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皇的毒医狂妃 > 第090章 :她很坏很坏(月票50加更5000字)

第090章 :她很坏很坏(月票50加更5000字)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彩蝶心中冷哼,这等大胆的事情也唯有董晴母女敢为了。云清然怕是仗着和宫中的玉漱公主交好。内外联合,本来只怕是想要陷害云悠然的,呵呵,只怕董晴母女万没有料到结局是这样的吧。

    “二姐,我这哪里说错了。我这也是实话实说。哎,这大小姐双手是废了,这样不能够刺绣,不能够弹琴,不能够写字,不能够作画,不是废物是什么?日后还有哪个王孙公子敢娶她为正妻。”梁红雁就是要说,哼,这母女抢走了自己女儿的武王妃的王妃之位,现在让她在这说几句话能够怎了?

    梁红雁的每一个字都好似一把尖锐的刀子刺入董晴的心中,剥开董晴的心,让她的心在滴血。同时,这梁鸿雁尖锐刻薄的话也是落入在*榻上痛喊的云清然的耳中。

    云清然听着梁红雁的话,想着自己日后要成为一个废物。忙嘶喊起来:“娘亲,不要……我不要成为废物。亲……救救我,救救我。”

    董晴听着自己的女儿如此撕心裂肺的痛喊声,自己苦心培育的最最得意的女儿,今日竟然会遭遇如此的横祸。她看得心都快要碎了。不由得在一边陪着流泪。

    周彩蝶和梁红雁看着董晴这六神无主的样儿,想着平日里,趾高气扬的神气劲。周彩蝶听着梁红雁这话,内里真的有一种大快朵颐的感觉,梁红雁说得话真是她内心里的心声。

    没错,梁红雁说得话是千真万切的事实,周彩蝶赶紧看了看四周,上前止住梁红雁说下去。

    “妹妹,快别这么说。大小姐这伤势是重了一些,兴许还是能够医治好的。什么废物不废物的话,妹妹还是不要说得好。”周彩蝶装似小心的提醒梁红雁,用眼神示意她这里可是东院,她的一言一行可都落入了东院的人的眼中。就算现在夫人顾忌不上,但是事后这东院的人会一一将今日梁红雁的举止全都告诉董晴的。

    梁红雁看着周彩蝶的提醒,她平日里是足够隐忍的,实在是自从云安然那个践人霸占了自己女儿的武王妃之位,让她气得不行了。好在今日周彩蝶提醒自己。

    梁红雁只恨自己的出生不好,这董晴却是四大国公府之一的晋国公府的嫡女。不过,现在这云清然得罪了玉华公主,一个玉华公主倒是小事,皇上如此疼爱玉华公主,玉华公主在皇上跟前说上云清然的几句不是。这皇上不待见,皇上不待见,试问有哪家皇孙子弟会娶云清然为正妻。

    梁红雁和周彩蝶现在倒是用眼神交流,各怀心思的,成了表面上的同盟。

    两人眼神交流,随后一同走出东院,该看的戏也差不多看了。这些天,只怕一对母女可是有得忙乎了。最好是让皇上取消了武王和云安然的婚约。

    梁红雁和周彩蝶走出了东院之后。两人相视的眼中,肆意的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周彩蝶眉角眼梢含着讥笑道:“没有想到,今日前去参加宴会,受伤的会是大小姐,反倒是我们这位七小姐安然无恙的回来,倒是难得见这孩子机灵。”

    机灵两个字,别有深意,周彩蝶的话正好落入树上云悠然的耳中,看着周彩蝶故意在梁红雁跟前说这话,云悠然青幽幽的黑眸一沉,樱红如花瓣一般的双唇唇角向上一挑,勾起一丝讥诮的冷笑。

    这周彩蝶还真是费心了。除掉了云清然之后,就想着法儿的,想要除掉自己。她自己不动手,却暗示梁红雁,她如今长本事了。只怕这董晴母女内心里的算计,她们猜测到了几分。

    云悠然冷冷的看着下首这两人,大门大护的府上,还真心不好待。云悠然打从内心里,对这些人抵触。不愿意待见这些人。

    周彩蝶言落之后看向梁红雁,梁红雁,勾唇道:“七小姐是应该能耐一些了。不然四年前的悲剧会重演。”

    “妹妹,快住口,小心让人听了去。这些话,你可说不得呀。”周彩蝶装似很好心的看了看四周。至于当年那孙玉如是如何死的。她们知道。但是绝对不能够说。

    梁红雁看到周彩蝶小心翼翼的举动,再想着自己这些年的隐忍,原本还暗自庆幸这董晴除掉了孙玉如那个贱婢,将军也没有厚待自己一分。反倒是自从孙玉如死了之后,将军就更加少回将军府了。多半呆在军营里。这让他们内心里怎么不恨。

    “姐姐,我们这话是不能够说没有错,若是从某人的口中说出这些话来。不知道咱们的将军府会是如何的表情?”梁鸿雁的眼底有着算计的毒芒。

    在树上的云悠然是将梁红雁的神情全都落入眼中,她清幽的黑眸泛着凌厉的寒芒,但听这周彩蝶和梁红雁的话,事情恐怕和前身这死去的娘亲有关。都说前身的娘亲是在前身十岁的时候病死的。从眼前两人的话语之中看来,这其中有猫腻。只是恐怕同将军夫人,董晴有关系。

    周彩蝶知道梁红雁领会了自己的意思,随即压低声音道:“没错,七小姐是应该要为自己的亲娘报仇的。”

    在听到属下周彩蝶刻意压低的声音,云悠然眼中划过果然如此的神色。董晴,原来你们母女欠下了前身母女两条人命。看来,我更不能够对你们善罢甘休。势必是要你们母女等人,生不如死。

    所以么,她这位妹妹,是不是应该好生的前去这嫡长姐的身边照料,对她们礼尚往来一些。如若自己猜测不假的话,那么董晴一定是在孙如玉的药里做了手脚。或者是对孙玉如下了什么药。

    周彩蝶和梁红雁两人会心的一笑之后,便各自回各自的院子。

    云悠然从树上落下来。冷冷的望了一眼,东院内,也向北院走去,自己应该好心的替这嫡张姐准备一些自己用心的药才是。云悠然回到北院之后,便是准备自己对云清然的“爱心”。

    白梅只能够在一边看着小姐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她根本就帮不上忙,也插不上嘴说。她还是自己打理北院,自己找自己干。

    云悠然的确是很费心很费心的。一直到晚上都在刻意而精心的调配自己的秘药。张罗到半夜之后,云悠然这才睡去。第二日,一大早的醒来。

    云悠然整个人神清气爽的很,三下两下的就吃完了早膳。随后吩咐白梅道:“白梅,你去将我让你炖的补品拿来。”

    白梅以为是小姐要吃,马上拿来。

    云悠然一看,忙吩咐道:“白梅,用食盒装好,我要带走。”

    “小姐,你这是要带去哪里?”白梅不解的问道。

    “这不,我这位大姐姐,昨儿受到公主这般刑罚,定然是痛得不得了,我甚是挂念大姐姐的安危,这不将这些补品拿去给大姐姐,希望大姐姐能够早些好起来。”云悠然眼中含着担忧道。

    白梅看着如此心善的小姐,有些不愿意小姐去东院的。要知道府中大家一直都不待见七小姐,尤其是东院那一边,可是看到七小姐如此良善,白梅道:“小姐,我和你一起去。”

    云悠然是将白梅眼中的担忧看入眼中,心中划过一丝暖意,难得在这将军府之中还有这么一个知冷知暖的丫鬟陪着,前身不是很悲催。云悠然给白梅投去一个放心的微笑道:“白梅,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还是留在院子里,多些时间锻炼自己的身体。”

    白梅是知道小姐的脾性的,看着小姐如此的坚定,只好应诺。云悠然自己拿着炖好的东西,眼神含笑。虽然自己在这偏僻的北院,但是昨夜里,自己忙乎到半夜,云清然那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响彻在将军府的上空,恐怕整个将军府的人都听到。谁都被这杀猪般的惨叫声闹得睡不安宁。

    如此痛苦,她这个作为一同前往,差点受到这个姐姐厚待的人,怎么可以不去贴心照顾一下,这也太对不起,她们姐妹情深了。

    云悠然冷笑,想必这云清然的双手很痛很痛吧,要知道十指连心。那双手血肉模糊的,自己根本就无法用饭。她这些天势必是要去贴心照顾自己这位好姐姐的。

    云悠然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坏心,自己这是去给云清然添堵,是去折腾云清然的。她绝对不会让云清然如此的好过的。哈哈,她很坏心的有木有。

    云悠然踏着轻松欢快的步子,提着食盒,朝着东院的方向而去,很快便来到了东院,这东院的人被昨夜闹腾了*那叫一个心力绞碎。奴婢们一个个的都成了熊猫了。

    踏进东院的一刻起,云悠然便听到了,哐当哐当的声音,不用说,定然是这位大小姐在闹脾气,平日里的云清然还会想要装一下温婉,可是现在自己的双手都废了,一个个的都嘲笑她,她就是这将军府的笑柄。

    因此云清然整个人暴躁的厉害。

    “该死的贱婢,你想要害死我。”*榻上的云清然双手虽然不能够动,但是双脚却是能够动的,她抬起一只脚狠狠的对着婢女的胸口狠狠的一脚踹过去,那婢女整个人倒在地上。

    “滚,你给我滚。”云清然气得怒吼,现在府中一个两个都看自己的笑话,她不要见到任何人。

    云悠然走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的便是丫鬟委屈的被踹倒在地上,双眸盈着水雾,不敢哭泣。满脸的委屈,死死的咬着红唇。云悠然对着丫鬟招了招手,示意她出去,这里有她。云悠然从自己的食盒之中将补药拿出来。这药还滚烫滚烫的。

    *榻上的云清然,痛得不行。额头还在不断的渗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她恨秦玉华,不就是皇家公主吗?竟然胆敢毁了她的双手。她云清然发誓,今日自己身上遭遇的一切,都会从这个公主手上讨要回来。皇家公主又当是如何。

    云清然的心中的恨意好似有万年的毒虫在爬走一般。每一份痛深深的烙印在心中。云清然陡然的感觉到投在自己被单上的影子。不由得怒吼道:“我让你滚出去。你没有听到吗?”

    云悠然看着眼前暴怒的云清然,看着如此凄惨的云清然,她眼中划过一丝讥笑。她樱色的红唇微微的掀动,轻柔的声音道:“大姐姐,是我,悠然。良药苦口,利于病,大姐姐。药还是趁热喝了吧。我喂你。”

    一字一句的好不体贴啊。若是云悠然眼中的没有那一种幸灾乐祸的笑的话,那么就很恳求了。只可惜,偏生云悠然的眼中就是有着讥嘲的笑,满眼的幸灾乐祸。

    唯独手上的药被云悠然正切的放到了云清然受伤的双手前。

    云清然看到云悠然眼中幸灾乐祸的笑意,让她整个人都气炸了。果然,自己现在是这将军府的笑话。她心中的恨意好似惊涛怒浪一般,恨不得就此将云悠然整个人的卷入她心中的怒浪之中。

    “滚,你给我滚出去。你这是来讽刺我的,是来看我笑话的,是来给我添堵的。云悠然,你不得好死。”是的,云清然猜测到,玉兰的那宝玉一定是云悠然动手的,这个贱丫头,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且,她现在越想越觉得那绣品会不会是这个贱丫头做的手脚,她的目的就是要害死自己。

    云清然恨不得将云悠然一口给吞了去。

    云悠然听着云清然的话,唇角边幸灾乐祸的笑意更加的浓烈了。眼中满是讥笑。没错,她就是来讥嘲这个女人的,就是来给云清然添堵的。只是,就这么一点添堵,远远不及,这母女几人欠自己前身母女的两条人命。现在这只是开始。从今往后,这母女几天就休想要在将军府安生。

    云悠然眼中讥笑满满的,不过口上却是假意道:“大姐姐,悠然怎么敢有这等心呢。昨天悠然听着姐姐叫嚷了整整*,心中实在是牵挂姐姐,想要前来好生的照料大姐姐你。毕竟大姐姐你现在双手不能够动,作为妹妹的,这双手好好的人,前来照顾姐姐你一二也是应该的。”

    云悠然故意咬重自己这好手几个字,这分明就是挖云清然的苦啊。云悠然又是将自己手中的药放到云清然跟前几分,继续非常“好心”道:“大姐姐,你赶紧将这药喝了,不然,这双手可怎么好啊?”

    其实潜台词就是你的双手会废了。气得云清然顾不得太医吩咐,不能够动双手,气得云清然顾不得所有便要抡起手伤的手,给云悠然这个贱丫头一个巴掌。只是,云清然的举动全在云悠然的预料之中,云悠然巧妙的将这滚烫的药全都喷洒在云清然双手上,这药是她可是特意的加了作料的,自然是知道这云清然根本就不会喝下去的。

    滚烫的药全都洒在了云清然的受伤的手上,手上的痛本钻心刺骨,但是现在滚烫滚烫的药洒在手上,更是痛得云清然冷汗直冒。气得颤抖着双唇,怒瞪着云悠然。

    “你……你……”她本想要狠狠的抽云悠然一个耳光子,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来这么一手,她发誓,云悠然这个贱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云悠然听着云清然口中的痛呼声,看到痛得咬牙切齿的云清然,只是巧妙的退身站在*榻边,冷眼看着那药渗透进云清然的受伤的手上。

    加了自己可以加了佐料的药。不愁云清然的手不费。而且还是这右手。这一切可都是云清然自己自找的啊。是她自己想要抽自己耳光。

    云清然是痛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现在她的手上痛得钻心钻心的很,如若不是死死的咬着红唇,只怕这一刻是硬生生要痛昏过去。

    额头上,背上,痛得不断的冒汗。云悠然如花色一般的红唇,讥笑又是浓烈了。这就痛得受不了了。她千般的痛苦,万般的痛苦都唤不回两条性命。

    云清然真的是痛得撕心裂肺的,让她恨不得就一头撞死在柱子上。太痛苦了。云悠然冷冷的看着一边的云清然这等痛不欲生的样儿。没错,这药碗里的作料就是她昨日忙碌了一下午,直捣鼓到深夜,刻意为云清然秘制的“痛不欲生”药。

    看着云清然在*榻上那痛不欲生的想要去死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这秘制的药成效似乎很不错呢。

    ...........................................................................................

    菇凉们,笙歌说,月票30加更1章是3000字的一章。这里是5000字,7月到50月票的加更5000字。菇凉们,八月给笙歌投上你们宝贵的一票啊。明天笙歌再继续加更。明天笙歌也争取努力的加更5000字啊。菇凉们出来哆哆冒泡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邪皇的毒医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水笙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水笙歌并收藏邪皇的毒医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