炙热而讽刺的目光带着鄙夷落在她的身上。明明衣服被弄脏的人是别人,但是她却感觉得到,自己才是那个看起来更加肮脏落魄的人。

    -----------------------

    “怎么这么热闹?”f4已进场,吸引了几乎大半数的目光。

    “具俊表大人来了!”

    “智厚少爷!”

    “噢!宋少爷太英俊了,郑娜你看看我的妆还好吗?”

    “f4!!”

    女孩子们的声音因为礼仪而刻意压制着,表面上仍然是优雅端庄的姿态,却三三两两成团小声讨论起这四位丰神俊朗的佳公子来。

    “不过是女孩子之间的小事情罢了。”宋宇彬看了一眼就明白了。

    尹智厚的目光不知道落向什么地方,目光飘渺。

    具俊表却是一眼就认出站在人群里,那个低着脑袋,背脊微曲的女孩子——金丝草,那颗坚强的“杂草”,却能让神话继承人和水原的继承人双双为其俘虏。

    前世的具俊表为了这个女人,几乎是颠覆了一个财阀世家继承人的品行和认知。

    金丝草麻雀变凤凰,从家境贫寒的洗衣店女儿变成了神华集团的准少夫人。多少富家千金看她不顺眼,甚至想要撕了她。又有多少带着幻想的贫家女,想要像金丝草一样一飞冲天。

    尹智厚比他先走出这段感情,而他具俊表——开始被迫着接受神话的责任,那些他不愿意去接受,却要由他承担起责任,成为家族将来的倚靠。他不想再回想下去,后来的具夫人金丝草,仿佛再也看不到学生时代的热情和勇敢,纯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没日没夜的抱怨和争执。

    姜熙淑不喜欢金丝草,从来都不喜欢——她不喜欢自己的儿媳妇已经有了出生贫寒这个在她看来是污点的地方,不喜欢金丝草不懂服装宝石,不懂品茶鉴赏,不懂社交礼仪人情来往,甚至不能在事业上帮助自己的继承人。

    最让人恼火的是,她明明需要这些,却不愿意去学习。

    她让具俊表接受了来自她贫民思想的感情,却没有办法让具俊表接受她早已习惯的平庸并且贫穷的生活。

    从头到尾,金丝草没有分清楚谁是被动谁是主动。而原本就被动的她,仍然保持她的作风。从来没有想过要为对方改变什么,从恩爱缠绵到貌合神离并不需要多久。

    对金丝草来说,嫁入豪门,成为具夫人,神华集团的少夫人似乎就是对这段感情而言最后的结果。具俊表闭上眼睛,没有再看情况混乱的那边一眼。

    ----------------------------

    “你们来了!”

    施施然而来的闵瑞贤“成功”地让准备遁走的f4停留下来。

    具俊表、苏易正与宋宇彬都不说话,尹智厚只是点点头,“生日快乐。”

    闵瑞贤妆容完美无懈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和尴尬,她简直不敢相信——对于她的生日,尹智厚的表现就只有这么一点?

    “礼物一会我会送给你。”

    这句话完了,闵瑞贤差点维持不住的笑脸这才更加灿烂起来。

    “谢谢你,智厚。有你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

    -----------------------

    金丝草那边的争执还在继续,在那位白裙女孩子一句终于爆发出来的“那你说说看,你的邀请函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闵前辈!”

    “这是怎么了?”

    金丝草没有说话,那个白裙女孩子也是被她气得没话了,旁边自然有人巴拉巴拉地将这一切都说了出来。

    “既然这位小姐真诚地道过歉了,雅智能不能原谅她呢?”闵瑞贤试图做一个和事老。但是已经感受过金丝草“说话气死人,不说话也能气死人”高伤害技能的白裙女孩子显然是不打算轻易放过金丝草的。

    “前辈既然这么说了,我当然是要原谅她的。但是原谅归原谅,我的损失,不止是这条预约了八个月的裙子,还有我宝贵的时间,和原本完美的心情。”

    闵瑞贤笑道:“来吧,我带你去换一身衣服。”

    女孩儿抬起头,又看了一眼唯唯诺诺的金丝草,一双美目明晃晃地翻了个白眼,留下一句:“什么玩意儿也能到这儿来?”

    这次施施然走上前,由闵瑞贤亲自挽着手臂带到休息室。

    优雅而完美的姿态,仿佛刚刚那个因为裙子被红酒泼湿而尴尬不已的人不是她一样。

    周围纷纷杂杂的声音渐渐消去,只留下三三两两私密讨论着。

    金丝草留在原地,脸色涨红。良久,才看到那个练习生穿着一身合体而漂亮的礼服往这边看。

    “你怎么搞成这样?我刚刚都不敢出来!你知道那是谁么?!”

    金丝草一边为关键时刻对方没有出来为她解围而感到寒心,一方面,心里却又生出了其他的心思。

    “那是谁啊?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

    练习生一脸的“你在逗我吧”的表情,“神话的公子和f4你都不认得?!你还是大韩民国的人吗?”

    等到闵瑞贤再次出来的时候,豪华精致的生日蛋糕也跟着推了出来。

    闵志和闵夫人也到场,司仪准备好舞台之后,闵志先于闵瑞贤站在台上,拿起话筒。

    “感谢各位莅临小女的生日晚会,闵某不胜荣幸。瑞贤是我宠爱的女人,她优秀漂亮,我很开心能看着她从牙牙学语的小婴儿,成长到如今亭亭玉立的模样……”

    闵瑞贤看着台上的父亲,助理却匆匆忙忙赶了过来,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如同晴天霹雳一样,闵瑞贤差点绷不住脸色。

    “老爷将闵生也带了过来,预备在今晚将他介绍出来。”

    父亲,这是你逼我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