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7章 +8【清新校园】

第7章 +8【清新校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儿子想要搬出去住的想法,入江纪子表示,只要一切说得通,能够说服这个家的大家

    长,那就完全没有意见。

    入江直树因为全国联赛的获奖已经成功保送东大,接下来的半年时间,哪怕他不在学校,通过高中毕业的考试完全是闭着眼睛能够通过。

    两夫妇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最大的顾虑会是借助在家里的相原父女。梦里的入江直树在未来成为了一名医生,但是对于现在的入江长男来说,这是一个非常让他没有安全感,而且弹性非常小的职业。

    入江家的产业到了入江直树是第二代,裕树还小,而入江重树却不再年轻。他年轻的时候太拼,身体上付出的代价远远要超过头脑上的劳累,不然也不至于在梦里发展的那样累到病重。

    入江直树已经做好提前进入自家公司接受的准备,甚至对于未来的企划,不在局限于自家的产业链。至于相原琴子,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他都不会在产生感情。

    离开校园,离开家,他都能够承担结果——唯一的变数就出在宫原悠身上。

    他在梦中拒绝参加联赛,两个人从来没有交集。

    现在,先舍弃不下这中纠缠的人是他入江直树。

    斗南的男神在高中毕业之前都不会来学校了,全校都会轰动的消息——偏偏那个人一点消息都没有,之前还说要亲自登门道谢的,现在一点表示都没有?!

    ---------------

    “忧桑啊,男神都不来学校了……”

    “哎,除了每周晨会还能看小男神一眼,这样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相原琴子听着卫生间女孩子们的对话,心脏就想是被锤子狠狠砸了上去一样。她甚至已经和纯子理美她们制定了好几套攻略计划,但是眼看着,入江直树都不来学校了。

    “他怎么能这样呢!”她几乎是从隔间里冲了出来,就朝着那几个讨论的女孩子道。

    其中一个女孩子显然是吓了一跳:“你神经病啊,朝我们吼什么!”

    “人家爱来不爱,管你什么事啊!”

    “就是,都已经保送东大了,入江君自己都计划有安排。来学校根本没必要了吧?噢……”说着,其中一个女孩子鄙夷得看了相原琴子一眼,“你,不是f班的那个相原琴子么!想向入江桑表白,结果人家根本没有理睬你吧!”

    “就你f班这样的渣渣,也想追求男神?做梦吧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大白天呢!”

    “人家可是保送东大呢,说起来,二年级的宫原君也是有本事,一年后也是保送东大。不像某些人呐,痴心妄想呢!”

    相原琴子被三个女孩子你一句我一句,气得脸色涨红,心里更是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她简直要脱口而出了,你们懂什么!我都和入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这样说我?痴心妄想?我偏偏就要把人追到手!

    几乎是在学校里煎熬着过了一天,相原琴子回到家的时候,正要问问入江纪子为什么直树不去学校上课了,就听到入江纪子正在和裕树说话。

    “哥哥是长大了,所以裕树也要快点长大来帮助哥哥知道吗?”

    裕树顶着一张大萌脸,人小,但是脑子聪明和入江直树性格完全相似。他明白哥哥去帮助爸爸是怎么回事,自然也明白将来他长大了才能帮助哥哥是怎么回事。小小的一张脸上已经没有茫然和懵懂,而是坚定而自信。

    “好,我不会让哥哥辛苦太久的!”

    两兄弟差了七八岁的年纪,裕树聪明绝对不比直树少。入江妈妈好一会儿才发现已经回家的相原琴子,笑着说道:“琴子下课啦!”

    裕树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蹬蹬蹬跑上楼做功课了。入江妈妈显然已经习惯了儿子这样“怕生”的性格,但是这样的场景落在相原琴子的眼里,就是自己显然没有融入入江这个家庭。

    她清秀的脸蛋面对入江纪子的时候,有刻意露出来的无辜和受伤。入江妈妈心里微微有些反感——她不明白为什么琴子会想要这么费劲心思地做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裕树就是这样的性格,而直树也是如此。两兄弟从来就只喜欢和和自己相似的人玩耍,而琴子这样的性格,是两兄弟都不会喜欢并且产生好感的那一种。

    初次的时候,琴子会觉得受伤,入江纪子也认为正常——包括直树对琴子的冷淡,她也只是礼貌性地对相原父女做了抱歉。但是事实上,她完全不觉得两个儿子有对不起他们父女俩的意思——借住在入江家的人明明是相原父女,欠着人情的人也是相原父女。

    为什么显得受伤而无辜的也是他们?

    入江纪子虽然看上去亲和而天真,但是一个活了几十年的女人,到底能够天真到什么地步?她的无忧和不争只是为了让背负重责的丈夫回家的时候能更加轻松,让俩个孩子能够更加快乐而已。

    相原琴子还想问出口的话被硬生生卡在喉咙里,看着入江纪子走向厨房的背影,她狠狠握紧了拳头。

    直到晚饭的时候,她还是没能看到直树。相原重雄倒是问了一句:“怎么没有看到直树?”

    入江重树才回了一句:“他啊,今天忙了一天,搬到市中心那个公寓自己住了,那边离公司也比较近嘛。”

    “这孩子,也想提前感受自己独立生活,我们也拗不过他啊。”入江纪子一副“我奈他不何”的样子,但是面上的自豪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

    入江直树简直就是一天一个决定。相原琴子搬过来的时候,他说他要给小学弟预定一个房间——于是,原本二楼的空卧室被预定了下来,相原父女只能住在一楼。一句话轻轻松松就让人家的少女心多了一条裂痕。

    人家追求男神比对待考试还要认真,甚至是制定了好几套计划来攻略男神——结果对方一声不吭就直接不来上学,甚至直接搬出家里到外面一个人住!

    相原琴子觉得自己有些不能呼吸了……

    ---------------

    “哎,以后全校的女孩子都只能看你一个了。”

    沈惜面无表情地看着同桌,对方眨眨眼:“入江学长已经不来上课了,现在全校女孩子们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对方脸上的意思太过明显,“皇上,您是不是该翻个牌子了?”

    一本参考书直接扔到对方的怀里:“题目自己做,以后不要问我了。”

    “别啊男神!大男神走了,您都登基啦~不给点福利?”

    沈惜看了看桌子上的书,又看了看同桌那张明显欠虐的脸:“要不再加一本?”

    “我错了!”

    消停了一会儿,对方那张大饼脸又凑了过来:“话说,b班的大泉娜娜昨天不是给你递了一封信么?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对方一脸“我不想和你说话”,大饼脸同学终于消停了,“好吧,让我们为大泉娜娜桑祝福……”

    沈惜想起自己之前说过要亲自登门向入江直树道谢,结果现在不仅不记得对方家里的地址,更加没有联系方式。想了想,站起来,抬脚就往教室外边走。

    -----------------

    “直树。”

    入江直树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赶上下班的时候。

    电话是渡边俊一打来的,“直树,今天,二年级的宫原悠桑来班上找我,哦不是……准确说,是找你。”

    男神君眉毛扬了起来,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嘴角也弯起来了。

    “他来问我要你的地址和联系方式。说起来,要不是我提了一句,他都不知道你搬出去住了呢!”

    入江直树的眼睛都弯起来了,嘴上却还是一副冰冰冷的:“哦,是吗?”

    “对的啦,他说会亲自联系你,你注意一下哈,多多关照咱们小学弟啦!”

    咱们的小学弟?宫原悠真是够了啊,这才是第一次和俊一见面,人家就特地像我打招呼要关照你!

    几乎是没有多久,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个陌生来电。

    “您好,请问是入江学长吗?我是宫原悠。”

    入江男神深吸一口气:“你好,我是入江直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入江直树也跟着沉默。

    “学长,我之前说过要正式登门道谢,但是听俊一学长说你搬出去住了……”男孩的声音经过磁化显得有些低沉,但是比起面对面时的清冷漠然,直树不得不承认,和宫原悠打电话的过程有点享受。

    入江直树头一次没有抓住别人话里面的重点——这句话的重点,在他看来,就是“俊一学长”。

    渡边俊一只和宫原悠有过这唯一一次接触吧,就已经俊一学长地叫上了?明明是自己和他各家亲密,而称呼却只停留在“学长”这个程度!

    “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男孩有些顿住,“呃,我还在学校。”

    入江直树直接收拾了东西,关上办公室门直接下班走人。

    “你再等等,我开车过来接你。”

    ……沈惜沉默,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显然这是已经省去了让他做决定的步骤。不过,他要送的礼物已经在身上了。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渡边俊一。对方看到站在树下挺拔而清新的少年,立刻走了过去。

    “不回家吗?”

    “入江学长让我在这里等等他。”

    渡边俊一有些吃惊,“哎,直树要过来吗?”

    “嗯,对。”

    “反正时间还早,我在这里陪你一起等好了~你一个人也无聊嘛!”渡边俊一一副“你看学长我对你多好啊”的样子,人却是不是看起来那么正直。

    两个人东扯两句,西扯两句,时间也过得挺快。

    学校正是放学的时候,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但是等入江直树开着车到了门口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宫原悠,对方身边还站着一个渡边俊一。

    看着好友笑得一脸灿烂,入江直树头一次觉得渡边有这么讨厌的时候。

    车子停在两人面前,入江男神亲自探过身子打开了副驾的门,“走吧。”

    渡边俊一看着乖巧听话上了车的宫原悠,有些目瞪口呆:“你不带上我一起吗!?”

    “不顺路。”说着,油门一踩,车子就滑了出去。

    沈惜看了一眼穿着正装的入江直树,半天晃过神来,“这样好吗?”

    某人咬牙切齿:“没事。你饿不饿?”

    摇头,“还好,不怎么饿。”

    “那我们先去逛逛超市吧。”直接改道,入江直树再一次在没有过问身边人的情况下就做了决定。

    沈惜沉默,男神又开口了:“趁着现在,乖宝宝赶紧跟家里挂个电话吧。吃过晚饭,学长会送你回家的。”

    “……不是说好的我登门道谢吗?”

    “对啊,你道谢的话,就去我现在住的地方吧。家里没菜了。”

    所以这两者的联系是什么?

    入江直树看着并未表态也不主动说话的小学弟,心里叹了口气。

    -----------------

    这样尴尬的气氛并没有结束,反而持续到入江直树拿了一瓶香槟放到购物车里。不用转头看,男神也能猜到身后小学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家里总要准备一点酒,你现在不能喝,以后长大了就能喝了。”

    转过头,宫原悠果然是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入江直树伸出手,轻轻在他的头顶摸了摸:“好不好?”

    你确定这是在问我?

    沈惜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清醒”,但是就凭认识第一天就把人一路背回家,还帮着洗澡换药——入江男神的直男属性再次之前都是非常明朗的,但是沈惜却是越看他,越觉得弯的厉害。

    “在想什么?”入江直树的手一直搭在自己肩上,纤长的手指若即若离地在脖颈那一块区域徘徊。“想吃牛排吗?或者是做鱼?”

    沈惜没有说话,对方就自作主张两样都挑了。

    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尤其是沈惜——基本上,入江直树不主动开口,他就不开口。哪怕心里都已经想要问他千万遍了,也咬紧牙关。

    “你是喜欢清淡一点的口味,还是……”

    “学长,是我来道谢的,不是你宴客。”

    面对一本正经地甚至是表露出拒绝态度的小学弟,入江直树深吸一口气:“所以你要听我的。”

    看了一眼仍然“茫然”的小学弟,入江男神搭在对方肩上的大掌轻轻抚上他的脸颊:“虽然可能有点鲁莽,但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这样的心情比较好。”

    顺手扣住小学弟的后脑勺,柔软发丝带来的触感让他几心里暖成一团。俯低身子,脑袋凑了过去,就像比赛的那三天,他每晚上都会做的那样——用自己的嘴唇印住对方薄薄的却柔软的双唇。

    “这不是个好地方,先放过你……”把对方的脑袋按进自己的胸膛,无视小学弟几乎僵硬的身体。哪怕这是点上逛超市的人并不多,但是入江直树并不排斥在公共场合对对方做些亲密的动作。

    只是轻轻拥进怀里一下子,沈惜就挣脱出来——说实话,他几乎已经确定对方的感觉了。不过,还差了一个契机。

    --------------

    当天晚上,送了宫原悠回家之后,入江直树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

    他用自己的身体把人锁在副驾上,狠狠亲够了才把人放出来。对方下车的时候,薄薄的两片嘴唇明显是有些红肿的。

    带着怒意瞥过来的一眼,硬是让入江直树看的下腹火热。恨不得又将人一把带了回来,直接按在车座椅上就把人给办了。

    他很清楚,这种感觉就是一见钟情——入江直树看过的好看的女孩子绝对不少,但是却远远没有第一眼见到宫原悠的震撼和惊艳。

    比起甜美可爱又柔软的女孩子,当初坐在校医室的床上的宫原悠甚至算得上是狼狈——衬衣领口的扣子解开,裤子被撕开了大洞,一条小腿还在汩汩流血。因为疼痛而汗湿的柔软的额发,一丝两丝地贴在饱满的额头上。薄薄的下唇被牙齿咬出两个齿痕,现在回想起来,格外地诱惑。

    一切都是那么措手不及,却又顺其自然。

    一见所钟的,哪里会有情?入江直树这样对自己说。那张脸的诱惑再大,也不至于第一面就沦陷下去。

    但是他分明是对那个人有一种莫名心悸的熟悉感——仿佛是前世的爱人,又或者是灵魂已经在人海里相遇了无数次。初见时的疼惜,到后来不由自主的照顾,同床抵足而眠,因为他与别人的亲密而感到不安和心闷。所有的状况都指向同一个征兆,他已经不能逃避。

    --------------

    “学长,学长……”是那个人的声音!

    他已经习惯在有相原琴子的梦里挣扎,却是头一次在梦里听到宫原悠的声音。

    “直树学长……”

    映入眼帘的是敞开衬衣坐在浴缸里的宫原悠,湿透的衬衣紧紧贴在他白得发光的皮肤上。浴室里腾腾升起的雾气让他看起来整个人都朦胧起来,入江直树伸出手,掌心落在对方湿滑的肩头。

    “悠……小悠。”

    面对这样的小学弟,入江学长简直要把持不住。

    “我脚受伤了,起不来。”宫原悠一双似乎含着水汽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入江直树居高临下,他看到男孩微微起伏的胸膛,还有胸前粉嫩的两点。几乎是不带思考地,将人从浴缸里横抱出来,湿漉漉的衣服反而加重了彼此之间的粘稠感。

    空气里的空气莫名的变得黏腻起来,暧昧得化不开的气息让入江直树身体里的温度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舒缓欲/望这件事情,从来都不需要教导,无师自通是男人的本性——入江直树在宫原悠的面前从来都是占据着主动权,就像现在。哪怕为对方脱下湿透的衬衣,对方也没有因为双手解脱而试图挣扎。

    情到深处的时候,入江直树分明听到,那双已经红颜至极的薄唇里吐出了他从未听过的名字。

    “裴臻……”

    那一瞬间的刺激几乎是灭顶的。

    心底的钝痛远远超过了即将喷发出来的怒火,他并没有将正在宫原悠身体里的那处抽出来,而是就着这样连接的姿势,将人狠狠地抱起,翻了个身。

    不过晃眼的功夫,跪趴在床上的青年完全不是中学时候的模样,转过身,他看到地上自己工作室穿着的正装。入江直树在那一瞬间想过了太多,但是箭在弦上,他几乎立刻下了决定。

    两只手死死扣住青年的纤细柔韧的腰肢,狠狠顶撞。而被欲/望压制的青年只能在被顶/弄地狠了的时候,才逸出压抑不住的口申口今。

    “啊——”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将自己的炙热释放在青年的身体里。

    入江直树抱着还在余韵里颤抖着身体狠狠倒在床上,下面的那一处却不抽出来。他只是死死抱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双唇在那人光/裸的背部烙下一个个痕迹。

    “……啊……裴臻……”

    入江直树脑子里一阵一阵地疼,身上却是被这一声两声陌生名字搅得又气又热。结果就是他又强行架起了青年的长腿,扛在自己的双肩。用一种几乎要玉石俱焚的姿态,来让彼此合为一体。

    “你说啊,都这么多年,你究竟把我当做谁?”

    被撞地腰间青红一片的青年用力支起身子,双手费力揽住入江直树的脖子。

    断断续续的声音依然是清冷的腔调,“你……啊,怎么还不明白。”

    回应他的是入江直树一阵又狠又快的撞击,每一下都死死顶在那个点上。

    “你要弄死我啊!”

    似曾相识的一句话。

    “蠢死了!”

    男人的背上被青年无力的拳头砸了两下,□□的动作停下。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狠狠将人扣进怀里。

    嘴里反复念叨着一个名字,恍惚间睁开眼,青年轻轻笑着,抱着他将唇印了上来。

    “还智商200呢。”

    ------------------

    入江直树醒来的时候,身/下黏腻一片。

    双人床上只有他一个人,昨晚辗转缠/绵也只是空梦一场。

    好不容易脑子“清醒”过来,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快点度过爱人高中时代的最后一年——迎接大学美好生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