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欧洵如今还是盛世的人,有合同在,这种挂这样卖狗肉的事儿,欧洵就没立场拒绝。人家可没说要你干什么?

    那边连老爷子和毕启义又凑堆在一起研究剧情去了,高伟边准备晚饭边瞅着他,想了半天才过来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这事儿欧洵没法跟他们说,他摇了摇头,自己回了屋。想了想,这事儿他总要面对,终是将那身红衣换下,随便找了件衬衫套上,等着来人了。

    盛世这次倒是肯给他派了辆好车子,痘痘脸从副驾驶上一下来,就有些趾高气扬,他原本是打着接着欧洵跟湘南卫视处好关系的目的,伺候了欧洵小半个月,可上次从《乱世风云》剧组回来后,他们老总盛开来应该跟欧洵谈崩了,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跟老总唱对台戏,所以一直就没再联系欧洵。

    这一次再见欧洵却是不同了,红了怎么样,不还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电话打过来,欧洵再牛气,不照样没拒绝?!如今合同还有一个月,他若是想,能玩死欧洵!他咋早没想到呢!

    一下车,痘痘脸就昂着个脑袋十分嫌弃的看了看具有乡村特色的农家乐,嫌弃的踮着脚捏着鼻子说,“你这是弄得什么地方?天啊,这年头北京周边居然还有这样的破房子?”

    欧洵对他那点尿性一清二楚,压根不想听他唠叨,问他,“究竟什么代言?为什么这么匆忙?”

    痘痘脸哼道,“匆忙?当然匆忙了,人家可是分分钟上千万的大老板,自然时间金贵,能看上你就不错了,你以为你是谁,禇昀都不要的货了,有什么资格问?”他撇了撇嘴,手一伸,将怀里那身西装拿了出来,努努嘴,“赶快去换上,愣什么愣,我告诉你,今天盛总也去,可都等着你呢!”

    这样的痘痘脸欧洵其实并不陌生,当初他一醒来,痘痘脸就是这样的嘴脸,只是后来被他镇住了,才渐渐服了软,如今这苗头又冒了出来,欧洵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是有人撑腰,就拿定了自己要倒霉翻不了身了。

    他瞧了瞧那身衣服,纯黑色的衬衫和西裤,款式他几乎不用猜想,这种颜色,自然修身最来的诱惑,整套衣服用挂衣钩挂着,外面套着塑料袋,显然是事先熨好,从这点看,要接待的这人,不是极有钱就是有地位,总之盛开来要小心应对。

    别说什么只有一个月期限,这样的人,但凡看中了,自然有本事不罢休。呵!将他推给这样一个人,是明知道他不会签约后,拿他做交易了吗?

    那边痘痘脸举得手疼了,冲着欧洵道,“还不赶快去换上,磨蹭什么,没瞧见大家都等着你呢!”说着,他习惯似得,上来拍欧洵的脑袋,一米六五的人对着一个一米七多的人,做这样的一个动作,其实特别可笑,可在欧洵眼中,这样的动作却是特别可恨。

    原主被爱人背叛后,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对待中离世的吧。只要想想盛世影业做得事儿,他的火就下不去。几乎是痘痘脸手派过来的同时,欧洵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伸手一甩,就将他一把推到了地上。

    他转头往屋里走,痘痘脸边在地上哎呦边喊,“你干什么去,马上就走了,你干什么去,欧洵你等着瞧,你也就抖这一回威风了,你个死人妖!哎呦……”

    他骂人声还没断,就发出一声惨叫,欧洵一回头,就瞧见农家乐主人养的拿群鹅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出来了,这东西如今住在城里的人都不养了,所以大部分人不知道,鹅护家比狗还厉害呢。它那张嘴咬住了就不松口,痘痘脸疼的脸都扭曲了,从地上爬起来就四处跑,后边跟着十来只大鹅,怕是因为配合惯了,还会围追堵截,楼上连老爷子和毕启义都被吵出来了。

    欧洵看向农家乐的主人,那汉子正在收拾厨房,就说了一句话,“俺这房子好着呢。”

    等着收回成命,痘痘脸已经惨不忍睹,那身衣服也早就在地上被踩得脏兮兮的,这种情况下,他一是没胆让欧洵换衣服,二也不敢撒野,只能忍气吞声,打落牙齿和血吞,还去给欧洵就自己刚才的错误态度道了歉,又老实交代了请客的人是谁,这才带着欧洵往回赶。

    一路上欧洵虽然表面看起来云淡风轻,内心却是慎重得很,痘痘脸说的不是别人,而是陆远石。这个人在这个圈子里赫赫有名,是个花花公子,正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岁数。他其实并非圈子中人,而是个二代,据说有权有势,还爱撒钱,圈子里不少演绎新生代都是他捧起来的。

    这样一个金主,一方面没人敢得罪,一方面又是人人巴结,不少演艺公司都恨不得将自己的艺人送上去供其挑选,这人的爱好也相当专一——男。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欧洵所有的反抗都没有用处,因为如果他看上了你,那么毫无背景的你压根不可能逃脱,如果他看不上,压根不会多瞅你一眼。

    因着耽误了一段时间,等着下车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暗蓝的天空下,是痘痘脸死灰色的脸色,他拍了拍已经不可能平整的衣服,带着欧洵从进入了一家会所。然后在漂亮的服务员的引导下,踩着厚厚的毛毯,一路蜿蜒曲折的站到了一个门前。

    门死死的关着,听不见任何声音。痘痘脸咽了口口水,上前敲响了大门,欧洵低头数着数,半分钟后,厚重的大门无声的打开,里面人的谈笑声便传了出来。

    盛开来说,“这应该是欧洵来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干事情总是马马虎虎的,陆总可不要见怪。”

    那边陆远石应该是做了什么表情,欧洵没听见他的声音。盛开来走到大门前,狠狠地等了衣冠不整的痘痘脸一眼,然后瞅着他的衣服皱了眉头,只是瞬间,又拽住他,带着他向屋里走去。

    “来,欧洵,”他介绍另一个高大的男人,“这是陆远石,你叫陆总就好。”

    欧洵抬头瞧了瞧,的确是他跟着高鼎见过的那个男人。这个男人二十三四岁,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一双眼睛形似鹰眼,瞧着就分外有压迫感,当年在饭局上,他曾经盯着欧洵看过好几次,只是有高鼎在,他没敢多问一句。

    当然,欧洵了解更多一点的是,这人性情古怪,不喜欢任何墨守成规之人,喜欢个性张扬的,无论现实生活中还是炕上。上辈子,欧洵后来从家里的保姆嘴里,曾经听到过一个八卦,他之所以对他感兴趣,是因为人夫这个身份。

    要知道,妾不如偷,永远是男人无法言喻的乐趣。

    如今在这样的一个场合,欧洵低头瞧了瞧自己中规中矩的衬衫,蓝色牛仔裤,白色板鞋,还有那个规规矩矩的分头,普通到了极点。然后僵着张脸用很平整地语气答了声招呼,“陆总好。”

    那边陆远石呵的一笑,冲着盛开来道,“我可是在现场看了两次的人,你舞蹈跳得这么妩媚,可不像说话这么沉闷的人。”

    这原本是个攀附聊天的好话题,无论是欧洵录节目时的后台下八卦,还是为什么陆远石要去看现场,都可以汇成一个话题,可欧洵答案挺简单,“谢谢陆总夸奖。”一旁的盛开来几乎要吐血,立刻托住了话题,“陆总怎么有空去看节目录制?”

    边说着,三人就落了座。陆远石坐在中间,欧洵在右盛开来再左,陆远石随意答道,“平时忙得厉害,换换脑筋。”他转头直视欧洵,一双眼睛里含情脉脉,欧洵被他恶寒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人终于才说,“没想到恰好碰见欧洵跳《霓裳羽衣舞》,丰饶富美,仪态万方,你真可惜没瞧见当时的情景。”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欧洵,叹息道,“要是再瞧一次就好了。”

    盛开来完全就是个捧哏的,冲着他道,“这还不容易,欧洵这不在这儿吗?想看怎么跳不行啊!”

    “这可太仓促了。”陆远石瞥了一眼这环境没说话。

    盛开来不在意道,“这算什么?不就是找身唐装吗?这东西别人不好找,我一找一个准。”说着,他连问都没问欧洵是否愿意,就拿起电话来打电话,欧洵听着,是要让人马上送来。

    这简直似乎侮辱人!可那边陆远石稳坐泰山,就斜着鹰眼瞧着他,仿佛一点都不觉得这个要求有多过分!是啊,在他眼中,所有的这些送上门的艺人们,跟玩物没什么区别,他们能搭上他这条船就足够了,怎么会不愿意呢。

    欧洵眯着眼睛,将心中的愤怒藏了起来,为今之计,怕是赶快离开最好。他起身站了起来,那边打完电话的盛开来就问,“怎么了?现在就跳吗!”

    欧洵摇摇头,说了句,“卫生间。”

    盛开来听了就没再理他。包间里自然会有卫生间,欧洵进去后关了门,一个人在房间里找了找,目光就留在了盥洗台上的擦手毛巾上,他将毛巾团了团,使劲塞进了马桶中,然后冲了两下,等着水漫上来后,这才打开卫生间的门,冲着一旁的服务员说,“这个马桶是堵得,还有别的卫生间吗?我有点急。”

    恐怕这样的会所,谁都不会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那个漂亮姑娘愣了一下,就立刻道,“有的,出门左转尽头,靠着电梯的地方,有卫生间。”

    欧洵谢了她,冲着盛开来点点头,直接开门出去——这对话大家都能听见,压根不用解释他去哪儿。他原本就要搭乘电梯下去,往卫生间方向走,倒是没任何错误之处,可惜的是,不过三秒钟,痘痘脸竟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跟了上来,欧洵顿时知道,这计划失败了,盛开来这是不做不休。

    痘痘脸跟着他进了卫生间,故意问他,“大的小的?”

    欧洵瞪他一眼,直接进了隔间,咣当一声锁了门,痘痘脸在外面不屑道,“你快点,拿衣服的人可快到了。”

    欧洵坐在马桶盖上,捏着手机翻着通讯录,却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帮助他——小演员,老师,这些职业平日里看着光鲜,但在权势之下,不过是普罗大众罢了。如果真如他们传言那样,陆远石是那人的儿子,恐怕没人能拦得住他。

    欧洵终于翻到了最后一个号码——杨文博。他明明觉得杨文博应该是讨厌他的,当他看到这个号码的时候,还是觉得这个人能帮他!许是那夜醉酒后,这人带他回了自己家,并坐怀不乱吧。只是,陆远石何等人,将杨文博扯进来,这太过分了。

    想到了这里,欧洵还是关上了手机页面。这事儿还是他一个人处理的好。

    他伸手去开隔断门上的插销,手机却在这时候震动了起来,欧洵下意识的低头看,却是杨文博。这里并不方便接电话,再说欧洵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铃声响了十几下后,就断了。没几秒,杨文博竟给他发来条短信,“我在农家乐,他们说你被盛开来叫走见人去了,你在哪儿?见的谁?”

    许是怕欧洵看到不回,他又立刻追了一条,“回答我!!!”透过连续三个叹号,欧洵甚至能看到他着急的样子。

    那边痘痘脸已经在高声询问他好了吗?欧洵想了想,只回复了陆远石的名字。这是他给杨文博的机会,如果他有能力也愿意,自然会接着问他在哪儿,如果他不愿意没能力,不再回短信就是。

    但显然,杨文博远远比他想的要仗义得多,短信不过发过去十几秒,他的短信立刻回了来,“你们在哪儿,还有谁?”

    欧洵只觉得眼眶有些热,心里有些暖,他手抬起又放下,最终选择了相信杨文博,他回道,“在云会所323包房,一起的还有盛开来。”想了想,他又提醒道,“陆远石背景深厚。”杨文博很快回了句,“我马上到。”

    发完了,他想了想,将手机摁了几下,这才开了门,走了出去。痘痘脸在外面已经等烦了,瞧见他出来,又想着这可不是农家乐,有那群可恶的大鹅,态度自然好不到哪儿去,骂了句,“懒人上磨屎尿多!”

    欧洵这次却连搭理都没搭理他,洗了手,直接就回了包间。

    盛世的人动作快得很,或者说,是盛开来早就准备好了,那身曾经穿过的唐装,就摆在沙发上,盛开来摆摆手,就想打发一个叫花子一样,冲着欧洵道,“去换了吧。”

    从郊区到这里,最少需要四十五分钟,欧洵如今的问题就是撑时间等杨文博来,跟刚才的平庸对策却要改一改。他斜着眼连看都没看那身唐装一眼,不高兴地冲着盛开来说,“盛总这是不相信我吗?还让痘痘脸来监视我?”

    他这话说得又愤又怒,但与刚才那股子平庸相相比,却是有滋味多了。陆远石坐在沙发上,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状态。盛开来没想到欧洵如此直白,愣了一下后就问,“哪里,他是你经纪人,关心你罢了。你来盛世后这一年,可都是他照顾你呢!”

    “嗤……”欧洵特嘲讽的笑了一声,“不是照顾我,是欺负我吧!”他胸口变得起伏不平,仿佛十分愤怒,“盛总,好歹我也是你带出来的人,我知道自己不争气,喜欢上了禇昀后就退了圈,你对我失望之极。可我签回盛世,也是认为你是老东家,肯定会相对尊重我一些,可你却把我派给了痘痘脸。”

    他伸手一指,细白透着微微青色血管的手就指向了痘痘脸,“他是你手下最差的经纪人吧,天天对我非辱即骂,我开始觉得是我不争气,没电视拍也没节目上,这样对我我也就忍了。可如今我也算是复红了,今天又是跟陆总吃饭,这人还一路骂骂咧咧,盛总,你不给我出口气,我气不平。”

    盛开来脑筋一转,就自顾自的认为,这是痘痘脸在路上又嘴贱了,欧洵八成觉得反正陆总看上了他,在拿乔了。他偷偷瞧了陆远石一眼,他那里从感兴趣的关注,已经转到玩手机了,恐怕也看透了欧洵的意图,觉得没意思。这样八成用过就丢吧,盛开来用一种你是傻瓜吗的眼神看着欧洵——这可是大金主,居然这么折腾。

    只是如今,陆远石没表示完全不感兴趣,他这事儿就得处理——别问他为何这么在意陆远石,要是你的公司已经完全走下坡路,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金主,你也得使劲儿把住,要知道,他过去没少送人,可陆远石都不感兴趣呢。

    盛开来于是摆出个笑容,冲着欧洵道,“就这点事儿,就这么个人,何苦呢。”他转头看向了痘痘脸,痘痘脸心中猛一凉,可没等他求饶,盛开来就道,“给欧洵道歉。”

    痘痘脸愣了一下,还想分解,可盛开来的眼神却凉薄的让他心惊,其实每个盛世影业的人都知道盛开来又多翻脸无情,最明面上的例子就是欧洵,这可是他的手下爱将,即便跟禇昀在一起的时候,两者也是相处良好,等欧洵落魄回来,却只有这种待遇。

    所以他毫不怀疑如果不照着盛开来的意思做,他会怎样对他。几乎立刻的,痘痘脸就冲着欧洵说了句,“洵哥,过去是我错了,我给您认错,您大人有大量,绕我一次吧。”

    欧洵也不看他,回头问盛开来,“就这么简单?”

    痘痘脸听了脸白了一下,好在他从来能屈能伸,盛开来的发号施令还没出来,他就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洵哥,我错了,我给你磕头认罪了,你原谅我吧!”

    说完,他就砰砰砰开始磕头,他这也是存心闹大的意思,这年头磕头可是大事儿,欧洵一个做艺人的,万一传出去,就是霸道欺负人,不知道要挨多少骂呢。在他想来,欧洵只能匆忙让他起来原谅他。

    果不其然,欧洵动作缓慢地跳了开,在他磕到第三个,头已经有些懵了的时候,才心惊肉跳的来了句,“你这是干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哪里能随便下跪磕头,我可担不起。赶快起来吧,”痘痘脸心中一喜,以为欧洵这是放过他了,立刻爬了起来,没想到这家伙随手一指,冲着他说,“我这人最是良善,看不得那个,咱俩也不是大仇大恨,不必要。你要真想道歉,把那瓶酒干了,我就算原谅了。”

    痘痘脸回头一看,那上面摆着瓶伏特加,这酒他认识,是拿过来专门给欧洵喝得,纯度极高,恐怕度数已经上了50度。要是这么一瓶灌下去,他恐怕今晚就要醉死在这儿。

    痘痘脸犹豫地呃了一声。欧洵也不理他,坐在那儿目空一切,不知道干什么。远处沙发上的陆远石也没说停,盛开来就冲着他点点头。

    这是非要喝不可了。痘痘脸咬了咬嘴,终于应了下来。走到桌上,将那瓶已经启开的高度酒拿了起来,对着嘴吃,欧洵淡淡的在一旁说了句,“这可是好酒,别漏了。”

    洋酒与白酒包装不一样,这一瓶足足1500毫升,喝到一半痘痘脸就不行了,可也不知道盛开来怎么摆弄他们的,痘痘脸并没有停下,最后一口灌下去后,还知道冲着欧洵说了句对不起,随后就倒了地。盛开来示意人把他弄走赶快送医院,转头对欧洵说,“这下赶快跳吧,陆总都等急了。”

    此时离短信发送时间,过去半小时。

    欧洵拿着衣服左看右看,面露难色,比划半天,耗了好几分钟,又放了下去。盛开来只当他不好意思当场换衣,推着他进了隔壁小套间,关门时警告他快点。

    可十分钟过去,里面的人还没出来,陆远石显然没了耐性,用手轻轻地敲着高脚杯,发出脆脆的声响。盛开来没法,只得又去敲了门,可推开一看,欧洵连个衬衣扣子还没解开呢!

    盛开来怕是压根没想到,他已经让痘痘脸给欧洵灌输了陆远石的身份,又顺着他的意思让痘痘脸道歉后,欧洵还敢这样做。毕竟,上次在机场拦截欧洵,试图说服他签约,纵然没成功,也不过是那个杨文博打扰罢了。要知道,那日他连忘恩负义这样的理由都用了出来,欧洵也没生气啊!

    何况欧洵出道时,盛开来曾经做了他一年多的经纪人,原本就知道他为人善良,性格软糯,再加上因被禇昀抛弃,重新签约盛世,被分到最差的经纪人手中,开工极少都不曾抱怨,其实在盛开来心中,欧洵就是个皮薄馅多的大包子,人人都可以咬上一口的。

    盛开来进了屋子一把关上门,皱着眉头劝道,“不过是跳个舞,你又不是在湘南卫视跳过,换个地方有什么不可?!就当是普通观众罢了。再说,陆总不过是欣赏你跳的舞,你怕什么?!你以为你顶着禇昀前男友的名号,真有人敢潜你啊!”

    他觉得这话已经说得很顾及欧洵面子了,没想到欧洵依旧如六年前一样,是个死脑瓜,居然道,“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不太习惯。那我不换衣服了,我就这样跳,总行了吧。”

    盛开来没想到劝了半天还是这样,简直想掐死他。他边说边去看陆远石,边说话,似是对他十分忌惮,口气也变得难听起来,“欧洵,你别忘了你还是盛世的签约艺人,公司交给你的活,你不能不干!”

    “没哪条规定,我要出来卖笑卖身供人娱乐。”欧洵似是有些委屈,不过声音倒是很清亮。

    外面传来杂乱声音,似是有人又来了,掩住的门缝传来了两个男人的说话声,盛开来只怕这是陆远石要走了,也顾不得脸皮,拿着衣服扔在了欧洵脸上,恶狠狠地说,“就是让你卖身又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跑到卫视上男扮女装,衣衫半解的,不就是为了找个金主吗?怎么,有人看上了,你又拿乔了!你也不看看那是谁,我盛开来今天就放下话了,你卖定了,快换衣服!”

    话音一落,他原以为欧洵即便不会立刻听话,也会想办法求他,没想到这人竟面露诧异,说了声,“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盛开来回头一瞧,门不知何时开了,上次见过的杨文博,就黑着脸站在那儿,在他转头的瞬间,拳头迎面而来,盛开来只觉得头部如糟了重击,眼发涩,鼻发酸,嘴巴肿胀,整个人被拳风带着直接扑到了地上,等着他回头往脸上一抹,却是黏糊糊一手血。盛开来捂着鼻子骂他,“你你你……这是陆总的局,你个暴发户,敢到这儿来捣乱!”

    杨文博问他,“你看看外面可有人在?”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这章够肥美啊,表扬表扬我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复仇之巨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江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流并收藏重生复仇之巨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