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皇的毒医狂妃 > 第050章 :救命啊杀人啦(求订阅)

第050章 :救命啊杀人啦(求订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十天,云悠然过得很是惬意。偶尔运用自己的特长,招呼一些毒蜂,毒虫什么的,捣鼓捣鼓成毒粉,毒药。心中是隐隐觉得这些天太过宁静了,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所以她惬意的忙碌着。

    十天之后,董晴身侧的李妈妈带着人来请云悠然。

    云悠然慵懒的躺在梨花树下舒适的吊chuang上,眼睛未抬,淡冷的声音一口拒绝道:“进宫,不去。我仪容丑陋,有碍观赏,进宫恐怕吓到了皇后娘娘贵体。”

    云悠然动动手指都知道,这董晴会允许自己进宫,绝对是没安好心。她现在惬意的忙碌着,可没那个闲心陪她们玩儿算计,更不想要成为她们的靶子,棋子。一个将军府就各种算计不断。不要说是整个皇宫了。所以,她不陪这些人进宫玩儿算计。

    李妈妈可是晋国公出来的,一直在董晴的身侧照料。在这将军府里身份也是高人一等,从来没有人忽视她这么彻底。她强行的压下心中的怒意,下巴抬起,双眸里笼满鄙视,不屑道:“七小姐,今日是皇后寿辰,皇上可是下旨,让三品以上的官员携带家眷一起进宫给皇后贺寿。尤其是点名了未出阁的小姐们,务必要进宫。若不是圣旨下,你以为就凭你这身份,你可以进宫吗?”

    李妈妈鼻尖冷哼:“哼,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就你还摆谱。不进宫贺寿……”

    李妈妈本就生性倨傲,不将云悠然放在眼中,再说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在将军府里,所有奴仆见到她都是恭恭敬敬的,就是二姨娘,三姨娘都不敢这么无视自己,见到自己还一定会恭敬的叫自己一声“李妈妈”。

    李妈妈的口中尖酸刻薄的话好似竹筒倒豆子一般,一股脑儿的倒出来。一句比一句尖酸,一句比一句刻薄,一句比一句难听。

    今天若不是夫人要自己来好生替这个贱丫头打扮,她才不会来见这个贱丫头。

    躺在吊chuang上的云悠然,眼底划过一道冷芒,这李妈妈还真是骂上瘾了?一口一个贱丫头。怎么说,她云悠然还是这将军府里的七小姐,她李妈妈乃是奴婢。一个奴婢来请一个主子,被拒绝了,就这般谩骂主子。还真当她云悠然是这么好欺负的么?

    “李妈妈,你骂够了么?”云悠然眼底划过一道寒芒,双眸微微一抬,一道凌厉的眸光打在李妈妈的身上,让李妈妈身子一颤。她是听过了这七小姐自从被武王踹入瘦西湖之后,醒来就非常的诡异。不过她这是骂上瘾了,当下就止不住。

    “哼,骂够?就你这样,就是让我骂上三天三夜也不解气。有爹生没娘教的东西,竟然敢摆谱,竟然敢抗旨不尊。”李妈妈骂骂咧咧,骂骂咧咧的。

    李妈妈在这将军府里现在简直就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

    有爹生没娘教,这李妈妈骂的话,严重触及了云悠然的底线。

    云悠然绝冷的声音响起:“白梅,掌嘴。”

    若是以前的白梅,断然不敢上前,这一刻指不定,早已经吓晕过去了,但是这些天来,她们每一天都在被小姐无声的洗脑之中。而且李妈妈骂得话,不要说小姐听了很气愤,就是她这样一个奴婢听了也是非常的气愤。白梅顾不得以往对李妈妈的惧怕。

    李妈妈在骂骂咧咧,根本就没有听见云悠然的话,这白梅是听得清楚,在李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狂冲到李妈妈的跟前,举起手,丝毫没有含糊的左右一个巴掌。

    直到清脆的巴掌声落下。李妈妈当下愣住了。这个向来看到自己唯唯诺诺的贱婢,竟然胆敢打自己两个耳光。

    一边的白梅,抬起白希的下巴,俏丽的脸上有一种很爽的感觉。以前从来都是她被这个李妈妈欺负的很惨,现在能够给李妈妈两个耳光,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半个多月前的她一定会怕得要死,现在她已经不怕了。

    白梅这几天,也是跟着云悠然晨跑,锻炼。虽然手筋不大,但是比之以前也是大了几分。再加上看上这李妈妈竟然敢谩骂自己的小姐,白梅心中狂怒不已,下手丝毫没有含糊。

    李妈妈当下怒指白梅:“好你个贱蹄子,你竟然敢打我。”

    白梅抬起头,一脸倨傲道:“我就打你这个狗仗人势的东西。竟然敢辱骂我家小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东西。你个老不死的。”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云悠然眼中满意的淡笑。

    “你个贱蹄子,我打死你。”李妈妈从晋国公到将军府,人都将近半百了,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等委屈,从来没有被一个贱丫头打过。

    在李妈妈冲过来的时候,雪獒腾的一声,嘶哑咧嘴的冲向李妈妈,一口死死的咬住李妈妈的手。

    “啊……救命啊……七小姐杀人啦。快救命啊……”

    李妈妈狼嚎声当下就将久等李妈妈请人未来,亲自过来一看的董晴在看到雪獒咬住李妈妈的那一刻,差点气得要破口大骂。若不是为了心中的算计。她这一刻,一定让管家招呼所有将军府的奴才,也要好好的教训这个贱丫头。不过想到过了今日之后,自然会有人亲自动手将这个贱丫头解决。

    董晴就暗自深呼吸几下,随即一脸诧异道:“悠然,这是怎么回事?”

    董晴一直觉得自己身侧的李妈妈是个懂得分寸的人。

    李妈妈一见董晴,就呼救命:“夫人,救命啊,快救救奴婢。奴婢奉命来替七小姐打扮进宫,但是七小姐藐视皇后,奴婢劝说了几句,七小姐竟然要杀了奴婢。”

    这李妈妈也是一个会颠倒黑白的主。她心生恨意,将事情闹大。反正传扬出去,就是这个贱丫头藐视皇后。传进宫中最好,到时候有人会收拾这个践人。

    董晴知道李妈妈不会说假。而且李妈妈知道今日请这个贱丫头进宫的重要性,断然不会误了大事,一定是这个贱丫头藐视皇后。董晴自然很气,云悠然打自己奴婢,又放狗咬自己的人,再说了那雪獒可还是她晋国公府送给安然的。那狗竟然被这个贱丫头给收服了。

    董晴强行的忍下心中的一口怒意,勉强的扯出一起和颜悦色来,放柔声音道:“悠然,皇上下旨,令三品以上的官员和家眷,未出阁的小姐们一起进宫贺寿。你就是不愿意进宫去,也必须去。李妈妈,劝说你也是为你好,为我们整个将军府好。不然,若是让皇上,皇后知道了。这是大不敬之罪,不要说你受罚。就是整个将军府也会受罚。乖,时间紧急。母亲,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切。快些更衣打扮,随母亲一起进宫。”

    三姨娘梁红雁也是笑得一脸的温和劝慰道:“悠然,你听你母亲的,这是圣旨,由不得儿戏,由不得你使小性子。不然我们整个将军府都会遭殃。你爹爹这么疼你,你总不希望给将军府惹祸吧?”

    梁红雁一脸的温和,然而眼底却是闪烁着一抹阴狠的毒芒。或许她自以为隐忍的很好。但是却落入了云悠然的眼中。

    云悠然冷冷的瞥了一眼那衣服首饰,眼底晕开一层寒凉。若是前身的话,在见到那一身衣服和这些珠钗环佩,一定会开兴不已。然而她是现代医毒双修的奇才。只是一眼便知道那衣服已经被做了手脚。

    就是因为知道这董晴不安好心。她这才拒绝。不过,现在她看到这梁红雁也是瞥向那衣服首饰。当下眼底划过一道精芒,冷冷的一笑,眼中笼上柔柔的笑。没错,她改变主意了。

    本来么,她不想和这些女人玩算计的。

    现在既然这些女人如此费心算计自己。她这不进宫似乎是太过辜负这些女人的用心了。而且还有紧随而来的云诗然,云安然眼底压抑的兴奋,期待。

    云悠然对着董晴点了点头道:“母亲,姨娘,不是悠然方才任性,胡闹。而是李妈妈方才骂我是贱丫头,根本就不配进宫。她还警告我,到时候进宫安分些,不要试图勾-引武王和临王。还骂悠然有娘生,没爹教,就是替姐姐们提鞋都不配。母亲,姨娘,悠然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吗?悠然被武王一脚踹入瘦西湖。哪里还敢对武王有半分的念想,至于临王,那飘逸如谪仙般的温润男子,悠然只敢远观。绝无半分贪念。悠然自然希望姐姐们,都能够成为王妃。那样悠然脸上也光彩不是吗?只是这李妈妈骂悠然骂得实在是太过分了。悠然这才气恼。”

    悠然的话音落下,董晴心中一动,至于李妈妈,自己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了。的确,说,云悠然这个践人替自己的女儿们提鞋都不配,这话是常说的,就是她也会这么说,而且,她们这是公认的。但是今天可不能够这么说。

    云悠然继续道:“母亲,姨娘,你们也是知道,李妈妈是什么人?府中的老人,悠然怎么敢打她呢。是这李妈妈看到了小黑,这小黑以前是四姐姐那的。悠然也不知道这小黑为什么就喜欢跟着悠然了。李妈妈执意要将小黑带走,但是这小黑以为李妈妈是要暗黑它,就和李妈妈纠缠在一起了,李妈妈脸上的伤是和小黑纠缠的时候,自己抽到的。”

    “夫人,不是这样的,奴婢脸上的伤是七小姐打的。也是七小姐让放狗咬死奴婢的。”李妈妈见到云悠然竟然颠倒黑白。当下气得那个跳脚啊。

    董晴不管事情究竟如何,到现在了,这李妈妈竟然给自己误事。气得董晴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李妈妈的脸上:“大胆贱婢。还不快跪下给七小姐赔礼道歉。”

    她平日里看着这李妈妈也是个精明的主,今日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差点给自己误事。

    也是董晴的一巴掌将李妈妈打醒,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时候,夫人千万叮嘱的话,自己的确是差点误了大事。想到只要进了宫,这个贱丫头就会有手好好的收拾她。

    李妈妈随即就乖乖的跪在地上,给云悠然咚咚咚的磕头道歉道:“都是奴婢的错,请七小姐原谅奴婢。”

    董晴为了能够让云悠然今天同意穿上这衣服,戴着这些首饰进宫。当下冷着脸,怒斥道:“李妈妈,你以下犯上,欺负主子,重打三十大板。扣除一年工钱。悠然,这样,你可否满心?”

    云悠然眼底的凉意又是多了一层,这主仆之间的互动,她看在眼里。她可没有错过这李妈妈眼底阴狠的毒芒,她的隐忍,只怕就是等着宫中发生那些事儿。

    既然人家都演戏演到这个份上了,自己再不答应穿上那些衣服,显然得有些矫情了。

    李妈妈这一边在院子里,接受三十大板,云悠然在屋内,任由董晴带来的丫鬟们替自己打扮。每一板子落下,让李妈妈惨叫声起,她疼得撕心裂肺的。对于云悠然是深深的恨到了心里。她现在先痛着,不过经过今日之后,这云悠然会比自己更惨烈。

    要知道这个贱丫头当日可是大骂武王来着,还胆敢对武王下毒。所以,她发誓,今日进宫,只要这个贱丫头和武王发生关系。到时候被发现,这一则毁了武王,皇帝对武王会大失所望。从而武王会失了皇上的chong爱。没有了皇上的偏爱。武王就会失去一批拥护者。现在武王那些拥护者,还不是看在皇上对武王的chong爱上。朝臣们,大多还不是墙头草。看谁得势就拥护谁。

    云悠然穿上了那些衣衫。至于头上的首饰之类么,也是任由打扮。只要明着没有什么冲突便好。这衣服上的手脚么?她云悠然根本不放在眼中。要如何化解,她还不知道吗?这也不是什么高明的方法。她自己自带了一块手帕。无非就是解百毒的药水浸泡过的。

    云悠然经过这细细打扮,黝黑的肤色因为胭脂水粉的作用,让她整个人焕然一新。

    一身浅蓝色对襟襦裙,里面是一抹黄色的裹胸。脖子上挂着用金项链串了一块上好的美玉。腰间是一条红色束带。用红绳穿着的一只玉葫芦。葫芦底端垂着红丝绦。耳朵上带着一对红色的玛瑙耳坠。再将眸光移向云悠然的头上,一缕如月锦一般的墨发,挫揉成一缕,在头顶三分处环成半月形。

    丫鬟们给云悠然画了一个精致的梅花妆,秀雅大气,这可是上京城内世家贵女们最喜欢的一种妆容了。秀雅之中透出几分魅惑,不过这梅花妆务必要及第的女子才可以画。云悠然今年年方十四。根本就不能够画梅花妆。

    云悠然看着镜子里的人,绝美的红唇,粉娇玉嫩的脸。果然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只要女人细细装扮,都能够活脱脱的变成一个绝世大美人。

    说实在的,她对于这种梅花妆,一眼的震撼。惊艳,妩媚,而又小女儿娇态十足。眉间的梅花,鲜艳夺目,更是点晴之笔。镜子里的女子,美,美得不可方物。

    一边化妆的丫鬟真心的惊叹道:“七小姐,真美,美得倾城倾国。好似从画儿里走出来的。”

    她们以前是从没有看过七小姐化妆之中的仪容。现在给七小姐这细细打扮,竟然如此惊艳。如此绝美。美得震撼人心。以往觉得这七小姐是将军府最丑的。而今这一打扮,却觉得这七小姐是将军府里最美得不可方物的一位小姐。

    云悠然唇角勾起一丝冷笑,眼底缓过一层凉气。这些人还真是费尽心机。云悠然满眼盈满兴奋之色。嘴上也是连连惊叹,随后似乎是后知后觉的想到什么,脸色有些难色道:“这……梅花……妆……我还……不可以画吧……要不……我还是擦了……这妆吧……”

    云悠然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不舍。让人听出了她的纠结。

    云悠然抬起头,方才额头间那一朵梅花,想擦又舍不得擦去。一边的丫鬟们赶紧拉住云悠然的手,笑着劝慰道:“七小姐画这妆容最漂亮了。你只要画这妆,保证让武王一看到你,三魂七魄都被你勾过来了。”

    这丫鬟说得还真是很用心。云悠然眼底的凉意晕开的又是冷了一层。

    一边的丫鬟仔细的盯着云悠然的脸看。看到云悠然似乎是被自己说的很心动。当下眼底暗自窃喜。

    云悠然蹙紧的月眉舒展,开心的一笑道:“好吧,我就不擦了。”

    随后云悠然继续任由这些女人打扮自己,但是至于她们给自己弄的发髻才繁琐了。也实在是太累。她不喜,随即就让她们如此简单的打扮了。

    这丫鬟随即又是拿出一个精致的荷包。替云悠然挂在腰间。

    云悠然故意将纤细的手指搭在那荷包上,惊得一边的丫鬟赶紧按住云悠然的手道:“七小姐,时间不早了,夫人们还等着你进宫呢。”

    云悠然乖巧的收回自己的手,然而眼底的冷芒闪烁,如滴血玫瑰般艳丽的红唇唇角微微的向上扬起几个弧度。

    一边的丫鬟看到云悠然如此乖巧,配合,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夫人吩咐的事情,她总算是一丝不扣的完成了。夫人为了今天的计划。可是费尽了心思。搀扶着云悠然起身,嘴上说着恭维赞美的话,然而眼底却有闪烁着阴狠的毒芒,如同她的主子一般恶毒。她在心中得意的冷笑:七小姐,今天进宫,你就好好的和你的美男享受恩泽吧。

    当云悠然莲步轻移,走出来的时候,一阵风吹来,吹起裙子,那裙子犹如大海一般,让云悠然好似一个海中缓缓而来的女神。神圣不可侵犯。

    纵然是今日细细打扮的云诗然,云清然等其他六位将军府的小姐们,在看到云悠然出来的那一刻,眼中满是嫉恨。她们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细细打扮之后,会如此的震撼人心。不要说是男子看了会被她这打扮给吸引了。就是她们也被她这么惊艳的打扮给震惊了。

    云安然,云诗然几人看到云悠然的时候,真的是将云悠然恨死的心都有了。她们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如若这个女人这么出现在众人面前,那临王(武王)真的就对她心动了怎么办?那不是白白便宜了这个女人吗?

    云安然,云诗然等人看向自己的娘亲。说实话,这一刻,梁红雁和董晴心里也很纠结。这一刻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随后董晴沉思之后,还是觉得要放手一搏。人必须眼光要放长远一些。如若可以用云悠然这个践人换来除掉武王。这也是极其划算的。

    云清然在和母亲对视之后,当下将心中的恨意压下,笑得一脸的柔美,笑意盈盈的走向云悠然笑得粲然道:“七妹妹,原来,我们将军府真正的美人儿是七妹呢。七妹今日好像是月中仙子。快闪吓大姐姐的眼了。”

    一边的云安然在接受到母亲的眼神示意的时候,也是强扯出笑,走向云悠然,和云清然一左一右的挽住云悠然的手,很是亲密无间。让人一看,真是一幅姐妹情深。

    云悠然任由两人扶着,如滴血玫瑰般娇艳的红唇荡漾成绝美的弧线,那唇角微微一勾,荡漾着若有似无的笑。

    眼底晕开一丝讥嘲。这些女人还真是假到了家。她分明感受到这些女人一个个的打在自己身上的眸光之底的冷意。或许前身并不明白这些女人们眼中的光芒意味什么。但是现在的她清晰的知道。

    一个个的美人皮囊之下是一张张毒如蛇蝎的丑恶嘴脸。

    周彩蝶微微的一扫云悠然额间的梅花,似无意道:“七小姐,你这还有一年才及第呢。”

    周彩蝶之所以这么一说,不过也是当日云悠然为自己谋取了一丝利益。她这也是不想让云悠然被利用。想要提醒她,她没有成人,还不能够画梅花妆。

    至于周彩蝶的提醒,董晴眼底划过一丝冷意。冷着道:“说什么呢?还不快些,再晚一些。皇上和皇后问罪下来,你们吃罪的起吗?”

    周彩蝶不再说什么。她相信若是这七小姐真的换了一个人,那么她定然会听进去自己的提醒,如若她不够精明,那么也算了她白当了一会善人。

    周彩蝶随即径直的和自己两位女儿走在一起。

    一边的云诗然装似亲昵的上前。蹦蹦跳跳的和几人一起聊着。云悠然眼中的眸光微微的扫向云安然和云诗然,短短的十天,两人脸上都没有疤痕。可见这钱果然是个好东西。有钱能够请这上京城最好的大夫,还能够用最好的药。

    云悠然一路上也和姐妹们坐着马车进宫。至于白梅,春华,秋月三人只能够被留在府中。云悠然丝毫不介意。冷笑着一起坐在马车上朝宫中缓缓的行去。

    .............................................................................

    马车里。

    姐妹和乐融融。然而这和乐融融的真相竟然是这些女人想要自己死的心。她的眼底有着喷薄而出的兴奋,双手使劲的搅动着衣袖,然而心底布满凉意。

    不是她云悠然想要和这些人玩儿,而是这些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找死的节奏。那么就怪不得她。隐隐的,她倒是期待今天皇宫之中发生的好事。

    云清然挂着甜美的笑,看向云悠然,看似笑得很无害,或许在以前对这个女人还没有这么嫉恨,但是从今天初见这个女人细细打扮之后惊艳的容颜。她承认她真的是嫉恨了。心底竟然隐隐的划过一丝不安。具体不安什么,她也说不上来,只是在见到云悠然的时候心中的那一丝不敢就更加的浓烈了。

    她暗自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没事的,这个女人纵然一时间的惊艳,那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她这妆容进宫,就是等于找死。

    过了今日,只怕这个女人就要从将军府消失了。

    ....................................................................................

    将军府的马车在宫门口停下,董晴领着将军府一干家眷递交了宫帖,确认了身份之后,进了内宫门,换乘辇轿。云悠然上了辇轿前,便看到董晴母女眼底闪过的毒芒。

    甜美如云清然眼底也有着压抑的激动,隐隐的有着期待,她眼底的光芒好像是在告诉云悠然,有一场她们精心准备的好戏在等着她开场。

    云悠然并没有放在心上,依旧里眼中笼上兴奋之色。唇角的笑意越发的绚烂了,呵呵,这些女人想要看戏?真不知道究竟是谁看谁的戏?想要看她云悠然的戏,这些人可没有资格。

    不过她倒是预祝这些精心策划的人,在看到一会儿的好戏之后,可千万别太过激动,太过悔恨了。

    坐在辇轿内的云悠然慵懒的闭上眼睛,丝毫不担忧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辇轿有一边的宫人指引着向宫内走去。

    周遭越来越静谧,静谧的非常的诡异。

    辇轿上的云悠然眼底晕开的冷意又是浓烈了几分。呵呵……

    陡然的一道冷呵声响起:“这是哪家的小姐如此大胆,竟然胆敢坐着辇轿去御花园。”

    一边指引的宫人恭敬的对着眼前一身黑衣的秦长熠道:“回武王殿下的话,这是将军府的七小姐。”

    云悠然在听到方才这一道熟悉的声音的时候,便知道,从方才进宫门的时候,就开始被算计了。果然,真被算计了。不过她面上丝毫没有惊慌。淡然的声音响起:“下轿。”

    简单的两个字,突显了她的气势。

    当一身海蓝色的云悠然从辇轿上下来的时候,秦长熠如黑玉一般的黑眸睁大,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另一边坐着的一身红色锦衣的男子在看到云悠然的时候,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道:“三王兄,这就是那个丑女人?”

    此时一阵风过,吹起云悠然的裙摆,云悠然缓步走来,就好似在海上行走的女神一般。云悠然美眸微抬,眼角的余光将那一身红衣的男子落入眼中,方才一口丑女人的喊她的正是五王爷鲁王秦长明。

    云悠然含笑的走向一边的花丛边,这是习惯造就的,随时随地的取材。

    云悠然不理会秦长熠和秦长明,自顾自的走到一种花前,因为她看到了那花儿上,蝶儿非常的多,当下就径直的俯身,用手黏了一点花粉,放在鼻尖正要细细一闻。

    回来神来的秦长熠原先还怀疑这宫人报错了小姐。不过在看到这个女人那倨傲的姿态的时候,秦长熠当下便知道,是云悠然这个丑女人没有错。

    当下冰冷的红唇微微的勾起,唇角边带着浓烈的嘲讽道:“丑女人,这花儿也是你能够碰得?”

    秦长熠在知道这女人是云悠然的时候,便知道,这个女人画这个妆,就是找死的节奏。本来不想开口说这话的,反正一会这个女人会死得很难堪。不过在看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狂妄,如此倨傲。

    秦长熠的话音落下,云悠然眼中依旧淡淡的,眸底却一沉,眼底晕开一层寒气。这个没有风度的渣男。竟然胆敢辱骂自己。她云悠然可不是随便阿狗阿猫可以辱骂的。

    云悠然眼尖的发现,这花儿的另一边,一簇的花儿吸引满了蜜蜂。当下唇角眼底划过一道算计的光芒。是这个男人嘴巴太贱了。怪不得她云悠然。

    云悠然压根就不理睬秦长熠的冷斥,径直的采集着两种花粉。

    “臭女人,你是哑了还是聋了,本王和你说话,你竟然敢无视本王。”秦长熠气得想要掐死云悠然的冲动。

    云悠然听着秦长熠的谩骂声,眼底的寒意又是浓烈了几分,她发誓这秦长熠绝逼是在找死。本来她心里还在犹豫着,到时候是算计秦长风呢还是算计秦长熠?方才还没有答案,不过现在内心里倒是真真切切的有了答案。也是这个男人自己送上前的机会。

    是这个男人对自己骂骂咧咧的,她云悠然才不管他是什么武王不武王的,这个男人骂自己是事实。她向来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而且这仇还是即刻就报的那种。

    呵呵,秦长熠,本小姐看你这么喜欢骂骂咧咧,本小姐就成全你,让你一会狠狠的骂个够本。

    正当秦长熠要暴怒的冲过到云悠然的跟前,伸出手要掐住云悠然的时候,云悠然陡然的抬起头,对着秦长熠晕开灿烂如花儿般的笑。随即恭敬有礼的福身道:“臣女云悠然见过武王殿下,鲁王殿下。”

    云悠然在屈膝微蹲的时候,双眸便看到了秦长明腰间的香囊,不是她要刻意陷害这秦长明,实在是就地取材向来是她的习惯成自然而已。再者方才这秦长明也的确有骂过自己丑女人。自己这小小的借用人家的香囊算计秦长熠也不为过。

    一边的秦长明听到云悠然的声音,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上前和秦长熠站在一起细细观察眼睛的云悠然,在看清楚云悠然画得妆,再想到她的年龄的时候,再度震惊瞪视着云悠然,这个女人是不是为爱发疯了?

    就在秦长明震惊之中,云悠然纤手快速的一勾,秦长明身上的香囊轻巧的落入了云悠然的手中。云悠然双手在宽袖之中快速的暗动手脚,将方才自己采集的那一种吸引蜜蜂的花粉快速的装入那精致的香囊里。

    随即抬起头,眼中晕开的笑更加的绚烂,让秦长熠的心跳莫名的漏跳了一拍。就在秦长熠这微微的闪神之际,云悠然快速的将手中的香囊挂到了秦长熠的身上。

    云悠然手中完胜之后,长长的如蝶翅般的睫毛轻轻的闪动了几下,清越的声音响起:“殿下,你这么看着臣女,臣女会害羞的!”

    说着,云悠然的脸上晕开两朵云霞。这话意味深长了。然而云悠然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提醒秦长熠,你这个昔日不屑正眼瞧我一眼,今日却看我看得出神。至于秦长熠这么骄傲的男人绝对受不了这个事实。

    果然如云悠然所料,秦长熠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竟然看这个女人看到了闪神,当即对着云悠然暴呵道:“贱女人,滚出本王的视线。不然,别怪本王杀了你。”

    秦长熠声音里有着嗜杀之气。如若不是知道这个女人今日画了这个妆容就是找死的节奏,他不必脏了自己的手杀了这个女人,不然他一定会亲自掐死她。

    云悠然听到秦长熠这么说自己,美眸利顿时忍不住盈起一层薄薄的水雾,受伤的望向秦长熠,怯声声的唤了一声:“殿下。”

    “滚,看着你就让本王恶心得要吐。”秦长熠再度对着云悠然暴呵道。这个该死的女人,他秦长熠可没有忘记,这个女人让自己恶心的嘴脸。还有这个女人当日对自己下毒,整得自己顶着猪头脸,让自己的兄弟们嘲笑。这一笔账,他秦长熠给她记着。

    云悠然长长的睫毛闪动了两下,那睫毛上染着一丝薄薄的雾气。一幅我见犹怜。看得一边的秦长明是那叫震惊啊。他觉得自家的三王兄眼抽了不成,这样的倾国美人,竟然能够不爱。就算这云悠然只是将军府一个庶出的小姐,也可以收做暖chuang的妾啊。

    他震惊归震惊,不过也没有提醒云悠然,她画这个梅花妆是在找死。随即耸了耸,美女挥挥手有的是。像云悠然这样没有脑子的美人纵然是再美,也迟早是要丢了性命的。

    云悠然是一脸受伤的转身,留给秦长熠和秦长明两人一个黯然心伤的背影。

    然而正面,云悠然的眼中却是闪烁着浓烈的讥嘲。唇角勾起的笑好似天上漂浮的白云那般温柔,只是那温柔的笑意之底多了几分寒凉,几分邪魅。

    云悠然的笑意还没有收敛,陡然的发现一道炽冷得让人窒息的凝视,抬起头,当她抬起头看见的是一个冰冷慑人的背影。

    云悠然完全是被震惊到了,这个家伙但但是一个背影就给人一种嗜心嗜骨的威慑之气。她发誓,那个男人绝对是一个不好惹的主。云悠然心有余悸的告诫自己,一会遇上这个人,绝逼要绕道。

    而且她发誓,从方才自己感受到的这道让人窒息的凝视,这个男人一定是将自己方才所有的动作都看入眼中。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心中闪过不安的人。这个男人只是这么一个背影就让她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她也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背影可以霸气逼人到这般境地。好像他就是这万物的主宰,天下的王者。

    云悠然内心里,各种自责,自己各种算计,就是怎么也没有料想到自己这点算计还是落入了他人的眼中。而且只怕是完全过程收看的那种。

    云悠然暗自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没事,没事,以后见着这个男人绕着走就是,既然这个男人没有当面揭穿自己,那么他就不会揭穿自己。云悠然努力的收敛好自己的心绪。

    ..................................................................................

    菇凉们,今天笙歌上架了,笙歌会加快小马达,狠狠的大更啊。菇凉们,全都出来首定啊,这是对笙歌最大的支持啊。首定不给力的话,编辑就会撤笙歌的推荐啊。菇凉们,一定要给力,给力订阅啊。不要养文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邪皇的毒医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水笙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水笙歌并收藏邪皇的毒医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