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良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苑。

    佛尔果春的心情不错。

    康熙让福全带了消息给她,庆春的事暂时没有进展。两次会诊都是假酒掺入了药物之中而盲,并不能证明和她无关。

    想起当年真的很荒唐。

    那时也恰好是她和隆科多还有李四儿闹得最僵的时候,这两个贱人跟四房向来不好,便认定她的反抗是四房的帮助,特地跑到四房去闹,很多话是佛尔果春和瓜尔佳氏私下里说的,包括瓜尔佳氏和庆春的私密,结果却在李四儿的口中一一道来。

    李四儿不要脸,她敢说,可是瓜尔佳氏和庆春的脸可就丢光了。

    瓜尔佳氏便觉得是佛尔果春无能为了自保出卖了她,把她痛骂一顿,还打了一场。

    她们之间不好了。就在这件事闹开不久,就有“假酒”的事。

    那时庆春身有湿疹需服药酒,每日服一小盅。

    可是突发眼疾后才发现原来药酒是错的,酒是由甘薯酿成的假酒,可以致盲。

    许多人说是佛尔果春记恨,所以把他的药酒换了,后来经过检验酒也确实变了。

    现在会诊的结果依然是和假的药酒有关,却无法证明佛尔果春是清白的。

    除非能证明当初换酒的人不是她,或者有别的因素,那才有可能证明这件事情的真相。

    事隔这么多年了,还有可能吗。

    佛尔果春知道不能急,能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她谢过了福全留他用饭。

    福全笑说:“不必了,我这就回去。”

    佛尔果春送了出去。正好,岳兴阿回来了。

    不久,舒舒也来了。

    舒舒说如今舜安颜和岳兴阿在宫里当差,怕她寂寞所以过来照顾她。

    是有意住在这里的。

    佛尔果春皱了下眉,不过没说什么,让乌尤安排。

    舒舒有点奇怪,仅仅一天,就显出与众不同的地方来了。

    次日,早上天还未亮,佛尔果春走进厨房时便嗅到了香气。

    舒舒在煮粥。她放下手中的锅盖,拿着勺子回头笑笑:“夫人,奴才习惯了,在宫里时也这样,万岁爷喜欢喝小米粥。”

    佛尔果春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舒舒真的很奇怪。

    无论佛尔果春说到什么,她都会有意无意的提康熙在宫里时是什么样子,他平常的习惯是什么。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没有多久,佛尔果春明白了。

    可是舒舒还在说。

    她太奇怪了。

    佛尔果春于是说:“你知道皇上那么多事情,等你闲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下午,佛尔果春抄完了经,正好招待她。让乌尤端了绣墩来。

    “您别太客气了,奴才不敢当。夫人,您跟皇上是怎么认识的?”舒舒走过来站着,很好奇。

    佛尔果春跟她聊起了康熙。

    “天哪,原来有这样的机缘。”真是令人向往。

    原来是因为烟荷包,舒舒在想,宫里的那些女人知道了,还不得嫉妒。死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这样的缘份,康熙于佛尔果春就是一个盖世的英雄,是天降的福星。

    即便只是幻想,也足够令她激动。

    她相信,那些女人也会激动的。

    她惊奇起来,不知不觉,话又变味了。

    从她的话语里,佛尔果春了解到元后的点点滴滴,也听出了舒舒的热情。

    有趣的是,自己和元后之间真的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可是,舒舒为什么要有意的说起这些呢。

    佛尔果春由着她眉飞色舞。

    舒舒不好意思的停下来:“夫人,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没有。元后真的很受人爱戴。”佛尔果春拉住她的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她会更尊敬元后的。

    舒舒会错了意,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不禁激动道:“您只要按我说得去做,万岁爷会高兴的。”

    为了康熙?

    佛尔果春心中一动,不过,没有再说什么,让她走了。

    傍晚。

    康熙过来了,也问了佛尔果春近日来的生活情况。虽然他很忙,但是问起她的时候还是很细致的。问完了,朝着她微微一笑:“不要急,你和孩子们以后都会越来越好的。”他也很喜欢舜安颜。舜安颜身上有他乐于见到的拼劲。还有岳兴阿也终是不再欠隆科多和李四儿“恩情”,自由的去当个男子汉了。

    他希望佛尔果春知道他很欣赏她的孩子们。

    佛尔果春高兴的说:“谢皇上,只是他们还需要磨炼。”跟在康熙身边,自然是会引起其他人嫉妒的,康熙还这么善待他们,他们必须更加勤奋的当差才能对得起这份荣誉。

    康熙有点饿了。

    佛尔果春便弄了些粥来,跟他说:“舒舒上午弄过小米粥,有点素了,我想试试这个行不行。”

    松子玉米粥,还配了一小碟的酱黄瓜。康熙一惊:“你怎么知道朕喜欢。”他没有说过。

    这是元后喜欢的。一尝到它他就会想起很多记忆,不过,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教人这么做了,因为再想起她的时候也会伤心。他还记得元后最后一次这么做的时候,已经怀着保成八个月了。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啊。

    康熙抹抹湿润的眼睛,没说什么。

    梁九功就在他的身旁待着,超级紧张的在想佛尔果春是无意的还是有心的?胆子可真大!

    过了一会儿,康熙执起勺来,轻轻的舀了一口送到嘴里。

    梁九功提起了耳朵。

    康熙朝着佛尔果春笑了笑,温和的说:“好喝。”

    他就当提前用了晚膳吧。他全喝光了,再问佛尔果春和舒舒聊了些什么。

    佛尔果春绕开了这个话题,舒舒毕竟只是个小姑娘,她也知道她是四阿哥的人,不愿意康熙多想,由于这些天来抄写的佛经已缝装起来了,她去取了交给他。

    康熙一看她是如此的在意元后,心里也很感动。又说:“朕会留意你的,不要害怕。祭期之后,朕会有决断。”他想到时候一切安定下来,就该安排他们的喜事了。

    佛尔果春亲自送他出了别苑,看着康熙和梁九功上了马车。

    马车动了起来。

    康熙不知不觉想起了元后,然后又想起了佛尔果春。他知道,她们之间定然是不同的,但是,都是很爱他的女人。

    他相信她也爱他,一定是这样。

    他看了一眼梁九功,梁九功没敢说话。

    不是没有人模仿过元后,能像佛尔果春这样全身而退的,只有她自己。

    康熙看梁九功还是不开口,于是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奴才觉得她不像是……”梁九功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算是顺了康熙的意思,虽然跟着他这么多年了,但不一定时时摸得准他在想什么。

    皇帝的心最难猜。

    “当年元后配的小菜是小白菜。”康熙有点怨念的看了看梁九功:“你忘了吗。”

    梁九功其实是记得的,忙道:“奴才该死。”

    她没有模仿,所以她不知道,所以这只是巧合。而她明明是知道有人要这么做,可是却没有向他告状。

    感谢这件事,让他更加深刻的了解了她。

    是有人故意在引导康熙相信佛尔果春在模仿元后,在利用元后。

    是谁呢?

    康熙有点自言自语的说道:“舒舒是才来的对吧?”

    “嗯。”梁九功点了点头。他知道是谁了,只是他不愿意往那个人身上去想。

    康熙也是这样想的。他撩开帘子,看站在门口的佛尔果春的身影渐渐远去,心里越来越温暖了。

    回宫之后,他们去了永和宫。

    德妃没有想到仅仅一天康熙就找上了门来。

    看来那件事有效果了啊。她有点窃喜,但是也很紧张。

    康熙坐下来,德妃让宫女上点心,他便说:“不用了,朕用过了。”他看了看德妃一眼,直说:“在别苑用的。”

    德妃一愣,连同周遭的宫女和太监也被吓了一跳。

    太直白了,康熙这是要干嘛呢。是直接来示威吗。

    德妃心里有点慌,她扫了一眼,身边的人就退了下去。这时候,德妃再跟康熙说道:“是臣妾让舒舒过去的,她伺候得不好吗。”她本来不想承认,但康熙这么快找来就说明已经知道了,不管佛尔果春有事还是没事,她必须要说实话。

    不说实话,康熙就会顺着心意去落实她的动机。如果康熙在想她在离间他们,那就坏了。

    看来,是她低估了佛尔果春在他心中的份量。

    德妃掐紧了帕子,掌心全湿透了。

    康熙有点失望,但也还不至于为此伤心。他宠爱十多年的人像其他的女人一样那样防备他,他在她的心中的意义和他在别的女人那里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他心里的话必然有所保留,就像她对他一样。

    寻常夫妻尚且如此,何况这是紫禁城。

    算了,要那么多干什么呢。

    他笑了笑,语气变得稍微暖了起来:“没什么,舒舒挺好的,就是话挺多。”

    德妃小心的看他的脸。看了一会儿也不敢放心:“她可能才去那儿觉得新鲜。”

    “嗯。”康熙突然严肃道:“朕和你商量一下,你觉得舜安颜这个孩子怎么样?”

    德妃心中一惊,这么快吗?看来她果然猜对了,温宪喜欢舜安颜,可是为什么要瞒着呢。

    这样一来,恐怕她只有选择第一条路了,和佛尔果春做亲家,而且帮此人进宫。

    其实,德妃很清楚即便没有她的帮助,康熙也会顺顺利利的把佛尔果春接到宫里来,只不过,现在他要她一个态度。而现在如果她识趣的去做,那么康熙就不会再计较之前发生的事。

    他什么都知道,但是他可以忘掉。

    她要选吗。

    德妃纠结的对抗着自己的心,不久之后,她起身跪在了康熙的面前:“其实臣妾还有话要说。”

    既然康熙已经猜到了,她不如直说想跟佛尔果春套近乎。

    坦白也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她不能把另外两条路说出来。

    当康熙满意的离开之时,德妃才顾得上全身的汗水。她忙叫人备水沐浴。

    等清洁过了,她要歇下的时候,偶然跟常全聊了几句。

    常全是她的心腹,听到她选择了第一条路,不禁皱了皱眉。

    德妃敏感的眼皮一跳:“你怎么了,有话直说。”

    “其实倒也没什么,咱们的五公主有额驸是件好事,主子跟那个女人做亲家也不是坏事,只是,”常全小心的察看周围,放低了声音:“咱们公主亲近四阿哥,这万一将来舜安颜得了势,四阿哥如虎添翼,那十四阿哥岂不是……”

    舜安颜这样出众,将来必是位极人臣,有他的帮助胤禛就可以去和太子拼一拼了。万一他们胜了,将来取代太子的就是胤禛。

    现在康熙好好的,将来驾崩了,胤禛岂不就是新君?到时候,胤禵可就……

    德妃浑身发寒:“可是我已经答应了皇上我会帮他们的。”

    “那也得改。”常全紧急的提醒她:“这条路您不能选!”

    这条路这么好,不能选太可惜了。

    其实,胤禛得了势,将来德妃一样是皇太后,难得康熙肯让舜安颜和温宪结亲,这么好的机会,不要了可真是太可惜了。

    但是为了十四,只能不要它。

    德妃眨了眨眼睛:“依你怎么说?”

    常全回答:“只能选第三条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癫并收藏[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