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皇的毒医狂妃 > 第061章 :强悍救人(已经修改放心订阅)

第061章 :强悍救人(已经修改放心订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悠然就这么呆愣愣的看着马车离去。手中的玉瓶冰凉如心,她不管这秦长歌是冷心冷情还是怎么,也不管他今天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给自己这一瓶金贵的伤药。他的这份心她是深深的记下了。

    云悠然直到马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的时候,这才迈动了脚步开始朝着骠骑大将军府走去。一身狼狈的她,一路上的指指点点,一路上的谩骂讥嘲声,她都不理会。流言蜚语至于她而言是非常的难听,但是却并不能够击垮她。她只是咬牙挺着,一定要坚持回到骠骑大将军府。

    只是云悠然不知道的,自己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回到将军府。

    当云悠然走到将军府大门口的时候,原本这个点的时候,将军府六字大门大开。然而当云悠然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将军府的大门紧闭。

    周遭的人冷言冷语,将军府的儿女被外人欺负了,她的家人不给予温暖,反倒是冰冷的关上大门,将她拒之门外。云悠然满身的疲累。全身撕心裂肺般的痛。如若不是还有一口气在坚持着,只怕这一刻就被黑暗袭击了。

    云悠然没有上前去敲门,而是拖着血色的步子,艰难的在众人的注视一下来到了后院。众目睽睽之下,满身是血的云悠然,咬紧牙关,艰难的爬上了围墙。上京城里的百姓当下又是被云悠然震惊到了。一个千金小姐竟然爬墙。

    当满身是血的云悠然回到北院的时候,万分焦灼的白梅在看到云悠然出现的时候,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在走进房间的时候,云悠然昏厥了过去。

    白梅含着眼泪替云悠然将身子血衣给脱掉,清理背上的伤口,白梅是发现了,自家小姐手上拽着的一瓶玉瓶。她尽管不知道,但是一种直觉告诉她,小姐这么死死的拽着,那么这瓶子里装的东西一定很有用。放在鼻尖,有一个清香。非常的好闻。

    她叫唤小姐,叫唤不醒,只能够用力的从云悠然的手中将那玉色瓶子拿过来。含泪清洗了身后血肉模糊的肌肤。白梅颤抖着手,将这玉色瓶子里的药涂抹到云悠然的身上。

    话说,云悠然整整昏睡了三日,她是趴着睡的。将军夫人董晴自然是得人禀告,说云悠然那一日前门被关,无法进入,便翻墙进来。她是想要命人将云悠然给丢出去。这种声名狼藉的女人只会给将军府蒙羞。只可惜,那只雪獒把守在院门口,只要有人靠近,就露出凶残的幽光,自己试图让家丁们进去,结果就是,家丁们被咬的不行。想着将这只雪獒给毒死,谁知道这雪獒根本就不吃他们的东西。

    云悠然是在第四日才醒来。三日,白梅日日含泪替云悠然将这玉色的瓶子的药涂抹到伤处。三日,也是可见这伤口奇迹般的快速的愈合。就算伤和三日前,血肉模糊的让人惨不忍睹的样儿有个明显的好转,还是让白梅,只要一想到那一日见到的小姐样儿。她的止不住的想要落泪。

    “水。水……”云悠然醒来,口干舌燥。白梅一听,赶紧倒了一杯水过来道:“小姐,水来了。”

    云悠然睁开艰涩的双眸,趴着的头微微的抬起,用力的将满杯子的水都喝尽了。

    一连喝了三杯水方才罢休。随后白梅也将稀粥拿来给云悠然喂下。云悠然这才好转了一些。意识也清醒些。满身的黏黏的让云悠然非常的不舒服。自己伸手摸了一把身后的伤处。心中明白,宁王给自己的那一瓶伤药,果然是最好的。里面都是用各种时间难寻的珍贵药品研制而成。伤口愈合的很好,而且自己也不觉得怎么疼痛了。可见这药治血化瘀,止痛复合的效果极其的好。

    云悠然让白梅去烧好热水。她想要起身泡个澡。

    云悠然侵泡在浴桶里。身后一片的酸痛。她在这北院,不用多想,将军府外会是如何的光景。这三日,将军府大门紧闭。就是出去采办一些东西,也是一早,天还没有亮,悄悄的从后门出去,白日里,那些好事者,围堵在将军府外,想要打探一些消息,这云悠然究竟是死是活。

    自然的均是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云悠然浸泡在浴桶里,痛得她呲牙咧嘴的,只能够死死的咬着牙,忍着泡澡。现在自己声名一片狼藉。她真心不知道,云悠然凝眉深思,接下去,她该如何做?想必将军府内是不会允许她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留在将军府的。这是给将军府蒙羞。但是么,离开将军府?一时间还真心也没有什么好去处。

    这将军府是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流连的,不过,好歹这将军府里还有一个值得她等待的亲人回来。就是因为还有这么一个人值得她等待回家。云悠然心中暗下决定。既然这皇城容不得她,那么她偏要在这皇城之中生存下来。尽管这一路是一个血的路程。她也要用自己的傲骨风华,告诉世人,她云悠然的清白。

    虽然她不在乎自己是否清白,也不在乎自己是否还能够嫁人。在这古代,三妻四妾合法化的年代,她不觉得嫁人就一定比不嫁好。如若自己嫁人了,要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一个男人,那么她宁愿自己一辈子都不嫁人。

    因为痛,意识非常的清醒。这一刻,她才能够再度深思,究竟是谁在暗中设计了这么一个局,毁她的名节。她搜索,发现自己除了和秦长熠结怨结仇外,就是将军府里这一干女人了。

    将军府的那些女人还没有这么的能耐。这事儿,绝对和秦长熠脱不了干系。但是秦长熠也只说了,他是搀和了一脚,也就是说,这暗中的主谋不是秦长熠,秦长熠或许知情,只不过是搀和了宁国公大公子这一环。那么之前,究竟是谁能够将她毫无意识的从将军府弄走,让自己从城门外这么狼狈的醒来。

    这人没有绝对的武功,没有绝对的手段,绝对不可能办到。因为自己可也不是一个警惕性弱的人。这样的人,云悠然实在是想不出来会是谁?

    陡然的,云悠然脑海里面划过一道精芒,想起皇后寿宴上,秦长风故意和自己狠*的样子。难道这事儿和临王也有关系,难道是皇后出手?亦或者是爱慕临王的那些朝臣千金们干的?

    云悠然越想头越大。这一种不知道仇人是谁的感觉真心是非常的糟糕。

    云悠然发誓自己一定会将这个家伙给揪出来的。千万倍的讨要回来。

    随后云悠然起身,丝毫不在意的将自己的身子呈现在白梅的跟前,白梅看到小姐出来,还有些脸红,将干净的浴巾替云悠然擦拭掉水渍,随后替云悠然就这样爬在chuang上,让白梅替她抹药。

    两人不知道的是,屋顶上,一个黑衣京华的男子正看着下面光洁着身子趴着在抹药的云悠然。这男子便是大楚国太子楚离。如若是让云悠然知道了,绝对是恨不得就戳瞎了他的双眼。她不在意的光着身子那是她的事情。又不是让别人看的。再说了,这也方便白梅抹药不是。

    楚离惊叹这个女人的强悍,城门外醒来,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知道羞耻心,一定会羞愤的寻死。没有料想到,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去寻死。城门口踹爆了宁国公府的大公子。被禁卫军带进皇宫,本以为她出不了皇宫。却不料,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挺过了四十大板。这样强烈的求生意志的女人,说实在的,有震撼到他的心里去。

    这几天,以为这个女人会死在将军府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活了下来。真心的不简单。让他都忍不住想要为这个女人喝彩。甚至于有那么一丝兴味,想要将这个女人带回大楚国他的太子府。

    话说又是在将军府里养了三日。加上宁王秦长歌给的这瓶神药,背后奇迹般的好了大半。云悠然知道,自己这背后的伤势,如若是普通的药,没有个几个月死无法好的。还可能会留下疤痕。然而这药,她发现了,这背后的伤口愈合的非常的好。想必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疤痕才是吧。

    在将军府这些日子里,她们主仆能够吃的不多。那一边几乎是断了她们的吃食,这还是云臻在的时候命人给自己院子整修的时候,开了个小灶。这些天,白梅给自己吃的都是稀粥。她是应该要出去。从云臻还在的时候,给自己置办的一些首饰之中挑选了几件,包起来。

    她和白梅要吃,自然必须要出去置办一些吃的。她从来不是一个会被困难给压倒的人。因此云悠然这才好些就在将军府呆不住了。还有她知道,自己只有走出去,将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自己才能够尽快的知道,究竟是谁暗害自己的。如若自己永远的躲避在将军府里不出去。那么休想会查探到是谁暗害自己的。

    外面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她又不在意,只要自己知道自己是清白的,被骂几句又不会要了自己的肉。流言蜚语能够伤害到古代的女子,但是却伤害不到她云悠然。在她一个医者的眼中,最是宝贵的乃是这一条悠悠性命。只要能够存活,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这一次,云悠然出门自然,是从正门出去,翻墙那算什么,那是懦弱。因此,云悠然牵着雪獒,带着白梅,主仆两人和一狗从北院走出来的时候,将军府里的人都不敢上前,只能够暗中气恼。

    当将军府紧闭了七天的大门被打开,一直不死心的好事的百姓们围堵在将军府外面,看到一身素衣的女子出来,脸色肌肤显得黑了些。这样一个丑女,不洁女,竟然还有脸面出来。

    云悠然踏步而走,走得英姿飒爽,不似女子的优雅。让众人当即又是跌破了眼睛。

    众人实在是太过震惊了。

    不过,众人眼中一个个的鄙夷的眸光,还有那一些难听的话。云悠然丝毫就没有去理会这些人。哼,云悠然的眼底划过一丝冷笑,这暗处的人还真是恨不得自己死。这七天来,一直就给将军府压力,让将军府内那些女人们想尽办法的弄死自己。是的,这些女人没有弄死自己,但是断自己的粮食,算不算是一种想要自己死的好办法。可见将军府里的这些女人们是有多么的想要自己死。

    呵呵,这些人越是想要她死,她越加不会如了这些人的意,她云悠然发誓,她要在这皇城活得风生水起。付出血的代价又当如何?她不是已经付出了血的代价吗?云悠然深切的知道,自己想要在这皇城生存下来,就必须要培植自己的势力。没有自己的势力,只有被欺负,被挨打的份。

    云悠然一路的走着,路边的众人一路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就好像她云悠然是这皇城的一个奇葩一般。不过她也算得上皇城的一个奇葩人物了吧。

    任由这些人嘲笑自己。这人么,只要自己不轻贱,你总会有抬起头来的一天,如若你自己轻贱了你自己,那么你就真的永远也抬不起头来。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在皇城立足下去的资本了。现在她的基本就是她自己,她一手的医术和毒术。其实她完全是有办法能够让这些人闭嘴。不过,这些不过是各府上的丫鬟和家丁,有些只不过是被人鼓动的愚昧百姓而已。以为看别人笑话便是好的。

    她不和这些人计较。她一脸的淡然的超前走着,丝毫就没有将这些将她当做笑话的人放入眼中。她云悠然清清白白的。

    云悠然只是勾唇一笑,黑眸眸光一扫原本议论纷纷的众人,当触及到云悠然那虽然看似温柔,但给人一个冷厉慑人之感。让他们不自尽的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恭敬的立在一边,让道,让她行走。一直让云悠然远去,众人这才抬起头,暗闹自己为什么要这般恭敬的对待,好像她云悠然就是女皇一般。

    街道的酒楼雅间里,一个身穿男装,白衣京华的女子和一身黑衣妖娆的男子一起望着犹如女皇一般从容淡定的走在街道,任由众人指指点点,然而等她走进的时候,那些指指点点的众人,瞬间闭上嘴,恭敬的低垂下头。这等气势,还真不是常人拥有的。黑衣妖娆的男子那白希完美的玉手拿捏着琉璃杯,里面酒红色的美酒随着他玉手摇晃,泛着潋滟的光泽。

    这两人正是大楚太子楚离和二公主楚颜。

    两人的眸光均是凝视在云悠然的身上,楚离眼中的兴味是越来越浓烈了。这个女人虽然丑了一点,但是这样有趣的女人放在太子府,也是一种趣味不是吗?

    楚离带着一丝趣味的声音响起:“颜儿,这个女人一定是睚眦必报的女人。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楚颜刺鼻冷笑道:“哼,睚眦必报的女人又当如何?她不善罢甘休又当如何?我想要弄死她还不如弄死一只蚂蚁。我不过是想要让她生不如死的活着。哼,这样,世上没有一个人敢娶她了。这样的女人慢慢的玩儿才好方才能够解我心头只恨。”

    哼,这么一个无才无貌,无权无势的废物,竟然妄图想要秦长风以临王妃正妃之位迎娶她。这临王妃之位是她楚颜的,也唯有她楚颜这样身份尊贵的皇室公主才配得上。

    楚颜看着下面这个分明低贱的云悠然,竟然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周遭的人群禁声,这云悠然,端出的姿态好像父皇一般,这让楚颜眼中的恨意又是更加的浓烈了。

    女人么,最厌恶这样身份比自己低贱的女人,反倒是周身比她还要尊贵的气势来。楚颜真心的不知道,这个低贱的女人究竟是有什么值得秦长风另眼相看的。要知道秦长风是她钟情的男子。也是她势在必得的男子。

    楚离自然是看出了自己这皇妹眼中的嫉恨,不由得在心中喟叹,女人的嫉妒性还真是要命。其实云悠然又何错之有?只不过这云悠然入得了临王的眼,那便得罪了皇妹。楚离帮了这个一心挂念秦长风的妹妹一次,不过,这一刻他倒是真心被云悠然这一种傲骨风华所震撼。他十分清楚,云悠然是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来了。

    “颜儿,好了。记住父皇母后在我们临走前的话,我们可不是来这大秦国玩得。”楚离清幽的黑眸依旧落在云悠然的身上。楚离的话没有那么的自白,但是楚颜是听明白了。

    楚颜明白,他们来大秦并不是来玩的。只不过,在看到这个一个废物竟然能够入得秦长风的眼,心中的嫉恨让她不顾一切了。既然这个女人得秦长风的眼,那么她就毁了这个女人,这样的女人,还能否入得秦长风的眼?

    纵然到时候这个女人这样子还能够得秦长风的眼,那么皇家也绝对不会让这样的女人成为皇家的媳妇。就算是暖chuang的也不可能。现在再加上宁国公大公子这一件事情,云悠然根本就不可能成为皇家儿媳。

    街道上的云悠然,丝毫就没有被这事情影响了心情,说真心的,她还没有好好的欣赏这古色古香的皇城呢,一路的行走,肆意而悠然,时而问问白梅,原本白梅气得一脸的通红,整个人在发颤,云悠然不在意的姿态感染了她。而且时不时的问问她,她也替云悠然介绍。主仆而言悠然肆意的边走边欣赏。好不自在。

    其实云悠然自己到现在都还有一种恍然之感,原本自己和神枪,神偷一起执行任务。任务完成之后,他们一起在应该是在飞机上回组织了。只是等自己醒来的这一刻竟然就是将军府的七小姐了。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云悠然内心里有一丝的置身异世的茫然感。她至于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不交融。她是这个异世无法容忍的叛逆者。而至于自己而言,这才是正确的生存之道。正当这个时候,云悠然被周遭纷杂的声音给拉回了思绪。

    “啊……娘亲,痛……救救我……”孩子的痛哭声。

    “谁来救救我的孩儿,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儿……”

    云悠然凭借直觉,知道是有人受伤了。云悠然这完全是本能的上前,走向人群围堵的地方,将手中的雪獒交给白梅牵着,自己这是径直的挤开人群。

    云悠然挤开人群这才看清楚,是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孩子,可能是因为贪玩,卡在了一个直径约为十厘米的小洞口。这小洞原本是给以下雨天的下水沟。通过这个下水沟将水排出出去。现在这孩子,只露出一个头,其他都卡在了里面。一边一个妇人哭得像个泪人似的。满脸的哀求围观的众人,希望人群里能够有人救救她的儿子。

    有人上前,想要去将孩子拽出来,云悠然清冷的声音响起:“别拽。会伤了孩子。”

    云悠然上前,看着哭得凄惨的孩子和母亲,再看这一个洞口,轻柔的声音道:“乖,不哭,姐姐来救你。”

    也不知道怎么的,云悠然的声音好似有安抚作用一般,孩子止住了哭声,一双泪眼巴巴的望着云悠然。

    云悠然走上前轻音越发的轻柔:“现在你听姐姐的,姐姐一定把你救出来。”

    被卡的小孩子,含泪拼命的点头。他也是真的好怕。好怕出不来。

    “好,现在乖乖的别动啊。”云悠然让孩子安静下来之后,回头望向人群。

    “谁有榔头,锤子。”云悠然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有。”当即人群里,有人自发的将家伙给云悠然。云悠然也没有求助这些围观的男人们,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医者,她相信自己。所以一般情况之下,自己能够解决的事情,她绝对不求助别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邪皇的毒医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水笙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水笙歌并收藏邪皇的毒医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