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到深处是为安 > 【安易风】02最痛不过长相思

【安易风】02最痛不过长相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蛊惑般对她说:“你喜欢他那么久,他却突然喜欢了安静,你觉得公平吗?”

    她泪眼婆娑地摇摇头。

    “那我们来报复他们好不好?”

    “怎么,怎么报复?”她抽抽噎噎地模样,看得我心里一疼,忍不住吻上那些泪珠。

    “乖,我教你。”

    那个夜里,我像个卑鄙的狼,诱导着迷迷糊糊的她,缠绵一夜。

    或许占了她的身体,她才能看得到我,我这么想着。

    她是第一次,疼得使劲掐我,张牙舞爪的小模样,完全不似平时胆小的模样,我只能安抚地不停吻她,把她的眼泪和呜咽都吞没。

    抱着她怀里,软软的小身子,我的心里也柔软起来,这个小女人,终于是我的了,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我细细看着她的眉眼,亲亲她的小鼻子,亲亲撅着的小嘴,亲亲她肉呼呼的小脸,当时我就想,要是每天都能这么看着她,每天一醒来,就能看到她,我就满足了。

    一夜无眠,虽然知道这么看着她,越看越折磨自己,因为她是第一次,我怕伤着她,只能压抑着自己,但我怎么都不想睡,也睡不着,然后我突然有点担心了,担心她醒来的反应……

    一想到她可能会吓得躲起来,离我远远的,我就心里堵得慌,想来想去,摸出手机给小静打了电话。

    “小静,你跟明真是同学的吧,你觉得,她怎么样?”

    “哥,怎么了?问明真干什么?”

    “咳咳,你别管了,跟我说说,你觉得她怎么样?”

    小静顿了一下:“哥你是指哪方面?”

    “性格,你说她要是发现事情突然超出她的预料,或者发生了预期之外的事,总之,你觉得她会是什么反应?”

    “哥,你不会是对她……”

    小静从小聪明,我之前也老跟她打听周明真来着,她该早就猜出我对明真的心思了,我不想否认,或许潜意识里想告诉她,告诉姓申的,告诉全世界,这个女人是我的。

    “嗯”,我没有否认,“她喝醉了,小静,你说她醒来会是什么反应?”

    “哥”,小静语气很沉,“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绝对会逃避,哥你太心急了,你这样会吓跑她的,周明真最讨厌这样了……”

    “那怎么办?!”我几乎无法思考,越是得到了一点,越是贪心地想要更多,也越是害怕失去。

    “哥,你先离开吧,等我天亮了去找她探探口风。”

    “离开?”

    “嗯,她要是醒来看见你在身边,我怕她冲动之下会做出什么傻事。”

    一听这个笨蛋有可能会做傻事,我开始后悔,是我用错了方式吗?

    拜托了小静让她第二天来小客栈看她,我想了想,还是留了张字条,就算她再怎么不想见我,或许留下小客栈,我们还有些交集……

    我抱着她,又深深吻了她,才艰难地离开。

    那一天,对我来说,漫长得好似一个世纪,我不时看看手机,看看窗外,等着小静的消息,等小静终于来找我的时候,我一看她的表情,心里一沉:“小静,明真她?”

    “哥,明真她今天一直在哭……”

    我懊恼地抚额,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小静,你怎么不哄哄她?”

    “哥,我哄了她好久,好不容易等她平静一点,我试探着跟她问你的事,明真她现在对你抵触得很。”

    “抵触……”我将近三十年的生命里,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难受得心都要揪到一起,我恨不能立刻到她身边,细细安慰她,跟她说对不起……

    “哥你别着急,我已经把明真安抚了一下,她现在愿意继续待在小客栈,但是我觉得哥你还是暂时别出现在她面前了,我怕明真一受刺激一走了之可怎么办?”

    就这样,我不敢出现在她面前,只能从小静那里打听她的消息,小静说明真是个骨子里很传统的女人,我这么对她,还是在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她心里很怪我……

    我难受不已,买下了那条街上大部分的商铺,暗示那些老板,周明真是我罩着的女人,谁都不许欺负她。

    离开了她,才知道原来我对她用情至深,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想见她,无数个夜晚,我实在忍受不住,开车一路飙到小客栈门外,但我不敢进去,看着她卧室的灯开了,想象她或许在上网,就打开qq,看她空间有没有动态,大概一个小时,卧室的灯灭了,她睡下了。

    我就坐在车里,看着她的窗子,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年,整整一年时间,我觉得我忍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就快疯了,我一手促成了小静和申跃的订婚,我知道,她一定会来。

    她比一年前瘦了,穿着礼服裙,化了妆,踩着高跟鞋,笑着跟小静和申跃说话,那笑容,莫名苦涩,我忍不住上前,小静首先看到我,喊了声哥。

    然后我看到她僵硬地转头,那一刻,我淡定笑着,跟小静、申跃和她的朋友辛娜说话,其实心里却是紧张的,我对她说:“不知道周小姐还记得我吗?”

    看她紧张兮兮的说着记得,我看了下辛娜,吃饭的时候我坐到了她身边,她挺直着腰板,明显僵硬,我心里挺复杂的,她果然还是对我抵触的,但这总比无视得好,我跟辛娜一唱一和地聊天,双发都是话里有话。

    辛娜是她最好的朋友,当她代表他们公司跟我们公司谈业务的时候,我特意放宽了条件,然后慢慢跟她成为商业上的伙伴,跟周明真那个笨蛋不一样,她很精明,我在她面前毫不掩饰向她透露我对明真的心思,我知道她在默默观察我,考察我,我心里轻松了一下,周明真那个笨蛋,有这么个精明的朋友,或许不会吃太多亏。

    现在听辛娜的话,我知道我通过了她的考核,辛娜是周明真的发小,她们关系堪比亲姐妹,得到辛娜的助力,我又有了信心,申跃也订婚了,依着她的性子,一定不会做小三,就算是精神上的,这家伙也会觉得愧对小静,不过没关系,就让我来照顾你吧,这一次,周明真,你别想再逃了。

    看她借口去卫生间溜走了,好不容易见到她,我忍不住追了出去,把她堵在了卫生间外。

    能再一次离她这么近,再一次这么看着她,我瞬间忘了这一年的煎熬,看她面红耳航次的模样,我心情大好,不怀好意地问她想什么,她跟我磕磕绊绊地说那一晚只是酒后乱性什么的,这个小笨蛋,难道她真以为是她对我用了强?

    我要是不愿意,就凭她短胳膊短腿的,这个笨蛋。

    叫齐傲的男人气冲冲地走过来,我无奈,看来看得到她的好的人,还是挺多的,这个齐傲,显然是我前情敌之一。

    我跟齐傲动了手,见她泪珠子直掉,那个齐傲看不出来,我可是知道,这个小笨蛋,也就这么点小聪明,以前她遇到难缠的客人,就老用这一招来着,她还跟我炫耀过,这个笨蛋,显然是忘了。

    虽然知道她在装哭,我也舍不得她掐自己,顺势收了手,见她跟齐傲紧张地解释,虽然很想光明正大告诉那个男人,周明真是我的人了,你少她主意,但我更怕好不容易等到她不再排斥我,我怕再次被她讨厌。

    咖啡把她的钥匙叼出来了,拴钥匙的细绳,编的歪歪斜斜,做工着实不精美,这样的手笔,显然是出自明真,我不知怎么想的,跟个变态一样,解下了那细绳,只把钥匙还给了她。

    我厚着脸皮在她那里蹭吃蹭喝,上班的时候抓紧每时每刻加大工作量,只要想着能腾出更多时间去看她,我就充满了动力。

    她见我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想她始终对我还是有芥蒂的,终于那一天,她忍不住约我出去要跟我严肃谈谈,虽然知道那家茶馆被沈家买下了,但我没跟她说,有我在,难道能让沈丽有机会伤了她?

    进去的时候,她一直盯着那个穿旗袍的服务员看,我想着她喜新厌旧的性子,大概是看上了人家的衣服,我默默记在心里,想着送她一件比这个做工面料都要好的旗袍,事实证明,那件衣服真是送对了。

    我以为她对申跃彻底死了心,我忘了,她这个一根筋的笨蛋,那么多年的感情,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从辛娜那里知道了申跃刻意装作不知她喜欢他的事,没想到对她打击那么大,竟然冲动的说走就走了。

    老早之前她跟我说过,向往南方小桥流水的意境,那时候我问她,如果要去的话,最想去的是哪里,她说是拙政园,因为名字够霸气,又是名声在外,肯定不会让她失望。

    小客栈开始连锁的时候,第一家就开在了拙政园附近,我招了个特文艺的小青年做代理老板,我记得她那时候对这种文艺调调挺迷恋来着,还一度以文艺少女自居。

    我没想到,在遥远的南国,她就那么误打误撞,又跌跌撞撞去到了小客栈。

    这不是缘是什么?

    那个时候,我愿意相信缘分,相信老天也在帮我,相信她注定是属于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到深处是为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米唐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唐心并收藏情到深处是为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