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6章 +7【世家财阀】加更还剩14

第6章 +7【世家财阀】加更还剩1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老实一点行不行?”具俊表抱着不停扭动的人,下腹的灼热却让他越来与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伸手就在那人的小脸上招呼了一下,传来的温热而柔嫩的触感让他

    怀里的闵修嫩白的肌肤上已经泛起了一层均匀的粉红,呢喃间双眼微睁,似醒似醉地瞥了具俊表一眼。

    “你干嘛打我?”与唯一一次听到对方说话时的讽刺清冷不同,干净清澈的声线带着一股软糯,偏偏本人这幅小可怜样子还要傲。具大少被这一眼一瞥,心里像是被一只奶猫爪子狠狠挠了一把。

    “我没有打你。”说着,将人努力搬下车,“走不走?”

    “不和你走!”闵修拧着好看的眉毛,薄薄的两片嘴唇微微嘟起来,“你不是那个……那个……吗……”

    具俊表头顶冒汗,“本少爷今天安排好的猎艳行程,被你这个家伙搅得乱七八糟。”说着,伸手就翻过那人扭动的身子,抬起手掌就在他浑圆挺翘的臀部拍了一掌,“才刚刚成年就来泡吧?”

    打开车门,冷风灌进来,闵修红扑扑的脸蛋被熏走了一部分热气。但是相比心里的火气,却是越发高涨起来。

    他挣扎着爬起来,“你……又打我……”刚刚直起身子准备下车,就被具俊表一把拉了进去。

    刚刚要拉着人走,现在又不让人走!这是闹哪样?

    “你干嘛管我?”

    “我不管你,难道要让你回去随随便便找个女人?”具俊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但是一看到闵修对他的态度,他就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松开他的手。

    “我找女人管你具俊表什么事!”闵修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用力挥开对方的手,挣扎着就要第二次“反抗”。酒店就在眼前,他就凭着一股气,歪歪斜斜地朝前台走去,自然有人赶忙过来扶住他。

    而赶紧从车门另一边下来跑过来的具俊表,看到那副要倒不倒的身子被高大的门童搀扶着,心里好不容易熄下去的火气“腾”地涨起来。

    上前就把人拉住,一把揽到自己怀里。

    正主来了,前台手一抖,就直接把房卡双手奉上了:“少爷,您……”

    具俊表横了一眼,打横就把人抱起。

    ------------

    “让开——”整个人倒挂在高大健壮的男人身上,沈惜一下来就被颠了个反胃,推开具俊表,就往洗手间奔。

    而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具俊表则是目瞪口呆的坐在地上,听到里面放水的声音,有些愣神。

    里面的那个人现在是欲/火缠身,所以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啊——”一声压抑却有带着说不清的暧昧叫声传来,具俊表下/身一个机灵,他有些绝望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浴室的灯亮了起来,具俊表头一次觉得自家的酒店浴室做的太过分了。

    水汽笼罩过的玻璃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让他看清了里面的那个人——那一双笔直纤细的长腿是光/裸着的,具俊表只是看到背影,就知道对方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件衬衣,朦胧的衣服曲线衬着那人的腰肢盈盈一握。

    那人一只手撑着背后,另一手则是放在……

    ——具大少可耻的发现自己下/身更加石更了。

    “啊……嗯,啊……”断断续续的口申口今音经过花洒里水声的稀释,具俊表却能准确的从这些声音里辨别出来。

    他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迈向浴室的脚步——

    正在自/渎的年轻男人显然是没有发现来人,他仰着头,颈部的线条拉扯到一个完美的弧度,迎面是温热的水流,旁边的浴缸已经放慢了一池的水,正在满满朝外面溢出水来。

    身上的衬衣是解开扣子敞开的,白玉一样的胸膛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恰到好处的肌肉,水珠不断在那片皮肤上滚落。胸前鲜红的两点在湿热的空气中挺立着,胸膛一起一伏,让一切景象看上去都暧/昧不已。

    白色的衬衣全部濡湿后完全贴合在那人的身体上——指节现场嫩白的五指正在那一处滑动摩挲着,胸膛处的起伏带着一阵又一阵压抑的呢喃。

    具俊表光是这样看着对方那张已经陷在情/欲里的脸,就感觉自己的下/身也快要石更地爆发了。

    他终于伸出了自己的手,用力握住了那人圆润的肩头。

    ------------------

    “啊——你松开!”原本因为热而敞开的衬衣,全被水濡湿后却成了自己的束缚。沈惜被热气蒸得浑身无力,具俊表那个混蛋直接把衬衣向后拉着,下摆在青年优美的背部打了一个死结,上半身已经被束缚住的人面对对方的侵占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

    “你不是想要么?”

    具俊表说着,手下偏偏还在对方那一处用力摩挲滑动,他靠近青年呼吸急促的脸,呼吸间的热气直接喷洒在肌肤上。

    “啊……”断断续续的快/感简直要把人逼疯,沈惜双手被在后面,但是对方明白是不想要他快活。

    具俊表探过头,就扳过他的唇狠狠啃咬,长舌长驱直入,锁住他嘴里的小舌头。黏腻的水声夹杂着两人越来越灼热的呼吸,具俊表将人抱到浴缸里,温热的水几乎是一瞬间就盖住两个人的身体。

    沈惜刚刚经历过一轮顶峰的快/感,浑身无力,歪着脑袋仰头靠在浴缸边上,但是因为药物的刺激,身下的那一处几乎是没有多久又再次兴奋起来。

    “闵修,你这个样子……呵……”具俊表赤/裸而高大健壮的身子跨进浴缸,水满则溢,浴室里一时间全是哗哗作响的水声。

    “还没有别人看过吧?”解开他背后纠结地衬衣,将人结结实实抱在怀里。几乎是不要迟疑,具俊表就知道怎么做能让两个人都舒服。

    “是你让我确定……”沈惜被人颠得几乎找不到自己的思路,具俊表灼热的呼吸就在他脸颊耳边来回的渲染着,而不管是身体内部的刺激还是带着灼热温度的皮肤相亲带来的快/感,都让他没有办法完整地思考。

    “啊……”沈惜一双手狠狠掐在具俊表背后,“你要弄死我啊混蛋……”

    具俊表没有说话,只是将脑袋埋在他的颈窝,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身/下却是一刻不缓地用力挺/动,一下一下要将人撞碎的力道。

    就是要弄死你这个混蛋!、

    “啊!够了……”直到身下的人几乎是奔溃着哭出来,具俊表终于放下一直架在他肩上的腿,完全将人抱起来。但是下坐的姿势反而更加深入,沈惜一边感受着因为被液体充满而更加饱胀的腹部,一边因为内壁灼热的刺激而狠狠打颤。

    “哪里够?”具俊表的眼睛里混杂着一股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决绝,吃了某药的人仿佛变成了他。一次又一次地兴奋,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的热情释放在那人的身体里。

    ---------------

    “我确定是你……”具俊表看着已经沉沉睡熟的人,紧紧将他抱在怀里,轻轻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窗外是不夜的首尔,哪怕不是古风古色的清代建筑,又或者是繁华中走向覆灭的隋末战乱。但是只要这个人在他身边,在哪里都可以。

    “小混蛋……”

    沈惜醒来的时候,具俊表一脸的紧张,“你有点发烧,快把药吃了。”说着,就直接把药片塞进他嘴里,另一只手递上水杯,喂到嘴边。

    “昨晚上我都给你清理出来了,估计是有些弄太深了。待会你好一些了我再给你重新洗一次。”具俊表一脸的理所当然,毫无羞耻地说着这些话,沈惜倒是被弄得面红耳赤。

    他这一醒来,脑子里就开始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

    从浴室里“互帮互助”开始,到kingsize床上的各种疯狂。那种皮肤都要被炙热的吻点燃,和从身体深处传来的一阵阵战栗,他一次又一次地从在他身上驰骋的男人那里得到快/感。

    “别不理我啊。”具俊表把一张完美无瑕的俊脸凑过来,“你等了多久?告诉哥哥。”

    沈惜闭上眼睛不说话,脑袋挪了挪就重新缩到了被子里。

    “管你什么事。”闷闷地声音从被子里面传出来。

    具俊表上前就将人连着被子抱住,“别生我的气。”

    “没生气。”沈惜将脑袋埋得更深了:“反正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具俊表这个名字真的是傻气的可以。”假具俊表,真裴臻自己索性也躺进被子里,将人抱在怀里,狠狠嗅了嗅,大脑袋埋在沈惜的颈窝里。

    沈惜缩在被子里,从背后被裴臻抱在怀里,一脸地烦躁。

    “下次不这么用力了好不好?”裴臻直接一手撑起身子,在沈惜脸上用力亲了一口。

    “没有下次。”

    裴臻立刻把人抱紧了,“别啊阿惜!”说着,就用胯部顶了他一下,“你看都石更了呢。”

    “你再动一下试试看?”

    ------------------

    宋宇彬差点没被电话里的人惊呆,等那边挂了电话,他还是保持那个姿势。

    “俊表怎么说?”

    宋宇彬收回了自己的下巴,“我们闯祸了。”

    苏易正赶紧坐正了身子,“出什么事了?”

    “我觉得姜会长可能会想要宰了我们三个……”宋宇彬都快哭出来了,“具俊表那个混蛋,他把人家闵修给睡了!”

    尹智厚都不淡定了:“的确是闯大祸了,闵家和李家就这一根独苗。”

    宋宇彬苦着脸:“可是他为什么只打电话给我啊!”

    苏易正想了想说:“大概是觉得你经验比较丰富吧?”

    姜会长的确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儿子带着李家小子去了自家酒店夜宿,并且进去的方式太让人想不明白了。

    第二天的电话,姜熙淑听到电话那头具俊表几乎是没有什么波澜起伏的声音:“母亲,不要试图阻止我的感情。而我同样确定的事情是,我的感情和神话集团未来的继承没有任何冲突。”

    姜会长觉得太阳穴一阵一阵得疼,疼地她两眼发黑。

    闵修那个孩子她看着是再满意不过了,哪怕是年纪比具俊熙小了一些,但是在姜熙淑看来,这都不是问题!

    但是如今问题真的出来了,她从心底觉得糟心极了。

    她放心不已的儿子,把看好的未来女婿拐到床上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怎么和神话的未来交代,怎么和闵家和李家交代?!”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片刻:“要创造出一个继承人是再简单不过了。你想要一个两个还是三个?”

    姜会长再一次把手死死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这是打定主意拉着闵修一起了。

    -----------------

    等到闵修重新恢复精力来收拾闵志一家的时候,已经过去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理事长。”

    闵志瞪大眼睛看着在场的人“集体倒戈”,他不可抑制得伸出手指着那些个曾经跟在他身后招摇奉承的人,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闵修镇定地坐到最前面的位置,抬眼望了一圈:“与本次董事会重组会议不相干的人都清出场。”

    闵志被保镖架着胳膊,双目圆睁,嘴里却不敢放肆。因为他看得到闵修的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仿佛在嘲笑,又仿佛在怜悯。

    “开始吧。”

    --------------------

    闵瑞贤把手里的文件狠狠摔在地上,“我还能指望他?”

    助理被吓了一跳,往后缩了一大步。

    “你看他那个样子,恨不得捧着闵生出来来接替我的位置吧!”

    “但是老爷自从中午回来之后,就约了申律师密谈,直到晚上的时候才结束。”助理又递上一只录音笔。

    闵瑞贤皱着眉毛打开,漂亮精致的妆容挂在狰狞愤怒的脸上越发得可怖。

    “我知道……所以,我问问,这样的做法,可行性有多高?”这是闵志的声音。

    “从法律角度上来说,这是行得通的。只是闵先生,这样的做法,很不利于您复出以后的形象。”

    录音笔里,闵志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可是我都被闵修逼到这个地步!他太狂妄了!我已经守不住这闵家的宅子,第一期的传单已经下来了,但是我名下的资产基本处于冻结状态。”

    “您现在的情况不利于您的申诉,说实话,我的建议是……”

    闵瑞贤已经听不下去了,也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因为她知道,她的好父亲闵志,已经在她和闵生之间做了一个取舍。

    -----------------

    “你怎么敢!”具俊熙脸上的泪珠还没有干透,她看着弟弟脸上的手掌印,心里却越加难过。

    裴臻仍然直视她:“姐,我早就劝你换一个人了。”

    具俊熙摇头,又气又怒:“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回事!”

    “你明明这么懂事的啊,怎么能……”哪怕那个人是闵修,具俊熙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了。

    “我就是只要他一个。”裴臻仰起头,倒在沙发上,“没有他,我都不再是我。”

    姜熙淑站在楼梯上,看着姐弟俩,一个失落,一个失魂。咬咬牙,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

    “……啊……你快过来!”

    沈惜的声音带着一股太熟悉的感觉,裴臻接到电话后,几乎是一瞬间,下身就要石更起来。

    等到人赶过去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有冒出火来!

    尹智厚站在一边,第一时间做了解释:“俊表抱歉,闵修这次是替我挡了一次。”

    看到床上一个晕过去的闵瑞贤,裴臻哪怕再冒火也是忍了下来,“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

    尹智厚点头,开始打电话。

    在裴臻带着沈惜离开之后,尹智厚头一次觉得女人是真的不能随便招惹。尤其是被逼急了要发狂的女人。

    闵志不聪明,但是闵瑞贤这一次的决定反而是更加愚蠢。男人的感情和包容从来都是有条件有限度的,他喜欢你的时候,要星星要月亮,都摘下来捧到你面前。男人眼里不再有你的时候,那做什么都是徒劳。

    闵瑞贤自从回国之后,明明已经感觉到f4对她的疏远,尤其是尹智厚的疏离。但是从小养成的骄纵和自信让她一次又一次的相信自己的主观判断,而不是认清事实。

    她约了尹智厚,但是尹智厚偏偏正在和闵修有约。下定决心做了手脚,中招的却是闵修。再次醒来后的闵家大小姐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闵夫人坐在一旁抹眼泪,闵志还在喋喋不休地骂着什么。

    一家三口最后尝试在闵修身上下功夫,但是等来的却是具俊表。

    “我没记错的话,法院判决的最后期限已经过了吧?”居家大少坐在原本属于闵修的位置,就像在自家一样自在。

    闵瑞贤胸口剧烈起伏着,“你凭什么?”

    “闵修同意我住在这里啊,但是你们不一样,这块地方,你们没有他本人的允许,私自踏足那就是私闯民宅啊。”

    具俊表的话让闵瑞贤更加气愤,但是她无从反驳。

    “让闵修出来见我。”闵志黑着脸发话了。

    “好大的口气。”具大少抚掌大笑,“不过是一个暂时逍遥法外的杀人犯,你真的是太肆无忌惮了。”

    闵志脸色剧变,“你胡乱说什么呢!”

    裴臻面上虽然笑着,但是却是毫无温度,“闵瑞贤,你以为你手里的东西是谁给你的?”

    闵志反手就给了闵瑞贤一个巴掌,闵瑞贤不怒反笑:“这是你逼我的!从你三年前就敢挪动资金去给那个野种,我就该想到会有今天!”

    “你养了我二十多年,我难道不应该报答你一些什么吗!”

    “你们都别争啊,人人都有份的。”

    具家大少爷一派悠闲自在的模样,看着闵家父女狗咬狗,“三年前,我几乎都以为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了,这三年,到底是怎么变得这么愚蠢的?”

    闵瑞贤第一时间想到了布鲁斯,涂上了精美华丽指甲油的指甲狠狠掐在手心里。

    “是闵修吧!一定是他!他就是看不得我过得好!”竭嘶底里的女人此刻再也和那个优雅精致的名模扯不上关系了,“他明明就该和他爸妈一起去死的!为什么又要回来和我抢属于我的东西……我才是闵家的继承人,这一切原本都是我的啊!”

    “那个野种算什么,也能冠上我的姓氏?这里是我的家啊!为什么啊……原本都应该是属于我的啊……”闵瑞贤跪坐在地上,脸上的妆已经完全败落,“还有智厚,他不是最爱我了吗?我哪里做的不好?他不愿意娶我!是不是闵修?一定是他安排了哪个贱女人去勾引智厚!”

    闵志上前拽起闵瑞贤,狠狠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巴掌。

    “你丢脸丢够了没有!”

    裴臻淡然开口:“闵志,你的报应,不止这些。”

    闵瑞贤依然跪坐在原处,被保镖拉走,原本喧闹的会客厅终于安静下来。

    ----------------

    “狗急跳墙,这还不是最急的时候。”沈惜看向闵生,“你说呢?”

    闵生不说话,他手里是一份闵氏事务所的股份转让书,但是握在手里却让他觉得有千斤重。

    “闵生,这是你期望已久的东西,不是么?”沈惜笑道:“你的好姐姐啊,容不下你的,要怎么做,难道还要我教你么?”

    闵生离开之后,李助理端着咖啡走了进来,“少爷,闵生的野心会被越喂越大的。”

    “给他喂粮的可不是我,”沈惜冷笑,“闵志自己做的孽,自食其果罢了。”

    “闵生真的不是闵志的儿子?”

    裴臻一脸好奇,“那份血缘鉴定不是假的啊。”

    “闵志明明知道闵生不是他的儿子,却依然这么做了,你觉得为什么呢?”

    沈惜盘着腿坐在床上,头发半干,就盖着一块毛茸茸的毛巾。裴臻上前就坐在他身后,半搂着人,一边擦头发,一边趁机吃点豆腐。

    “他喜欢怎么弄就怎么弄,反正闵氏和李氏我都不会放手。将来生两个儿子,一边一个,哼……”沈惜瘪瘪嘴,“又要养儿子……”

    “这个我有经验哈哈!”

    裴臻大笑,沈惜却慢慢反过脸来:“是啊,你有经验,我也有经验。说起来,我还是比你会生儿子的。”

    裴臻嘴角的笑凝住了,“阿惜……”

    “睡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