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呆萌追妻记GL > 第27章 小熊坚持住

第27章 小熊坚持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狭长的公交站台上,挤满了等车的人,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人们在短暂的震惊过后,开始不约而同地拼命寻找逃生的机会。在这一瞬间,似乎所有人都在不由自主地大声呼喊,互相推搡拥挤着,潮水一般朝着站台两侧涌去。

    小刘正在焦头烂额地指挥过往的行人避让公交车,一个穿着淡粉色小棉袄的胖娃娃,经过他身边,蹒跚着走了几步,就被汹涌的人潮带倒,一屁股坐在地上,无助地哇哇大哭起来。

    此时,失控的公交车,正带着刺耳难当的剐蹭声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逼近,这让小刘刚要迈出的腿,有了一丝的犹豫。

    突然,在小刘的身后,一位年轻的妈妈像疯了一样,逆着人群流动的方向奔过来,嘴里嘶声高喊着那胖娃娃的名字,“妞妞!!!妞妞——!!!”

    她不顾一切地向孩子冲过去,一把将胖娃娃抱紧在怀中搂住,但当她如释重负的欢欣之情还没来得及从心里迸发出来之前,她的双脚就已经被恐惧重重地钉在了地上。

    公交车巨大的阴影已经将她和怀中的孩子笼罩在其中,几个远望的路人甚至忍不住都闭上了眼睛。

    预料之中的撞击,却不是来自公交车,年轻的妈妈在巨大的爆裂和粉碎声中出于本能地,紧紧护着孩子倒在了地上。

    当她从剧痛中缓缓睁开双眼时,尘土飞扬的天空中,有一张稚嫩的脸正对着她。

    一位面色白净如雪的年轻警察,在用力拖扶着她的肩膀,将她小心地拖放到已经坍塌过半的公交站台旁。

    间或,有温热的液体从这年轻警察的额边滴落,滴到怀中孩子胖胖的小脸上,鲜红刺目。

    年轻妈妈还没有从灾难的恐惧中回神,只拼命搂紧怀中的娃娃,她努力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那救她的年轻人,居然又迅捷地一跃而起,朝着肇事的公交车追了过去。

    撞毁了站台上站牌遮雨棚等设施,公交车的速度终于减缓下来,车上有些激动的乘客开始企图跳车逃生,车窗的玻璃随之被砸碎了很多块。

    “这样不行!!!大家先保持镇定!!!”

    有液体流进眼睛里,让苏易的视线有点模糊,胡乱用手抹了一把,这样危机的关头,太过年轻的苏小熊,也有些慌了。

    苏易迎着冷风继续追,凭着惊人的记忆力,拼命地回忆在警校学习的公交事故救助手册上的内容。

    “有了!!”

    苏小熊惊喜地想到了对策,更加坚定地追上去。

    她一次次接近公交车庞大的车体,尝试着打开客门旁的紧急制动开关(公交车车身外装有一个紧急制动开关,打开它车门即可手动推启),还要不停大声朝着路人疾呼,“危险!都躲开!”

    路边骑车的人听到喊声,快速将车子向着路边拐过,几个人堪堪躲过失控公交车的剐蹭。

    公交车的速度虽然减缓了,但是仍然走着诡异的s型路线,苏易要接近公交车的侧门,也要不停地躲闪庞大车身对自己的“蛇形”攻击。

    由于常年不使用,公交车外紧急制动开关的盖子已经锈得很难打开,苏易的几次尝试,都功亏一篑,甚至差点被带倒。

    呼呼的强冷风也消耗着苏易本来就不多的体力,她浑身的肌肉都因为急速的奔跑而酸痛,只能用全部的意念来坚持!

    一次,两次,三次……终于,在七次的失败过后,再急速地追车跑出四百多米的距离之后,反扣着的紧急按钮塑料盖终于被掀开了!

    “站在门边的人,都往后退!!”

    苏易按照手册上的描述,奋力将紧急制动的手柄旋转过正确角度,她顺利地拉开公交车门,迅速跳上车——熄火、拉手刹、拔掉钥匙——车终于停住了!

    …………

    ……

    吴敉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找了最近班上学习进步的几个学生谈话,让他们准备一下,将自己的好经验好方法抽时间介绍给全班同学,好让大家共同进步。

    瘦瘦高高的齐雅兰站在吴敉对面,调皮地吐吐舌头,“我可是请了超高端的家教老师呢,这个,别人可模仿不了。”

    吴敉眼里全是好奇,“家教老师,难道比我教的好吗?”

    “那倒不是,嘿嘿,但是您家孩子教我的时候可有耐心了,不像您,稍微基础点的知识我不知道,您就得爆血管。”齐雅兰做个更搞笑的鬼脸,缩缩脖子,直言不讳。

    “苏易每天去教的那个孩子,就是你呀!”吴敉对齐雅兰的童言无忌倒并不反感,反而慈祥地伸手拍她小的脑袋,“小鬼精灵!”

    齐雅兰收到了鼓励,玩得更来劲了,故作严肃的板起脸,“我说敬爱的吴老师,自从认识了苏易,我才知道,原来您对我们已经是春天般的温暖了。”

    吴敉的眉毛挑起来,“嗯?苏易都跟你在我背后说啥了么?”

    “人家小时候,只要有不会的数学题去问您,您一准在忙着写教案批卷子,头都懒得抬……”

    齐雅兰清清嗓子,模仿吴敉的声调,“不管她问啥,您反复就那一句话‘去,把题目读一百遍,还不懂的话我明天去给你办退学手续,笨成这样还念书,浪费国家资源!’”

    “哈哈哈哈……”

    围观群众早就憋笑憋得肋骨疼痛了,听到这里,更是忍耐不住,全体爆笑了起来,笑的吴敉也没了脾气,只好无奈地敲敲齐雅兰的小脑瓜。

    “嗡嗡嗡——”因为上课所以调成振动的手机在吴敉的手包中急速地颤抖,急促地吵闹着,似乎要从包里跳出来,

    吴敉很镇定,她离开学校的时候甚至还有条不紊地布置了新的作业,安排了代课老师,向校长说明了情况。

    四十几年来,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打破这种镇定。

    甚至在那个人带着她的儿子离开家的时候,她仍然淡定地准备好了第二天公开课的课件,还格外难得地做了酸菜鱼给苏易吃。

    更难得是,她破天荒地在晚饭时间一直陪着苏易,看她把最后一口鱼汤喝进肚子里。

    因为那天的苏易不太乖,总是在哭,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张新国和方浅羽一起站在医院急救室外的走廊上,不愿太靠近那扇苏易刚刚被推入的门,那里还有情绪有些崩溃的小刘守在门边,他们心里已经很乱了。

    看着如记忆中一般镇定的吴老师一步一步走近,没有了师生重逢的喜悦,方浅羽没有说话,指了指手术室外亮着的“手术中”的指示灯。

    “十一点半就进去了的……熊熊……”小刘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胳膊肘撑在膝盖上,双手揪笼着自己的头发。

    他反复语无伦次地重复着几句同样的话,“已经一个半小时了,为什么还不出来,我拦不到车,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犹豫!受伤人应该是我!!”

    方浅羽当时正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在跟苏易约定好的小区门口等了很久,热情的房东也已经恭候多时了。

    跟美女攀谈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所以两个人当中,第一个感觉到不安和无奈的人,是方浅羽。

    但是第一个拔腿冲去的人,却是房东先生,电话那头,他的妻儿都出了不好的事情。

    他们,现在很需要他。

    善良的方浅羽,用自己的车将房东先生送到几个街区之外,看着他们一家人在撞毁的公交站台外哭着团聚。

    无奈的方学霸根据以往苏易同学以往良好的信用记录推算,这一次的失约,简直是小概率事件。

    手机打不通,短信不回,没有任何征兆地失踪了?

    耳畔还依稀记得自己偷听到的苏小熊当时窘迫的小小声碎碎念,她为了不还我那条围巾,所以就玩人间蒸发?

    这也太夸张了,好歹算是非法占有其他公民财务呢,警察熊,你总得给个合理的解释吧。

    方浅羽一向是冷静的人,理性地处理生命中任何遇到的难题直到今天——

    她有一点无措,因为无法平静,所以她不知道该如何思考,她听不懂刚刚胖娃娃的妈妈所说的话!

    明明好发无损,但是胖娃娃的脸上却挂着斑斑血迹,娃娃的妈妈并不帮孩子擦抹。

    她婉拒了周围热心人的相助,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向几百米外的公交车,“我们没有事,她受伤了,这些都是她的血,你们快去救救她好吗。”

    伴随着丈夫的追问,年轻的妈妈不得不再次回忆那个场景,捂着嘴在丈夫的肩膀上哭起来,“她救了我和妞妞,但是好像头部受了伤,流了很多血……”

    方浅羽被挤到最外圈,她听不到孩子妈妈又说了些什么,而且她也没有心情再关心了,因为她看到了趴在小刘背上已经陷入昏迷的苏易。

    小刘在下个路口,背着流血不止的苏小熊,站在路中间发了疯地拦车,一辆装饰光鲜的婚车被迫停了下来,司机不耐烦地鸣着喇叭让他闪开。

    “师傅,请你先送我的朋友去医院好吗!我们的车除了故障,现在没法发动!!”

    司机有些为难,新娘浓妆的脸上最先露出不快。

    新郎则是立刻冷漠地出言拒绝,“我们这是婚车,她流那么多血,弄脏我的婚车多不吉利呀,我这可是大事,你等下一辆吧!司机,开车!”

    小刘好像被迎头的闷棍击中,一句“求你……”还没有说完,就被汽车轰然喷出的尾气呛得连连咳嗽。

    方浅羽离开房东一家,飞速地跳上自己的车,逆行到小刘的身边急刹停下,不待他开口哀求,一句,“上车,按住她伤口上方的动脉。”

    已经惊慌失措的小刘被方浅羽冰冷的语调惊醒,快速地按照她的话做。

    “你是个警察,把你的证件准备一下,如果待会儿有交警拦下我们……”

    听到警察两个字,小刘慌乱的心跳有了些微平静的迹象。

    他咬紧牙齿让自己冷静,让方浅羽打起双闪,指挥她走最快捷的路径前往最近的大医院。

    吴敉在张新国的口中听到了事情简短的经过,她握住方浅羽的手,“不管结果怎么样,老师谢谢你!”

    方浅羽从来没有跟自己的老师握过手,她不知道这双一直握着粉笔,写字清秀有力的手,居然可以颤抖的这么厉害。

    但是她也不能完全地确定,因为这颤抖,也有可能来自于,她自己的手指。

    她刚刚开车的时候所能保持的镇定,已经超过了参加任何一次国际奥赛时所做的心理建设。

    这时同吴敉的手相握,共同的忧虑在一起共鸣,反而让这颤抖,烦人地加重了。

    张新国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上一个号码递给吴敉,“叫他来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呆萌追妻记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酸菜鱼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酸菜鱼汤并收藏呆萌追妻记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