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2章 +3【清新校园】

第2章 +3【清新校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惜没敢说话,日江直树扣在他腰间的那双手已经热得他不敢动了。

    “……抱歉。”入江直树轻轻放下小学弟的左腿,下/身的尴尬状况让他几乎不能直视宫原悠。他几乎是屏住呼吸把倒在自己身上的人扶起来,忍住后背传来的一阵阵痛意,咬牙稳住两个人的身体。

    “给学长添麻烦了。”明明是平淡如初见的语气,几乎难以察觉的愧疚和夹在在其中,却更加让人感觉怜惜。

    直树把睡衣上衣递过来,男孩儿顺从地穿上——浅色的格子睡衣再普通不过了,但是入江直树偏偏觉得,这人穿得才好看。

    背过脸,等那人套好内裤,又搀扶着他的手臂把裤子穿好——受伤的左腿让宫原悠只能穿上其中一条裤腿。

    “我来吧。”

    打横抱起比自己矮不了过少的学弟,入手的是男孩完全纤瘦薄韧的身体。把人放到床上,才发现“害羞”的小学弟全程都是拉着自己那条没有穿上的裤腿。白色的内裤包裹着宫原悠浑圆挺翘的小屁股,配上对方那张清冷沉静的脸颊,怎么看反差怎么大。

    “把腿伸直,来……等等别急。”

    充分了解对方害羞的心思,但是男神表示腿上的伤更加重要,一条腿绷着穿进裤腿里,前提是——得把右边已经穿好的裤腿重新扒下来。

    入江直树发现这个突破点之后,顺手就把人家小学弟的裤子扒到脚踝。然后抬头:“这样就能直着穿上裤子了。”

    入眼的,是对方玉白似的染着明显的红晕的脸颊,精致的脸颊可以预见将来的完颜,但是嘴唇却是紧紧抿着的。

    ……哎,太害羞的孩子就是这样。

    等到裤子穿好的时候,入江直树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是穿着湿透的衣服,下/身的痕迹半褪,但是只要一回想起方才的尴尬场面,就立刻有“抬头”的趋势。

    “学长辛苦了。我自己来换纱布吧。”沈惜看了一眼“透视装”效果完全的入江直树,体贴地开口。

    入江直树摇头:“还是我来吧,你不方便。”

    沈惜:我只是伤了一条腿,又不是两只手(╯‵□′)╯︵┻━┻

    面对完全没有太多愈合变化的伤口,嵌在光滑而柔嫩的小腿肌肤上简直是狰狞恐怖。入江男神看着自己都觉得疼,把和伤口几乎黏合在一起的纱布撕下来就已经花了太长的时间——他抬眼间看到小学弟下唇都被咬出两个齿痕……

    等到消了毒上了药,重新贴上绷带后,入江直树站起来的时候都有点抽筋。

    “哥哥,方便进来吗?”

    开了门,果然是端着重新做好的饭菜上来的入江纪子。面对洗了澡香喷喷粉嫩嫩的男孩子,入江妈妈只是在心底小小的遗憾了一下,就立刻被溢满母爱满足感填满了胸腔。

    裤腿还是挽在膝盖上的男孩显然是很感激的,站起来就要鞠躬道谢,被入江直树直接架起来,又重新按在床上坐好。

    入江纪子笑得灿烂而体贴:“小悠受伤了就不要这么麻烦啦,常常我做得东西好不好吃呀~哥哥要好好照顾人家噢!”

    说着,就把东西放在桌上,快速关上门走人。

    入江纪子下了楼梯,才想起刚刚自己顾着看儿子的小学弟了,却忽略了自家大儿子完全湿透的上半身——儿子长大了,身材果然不错啊!

    诶不对!

    学弟洗个澡,学长怎么会“湿/身”?!

    又有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

    “我先去洗个澡,你……你饿了一天了吃点东西吧。这是妈妈特地准备的,适合你现在……”入江直树平常就不怎么说话,难得说了这么多话,全都是因为对方更加不喜欢说话!

    果然,宫原悠只是乖巧地点点头,“太麻烦学长了。”

    入江爸爸完全为儿子带回来一个学弟的行为而感到吃惊!

    学弟,学弟,学弟。不是学妹!

    他看了一眼乖乖坐在自己身边看电视的裕树:“弟弟,哥哥平时,呃……有没有比较亲密的女同学?”

    裕树头也不转过来:“哥哥才不和那些笨蛋女生一起玩呢!”

    “那,相处地好的男生呢?”

    裕树渣渣眼睛,视线仍然聚焦在电视屏幕上:“俊一哥哥呗,不过俊一哥哥最近交了女朋友。”

    入江纪子朝丈夫使了一个眼色。

    入江爸爸痛苦地眨眨眼,叹了口气。

    -------------------------

    “天哪!我要去f班找麻烦!”

    “那个什么谁!自从她跟男神告白之后,男神一个礼拜不来上课了!!!”

    “学校好无聊……哎……”

    a班的女孩子们聚在一起,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乐趣,等到渡边俊一进来,就立刻把人围住:“怎么样?老师怎么说?”

    渡边俊一把自己的胳膊从女孩子们的拉扯中抽了出来:“这一次是宫本老师带队,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如果拿了金奖的话,估计保送东大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啊……这么棒!男神一定能行哒!男神搭档是b班的神户君吗?”

    “东大……天哪我怎么考得上啦……”

    渡边俊一摇头:“这一次除了入江,斗南的另一个代表是二年级a班的宫原君。”

    “二年级a班的那个比起b班的神户君,难道要更强一些吗?”

    渡边俊一扶了扶自己的眼睛:“你们就等着男神拿到金奖坐等保送东大吧,宫原悠可是初中的时候参加比赛就拿了优胜奖的。”

    入江直树的iq注定他不是简单的学霸,加上完胜电视明星的一张脸蛋——喊一句学神都是够的!

    已经接近毕业的三年级a班哪里会去注意低年级的消息,但是自从学校公布了斗南中学代表参加全国中学生学科综合联赛的名单之后,宫原悠这个名字就不可抑制地火了起来。

    完全精致的脸蛋和清冷的个性让女孩子们几乎不敢靠近——这一点相比名声响遍整个斗南的入江直树也毫不承让。但是与入江直树相反的是,对方在男生中的人气也很旺!完全没有男生公敌的感觉。

    家境优越,哪怕大家在学校都穿着一样的制服,也能从细节处察觉到一丝养尊处优的迹象。

    冷面热心——为了救卡在围墙防护栏上下不来的小奶猫,自己受伤。自从小男神宫原悠因为受伤请假了两天后,二年级的学生表示,校园生活失去了一半的色彩。

    至于这另一半的色彩,当然是来自于三年级的入江直树大男神。

    比起步行上学的入江直树,却完全不理路人的做法。骑着价值足够买得起四轮小车的自行车上学的宫原悠,一路上却会对与他打招呼的人有所回应。

    大男神,对不起,咱们要爬墙了!

    -------------------

    “撑不住的话,就靠着我。”

    入江直树看着穿着斗南校服站姿笔挺的小学弟,轻轻叹了一口气。

    联赛的开幕式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全国中学那么多,但是有资格参加比赛的就是经过层层筛选。站在这里的学生仍然是一个庞大的数目,比起多数学校都是男女搭档,斗南中学一大一小两个男生站着就有点瞩目了。

    颜好,就是任性。

    开幕式结束之后,入江直树正准备拉着小学弟,不让他被人流拥挤伤到,就听到人群中有人高声喊了一句“悠酱!”

    入江直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被扣在自己手心里的纤细手腕摆脱了自己桎梏。再一个晃眼,小学弟直接被一个高大健壮的男孩子抱了个满怀——没有看错,就是宫原悠整个人都被那人抱了离开地面,纤细苗条的身体就像是被扣进怀抱一样。

    “好想你啊悠酱!”松本真治简直就是移动的小太阳,黄灿灿的头发配上阳光俊朗的外貌,笑起来白闪闪的牙齿。

    沈惜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入江直树一只手从松本真治的怀里给捞了出来。

    “他受伤了,别这么粗鲁,简直像一头笨熊。”

    笨熊真治头一次被人说成粗鲁、笨熊,又看了看被身高持平的男神半揽在怀里的宫原悠。

    沈惜眨眨眼,终于轮到我来刷存在感了。

    “真治,这是我高中的学长,入江直树。”,又看了一眼脸色并不好看的斗南男神,“学长,这是我初中三年的同桌,松本真治。”

    两个人大概是气场不和,伸手握了握,随即就放开。

    沈惜刚想说,咱们三一起出去吃顿好的,男神开口了:“松本君不去和同校同学吃午餐吗?我和悠就不打扰你了。”

    沈惜腿不方便但是也只是走路有点点慢而已,但是有了比他高半头的大个子入江男神架着,整个人都在地上“飘了起来”。一条腿再加上“臂力惊人”的入江直树,沈惜头一次觉得走路没架子是真的很爽!

    下午的时候,比赛就正式开始了。

    赛场上果然是没有什么友谊存在的,虽然每个学校是派出团队,但是两个人的团队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那完全是两个人个人能力的叠加。

    人家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这话完全没有说错。

    看看人家斗南代表队,花了规定时间一半就已经完全了初赛——剩下一大票子的人还在挣扎,这种感觉前往不要太棒!

    选题抽签决定,入江直树看了一眼“腿脚仍然不方便”的宫原悠小学弟,长腿一迈就上了台子。五指在透明的抽签箱子里随手一抓——呵呵,一众凡人还不跪倒膜拜!

    看着神色如常的斗南代表,众人埋头——果然是脸好吗?

    -----------------

    “你刚刚怎么想到的?”入江直树看着一脸平静的小学弟。

    对方摇头精致无暇的脸蛋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觉得他们的智商和我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

    学弟,你置我200的iq于何地啊?

    但是对方一脸的正气凛然显然是把这句话的说服力又拔高一层——入江直树没有办法反驳。

    沈惜瞥了一眼对方的表情:果然是情商低能儿,我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也信了。

    三天的时间过得并不算快——72个小时几乎是掰开来用的。经常是晚上回到集训点要睡觉的时候,入江直树才会发现小学弟几乎是一瘸一拐地爬上床。

    “下来。”

    沈惜瞥了一眼拉住他一条腿的入江男神,又看了看床——尼玛这是我自己的床没错吧?看在我眼皮子都快睁不开的份上,还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了啊!

    脱下了制服,简简单单洗个澡换了睡衣的小学弟一脚就把自己踹开了——入江直树看了一眼把头埋在枕头里面的宫原悠,深吸一口气,拿了特地准备的医药包。

    睡衣的裤腿被卷起来,一条线条优美的小腿露了出来,男神几乎是认命又习惯性地给伤口换了一次纱布。

    白天忙起来的时候,跑跑跳跳就忘了腿上还有伤,晚上洗了澡才知道痛。

    这只是两天没有帮他换绷带的功夫,人就疏远了?

    入江直树怎么看睡得软趴趴的学弟都不像白眼狼,但是想到那个松本真治,又觉得对方的确就是那种,一天不对你好了,就不再给笑脸的小没良心。

    这两天是宫原悠自己换的纱布,入江直树看着弄得乱七八糟的一块,果断把小学弟自己弄的东西全部都撕下来。

    “你倒是睡得香。”洗了手,看着半边脸埋在枕头里的宫原悠,入江直树坐在他床边,伸手就掐了掐对方的脸颊。事实上,在触碰到对方带着暖意的柔嫩肌肤的时候,男神几乎是神使鬼差地伏地身子。

    那一双微微张开的粉色嘴唇近在咫尺,轻轻地呼吸,胸膛一起一伏。薄薄的被子搭在他胸口下面一些,入江直树伸出手就打算帮着把被子往上拉一点。但是出乎意料的在这个时候翻身的小学弟一只手臂横过来,就将人的脖子给勾住了。

    男神一个没防备,整个人就像是被人一胳膊掀翻在床上一样——顺手打到床头的开关,整个房间都黑了下来。

    “……呼”打着小呼噜的学弟突然萌了起来怎么办?

    入江直树一手顺着被子摸了过去,对方半个身子翻到了被子外面。就像裕树睡觉时的那样,人在被子外面,被子压在身子下面……

    裕树:我睡觉明明很安分哒!(╯‵□′)╯︵┻━┻

    “听话点不好吗……”直树一边使劲把被子从对方身子底下扯出来,一边还得保证不会被自己的动作吵醒。

    “……嗯……不要……”这种竟是梦话的呢喃让入江直树差点一个手抖。

    等到被子重新被盖到两个人身上的时候,直树发现自己有些舍不得这样亲密的距离。对方温热的身体与他贴在一起,小臂就搭在自己的胸口。

    稍微侧过脸,就能感觉得到他呼吸时喷洒出来的温热的气息。

    “乖乖睡觉,晚安。”

    男神这么多年,头一次和别人一起睡觉,就连裕树也没有过的体验被小学弟给夺取了。

    想想心里突然就有点悸动,在一起转过身,垂放在自己胸前的手顺势就要往下滑。入江直树抬手就扣住下滑的手腕,十指相扣的感觉几乎是一瞬间就让心跳变频。对方的侧脸面向自己,明明是昏暗一片,但是入江直树却觉得宫原悠的眉眼清晰极了。

    适应黑暗之后,感官都变得敏锐起来。

    “喂,宫原?”

    呼呼大睡。

    “宫原……悠?”仍然没有反应。

    “我要向你,讨一些,这几天照顾你的报酬。”入江直树将脸靠近对方的脸,靠近在昏暗中越发晃眼的雪白肌肤。

    “醒不来也没有关系,反正,我索取报酬,不需要通知你。”

    “啾~”

    触感意外的好。

    “别以为我没有发现,那天松本抱住你的时候,他有打算亲你的嘴唇。”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一到晚上就进入话唠模式,入江直树撑起一只手,另一只手仍然扣住对方搭过来的那只手。

    “让那么多女孩子喜欢的你,连男孩子也不放过?”

    “啵~”

    有点陶醉……明天就回家了哎,再来一下。

    “……”

    入江直树头一次这样放纵自己,一双微微张开的唇瓣,因为有了自己唇瓣碾磨吸吮而变得更加湿润柔软。几乎是不用多想,就能够做出接下来的反应。

    唇舌勾动缠/绵,细腻的水声听到自己的耳朵里,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

    沈惜醒来的时候,就觉得今天起床的方式有点不对。

    自己的右手被另一只手抓住,左手放在胸前,整个人都面向左边——上半身歪着,下半身却是仍然正面朝上。

    怪不得这么别扭。

    至于床上多出来的那个人,简直想要一脚踹下去。

    费劲心思勾搭了,还是不开窍!

    “松开。”

    对于装睡的人,通常是叫不醒的。但是入江男神显然还是有点自觉的,小学弟语气里的深意自然为掌握得一清二楚。

    “早,悠。”

    “学长,早。”

    看着利落下床,却是不利索往卫生间走的小学弟。入江直树丝毫没有盯着别人背影看的尴尬感,反而在思考另一个问题——我是什么时候改口叫宫原“悠”的?

    是看到那双明明清冷至极的眼睛里流出一丝依赖的时候,还是因为看到对方曾经同桌三年的朋友将他抱力地面狠狠相拥的时候,或者是忍住狰狞伤口和他一起在赛场上拼搏厮杀的时候?

    --------------------

    “哎呀,琴子不用客气的啦!”入江纪子看着乖巧可爱的相原琴子,心里虽然喜欢,但是想想儿子的小学弟,只得叹气。

    相原琴子看着明显和自己家装潢摆设不是一个画风的入江家,心里紧张得打颤——被一颗坠落的陨石而造成坍塌的自己的家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借助在爸爸朋友的家,令她更加忐忑。

    华丽却不是温暖的大别墅,完全不是她那个两层简单装修,连地毯都要从市场淘的没有女主人的家的水平。

    裕树坐在沙发上,只是在相原琴子进门的时候瞥了对方一眼,随即就移开视线,玩自己的掌机。

    “诶,你玩的是什么啊?”长辈们说话完全插不上嘴也不用插嘴的相原琴子,果断把目标投向小正太裕树。

    对方没有理会,只是盯着一方屏幕。

    “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啊?”语气里的委屈让裕树想打颤,鸡皮疙瘩顿时就立了起来。

    相原琴子这一声刚好插在长辈们歇口的空挡,一时间,大家都朝着她和裕树看来。

    入江爸爸开口:“裕树,你的礼貌呢?”

    裕树抬起头,一双黑幽幽的眼睛直视相原琴子:“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相原琴子语塞,看了一眼入江夫妇,对方显然已经习惯了裕树这个样子。相原重雄轻轻朝着自己的女儿眨眨眼,随后摇摇头。

    “你是叫裕树吗?”

    带着“树”字的名字让相原琴子格外有好感,入江直树,入江裕树……等等!

    入江家……

    相原琴子看着裕树乌黑的后脑勺,嘴唇弯了起来,越来越期待今天的晚餐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