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靠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过了两天,佛尔果春晨起时,发现屋门口站着许多人。

    格根带着丫头婆子们行礼。

    她们是来送东西的。

    快到发月例的日子了,三房的月例银子还有需要的东西都拿来了,再由她分发下去。

    这么自觉,很不正常啊。

    格根恭敬的笑了笑:“三夫人,这是月例单子,请您详细看看。”交接查点了之后,才可以下去。

    佛尔果春有点奇怪:“怎么是您来?”不是乌雅氏在管家吗,应该是她的人啊。

    格根不好说宁聂里齐格又被推出来当枪使了,只得笑笑:“以您跟老夫人的关系,自然是要多照拂您一些的。所以这次主子亲自过问,有用得着奴才的地方,奴才万死不辞。”

    不用这么严重吧。

    佛尔果春看了下月例单子,除了银子,某些东西的确是之前妾室们申请过的。这部分的数额已经扣下了。

    格根体贴的说:“三夫人先用饭,奴才等您。”

    佛尔果春只有留下她了。之后请戴佳氏过来,一起交接。

    每个包袱都拆开来看过了。有药,有瓷碟,还有衣料。

    结束后,格根说:“三夫人自便吧,奴才要回去复命了。”她带回了佛尔果春签过名的月例单。

    佛尔果春提醒:“老夫人的生日是下个月,银子呢。”

    格根恍然大悟:“稍后给您送来。”

    众人走了。

    佛尔果春看着堆成小山的东西,对戴佳氏道:“别害怕。”

    戴佳氏的确是害怕,掌心都冒汗了。她掩饰的抹了抹脸起身去倒茶:“夫人请用。”

    手偏了一偏,杯子便掉了下来。佛尔果春一躲,那杯子就掉在了桌上。热水一泼,喷在了布上。

    那布的颜色就不对了。

    佛尔果春用手一抹,掉色了!

    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是很好的绸子,掉色了?

    戴佳氏一急,伸手扒拉,可是一撞,茶壶整个翻下来,这回热水激到了瓷碟。

    叭叭叭,裂开了!

    怎么会这样?

    已经没有工夫想了。宁聂里齐格在杨氏的陪伴下走了进来:“三媳妇在吗。”

    佛尔果春淡淡一笑,起身相迎。

    宁聂里齐格吃惊的看着那些坏了的东西:“这就是马上要发的月例?亏我还亲自来瞧瞧,你竟然敢以次充好,中饱私囊?”

    她气得像是要晕过去了。杨氏急忙抚她胸口:“老夫人息怒,夫人不是这样的人。”

    “是吗。”宁聂里齐格推了推她:“你给我找找看,她贪的银子在哪里?”

    要找吗。

    杨氏忐忑的瞧了瞧佛尔果春,朝着柜子走了过去。

    柜门有锁。康熙送的玻璃餐具安静的躺在里面。

    佛尔果春犹豫了片刻。

    宁聂里齐格的脸变得更难看了,命令道:“给我打开!”

    打开,看见了。

    不仅有玻璃碗,还有手帕和药瓶。还有给乌尤和德昌准备的衣裳,被面,不过,做了一半,还没有做完。

    现在,都是罪证了。

    宁聂里齐格拿在手里仔细端详,揉了揉眼睛,仿佛多么痛心般的说:“你到底还是做出对不起老三的事了。呵呵,亏你也好意思污蔑四儿。把她弄得半死不活的。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敛财,你的良心过得去吗。这是什么?你居然拿佟家的银子做下人喜服,是谁要嫁了,问过我们吗,你好大的胆!”

    宁聂里齐格一边气愤的说着,一边拍了拍桌子。

    她想佛尔果春跪下回话。

    一旦跪下,也就等于承认了。

    从前宁聂里齐格和伊哈娜不合的时候,就想过最好再也不要跟她们见面。那时佛尔果春还在家里做姑娘,谁知道选秀会点中她做隆科多的妻子。后来有了岳兴阿,夫妻感情还不错,宁聂里齐格就看在孙子的份上,对佛尔果春好了一点。

    岳兴阿那会儿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很活泼很讨人喜欢的。

    后来有了李四儿,庆春的眼睛又瞎了,婆媳关系就恶劣到了极点。

    就算现在要她把佛尔果春杀掉,她都会很高兴。

    终于抓到小辫子了啊,她要把她往死里踩。

    佛尔果春没有跪。回头看了看。

    现在屋里站着的,除了杨氏,戴佳氏,还有的便是乌尤和戴佳氏的下人。

    都不是生人,但听到这些话也挺不应该的。宁聂里齐格敢当着面说,就等于已经不在乎她的名节和生命了。

    最好她没了,给李四儿腾地儿。

    佛尔果春知道宁聂里齐格是这样想的,但是她不跪。

    她想起了隆科多,还有隆科多怕她怕得要死的样子。

    她不在乎隆科多之妻的位子,可是,要她用自己的清白来换自由,凭什么呢。

    那不是自由,是他们要她死啊。

    她迎着宁聂里齐格气愤的眼神说道:“额涅既是有备而来,不如问问爷的意思。”

    宁聂里齐格一噎,变得惊慌了。她的确是故意的,可是凭什么佛尔果春就知道了呢。她是吃了豹子胆了,竟然一点儿都不怕她,难道吃定了隆科多会帮她出头吗。

    宁聂里齐格也听说过隆科多为了护妻对李四儿要打要杀的态度,心想他肯定是抽风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抽风。这会儿要把他喊来,她也心虚啊。兆佳氏那边已经在退股了,还要把账目公开,这事要捅到佟国维那里,她还坐得稳正妻的位子?

    佟国维一定会护着乌雅氏,拿她是问的。

    隆科多会不会帮她说话,她心里没底啊。她没护好李四儿,隆科多不冲到她的院子里找麻烦,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只能顺着李四儿的意思,先把佛尔果春弄死,至于其他的,她要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呗。

    劣质的绸缎,参差的瓷碟,把这些东西弄到佟家来,很困难吗。

    有兆佳氏的帮忙,李四儿发话,谁敢不当是佛尔果春做的呢。

    宁聂里齐格抿了抿嘴唇,给自己打气,伸手去摸妾室的药品。

    她打开来嗅了嗅,立刻便厌恶的扭头:“瞧瞧,连人命都不当回事了,这是人参丸吗。”

    当然不是,萝卜还差不多。

    兆佳氏跟李四儿说,佛尔果春去过福春堂,这也有罪!

    宁聂里齐格坚信,这个总是赖不掉的!

    佛尔果春笑着听,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来。

    宁聂里齐格看着她的脸,心里发慌,又拍桌子了:“你这个人,一点人心都没有吗。你就是小人得志了,看看你的样子!”

    佛尔果春明白了,她们就是要她一辈子被压迫着,那样才是正常的。假如她反抗,就会伤害到她们的利益。李四儿会给她们压力,然后她们再来一拥而上。

    这些人的脑子里,只有李四儿了。李四儿能给她们银子,就成了她们的亲人。李四儿能给她们利益,就成了她们的主子。

    可是别忘了,李四儿之上,还有个隆科多呢。

    佛尔果春又说一遍:“额涅,谢谢您对我的关心,但这件事,还得爷过问一下。”她瞥了一眼乌尤。

    乌尤悄悄挪到窗边,打了个手势。

    隆科多到底是要来的。

    即便是处置她,也真的不能不通知他一声。

    宁聂里齐格不肯动。但是守在院子里的德昌却过去了。

    没多久,隆科多气喘吁吁的赶来了。

    他冲了进来 ,张口便斥住宁聂里齐格:“额涅,不要瞎闹了!”

    这是对母亲说话的态度吗。宁聂里齐格惊得一噎,却也想起,隆科多自从得势后,很少不这么对她的。她以前宠着庆春,活该被他报复。

    宁聂里齐格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服气的说:“我在替你管教媳妇,你看看这些东西!”

    隆科多一看就知道了。除了康熙没别人。他气得脸色发白,可是却努力憋出了笑意来:“哎哟,这算什么呀,我给她买的。”

    “什么?”宁聂里齐格愣住了,然后以为是隆科多爱面子。

    男人,很少能接受并承认这些的。

    她也为他心痛,但是他只有接受了这些,才能打倒佛尔果春,难道他不懂吗。

    隆科多还在笑:“额涅,您怎么也跟着她胡闹,我们的事您甭管了成吗。”他其实很不喜欢他的母亲。

    小时候,他是很想亲近她的。但她一直宠爱庆春。

    大了,他嫌她烦了,她却偏要来依靠他了。

    好麻烦。

    隆科多甩了甩手,暗示宁聂里齐格快点离开。

    他心里窝火,倘若她再待下去,他就要做出点不好看的事了。

    宁聂里齐格也不想这样。对着他的时候,常常就在想要是庆春还好好的该多好。可是没办法。

    既然来了,总得有点结果。上了年纪的人,脸比命重要。她指着那些残破的东西说:“刚让她管家,她就做出这种事,你不问问吗。”

    “哦,那也是我让她干的。”隆科多真的脑子发昏了,顺口就乱说。看清楚了东西,才呸了一声,纠正道:“那肯定是下人做的,等我查出来重重治罪。额涅去歇着吧,这事交给儿子就行了。”

    治罪,那怎么行呢。那罪就治到她的身上了!宁聂里齐格好想大声问隆科多你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的啊。

    这个儿子,就是来讨债的!

    她急得话题又转到坚夫身上了:“这些碗是便宜的东西吗,帕子和药瓶是从哪儿来的。你给我问清楚,是她送给外人的,还是外人给她的,老三,我看你真是变了,什么都向着她!你给我查账!看看,她是不是把给我过寿的钱给花了!”

    终于来了。

    佛尔果春想起提到银子时格根的脸色,她明白了。

    事情太巧了,她和黄爷被坑了啊。

    玻璃餐具要五百两,寿礼的银子只是三百两,还有两百两才能买得起,那就只能是她贪污月例来采办了。

    即便他们知道她手上有银子,那都不行,那都是佟家的。

    真会算账啊。

    这真是一桩大罪啊。

    擦擦,艰难的脚步声进入到院子里。

    佛尔果春知道是李四儿来了。这些人真是踩好了空闲的。

    她有意的高声问隆科多:“爷,您说清楚,我到底有没有坚夫。”

    “是,当然没有坚夫。”隆科多拿起其中的一只玻璃碗仔细端详,上面划着的字刺痛了他的眼睛。

    虽然很小,而且是满文,但是用手去摸,还是可以摸出来的。

    烨。

    那是康熙的名字啊。他居然在这样的礼物上刻名字,这么嚣张吗。

    隆科多握起拳头,骨节咯咯的。他咬得嘴唇又突出牙印来了:“夫人怎么会有坚夫呢。那是有人胡说八道。额涅是听了什么闲话,竟然有这样的误会。”

    总是不肯说到李四儿吗。

    佛尔果春提醒他:“上回爷说是李氏嫉妒生事。”

    “夫人!”隆科多的声音焦急而高亢:“四儿在房里思过,怎敢再做这样的事,我一定给您一个交待,请您息怒。”

    隆科多这么跟佛尔果春说话,有病啊!

    人们都傻了。

    屋外的李四儿顿住了步子,不敢再进来了。她有预感。最好快点跑。就算这些句子令她很心痛,她很想问个究竟,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抛下哗哗的泪,她决然的转身离去。

    屋子里,隆科多继续在向佛尔果春解释,生怕她不肯相信:“夫人,以前是我对您关心不够。以致于生出这样的误会,我先送额涅回去,等下再来看您。”他好屈辱好生气!

    脸都丢光了!

    隆科多执意的拉着宁聂里齐格离开。宁聂里齐格会这么做,他当然也明白都是李四儿的意思。

    可不敢惹啊。佛尔果春已经惹得康熙在礼物上留名字了。那得多大的魅力啊。

    有皇上罩着,谁敢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癫并收藏[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