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色芳华 > 总算是没白等一场

总算是没白等一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妆淡淡道:“你进不去没关系,我可以出来嘛,只是不知道皇上要我们在这住多久,我??想回青州了!”

    易连城看着云妆莫名的一阵心疼,怜惜道:“妆儿,若是本王见了皇上,就告诉他我们要回青州,不管他愿不愿意,本王一定要把你带出皇宫。”

    云妆浅浅笑着点了一下头,低声叹道:“易连城,这辈子有你这样一位朋友,真好!”

    易连城唇角轻抽两下,神情有些落寞,自始自终,云妆都只当他是最好的朋友郎!

    两人又聊了一会,云妆起身告辞,易连城送她回了漪澜小筑。

    漪澜小筑外并有见到李飞的身影,云妆转身和易连城道了句:“易连城,明天见!”

    “明天见。”

    易连城笑得肆意锎。

    云妆也轻笑一声转身走进了漪澜小筑。

    烛火摇曳的房间里,云逸飞正面容冷肃的坐在门旁的一张雕花圆凳上,高淳立在云逸飞身侧,而李飞正战战兢兢的跪在云逸飞面前。

    云妆款步走进房间,看到这一幕时着实吃了一惊。

    “皇上吉祥!”

    云妆稳了稳心神,走上前跪下给云逸飞行礼。

    云逸飞抬眼看了下云妆,冷声道了句:

    “平身。”

    云妆起身默默站到一边。

    “云公子和连城倒是熟得很,竟然直呼穆王爷名讳?”

    易连城眼眸深邃,直直望向云妆。

    云妆愕然的看了一眼云逸飞,镇定回道:“云清和穆王爷是至交好友,从不在乎那些俗礼。”

    云逸飞冷哼一声,什么至交好友,就易连城看这云公子的眼神他就知道不对劲!

    云逸飞的脸色变得有些阴郁,看着云妆的眼光也显得莫测高深,好一会儿,他才淡淡道:“云公子可是用过晚膳了?”

    “回皇上,刚刚在蘅芜苑用过了。”

    云逸飞的心中莫名的有些失落,也有些挥之不去的怅然。

    他看着桌上一口未动的饭菜,淡漠的问:“这些饭菜不合云公子胃口?”

    “回皇上,云清从不在食物上挑三拣四,只是一个人吃饭实在寂寞,才想着到穆王爷那里用饭。”

    “寂寞?”云逸飞神情有些悲怆,幽幽叹道:“朕孤家寡人一个,才真正是寂寞既然我们两个人都觉的寂寞,以后你的一日三餐就由朕陪着你,可好?”

    “啊?”

    云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愕然的望向云逸飞,待反应过来,只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没事提什么寂寞二字!

    “皇上,这这好像不合规矩,再说,云清凡夫俗子怎配与皇上同桌用膳?”

    云妆语声清冷,云逸飞也不以为意,沉声道:“规矩?朕说的话就是规矩!”

    云逸飞说完话来到李飞身前,冷冽说道:“以后漪澜小筑没有朕的旨意,不许任何人出入,记得了?”

    “是,皇上,属下谨记!”

    李飞忙不迭的点头,唯恐皇上会处罚他。

    云逸飞对李飞摆摆手,示意李飞退下。

    李飞慌忙站起躬身退出了房间。

    “高总管,你也退下吧!朕想与云公子说会话。”

    “是,皇上,老奴告退。”

    高淳说完话抬眼觑了云妆一眼才躬身退出房间,然后轻轻阖上房门离开了。

    房内只剩下云逸飞和云妆二人。

    云妆有些憋闷。

    事情演变成这样,是她未曾预料到的。

    “这两天,朕总是在想,假若云公子是个女子,该是怎样一番倾国倾城!”

    云逸飞走到云妆面前,星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云妆柔声说道。

    云妆心中一慌,匆忙回道:“倾国倾城如何,容貌丑陋又如何,死后也不过是一副臭皮囊罢了!皇上何必纠结与此?”

    “问题是,云公子的相貌实在是像极了朕的一位爱妃。”

    云逸飞的神情有些哀伤,他喃喃对云妆说道:“朕对不起她,朕违背了誓言,没有好好保护她,可是??朕很爱她,朕从没有一天不想念她,自她走后,朕再也没有宠幸过哪一个女子。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辈子,朕真正爱过的只有她一人云公子,假若你是朕的那位爱妃,你会原谅朕吗?”

    云妆别过头,不去看云逸飞痛苦,悔恨的表情,淡淡回道:“这个云清也不知道,皇上乃九五至尊,何必为了一名女子如此伤神。”

    “锦儿”

    云逸飞对着云妆深情的一声呢喃。

    云妆浑身一震,继而转过脸诧异的对云逸飞说道:“皇上刚才说的什么锦,在下姓云名清,皇上不记得了?”

    “朕许是太累了,竟把云公子看作了朕的锦妃。”

    云逸飞语声怆然,云妆的心刹那间有了一丝痛意。

    两人静默片刻,云逸飞即起驾回了依兰宫。

    云妆关好房门,颓废的趴在了床榻上,心中愁肠百转又有些淡淡的伤悲!

    爱过,恨过,痛过,自以为已经放下的一段情感,再次碰触到还是有些心痛,可她的心已经再也经不起爱的背叛,所以,她再不愿为了爱情而付出。

    爱情在她心中永远就是一个已经破碎的梦,既然是破的,她就再也不稀罕!

    月上中天,夜风习习。

    益州,知府衙门。

    知府衙门的后院里,最东侧的一个房间,云轩正躺在一张宽大奢华的雕花镂空红木床榻上睡的正香。

    砰砰的敲门声急切地响起,一名侍卫高声喊道:“王爷,王爷,属下有急事禀报。”

    云逸飞睁开惺忪的睡眼,怒斥了句:“敢打扰本王睡觉,不要命了,有事明天再说!”

    “王爷,王爷,有人劫狱,是胡大人的那间牢房。”

    侍卫站在门外焦急的禀道。

    云轩闻言,桀骜的脸上漾起淡淡笑意,自言自语道:“总算是没白等一场!”

    等云轩快速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关押胡亥的那个方向已经是嘶喊声,嚎叫声,兵刃相接声连成一片,这声音在静寂的深夜里听起来是异常的刺耳,惊悚。

    云轩快步向那个方向奔去,那名侍卫紧跟在云轩身后。

    关押胡亥的那间牢房外,几十个黑衣蒙面人和朝廷侍卫正在奋力拼杀,现场血迹斑斑,几个受了重伤的侍卫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

    这些黑衣蒙面人个个身手敏捷,武功高强,彼此之间的配合也相当默契,必定是训练有素。

    云轩带来的那群侍卫已经受伤不少,渐渐处于劣势。

    云轩仔细看着,原本不屑一顾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挥刀就向云轩砍来,云轩急退两步,闪身到一旁,一脚撩起地上躺着的一把青铜刀利落的探身拿在手中,就和那个黑衣人奋力拼杀起来。

    云轩自幼习武,身手自是不弱,可是和这个黑衣人也不过是打了个平手。

    这时候,衙门里的官差也闻声跑过来和黑衣人厮杀在一起,可是,这些官差平日里疏于训练,又好吃懒做,哪里是黑衣人的对手,一会儿功夫,就倒下了七七八八。

    情势相当危急,云轩不禁蹙眉,即便是来劫狱,也用不着来这么多人,看着牢门大开,想着胡亥怕是给救了出来,云轩心中一紧,手里的青铜刀挥得霍霍生风,那个黑衣人不慎被云轩砍伤了手臂,云轩渐渐占了上风。

    侍卫们死的死,伤的伤,地上血流成河,现在正在拼力厮杀的侍卫也不过七八个人,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和云轩厮杀在一起。

    云轩拼死抵抗,已经有些体力不支,被一个矮个子黑衣人一刀砍在了背部,鲜血瞬间浸透了衣衫,云轩忍痛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胆敢跟朝廷作对!”

    这些黑衣人像没听到似的,一语不发,下手更是狠戾了起来,云轩心中大骇,早知道就奏请父皇派一队锦衣卫过来了,看起来今天是凶多吉少,而且据他推断,这些黑衣人也并非只是来劫狱那样简单!

    云轩挥刀挡住了一个黑衣人斜侧里砍向他面部的一刀,却不想另一个黑衣人见有机可乘,挥刀向他的腹部横劈过来,云轩暗道一声,完了,想不到自己一个堂堂的王爷竟然会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杀死。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个身穿烟灰色长袍的中年男人飞奔而来,手上的一把寒影剑飞快的甩出,正中那名挥刀横劈向云轩腹部的黑衣人的后背。

    那个黑衣人向前踉跄了一步,慢慢的瘫倒在地。

    “王爷,扈虎来得迟了,还请王爷赎罪!”

    扈虎边说便奔上前和那群正围着云轩厮杀的黑衣人拼杀在一起。

    扈虎找了个机会,快速的从那个瘫在地上的黑衣人背上拔出了他的那把寒影剑,一剑在手,如虎添翼,那群黑衣人哪是他的对手!形势马上就发生了转变。

    一旁的黑衣人也被扈家庄的家丁和剩下的几个侍卫杀得所剩无几。

    毫无疑问,这些黑衣人已经惨败。

    最后活着的今个黑衣人见大势已去,快速的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药丸就向嘴里送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锦色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吉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吉影并收藏锦色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