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因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哎哟妈呀。嘎鲁玳一吓,坐到地上去了。玉柱还好些,不过也慌得丢开了李四儿,向后退。

    李四儿咳着,头被这么一甩嗡嗡的响,突然有着被弃尸的错觉。她摸了摸心口,气喘不匀。有东西向上涌,可是又出不来。

    嘎鲁玳离她近,先反应过来,爬起来去抹抹:“额娘,您没事吧。”

    李四儿觉着是一只狼爪子在摸她,看着他们都觉得是两匹狼。

    这两匹狼立着爪子呢,寒风嗖嗖,红口白牙的,那眼睛,那手!

    越看越像,她一急,又咳了。有点唾沫溅出来,落在嘎鲁玳的襟口。

    嘎鲁玳皱眉,眼向下瞥瞥。

    李四儿吐的是血!

    她吓死了,就像蟑螂蹦上来似的,帕子一抹,连着一块儿甩到了地上,然后脚一挪。

    跳起来了。

    为什么跳?急啊,衣服沾了血,恶心。她又不能马上脱。

    别说玉柱在这儿,就是他不在,她也不能。

    形象要保持,她只好忍了。

    可是血还在身上,她闭闭眼睛,努力忘记它,然后抬头,温柔的问李四儿:“额娘,您没事儿吧。”

    李四儿当然有事,身上血在滑呢,越来越往下了。她拉拉被子盖严点。努力做出慈爱的样子来:“你们怎么来了。”她的手抖得不停,只能紧紧握着被子。

    “是来给您送钱的。”嘎鲁玳慌慌的看了看玉柱,她真后悔,刚才怎么就顺着玉柱的话往下接了呢。

    李四儿听见没有?

    她仔细的辨认李四儿的脸色,看不出来。她太年轻了,一时口无遮拦的后果,她担不起的。

    她又望玉柱。

    玉柱嫌烦的拿眼扫了扫,转到李四儿身上:“额娘,我们确实是来送钱的。”

    他把银盒子拿过来,塞进李四儿的怀里,然后,以一个孝子的口吻看着她的眼睛说:“额娘,风雨同舟,不离不弃。”

    哦,是么。

    玉柱的手指上还沾着粉呢,就这么按到盒子上去了。

    李四儿斜了一眼地上的帕子:“给你妹妹捡起来。”

    啊?

    玉柱的脸色变了。但也没办法。他捏着两根手指提溜起来,就像在夹着老鼠尾巴,颤颤颤。

    这么恶心吗。孝子?

    李四儿咬了咬牙,突然叫:“玉柱。”

    玉柱一抖,掉下去了,他急忙一搂抓住它。

    哎哟。粘乎乎。他不忍直视的转头。

    李四儿没理他,又喊嘎鲁玳:“凤凰?”

    “啊?”嘎鲁玳正紧张的盯着玉柱,这么一叫她整个身子都缩起来了:“额娘?”

    这怎么回事,李四儿要咬人了?

    她想跑,可是也得交盒子,不甘不愿的凑笑脸:“额娘,风雨同舟,不离不弃。”她看了一下李四儿眼神不太对,又添了一句:“我们爱您,永远爱您。我们会不惜一切的保护您和佟家。”

    李四儿讽刺的一笑,去摸她的脸。

    她的手凉得像冰块似的。

    李四儿的脸色也不好看,白白的有点泛黄,还有一点暗暗的,像沾了灰。

    他们忍耐着恐惧,不想再看她了,可是也不能就这样走。

    李四儿肯定要说不用了,宝贝儿们,带回去吧。

    他们期待着。

    李四儿张开了唇,微微一笑:“你们都是好孩子,额娘心领了,那就留下吧,谢谢。”

    留下?

    嘎鲁玳看看玉柱,玉柱看看她。

    醒不过来,都蒙了。

    李四儿直了一下背,想起来,可惜不行,不甘心的说:“额娘也爱你们,永远。”

    从心底漫上来的寒压不住了,她的眼睛越来越湿,终是哭了起来。

    她好伤心,她的心被刀扎得透透的,全是血。

    为什么会这样,她对他们这么好,想不明白啊。

    嘎鲁玳和玉柱想得可不是这个。

    他们急促的呼吸着,都想吃人了。

    李四儿静静的瞧着:“是要我写欠条吗。”到底忍不住,想让他们也难受难受。

    嘎鲁玳心口噎住了,眼睛瞪圆了,就像被打了两个嘴巴。

    玉柱的脚发出擦擦声,过了一会儿,摸了摸嘴忽略她的话:“额娘我们走了,您好好静养。”

    兄妹俩出了院子,都是失魂落魄的。突然,宁聂里齐格的声音响起来。

    嘎鲁玳吓一跳,看见她和格根刚刚进院子,表情非常古怪,像是在掩饰什么。她不禁在想,她们到底是不是刚来的,有没有听到刚才的事。不过,因为自己也心虚,就顾不上了。

    打过招呼就分道扬镳。

    宁聂里齐格怀里揣着个盒子,病恹恹的走过去了。

    嘎鲁玳看着它,充满了羡慕,过了一会儿,又有点幸灾乐祸。

    都被掏空了,谁也逃不过。活该。

    但是,嘎鲁玳想了下又担心起来,问玉柱:“都是你,你不是说额娘不好意思留吗,现在都进去了,我没钱了,怎么办!”

    她更担心的是李四儿会不会跟他们翻脸。

    玉柱也不痛快,不过比她有底气得多:“你慌什么,额娘不是没怎么着吗。再说了,她凭什么跟咱们翻脸,你见过老太太跟咱们阿玛翻脸吗。”

    当然没有,宁聂里齐格怎么敢呢。

    同理,李四儿当然也一样。

    言传身教,这是因果。她要怪,就怪她自己。

    她以前让宁聂里齐格怎么过日子,现在,她自己也得这样。

    憋屈吧。这是报应。

    嘎鲁玳放心一些了,当然,她更倾向于李四儿没听到,但是也急啊:“那钱呢,钱怎么办!”

    “我损失比你大,我都没急你急什么。”玉柱反应过来了:“别作那样子,矫情,你肯定还有钱,给哥哥二十两,我请人喝酒。”

    他跟常宁的小儿子玩得不错,跟夸岱家的老二也还好。他们是兄弟,总能帮忙在阿玛那边说话的。

    别看年轻,喝酒喝出来的感情那可不浅。

    只要隆科多不倒,他们就有希望。

    嘎鲁玳气得哭起来了:“我哪还有二十两。你害死我了。这家里真的不能住了,我要出去!”

    出去哪儿?去李三那儿么。那是舅舅家,他们要去当然也可以。不过,现在李四儿得指着娘家帮忙还钱,他们再去住宿,再不给钱,人家会是什么脸色。

    再说,嘎鲁玳根本也不想去,她才看不起舅家,住得久了,身份都低了。

    玉柱啧啧:“行了,我最怕女人哭,我们去找阿玛吧。”他心里乱七八糟,连隆科多也恨上了。

    隆科多那里正在待客。而且是最不想见的客人,鄂伦岱。

    鄂伦岱接了銮仪使的差事,过来探他的病,他就觉得人家在显摆,而且,他根本一向就讨厌他,看见他的脸,就想拿纸糊上。

    鄂伦岱带了两盒点心,就这么多了,往桌上一放,过来坐在榻沿上。

    隆科多心里毛毛的:“你这是干嘛。”

    鄂伦岱在看他的伤,看得越久心里越舒服,不过,还有些不满意:“老爷子力气不行啊,还能睁眼。”

    隆科多一挺,就要坐起来了:“鄂伦岱!”

    对方比他大六岁,应该叫一声堂兄,不过,他很少这么做。

    鄂伦岱微微一笑:“你再吼,那差事也是我的了,怎么,想我还给你呀。”

    那是做梦。

    但隆科多总觉得,鄂伦岱应该补偿他。起码,几千两银子总是要给的。佟国纲死了,那边的势力就不如这边,捡便宜的人,凭什么不给呢。

    鄂伦岱不能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隆科多摸摸气拧了的心口,小声哼哼:“怪不得生不出儿子来。活该绝后。”

    鄂伦岱挑眉,无所谓的一笑:“你不绝后,你怎么躺床上了呢。”

    躺床上的,那是废物。以后靠谁养活还成问题。

    隆科多被说痛了。揪着心口皱眉,斜眼睛。

    他还是恨他,恨这个嚣张的家伙。

    鄂伦岱和隆科多不一样,从小到大性子都没变过,古怪,暴躁,喜欢噎人。但他有一点比隆科多强,他只有一个女人。他只喜欢她。

    哪怕她生不出孩子来,他也只喜欢她。

    如果吉兰不是因为要救岳兴阿,鄂伦岱的孩子也该有十一二岁了。

    想想都是仇啊。

    看看他现在这副样子,舒坦了不少。

    隆科多终究是被他眼神弄得心里哆嗦:“你到底要干嘛。”

    鄂伦岱不会好到帮他的,来这一趟除了探望,还有便是为夸岱做点事。佟国纲有三个儿子,老三夸岱和他都是嫡出。夸岱是个老好人,夸岱的第二子纳穆图跟玉柱的感情好,所以这边有了困难,那边也主动的想到了援手。

    把嘎鲁玳和玉柱接过去住一阵子。等这边的情形稳定了再送回来。

    总有许多事是不能外传的,就连鄂伦岱也不知道为什么佟国维府突然变成这样。他接他们过去,也是为了给夸岱一个交代。他跟庶弟法海的感情有多糟,跟同母弟夸岱就有多好。虽然他自己不愿意,也得答应。

    隆科多其实也想这么做,家里乱成这样,不能苦孩子,也得保他们平安。但是在鄂伦岱的面前总得圆圆面子,冷笑道:“不用了,我们同甘共苦,用不着你。”

    真是这样吗。

    话音刚落,阿林便进来通报说有人找。

    嘎鲁玳和玉柱进来了。

    隆科多听了他们说的,脸上一红,瞪眼道:“什么?”

    他们要出去住?

    这可真是打脸了,要不要这么快!

    鄂伦岱找了个搓刀正在磨指甲,头也不抬的哼哼:“再说一遍。”

    玉柱看着他笑道:“伯伯,我们要打扰您了。我们想到您的府上学学规矩。”多好的借口啊,真斯文。

    其实应该加个堂字,算了。嘴这么甜。鄂伦岱看隆科多脸都歪了,冲他笑:“兄弟,孩子们挺孝顺啊,知道帮你分担。”

    孝顺么?大难来时各自飞,都跑掉了!

    天还没塌呢,这么快!

    隆科多咳得越来越厉害了,不得不靠在榻上。他抓着枕头,指甲深深的抠了进去。

    扔枕头么,那可像是女人了。

    他忍了忍,忍出个笑脸来:“好,去吧。让伯伯好好教导教导你们!”

    那边可不会这么宽松,规矩不好是会直接上鞭子上板子的,跪铁链上夹棍都有,隆科多小时候就领教过,不过,那时候是佟国纲打他,现在可轮到这两个小崽子了,活该!

    两个一无所知的狼崽子,还在做逍遥快活的美梦。看到隆科多答应了,都挺高兴。

    鄂伦岱抹抹磨好了的指甲,很满意,冲他们说:“那你们先走吧,我再跟你们阿玛聊会儿。也别带什么东西了,那边都有。”

    那就走吧。

    兄妹俩走得挺快,怕走迟了不让了。

    鄂伦岱的人跟着出去,不一会儿,再回来告诉他:“主子,已经出府了,走了一段了。”

    哦,那也就是板上定钉了。

    鄂伦岱这会儿抬头,气定神闲的问隆科多:“说吧,你打算给多少银子?”

    ……

    隆科多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怎么,我帮你教儿子,打女儿,他们还在我家里住,你不用给钱吗。”鄂伦岱冷冷一笑:“现在可都在我手里了。”

    ……

    隆科多从心底里扎出针来,冲下榻去要揍他:“你这个王八蛋!”

    鄂伦岱手比他快,给了他一拳头,正好打中了鼻子,然后回头对下人说:“他骂我,记十鞭,回头跟他儿子算。”

    下人安静的说了一声:“哦。”

    隆科多不能动了。

    鼻子在流血,眼发花,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到底还是心疼那俩孩子。

    鄂伦岱看着他说:“他们是李四儿生的吧。啧,我怎么就这么讨厌小老婆呢。”

    该着他们倒霉,自己送上门!

    隆科多伸了一下手。

    鄂伦岱回头:“记十鞭,跟她女儿算。”

    隆科多吓得坐到地上去了:“我没打你!”

    鄂伦岱笑:“我知道,我乐意。”

    隆科多停下来喘气,居然哭了。

    叫人去救他们吗。那不可能的。那边的府上,才不会听他的话。

    鄂伦岱等他狼狈的惨了一会儿,又说:“我是为老三来的,不然你以为我喜欢上你这儿来。说吧,给多少?”

    隆科多抹着鼻血,委屈的哼哼:“你抢了我差事,你还没给我钱呢。”

    “给你钱那叫买卖。”鄂伦岱抬手甩他一嘴巴:“买卖官职你脑袋不要了是吧?”

    隆科多接着哭,太憋屈了。他不能还手啊!只能申辩:“我没钱了,我真没钱了!”

    鄂伦岱叫他写了三千两的欠条,然后又问他:“我刚接任,规矩上不太熟,你跟我说说以前怎么伺候主子的,嗯?”

    他脾气不太好,要伺候康熙就得多加小心。但其实也不至于难到要靠隆科多指点。

    不过是故意羞辱罢了。

    隆科多在心底叹了一声“报应”,紧张的爬了起来,捂着鼻子说:“哥,那咱们慢慢聊呗。我让下人给您做点菜,行吧?”

    鄂伦岱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癫并收藏[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