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波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坤宁宫。

    在等待康熙回来的时候,佛尔果春走出了元后的书房,其他人也都出去了。

    不过,他们都知道康熙肯定得回来。

    这会儿夜已深了,过子时了。但是康熙到底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们也不敢走。在坤宁宫的院子里候着。太子,保绶都很伤心,温宪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舜安颜和岳兴阿急着安慰他们。下人们准备宵夜,还有提神茶。

    大家都有事做。

    佛尔果春唤宫女叫乌尤过来陪着她,她的心也很乱。

    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真的证实了,还是会心有余悸。

    康熙什么时候回来?

    佛尔果春和乌尤走到院门口望着外面的甬道。

    寒风吹动的声音在深夜里变得像哭声一样凄凉。

    佛尔果春的心像跃动的马蹄一蹦一蹦的,有点难以承受。

    她在盼望康熙。

    还好,她终于看到了两个渐行渐近的人影。

    康熙和博敦是走着过来的,风一吹,康熙的衣袂就动了动。长长的影子拖在地上看上去很落寞,佛尔果春看见他莫名的心就安定了,她想走过去说几句,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康熙的脸和眼睛都是红红的,她知道他是什么心情在想什么,便把脸转过去当做没看到。

    乌尤觉得她太傻了,伸手抹了一下她的胳膊:“格格,咱们干嘛不过去?”康熙现在正是最难过的时候,也是最难得的机会。佛尔果春揭破了当年的秘密,打开了康熙和保成的心结,正是天大的功臣,这会儿再去安慰他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为何不趁机树立起最高大的形象,让康熙刮目相看?相信有了佛尔果春的温言软语,康熙一定会很感激,往后在宫里也没有人能动摇她的地位。

    佛尔果春望着乌尤,却是摇了摇头。

    乌尤不明白,但这时康熙和博敦已经走了进来,没机会问了。

    众人行礼然后识趣的离开。太子想要留下,却是很奇怪的瞥了佛尔果春一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已经不知不觉在征求她的想法。

    佛尔果春摇了摇头。

    太子心里一顿,像是被一根针刺了进去。

    但是佛尔果春的意思他已经明白了。不用留下了。

    众人离开。

    听着脚步声,康熙回头看了保成一眼,又看了看佛尔果春。他的眼停留在她的身上,眨了一眨。

    佛尔果春点了点头。

    她懂他的心,康熙很高兴。他终于又得到了一个爱他,懂他心的女人,这个女人是他的瑰宝。于是康熙放心的摆了摆手,不要任何人伺候,然后一个人走进了元后的寝室。

    那里已经被打理得很干净了。

    康熙坐在床边,安静的闭上了眼睛,看着枕头还有被褥在想很多很多事。

    今夜理当是属于元后的。只属于她一个人。这是她应该得到的尊敬和爱。康熙会在这里尽情的倾诉他的心。

    佛尔果春看了一眼窗上的映出的人影,安心的和乌尤出了院子。

    乌尤跟在她的身后,听着她的平稳的脚步声,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是自己想得太狭隘了。还好,佛尔果春没有发脾气。她有些歉疚的跟她说对不起。

    佛尔果春摇了摇头。

    眼下的事情还没有完,哪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乌尤想了一下:“格格是说以后?”

    虽然康熙还没有说明对太后的处置,但是她不会有好结果。按佛尔果春的猜想,几个月后太后就会“病逝”,她会死,那时是她恶贯满盈应有的下场。

    是很应该的,不过真正的原因不能外传。

    除此之外,佟家的事情,包括隆科多,李四儿还有和他们有关的人也应该解决了。

    她们用毒物谋害太后,以下犯上,而且一直以来做了那么多坏事,也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那时将会是一切事情都清白之时。

    乌尤想起了另一件事:“您是在说庆春。格格,奴才很清楚,当年庆春的眼睛并不是您弄瞎的。可惜,我们从当初到现在都没办法证明。”

    是的,任何人都清楚,只是没有证据。到今天这种地步,谁都可以猜到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做,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从他的嘴里套出答案?

    佛尔果春叹了口气:“其实只要等下去真相就会出现。时候不早了,咱们该离宫了,回别苑吧。”

    等?乌尤好像有点明白了。

    ……

    太后有恙的事很快就传开了。次日一早,前去请安的嫔妃们最多只是在院子里叩了头便被请回,没有谁真正的见到了她。

    帷帐低垂,挡得很严实,大家就真的以为太后在养病。

    太后整天说自己心口疼,不舒服,于是,她真的养在那儿不动弹了,也没谁觉得奇怪。只是严肃到都不能见人的地步,那可就真的危险了。

    所以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将来不久她真的那什么,也是顺理成章。

    苏麻代为传谕,说太后要安心静养,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太后这个样子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现在她还不能死,因为康熙和佛尔果春还没有大婚。这样会误事而且很不吉利。反正她是要那什么的。她的病既然是李四儿弄出来的,到时候让李四儿给她偿命就是了,至于元后的往事,就这么盖着吧。参与过的人们康熙会妥善处理。

    后宫的意见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在她们的眼中,太后的病还有了另一种含义,那便是她和佛尔果春之间的争斗以失败告终。她是被气倒的。这个结果真可怕,苏麻和康熙都已经站到了佛尔果春这边,佛尔果春是真正的胜利者。

    她这么强,她会不会再做出点什么事,把大家都干掉?

    之前某些还有心思要联合起来对付她的女人们都害怕的转变了态度。也因此做出一些很可笑的举动。

    有的让家里人想办法,看能不能走岳兴阿和舜安颜的路子。

    有的就直接送礼给德妃,希望她多多美言。

    永和宫一下子变得很热闹。

    德妃今天起迟了,看常全说起的时候眉飞起舞的,有些烦躁:“乐什么,是给我的么?”

    其实不是诚心给她的,只不过是冲着佛尔果春。

    送得越多,德妃其实越难受。

    只不过她是在宫里待惯了的人,这点难受她当然受得了。看了一下东西,随口道:“景仁宫的不收。”

    佟家以前是香饽饽,现在可是大麻烦。常全匆匆的点了下头:“您放心,没有。”

    以前佟嫔的姐姐孝懿仁皇后还在的时候,佟嫔的一切都很顺利,她走了之后,康熙对佟家很眷顾,所以佟嫔还是挺安全的,但是现在可完全不同了。佛尔果春以后入了宫,佟嫔的地位就变得很尴尬。她虽然和隆科多不同母,但是以前乌雅氏对佛尔果春可是很不好的。佛尔果春是贵妃的份位,她只是嫔,这以后报复她可是很方便。

    她当然非常惊恐。所以即便是明知道德妃和她的关系不怎么样也还是亲自来送礼了。

    常全婉拒了。

    佟嫔在外面等了很久,来送礼的人一个个都被接见,只有她孤零零的接受众注目,还有那些讥笑声。

    她怨恨的瞟了瞟,回去了。

    佟家要惨了,她知道,康熙明摆着不待见他们,不过是看着佟国维的面子,暂时还没有动。

    佟国维中风也快那啥了,他指定的继承人会安全一点的。

    佟嫔因对目前的事态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她即刻派人告诉乌雅氏需要思量新的办法了,而且必须是奇特的有效的法子。

    到了必须无耻的时候。

    消息是景仁宫的人冒险送出去的。这事本来可以通过李德全。但佟家出事之后,康熙连李德全都不怎么待见了,所以李德全也不想再揽景仁宫的麻烦。

    佟府。

    乌雅氏看过了字条之后,带上庆恒夫妇去找佟国维。

    他们天天霸着佟国维,把他当财产不让别人碰。宁聂里齐格想碰都碰不了。他们天天软硬兼施的要佟国维写下东西来,还有把印信交出来。

    就算佟家以后要看舜安颜和岳兴阿的脸色,至少,手上有信物腰杆也会比较硬。

    可是佟国维一直犹豫不决的在回避。还有,照看他的老下人二顺也总是说“老爷累了,老爷倦了”这样的话来帮他搪塞。

    他们知道,佟国维还没有放弃庆春,还在想着庆春来当这个继承人。

    一次一次的,他们也快装不下去了。

    现在有了佟嫔的字条,他们也有了指引的方向。

    不过,这法子有点太毒了。庆恒和乌雅氏都有点不敢置信。他们虽然不是没有想到,而且是早就想过,但是没有支持他们不敢这么干。

    现在佟嫔也提到了,那么,就这么干吧。

    既然宫里有了接应,那就必须这样做。

    佟国维还是在犹豫,不过,他们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不同意是吗,那就打吧。

    乌雅氏把二顺支出去,把其他的人下人也支应去,然后,她走到佟国维的身后,双手架起他的胳膊。

    佟国维惊恐起来了,这是要干嘛?

    他歪歪头,又扭嘴唇。

    庆恒冷笑着走到他的对面:“老爷子,我可真对不住你了,我们不是帮你洗脸,也不是帮你洗澡。咱们帮你醒醒脑子。”

    说罢,他的手一挥!

    佟国维的眼一花,肚子上已经挨了一拳。再一下,打中了他的肩膀!

    痛死了!

    佟国维的脸扭曲着,想动也动不了。

    他不敢置信的眨眼睛,庆恒的笑脸是那么的清楚。

    这是真的,他真的被庆恒打了,架住他的就是他的宠妾!

    真是报应啊。

    佟国维的心一下子拔凉拔凉的。

    他努力的蹬腿,想把他踹开,可是动不了。他想要推他,都推不起来。

    他到底是个大老爷们有份量,乌雅氏坚持不了太久,吃力的吩咐庆恒:“差不多就行了,我抱不住了。”

    看,连不再打他都是因为累了而不是怜惜。

    佟国维瞬间心如死灰。他突然觉得,这么多年来对他们的宠爱的偏心完全是笑话。

    他闭上了眼睛,想逃开这可笑的世界。

    庆恒使劲抓住了他的衣领,把他从椅子上抓了起来,强迫他睁眼:“老爷子,您想好了没有,我可不想让您多受罪,麻利的给我签字!”他已经草拟了一份文书,只要佟国维按他的意思办就可以了。

    大房叶克书早就没了,庆春是瞎子,隆科多下狱了,五六七房不难拿下,除了他们还有谁能争?

    取得佟国维的认可,他就可以拿住佟家,就可以和庆春,和舜安颜他们谈条件。

    可是要佟国维签字也不容易。

    庆恒又打了他几拳,打得有点累了,对乌雅氏道:“要不别签字了,按手印吧。反正我看他签字也难。”

    “不行,光有手印别人会有说法的。”毕竟是他们贴身伺候,弄个手印不难,要想说明是佟国维自愿的,不容易。

    乌雅氏抱着佟国维的身子渐渐下沉,她支撑不住了。

    现在只能放弃。

    佟国维也想明白了,他得求饶。虽然他想不通为什么他们敢这么大胆,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再也不怒气冲天的看着他们了,他露出了哀求的目光。

    庆恒冷冷一笑:“这是何苦呢,看你现在跟条狗似的,我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是我阿玛。”

    佟国维心痛得快滴血了,还得忍着讨好的跟他笑。

    庆恒和乌雅氏又软硬兼施了一会儿,看佟国维动摇了,都挺高兴的,他们决定回复佟嫔已经按计划行事,然后出去写东西了。佟国维被扔回椅子上呆坐。

    另外,他们还找了一些人来看着他。

    被支走的二顺也回来看看,他发现佟国维的表情很奇怪。而且,那些看守都凶凶的。

    他们好像是在把佟国维当成犯人,而不是老爷。

    这是怎么回事?

    一定要想办法接近佟国维。

    二顺走过去说老爷要洗身子了,想动他,刚碰到他的肩,那些人就围了上来。

    他们真的把佟国维当成财产一样的看着。

    二顺只是碰到了一点点,不过,佟国维已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而且眼神也很奇怪。

    看来是要启动备用方案的时候了。

    二顺暗示的看了看佟国维。

    然后,一切都安静了。

    当夜,佟府。

    庆春按照约定的时辰来看佟国维。夜很深了,所以是老下人二顺亲自去请的。出于机密的关系,庆春连妻子也没有带,只是自己单独的进了房。却听到里面还有宁聂里齐格的声音。

    佟国维居然连宁聂里齐格也请来了,这使他很意外。在佟家人人都知道,若论儿子,他最在意的是庆春不假,但是对妻房可是很差劲,就算以前对宁聂里齐格好过也是因为庆春,庆春一完,他对她马上就无所谓了。

    怎么好好的又给她体面了?

    庆春站在那儿不想过去。对于宠妾灭妻的佟国维他也是有过怨念的。

    面对双亲,两难啊。

    佟国维已经看到他了,扭着头使劲别过去,哼哼哼。

    庆春怕他急出事来,急忙走了过去。

    佟家的院子每一处他都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所以步伐很快。

    佟国维又哼哼哼。

    宁聂里齐格看到这么佟国维可怜的样子,忍不住插嘴:“他都走了成百上千遍了,你还怕他摔着?”

    她讨厌佟国维,恨死他了,可是见着他这样,还是觉得很难过。

    女人就是心软,不管男人有多渣,稍微可怜一点点,她们的心就软了。

    宁聂里齐格本来是想笑他的,可是看着看着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他们到底相伴四十多年了,也是有感情的啊。

    她伸手摸摸佟国维的头发,却见到佟国维立刻皱起了眉头。

    哼,就这么不乐意她的亲近么。宁聂里齐格又恼又羞,哭了起来。

    佟国维听到她的哭声倒有些慌了,努力的去按住她的手。他原本只是半边不遂,可是后来被隆科多又气了一回连右边也不灵光了,所以要他抬手,他就好像是在抬起一座山似的那么难。

    那手颤颤巍巍的,到底还是拉住了宁聂里齐格。

    可怜啊。

    宁聂里齐格骂了几声“没良心”,却也舍不得放开。

    她到底还是有些心软了。

    正事要紧。

    危难中见真情,佟国维也预感到佟家会有大难了。所以有些必要的事情还是得提前交待好。他原本想着把佟家交给庆恒,希望他们能看在好处的份上好好照顾庆春。但想了想,这样的安排是不妥当的。只有把整个家交给庆春,他才能真正的瞑目。

    所以,佟国维趁夜将庆春叫到了床前,还让宁聂里齐格和二顺作见证。

    他中风了,不能说话,比划起来也比较困难,就只能靠他们自己猜了,幸好,宁聂里齐格和他是结发夫妻,在一起已有四十余年了,到底还是能猜出他的意思的。

    佟国维靠在床上,努力的表达自己的意思,然后,叫宁聂里齐格从床板下抽出一封信。还好他有远见,这封信是在他中风之前写的,当时隆科多和李四儿没完没了的作,他就在想会不会有这么一天,倒是派上了用场。上面有他的亲笔说明,还有印鉴,说明佟家的继承人是庆春。另外还让他们把他随身戴了多年的戒指的摘了下来,作为印信。

    庆春听到这里也难过的哭了,抬手欲接。

    等等。

    宁聂里齐格冷喝道:“且慢,老爷怎么突然定下主意了?您不是一直觉得庆恒那家伙好么?哼,咱们庆春是瞎子,怎么当得了一家之主。”

    佟国维脸色一僵。

    的确,这些天来都是乌雅氏和庆恒伺候他,他们霸着他,当他是财产一样的守护。

    可是,内里发生过什么,只有佟国维知道。

    佟国维闭上眼睛,不久,淌出了浑浊的泪水。

    二顺低下了头,站在了一边。

    这种表现很反常啊。

    佟国维出什么事了吗。

    带着怀疑的宁聂里齐格再看看刚才被她摸过的地方,才发现佟国维头上有一抹嫣红,已经结痂了。

    结痂当然是因为之前破皮了。

    佟国维的脑袋为什么破了,有人打他?

    怀着这个想法,宁聂里齐格拉高了他的衣服。然后被吓了一跳。

    呀,有淤血的痕迹,还青一块紫一块的,真的有人打他!

    是谁打他?

    这很好猜呀。

    宁聂里齐格一想,冷笑了起来:“报应,真是报应。哼,活该。”

    佟国维听到这种话,心碎的抽了一口气。

    打他的人当然是庆恒和乌雅氏,枉他宠爱了他们一辈子,到头来,他们却为了利益,对他拳打脚踢,逼他选定继承人。可笑的是,他们用最和蔼最可亲的笑容迷惑外人,把他隔离起来。

    外人肯定觉得他们是贤妾孝子,有谁知道可怜的中风的人正在遭遇虐待?

    就连佟国维的老下人二顺也不被允许近身。

    要不是二顺够机警要不是佟国维命大,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

    他太后悔了,太后悔了,这就是宠妾灭妻的下场,是他的报应,假如时光能从头再来,他一定把那个贱妇孽子碎尸万段!他肯定不会宠爱他们一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癫并收藏[清]元配复仇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