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礼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也没想过这么快再见面。

    康熙是想到福全家里去的,回去问了梁九功情况,就想赐点东西给伯爵府,但是突然这样很奇怪,想找福全帮忙。看这儿开着门又有香味儿,就进来了。

    他也饿了。

    一看见她在这儿,居然就觉得有点呆。

    昨夜他回去,整夜都在想是不是做梦。心有点悬悬的,不踏实,现在看见了,心里踏实了,却又慌了。

    不爱的,怎么着都行。最爱的,怎么着都不对。

    他停下来,等了一会儿,看佛尔果春没什么反应,才点了下头。

    佛尔果春却是赶快往地上看。这一撞有点猛,她怕又撞下什么东西来。

    康熙过了一会儿也想到了,也往地上看,他们跟小鸡啄米似的转了一会儿,都笑了起来。

    并不是只有他才在乎。康熙一想,很感动。他想问您好吗。一张口却变成了:“您吃了吗?”

    哎哟,怎么说这个。康熙立刻手往脸上抹,想捂脸。

    太害羞了,真的肚子饿也不能说啊。

    佛尔果春以为被看穿了,已经在捂脸了,不过没多久,手就顺着抹了下来。

    她不敢看他。

    他也是。

    老板在柜台里看不下去了,他也饿呀。

    那就一起吃吧。

    老板叫人盛了几碗汤圆来。

    佛尔果春看康熙身边没有人,有点担心他。康熙望了望她的眼,顺口便解释:“我的人在外面。”穆克登和李德全紧贴着门,只要康熙咳一声,马上就进来。

    说到底,也是康熙担心佛尔果春认识他们,露了身份。

    其实要认识,昨晚就认出来了,认不出来就等于是没有嘛。

    他还从来没有这样过。感觉有点傻啊。

    汤圆吃在嘴里,芯是甜的。心自然也是甜的。

    而且,装汤圆的碗很特别,是透明的玻璃碗。从大到小,还有筷子和叉子,看来是一套的。

    这年头用玻璃的,那得多糟蹋钱啊。

    老板也是托人带过来的,包装刚拆,第一次用,特别兴奋。

    康熙看了看显摆的眼神:“您用别的碗好了。”

    他把汤圆倒进瓷碗里,推过来。

    老板生气了,什么情况,不让用,这玻璃碗成他的了?

    康熙没理他,对佛尔果春说:“这碗真好看。”

    真好看,我送你好不好。

    佛尔果春低下眼帘:“是挺好看的。”

    康熙摸着碗边的花纹,感到脸上发热。

    佛尔果春心里慌,手一划,指甲劈了。

    碗边刮出了一道纹,挺重的。

    佛尔果春放下碗,捂着手。

    指甲劈得深了,见红了。疼。

    康熙眼明手快,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手绢,拉住她的手摁着:“您摁好。我找找。”他随身是带着金创药的。

    他转过身去取下来,倒药丸捏碎了给她。

    佛尔果春不知道怎么接,有点呆。

    康熙着急了,干脆抓住她,自己抹。

    佛尔果春想要抽手,他一捋就又抓过去了。

    一会儿,手上不那么疼了,有点凉凉的。

    康熙替她包好了手,停下来的才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都看着呢。老板的眼一斜一斜的,嘴有点抽。乌尤悄悄的拽佛尔果春的袖子。

    佛尔果春低着脑袋,又挣了一下。

    康熙松开了。

    尴尬啊。

    停了一会儿,佛尔果春问:“这碗多少银子?”她不会弄坏了碗就跑的。

    康熙笑了笑说:“不要钱。”

    怎么能不要钱呢。

    老板急得手扣了一下桌子。看康熙的眼睛扫过来又怂了,解释说:“黄爷,这碗可是我自己的东西,您要,那得五百两银子。”他其实挺舍不得的。

    五百两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康熙听到那声“黄爷”愣了愣。

    这么快就传开了吗。京城的人真是爱八卦。

    五百两是买一套的。

    康熙给了银票。伙计去把碗洗干净,连着包装盒一起送过来。

    很漂亮,佛尔果春脸上有点热,可是她又不好说。

    得收的,都弄坏了人家的东西,好意思不收吗。

    康熙很高兴。想了想又道:“你等等。”

    他还记得那个花纹。

    他把那只碗拿过来看看,然后顺手拿出随身的小刀。

    划。

    划的啥,不让看。

    等划完了,手捂着,笑咪咪的放了回去。

    老板和康熙约定了交接的时间,这儿正式换上了新主人。

    佛尔果春道声恭喜,起身:“谢谢黄爷。”她摸着包着手绢的指头,出汗了。

    “不客气。”康熙送她出去,有些依依不舍的。

    他们都不知道,巷口的兆佳氏带着丫头,正在朝这儿偷看。

    兆佳氏不太记得佛尔果春的脸,不过她认得乌尤。自然也就知道佛尔果春是谁了。

    这女人居然能从佟家出来,身边还有别的男人?

    看来,佟家真的不一样了啊。

    兆佳氏等他们走远了,才进了怡然居。她是来找东西的,刚才去过琉璃厂,人们说怡然居老板新得了好东西。

    老板正有点不痛快,直接说:“已经被人买去了,五百两。”

    嗯,买了吗。

    是她吗。

    兆佳氏想起佛尔果春手上有东西,眨了眨眼睛。

    这可太巧了,是那个男人买给他的?

    她想再问,老板就不爱说话了。

    兆佳氏讪讪的回身拉着丫头敖登去别的地方。等置办好别的东西后,她们有些累了。兆佳氏咳嗽起来,敖登便去了福春堂取常用的药丸。

    这不又回到隔壁了么。

    到了这儿,才知道原来刚才佛尔果春也绕回来过。

    她们问了坐堂大夫一些话,就走了。

    佛尔果春回到佟府的时候,带回了不少东西。她原本很应该把这帕子还给康熙再回来,可是血污了,又不好意思。

    上回是烟荷包,这回是帕子,隆科多看到,会发疯的吧?

    康熙临走前,把剩下的药丸连瓶给了她,并且再三说明是要搓碎了用。

    那时,她很好奇的问:“既是这样,怎么又做成了丸子。”

    康熙呆了一呆。

    佛尔果春看着他噎住了,想到自己的表情一定也很有趣,她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特别是男人这样打趣着说话了。

    康熙很认真的想了片刻,严肃起来:“……好像是可以吃的。”

    佛尔果春呆住了。

    康熙看着她的脸也笑起来,歪头道:“我乱说的,这样方便携带。”即便没有瓶子的时候,拿纸也可以包起来,不会撒。

    就是这么无聊的理由吗。

    可是说起来,又不觉得无聊了。

    佛尔果春有点想问他和隆科多的关系,但是心情正好,就没提了。

    康熙看她脸上有了笑,心想隆科多果然说到做到,也为她高兴。他心里喜欢,有点想显摆是自己的功劳,又不好意思。

    他得认真,得严肃,某些事,是不能乱来的。

    佛尔果春看他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就在等。

    康熙脑袋有点乱了,窘迫的笑了笑:“哦,昨天好像看见有个黄带子也在楼下。”

    黄带子,是福全吗。

    佛尔果春瞬间在想,怪不得隆科多会变成这样,原来是他说了话?他们后来见过?

    那可真应该好好谢谢福全,可是黄爷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呢?

    康熙心底叹了口气。他想引火,又不敢引火,这是在干什么呢。

    他纠结起来了。

    佛尔果春赧然一笑,不再追问了。

    她收回了思绪,放好药瓶。看看天色该做晚饭了,就想顺便到厨房洗帕子。

    将来总是要还的,得洗得干干净净的才好。

    吉雅也过来帮忙。

    这里从来都是习惯自己做饭吃的。但是佛尔果春刚出去就看到隆科多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哎哟,夫人。”他像捡着宝似的问候她:“听说您出去了?怎么没有人伺候呢。这可不行啊。”他探探脑袋,看到乌尤在房里,便跑进去吼道:“臭丫头,躲起来享福呢?”

    乌尤正在收拾东西,吓得浑身一震。

    佛尔果春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隆科多一看,忙又笑了起来:“哎哟,我不是骂她。”他太习惯了,就算骂得再狠,也不觉得有什么。他低下头看到佛尔果春的手指上有红丝,顿时惊恐万分的捧着它:“这怎么弄的?谁伤着夫人了,真该死!来人!”

    佛尔果春抹开了手,淡淡道:“有什么事吗。”

    隆科多身后跟着许多人,他转身看了看,笑道:“夫人如今管家需要人手,我去问过了额涅,带了些人来。”

    旧的全都不要了,这都是新的。

    旧的都不忠心,都见过佛尔果春被他打得很惨的样子。也曾经代他执刑过。隆科多体贴的想,佛尔果春会喜欢这样的安排。

    佛尔果春微微扫了一眼。在想这十几个丫头婆子里,有谁是宁聂里齐格的,有谁是乌雅氏的,有谁是李四儿的,有谁又是隆科多的。

    总之,都不是她的。

    隆科多见她不高兴,更惶恐了。

    佛尔果春收回了视线。

    隆科多猜到了,巴结的一笑:“夫人不喜欢,可以再买。”

    没银子,怎么买。他故意不说下去。

    佛尔果春拒人千里:“以后再说,我还要做饭,恕不招待了。”

    “夫人怎么能自己做饭呢。”隆科多很不可思议的叫起来:“这是什么规矩。”

    都这样多少年了,怎么突然才发现不应该这样吗。

    佛尔果春的眼凉凉的扫过他身上:“恕不招待。”

    “是,是,不打扰夫人了。”隆科多连连躬身,带着人们退了出去。

    德昌停了下来,没有走。

    隆科多心里积着火,回头跑过去揪他。

    德昌淡淡的轻声说:“您主子说让我以后守着夫人。”他顿了顿,鼓足勇气说:“您主子答应了奴才跟乌尤的婚事。奴才想着,这两天就办了。”

    隆科多呆了:乌尤是他的,要为他守一辈子!德昌敢碰!?

    他抓着德昌的手越发紧了,可是又不敢真的去掐他脖子。

    康熙开了金口,他怎么敢呢。

    隆科多低下头,挫败的湿润了眼睛。他想了片刻,对德昌说:“哦,那你好好照看她们。”

    可恶的坚夫,居然还来这手!都给他戴绿帽子,气死他了!

    隆科多回想起刚才在屋门口瞧的那一眼。

    桌上有东西,康熙又给佛尔果春什么了?不要脸的东西,竟然又见面了?

    真是气得要炸了!

    隆科多扣紧手指,忍着想要把佛尔果春捶成稀巴烂的冲动,快步出了院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癫并收藏[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