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后的告别之救赎 > 5、一年前,一个承诺

5、一年前,一个承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杜雪瑶翻身下马,由于太急一头栽到年轻人怀里。年轻人结结实实地抱住她,大方地呲牙一笑。

    “雪瑶姐姐,你表着急,我也跑不了!恩,我叫郝哲,你可要吐字清晰了,不能叫我耗子!”

    年轻人刚说完,后面一个女孩大喊“耗子,我们来了!真的是杜雪瑶么?终于找到了吗?真的啊?”

    “去去去!”郝哲挥舞着手臂阻止她们“你们别把姐姐给吓到了,我一个人讲就行了!”

    郝哲虽年轻,看语气却好像是那驴友团的领队,很有威信力,他一挥手,所有的人都原地休息,不再跃跃欲试往这边奔了。但是与其说在原地休息,不如说在原地蠢蠢欲动交头接耳,杜雪瑶突然之间就成了这里的核心焦点。

    郝哲摘下帽子,露出浓密顺滑的黄头发,头发很长直到脖子,他左耳打着精致的耳钉,摘下帽子的他看起来像嘻哈歌手。

    马凯也下马走来,郝哲有点敌意地说“我想跟姐姐一个人说好吗?”

    马凯好脾气地乖乖拿着根烟,去跟刚才喊耗子那女孩搭讪去了。

    “你见过他么?照片的主人,你怎么有这张照片?怎么回事?”杜雪瑶一连串的问题,心急如焚。

    “姐姐,慢慢来,别着急!”年轻人把手从胸口一直摸到裤子口袋,掏出一盒烟。他叼着烟吞吐着,看着有点紧张和焦虑,杜雪瑶感觉,好像要接受真相的是他而不是自己。

    “这个故事有点,但是生活永远都比小说精彩对吧。希望你能安安静静陪着我,让我把这事儿完整地给你讲完,你要答应我,中间无论我说到什么,你都认真听完。”

    “嗯!”其实杜雪瑶对于真相有说不出的害怕,泯灭希望是世界上最恐怖的酷刑。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雪瑶姐姐,人和自然有一种感情是不可抗拒的。比如说梅里雪山就是我的**,我几乎每年都来这儿,而且会选择人少的时间来。这里磁石一样吸引着我不断探索和攀登。去年,我们在山脚下的旅店认识了杨鑫!我和他不一样,我一直都是上海驴友团的领队,带着一大帮要冒险的丫头片子。而他几乎是独行,就带他的御用导游和几个当地的朋友。”

    “给我根烟!”听到御用导游这词,雪瑶心里难受,自己也曾是杨鑫的御用编剧,他就是如此自负,喜欢御用这个词,好像自己是皇上。其实,论家资背景,论聪明才智,论外貌内涵,他又哪一点输过?

    “姐姐你也抽烟啊!”郝哲拿出自己已经瘪了的烟盒,抽出一根递给她。雪瑶不熟练地把烟夹在手指中间,哆哆嗦嗦地放到嘴边。

    风大,郝哲打了好几下火机,小心翼翼地捂着小火苗,挪到雪瑶嘴边,点着烟的那一刹那,郝哲突然笑了“姐姐,你嘴唇真美!”

    “见面后呢,继续说!”雪瑶狠吸了一口,咳嗽半天,继续更狠地吸,原来抽烟,没有杨鑫曾对自己说过的飘在云里的感觉,她只觉得五脏六腑就要被烟吞噬。

    “嗯,见面的时候我们正在小院里烤火。那天特冷,跟今天差不多,我们也是走了一半路,就掉头回来,风大,封山了。我们都冻成冰棍了,必须马上烤火,常上雪山的人都知道这是个诀窍,在冻厉害的时候,一定要立刻烤干火才能暖和。我们正享受这一刹那的温暖,好听的铃铛声从远处传来。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的事都忘了,但是那铃铛声,一直都能出现在我耳边。这叫绕梁三日吧?清脆,悦耳,空灵,宁静的铃铛声。叮当,叮当,我这耳朵里都绕了一年还没停下。”郝哲嘿嘿一笑,露出迷人的两个酒窝,雪瑶才发现他长得那么帅。

    “其实,真有点希望他们永远走不到我们跟前,那样我就可以听出那铃声表达的心事了。你知道吗?铃铛系在马脖子上,骑马人的心事都体现在马的步伐里,而马的步伐带动铃铛,才会听到那深深浅浅有韵律和节奏不一的铃铛声。”

    雪瑶又一阵猛烈咳嗽,郝哲自然地用大手拍打着她的后背“姐姐,你不会抽烟,就不要碰烟,这玩意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靠外界环境的刺激来缓解自己内心的忧虑,根本没用好吗!”

    “继续说!”雪瑶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拢?闪怂?谎郏?直u葱缘孛臀?氯ァ?p>  “好吧!等他们走近我们,把马栓起来,他们自然而然有经验地坐下来一起烤火。我看那杨鑫,不知从哪里过来的,眉毛上全都是小冰碴儿,看起来冻得比我们还厉害。不过,那家伙长得真帅呆了,把我们队里的小姑娘啧啧的,迷得七荤八素不能自己。只有我因为不是断背山,所以还保持冷静!我先开口问他“哥们!你们一定是老驴友吧,这时候很多人不敢来,敢来的就一定有意外收获!!”他却苦笑了一下,回头跟当地人用藏语说了半天,跟我礼貌地点了点头就算是回答了,然后在那专心烤火!我倒是也不愿自讨没趣,可是团里的小姑娘可不那么想,呜地就糊上去,开始认真盘问,为什么来西藏啊,怎么一个人啊,装备怎么这么帅啊?怎么人比装备还帅啊?你要知道,这帮小姑娘很难缠的,要不是难缠,我也不在那个季节带她们上山,有个上去就流鼻血的,血流了一路,回来就缺氧了,害的我驼着她差点跟着虚脱了。对不起,对不起,跑题了。”郝哲直率而帅气地对着心急如焚的雪瑶笑了下,继续说。

    “结果,杨鑫可能那天心情不好。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应,那帮自讨没趣的都灰头土脸地回来。晚上的梅里雪山是很冷的,也很酷,我们晚上接着弄了个篝火晚会,万万没有想到杨鑫也来了,他好像心情突然变好了,带了很多洋酒来跟我们一起喝,越喝越高兴,喝了不少。他还是懒得理我们那些狗皮膏药的花痴,坐到我身边来,这样,我们开始了第一次攀谈!还是我诙谐幽默地开头吸引了他,至今我都很得意我那天晚上的开场……”

    “你说什么了?”郝哲??碌亟彩鋈醚┭?职?趾蓿??蝗环11肿约汉芟不短?焦赜谘铞蔚娜魏蜗?3?踔了?囊桓龆?鳎??囊痪浠埃??┑囊路???祷暗难凵瘛?p>  因为这会让她跟着郝哲一起回到一年前回不去的地方,去触碰记忆深处一直渴望而不敢触碰的杨鑫。

    她又焦急地想知道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听起来杨鑫可以在寒冷的时候来梅里雪山,可以喝酒,心脏肯定没问题了。那么,找了那么多的当地人,御用导游,雪山封山的时候也不让上去,有什么危险会让杨鑫在这里消失呢?

    克服着想听细节又着急听到结果的矛盾心情,她把脖子缩在大衣领子里,保持着倾听的姿势。远处传来马凯和那女孩的笑声,听起来两人聊得很开心。

    “嗯,我对他说,我有特异功能,我是个能行走于阴阳之间的人。我看出他有什么心事,如果那是对已亡之人的怀念,让他告诉我,我来帮他完成!一句话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他对我温和并充满感激地笑了笑,说他到这里,其实的确是为了一个承诺。但是不是与已亡之人的承诺,而是和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是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还说,很久之前,他和一个女孩也这样开过我说的这样的玩笑,结果被骂神经病。就在那女孩骂他神经病的那一刻,他的这辈子都交待在那儿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了他脸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还有,他笑起来,其实,真的,很好看。”

    听到这里雪瑶突然有点放肆地哭了。“他其实是鬼,不存在,因为我通灵,所以他要找我帮忙办点事儿!”雪瑶眯起红肿的眼睛“这就是他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的话!”

    “雪瑶姐姐。你心里的感受,我能体会!不过,这很残忍,请你听我说完。”郝哲突然开始话语艰难,结结巴巴。“生命永远都是不完美的,只有认识到它的不完美,才能拥那一种勇敢去继续前行是吧!”

    郝哲突然变得讲述困难,大冷天他脑袋上的汗晶莹剔透的,雪瑶看着他如此不真实,好像只是因为自己的急迫心情而做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梦。

    “姐姐,我觉得你不会懂我和杨鑫的关系,对我来说,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是我兄弟。兄弟这个词,是感性的词汇。也许女人很难去理解,但是对男人来说,可能就是全世界。所以,我真的很艰难来给你讲兄弟的事儿,不过遇见你了真好!”郝哲语无伦次地解释着自己的紧张,用牙齿咬住下嘴唇,眼睛盯住雪瑶一刻不放,好像生怕她在这一刻突然跑了。

    “那天,我的兄弟,杨鑫,他笑着告诉我说他已经来这地方两年了,一直在找一个东西。我问他是什么,找到了没有,他摇了摇头。我说看你就是不缺钱花的,能这么使唤自己的青春,像我们这种,大学毕业就要找工作,养家,买房子准备养老婆,出生开始就压力山大。然后,他又笑了笑说你不懂,快乐和幸福跟钱没关系,即使有关系,也不是那种极其庸俗狗扯羊皮的关系。我们两个好像鸡同鸭讲,他在讲述他的理想,幸福,我在讲述我的生活,困惑。我只知道,他始终都不愿意告诉我,他要找的是什么。我就说,那你到这里是为了跟谁的承诺?他没回答,从怀里掏出钱包,把这张照片递给我,就是我手里的这张,就是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嗯,为了跟你的妞的承诺吗?我明白了。他又使劲儿摇了摇脑袋。”

    郝哲虽然讲述??拢??窃傧值萌词腔盍榛钕稚?椴19?4丝趟?惨』巫拍源??炎约褐蒙碛谘铞蔚纳矸荩?荒ㄑ艄庹赵谒?源?ド希???喽グ闵??拭鳎?┭?凶叛矍咳套x魈首诺睦崴?醋潘??p>  “他说,这不是我的妞,我不配拥有这么美好的女孩,不过,这是一个可以帮我实现承诺的人!”郝哲模仿着杨鑫的声音好像杨鑫就在他身体里。

    “然后我说,哥们,你别逗我了。你这幸福的旅途太超现实了。既然你来想要实现与一个人的承诺,这事情又对你这么重要让你在这里徘徊了两年,那你为什么不去把这女孩找来,帮你一起兑现承诺?”

    “因为,这是个难题!她只想彻底忘了我,不想再和我有一分钱关系。”郝哲一人掩饰两角,但他的这讲述效果却让雪瑶彻底回到他两对话现场。就站在两个人的身边观望着这场对话,雪瑶清清楚楚看得到杨鑫脸上那熟悉的无奈,她能体会杨鑫说她只想彻底忘了我这句话时候的心情。

    “我继续问他,所以你没有她的帮助,在这里一个人很艰难,所以你不愿意去找她帮你,就在这个封闭的世界唱独角戏!!哥们,我可以帮你找她啊,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要兑现什么承诺?”

    “没用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扣是这丫头结的,谁也解不开。杨鑫跟我说完这个,就把照片从我手里抽回去,小心翼翼地放回钱包。”

    “我怎么也推理不出,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反而更糊涂了!”雪瑶听到这里,一脸困惑“我不知道,这个承诺,从来没听杨鑫提起过西藏,我也不知道我结了什么扣,能做什么。”

    “姐姐,你觉得他还在爱着你么?”郝哲突然停止了讲述,直愣愣地问。

    “这个,我……”昨天听班长说杨鑫跟自己分手后的痛苦,今天又看到他钱包里自己的照片,这算是爱的证明吗?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出来!”雪瑶有点黯然神伤,她希望是爱,但是杨鑫已在雪山失踪了,两个人也已三年没见,这其中有太多的不确定。

    “姐姐,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除了这神秘的未知的承诺,大多数时间,都在聊你。一个人很容易和陌生人敞开胸怀,尤其是我这样的陌生人。今天我带着你和杨鑫的故事,站在你面前,这也算是咱们的缘分啊。”

    “我看不只是你一个人知道吧!?”雪瑶看了一眼不时向这边看过来的陌生女孩们,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很腼腆的,几乎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们。

    “当然了,我们团里有大喇叭,而且大家都在猜测,杨鑫的承诺是什么?所以,大家都一直渴望突然找到你,问问你啊,好奇的90后,你懂的!呵呵!不过,其实更多的事,应该在那小丫头的脑袋里。”郝哲说着突然指了一下一直向这边看的腼腆女孩。“她叫欣欣!”

    “她?为什么?”

    “因为,这个,我一直在想怎么跟你讲,雪瑶姐姐。我知道你和杨鑫的感情,你们的过去,但是,毕竟那结束在3年前,对不对。”

    “你直说行吗!”

    “嗯,那晚,杨鑫喝了很多酒,我们这帮花痴丫头们,轮着来敬他酒。轮到欣欣的时候,杨鑫其实已经醉了,欣欣悄悄趴在他耳边对他说了几句话,至于说了什么,我们严刑拷打了一年多,这丫头是宁死都不招。但是,那晚她说完这几句话后,杨鑫突然就猛地摔掉手里的洋酒瓶子,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高大威猛的他一把就拦腰把欣欣抱了起来。那一瞬间,全场都轰动了,简直是狼哭鬼嚎,惨不忍睹,杨鑫歪歪斜斜,一步一晃抱着欣欣经过我,眼神有点莫名其妙的复杂。他看着我,我拍了几下手,对他大喊,去吧,兄弟,这是我们欣欣的**,祝福你能成就她最美最美的青**想!!我刚说完,几个女孩子就跟饿狼一样扑过来撕我的嘴,杨鑫露出一丝性感迷人的笑容,欣欣紧紧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不敢说一句话,眼神胆怯地看着我,好像她也没有对杨鑫说什么,好像她只是为了敬一杯酒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样,好像她无论多害怕,都不想放弃杨鑫的拥抱和周围嫉妒得要把旅店掀翻天的尖叫。就这样,杨鑫抱着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杨鑫呢!”此刻的雪瑶却露出一个惨淡无比的微笑。“无论他走到哪里,身边都不能缺少一个女人,他可以轻易地敞开心扉,让不同的女人走进他的世界,他的房间,享受他的阳光雨露和狂风骤雨,享受因为认识他必将附带而来的爱恨交加。”

    “嘘!”郝哲长长的出了口气“我还担心,我说出来你会……这样就好了吗?否则你千里迢迢的跟他相遇,再带着我多嘴而导致的怨恨,多不好!”

    “什么!!!”雪瑶蹭地站了起来。“他不是失踪了吗?”

    “失踪?!!!”郝哲也尖叫着喊了起来。“什么失踪?他每年这个时间都会来这,我还想着这次跟他再一起上山呢!!顺便把照片还给他。”

    “什么!!!照片不是他给你的??!!!”

    “怎么可能!他那么珍贵的照片怎么能给我呢!!那晚上以后,我们一起在梅里呆了10天,我们跟他一起上山,走了一条无比艰险又风景无比美丽的路线!!每天晚上,欣欣都跟他在一起,在一片哀嚎中进入他的房间,然后早上出来,他们两个就好像甜蜜的情侣,第10天早上,我们都还没起床,他突然带着自己的几个人急急忙忙走了,不辞而别!!而我们看到欣欣坐在旅店的台阶上,眼睛泪汪汪遥望着雪山。我们问她怎么了?她说要帮杨鑫保密,不告诉我们。后来,我女朋友,发现了她偷偷藏着的你的照片。我们猜一定是她嫉妒你,从杨鑫的钱包里把你的照片偷了出来,而杨鑫走得匆忙,没发现这个。我们严厉教育了这孩子,没收照片,准备等杨鑫下山的时候还给他。但是,欣欣却说杨鑫根本没上山,他已经离开了,而且我们再联系不到他。我们以为她说谎,他的手机果然就不通了。后来,我联系了几次都联系不上,感觉他已经换了手机。所以,这次,我特意带了你的照片,准备还给他。我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来!可是,你刚才说什么?他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真的失踪了?”

    “我们也是刚知道,所以我才来这里。”

    “我还以为我终于可以帮他找到了你!!?我真幼稚!”郝哲用手焦虑地挠着脑袋,在雪瑶面前来回踱步。

    “他怎么失踪的,他的路线虽然惊险,但是他已经非常熟悉。你知道吗,杨鑫是我兄弟,有一天我们在雪山上,我的马出事了。那个场景把在场所有人都吓坏了,那些当地人也都不敢动弹,只有杨鑫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帮我,否则今天站在你面前的真可能是个鬼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熟悉西藏,怎么会失踪呢!!!?”郝哲皱着眉头紧张地盯着雪瑶。本来控制着讲述主线的他现在变得焦躁不安被雪瑶控制了。“姐姐,你是不是逗我呢?是不是你们已经见面,他有事没跟你一起来,所以你骗我。”

    “郝哲,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雪瑶满脸失望,无奈,痛楚,这来自郝哲清晰的重现和讲述,来自刚刚燃起却又消失不见的希望,来自对杨鑫背后谜团的迷惘,来自她内心深处对自己是不是有信心杨鑫还活着这个事实的拷问。

    雪瑶还没说完,一阵冷风吹透了她,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皱着眉头踱步的郝哲模模糊糊,好像变成了不知为了何事而焦虑不安的杨鑫。“杨鑫!”雪瑶迷迷糊糊说了一句,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郝哲,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她还没说完,又再次扑到郝哲温暖的怀中失去了知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最后的告别之救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菜花横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菜花横溢并收藏最后的告别之救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