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到深处是为安 > 第八十七章 风雪交加

第八十七章 风雪交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哲炎清秀的脸上满是痛苦,但神情却坚毅,眼睛直直望着前方。

    自从我们俩上了车,他就一直这个状态,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这个时候什么语言都是苍白的,只有亲眼见到苏云水,见到她好好的模样,或许这个男人才会放下心来吧。

    苏云水所在的地方,在市郊一家小诊所,一想到她要在那种地方打胎,我就一阵后怕,虽然对那种事不了解,但也知道打胎对女人的伤害有多大,尤其是还在那种小诊所,万一出点事……

    我不敢往下想,只是不断催促着司机,外面的雨夹雪也越下越大,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终于赶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远远看见安易风的车在那里听着,出租车一停下,李哲炎扔了一把钱给司机,直接朝里面奔去,听着司机喊找零,我也顾不得再回去,直接朝那边奔过去。

    安易风早就等在门口,撑着伞跑过来,我一边跑一边问:“云水呢?她怎么样了?”

    “她把自己关在休息室里,不肯出来。”

    安易风带我到了那间小小的休息室,外面只有李哲炎站在那里。

    “我让其他人先离开了,都围在这里,我怕她冲动之下……”

    安易风没有说下去,但我理解他的意思,苏云水一声不吭的跑到这个地方,还要打胎,肯定是跟那个陈远闹得很僵了,这时候还是不要刺激她了。

    李哲炎站在门口,对着里面大声说:“小水,是我,我来了,你躲在里面做什么?”

    “出来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但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我走过去,示意李哲炎不要激动,贴着门轻轻说:“云水,我来了,这几天没有联系你,你是不是要骂我重色轻友了?”

    “我知道你听的到,我也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我回小客栈了,卫生间的东西……我看到了。”

    想起那个未拆封的验孕棒,我心里一阵绞痛,原来云水早就怀疑自己怀孕了?

    我为什么那么粗心,竟一直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

    “小真……”

    云水的声音传来,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轻轻应声:“哎,我在,有什么话,你当面跟我说好不好?”

    李哲炎攥着拳,克制着自己不要出声,门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外面的李哲炎被安易风拉住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刺激苏云水了,我反手关上门,这是一间小小的员工休息室,只有一个单人床、一个橱子和两把椅子,苏云水站在我面前,我几乎不敢认她……

    原本健康可爱的脸蛋明显消瘦,头发乱七八糟,但这不是最让我惊讶的,最让我心惊的,是她眼里的麻木。

    以前的苏云水,眼里永远亮晶晶的,像是闪着光,那么开朗那么乐观,你一看见她,似乎心情就会好起来,但现在,那光灭了。

    “云水,来,先坐下”,我轻轻扶着她坐到床边。

    她没有看我,低头看着地面,缓缓说道:“明真,我怀孕了。”

    “我……知道”,我抚着她的脑袋,“不怕,要是你真的不想要,我陪你去别的医院,这里……咱们回去之后再想办法。”

    “你怎么不问我,孩子怎么来的。”

    她的声音平静无澜,好像在诉说比人的故事,我眼皮一跳,轻声说:“你,想告诉我吗?想说就说,不想说的话,咱们就不说。”

    我的手揽住她的肩膀,她的脑袋靠在身上,滚烫的泪落在我另一只手上,我松了口气,哭了就好,哭了就好。

    我最怕她麻木不仁好像毫无感觉的木偶一般,现在至少哭了出来,难受,也总比心如死灰得好。

    良久,她一直哭,我一直揽着她,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窗外的雨下得很急,我暗暗咬牙,云水变成这样,肯定跟那个陈远脱不了干系,把那么明朗的女孩子变成这个样子,巨大的愤怒充满我的心里,那时候对沈丽,对安静,都没有让我恨不得咬死他的感觉……

    我们一直很努力的生活,养活自己,养活父母,认真对待感情,不主动伤害别人,普普通通但尽力的活着,为什么总有乱七八糟的事,总有乱七八糟的人混进我们的生活……

    “明真,我跟你回去”,苏云水终于抬起头,满脸泪痕,狼狈的看着我。

    “好,我们回去,还回小客栈,你要是不喜欢那里了,我们自己出去再租个房子,偷偷告诉你,其实我攒了不少私房钱……”

    我絮絮叨叨的跟她说着话,试图缓解她的情绪,她起身,我跟着站起来,扶着她向门口走去,门慢慢打开,李哲炎一下冲了过来:“小水!”

    苏云水却向我身边瑟缩着,低着头,轻轻跟我说:“明真,我们马上回去,马上回去好不好,我不想见其他人。”

    我朝李哲炎轻轻摇摇头,苏云水这个状态,不见李哲炎,想必更多的是因为无地自容吧,任是那个女人,都不想让自己最喜欢的人见到自己那么狼狈的样子。

    安易风开车带我们回去,他给我一个放心的眼神,我知道他会把李哲炎安排妥当。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这条路上,隔好长一段路才有一个路灯,我拿着安易风早准备好的毛巾给苏云水擦擦她微湿的头发,又把毯子给她盖在腿上,之后她一直紧紧拉着我的手,力气大得让我的手发疼,但这样的苏云水,却显得那么脆弱,我愧疚得恨不得替她受了。

    安易风透过后视镜,担心的看着我们,我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专心开车。

    回到小客栈,晚班还是大妈在值班,见了我们,很开心的打招呼,我冲她笑笑,然后安易风把大妈带到一遍,低声跟她说着什么,大妈频频点头,我带着苏云水去我原来的房间,幸好走的时候只带走些衣服什么的,其他生活用品倒不缺,她坐在床边,抬头对我说:“明真你别忙活了,我等会洗个澡就睡了。”

    “你不吃点东西?”虽然知道她没心情,但我还是说,“我也还没吃饭,就当是陪陪我,多少吃一点好不好?”

    她看看我,我摸着肚子做出很饿的表情,终于还是点头答应,我赶紧出去请安易风帮忙。

    安易风很快买来了吃的,我故意让他买了好多,他出去的时候两点多,到现在肯定也没有吃东西,我忍不住心疼。

    安易风悄悄跟我说他已经安排好了李哲炎,已经大半夜了,安易风也就住在了小客栈。

    苏云水洗澡的时候,我一直注意听着里面的动静,虽然浴室里我已经收拾过了,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但我还是担心她会做傻事,这个一直没心没肺的丫头,其实有时候挺一根筋的,就像她喜欢李哲炎这件事。

    能让苏云水露出那样绝望麻木的表情,我不敢想象这几天里苏云水到底经历了什么,是被那个该死的陈远抛弃了吗?

    单单是被抛弃的话,苏云水会到了这个地步吗?

    我甚至不敢多想,隔一段时间就大声跟苏云水说句话,听到她应声我才暂时放心。

    辛娜的电话打来,我才想起来还没有跟辛娜说一声,但苏云水现在的情况,我也不敢跟她说太多,只说已经找回来了,让她不用担心了。

    苏云水洗澡出来,脸上终于有了点血色,她对我笑:“明真,让你担心了。”

    “你知道就好”,我轻轻敲敲她的脑袋,“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咱们姐妹,什么事不能说吗?”

    我知道苏云水心里有个结,也知道那个结现在一定还没有打开,我咬咬牙,下了一个决定。

    “云水,我给你说件事”,我们俩并排躺在床上,关了床头灯,听着外面的风雨声,我向她身边靠近了一点。

    “什么事?”

    “你知道前段时间,我为什么突然离开小客栈吗?”

    这个风雪交加的夜里,我对苏云水说了那件我一直回避的事……

    被下药,被陷害,被误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都跟她说了,她拉住了我的手,黑暗里,我冲她笑笑:“云水,这些事已经发生了,我要是再自暴自弃,不就便宜了那些害我们的小贱人,这些事都不算什么,只要我们还活着,就算是为了挣口气,也不能被打垮了。”

    “明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竟经历了这些”,她的声音低低的,“你说得对,这些事发生了,再伤害自己也只能让关系自己的人担心,让那些小贱人得意。”

    我轻轻松了口气,反手握住她的手,黑暗里,我听到她说了一句:“我就当是被几只狗咬了……”

    几只狗?

    我握着她的手不由紧了紧,她转身面向我,苦笑了一声:“明真,我被人欺负了。”

    果然……

    我心里隐隐猜到了这种结果,转身轻轻抱住了她,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苏云水身体微微颤抖着,我听见她哑着嗓子说:“明真,是被他们……不是被一个人……我,还怎么有脸面对哲炎哥……”

    我蓦地瞪大眼睛,哽咽着什么都说不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到深处是为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米唐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唐心并收藏情到深处是为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