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彼时年少 > Chapter4

Chapter4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严,你看我这身打扮帅吗?”阿农在领口别了一个骚气侧漏的粉色小领带征求我的意见。

    “简直把逸仙的美姐都迷倒了!”志豪往自己身上套儿一件黑色t恤对着镜子前的阿农说道。

    “美姐?哪个美姐!”阿农一时陶醉在自己的美色中竟然把全校闻名的一枝花——“兰美美”忘了。

    “当然是你们班的兰美美啊!”阿农毫不掩饰地说道。

    “你可以去‘屎’了!”阿农随手抓起一个空的矿泉水瓶朝陈志豪砸去。

    陈志豪连忙举手告饶!

    或许这个世界需要平衡,如果一个班中有个惊世骇俗的美女,那么就一定会有一个惊世骇俗的丑女来维持平衡。

    很不幸,高一(1)班的兰美美就是那个维持平衡的人。

    如果我只是光说她长得丑,那也只是一个形容词,如果要给她的尊荣下一个定义,我觉得必须要一个动词才能将抽象具体化。

    你也许见过呼啦圈的水桶腰,但是你绝对没见过吃包子是用“吞”的水桶腰!

    对!你没猜错,兰美美就是那个一口“吞”一个包子的超级大胖妞!

    只要是被她看上的人,幸福的生活就像她盘中的包子一样,瞬间消失殆尽,瞬间陷入无边的黑暗。

    其实,我也并没有歧视胖子的意思,我只是歧视那些明明知道自己可以减肥却仍然要拼命增肥的胖子。

    “还在闹呢!位置已经订好了!”张国兵六点半准时出现在宿舍门口。

    “好的!马上出发!”我们停止了打闹,三人同时作出ok的手势。

    于是四个人飞奔下楼就径直地往聚会的地点回头客开去。

    可能是我们实在太饿了,所以当我们以比刘翔跨栏还要快0.01秒的速度飞奔下楼时,吓退了宿管阿姨的小花猫,这引来了宿管阿姨的一阵臭骂。

    门卫也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我们,因为他认为几个毛头小子拉帮结派的出去,不是去喝酒闹事,就是去胡作非为,那个年代像我们打扮得这么风骚的中学生绝非善类。

    酒桌上的志豪很是豪放,指手画脚的样子颇有大家风范,大概是多灌了几碗“黄汤”,否则平日里的陈志豪安静起来就像一只病态的老猫。

    张国兵很快就趴在了桌上,这个文质彬彬的书生,看来也不是什么喝酒的料。

    现在只剩我和阿农还在抬杠,两个人谁都不愿意先趴下,最后实在逼于无奈,所以只好选择改日再战。

    烂醉如泥的张国兵由我扶着,而疯疯癫癫的志豪则交给了阿农。

    四个不良少年在漫长而又漆黑的街道上嘶吼,这引来了街口的大黄狗阵阵狂吠。我知道这是离校最近班上赖成英家的忠犬,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打赖成英家经过,由于多往院子里瞄了一眼,结果被这只大黄狗足足追了八条大街。

    现在我们自然也不敢招惹它!

    回校的路不过三四百米,虽然路灯有些昏黄,但是街边站着个穿着极其考究的美女,我们看得分明,即使是醉了的陈志豪也清醒了几分。

    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龄,我是后来从学校附近的超市的老板娘口中得知,大概是超市的老板和站街的美女跑了。

    “你们这算是私奔吗?该死的狐狸精!才十七八岁就学会勾引别人的男人了,真是有爹妈生,没爹妈教的东西......”老板娘在超市门口骂骂咧咧,可能觉得仍然意犹未尽,所以最后便将火油浇到了自家男人的身上,“你以为她真的爱你吗?不过是一个出来卖的婊子,还不是看中你口袋里的那几个臭钱。你滚吧!总有一天你会哭着喊着跑回来跪在我面前!不要脸的东西!”

    老板娘的骂声惊动了左邻右舍,甚至传到了三条街之外!

    自然到了最后,连我们学校也传得沸沸扬扬。

    女孩居然是我们学校一名高三的学生!是我们的一名学姐。

    我那时对于私奔没有太多的理解,我只是认为老板喜欢上了那个年轻的女孩,只是喜欢,所以才开始照顾她的生意,直到最后发展成为恋人,以至于沦落到最后的私奔。

    我是一个老实的人,老实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爱说实话。我从一开始就有想照顾那个学姐生意的想法,只是苦于囊中羞涩,据说女孩的一晚是我那时一个月的生活费。一个月的生活费,对于一个还没任何经济来源的中学生来说,那是可一笔不小的开资。即使是我们眼中的土豪阿农也只是偶尔照顾过那女孩一两次的生意,而这也是阿农在我们这群人中最大的炫耀资本!

    我至今仍然记得阿农趾高气扬的模样,他就那样骄傲的站在我们中间,像极了一只战胜的公鸡,向我们诉说着他的风流韵事。

    “那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阿农又在炫耀他的*一刻。

    那时的我们真是奇怪,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即使大家都对那女孩抱有同情之心,但也都不愿错过阿农口中的精彩故事。每一个人都在暗生情愫的同时,也在分泌激素。雄性的荷尔蒙让我们瞬间遁入野兽的境地,人类最原始的冲动在那一刻萌发。那一晚,我们通常都会起来换内裤,甚至志豪曾一晚起来过三次,而这也成了他不败的个人记录。

    学姐的事很快就被我们忘却,但志豪一晚射三次的故事却在我们男生中间不胫而走,据说后来又传到了不少本校女生的耳中。

    我不知道志豪有没有因为这件事而享有什么艳福,我只知道从那以后陈志豪开始成为我们男生顶礼膜拜的大英雄。我们一直苦苦哀求他传授一晚射三次的秘诀,这让志豪不胜其烦,到了最后忍无可忍的地步,他才爆料出要多吃“鞭”才能达到他那样的效果。

    这真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爆料!

    最大的秘密也许不是志豪爆出的猛料,而是我发现我的死对头任小萱,居然有上课偷偷瞄我的习惯。

    一开始我还不在意,我以为死鸡婆一定是想抓住我的一些把柄,才会死皮赖脸的盯着我看。但最后我发现,她不仅上课看,自习课看,甚至有时候下课也会投来一丝丝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更可怕的是那种目光中明明夹杂着一丝柔情。

    那种热烈的目光加上一种不祥预感的成分让我在那个夏季躁动不安!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或许不是你的敌人对你发起穷追猛打的攻势,而是向你投来糖衣炮弹式的目光!

    对!一定是糖衣炮弹!任小萱一定是想让我死在她热忱的目光下,所以才会干出这样的事!

    真是卑鄙至极!

    可是真的是一种阴险的招数吗?

    最后我对这最初猜测的一点点自信也没有了,因为我发现,当我和张国兵在自习课上调皮捣蛋时,却没有被任小萱记名!甚至连我在她面前欺负她的同桌张晓华时,她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向班主任陈三辣打小报告!而只是轻描淡写地飘过一句“幼稚”而就此终结。

    我的人生开始陷入无边的黑暗,那个女孩带给的疑惑让我在云里雾里迷茫了一生!

    这不是我认识的任小萱啊!我的心七上八下,像打翻五味瓶,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品尝。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告诉我海枯石烂了,地老天荒了,也许我会思考三秒后选择相信他。但是如果有谁跑过来告诉我,任小萱不再打我的小报告了,那才是让人稀罕得出奇!

    与此同时也会让人小心翼翼!

    山雨欲来风满楼!

    果然。

    在任小萱开始偷瞄我的事件持续发酵一个月后。

    某个宁静的下午,我正在鼓捣着掉了链的脚踏车。

    突然背后一个突刺,我猛然回头。

    还以为是张国兵在恶作剧,却不料迎面而来的是一张笑脸。

    一张我花了三年却不曾忘却的脸。

    是任小萱!

    “张国兵,你可以顺路载我一程吗?”任小萱求人的语气令人瞠目结舌。

    认识她三年,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发现连她这样无所不通无所不能的女魔头也会求人。

    “好不好嘛!”她带着娇滴滴的语气。

    我打了一个冷颤,偷偷地抹去额角的一滴汗珠,说道:“你这是在求我吗?”

    “算是吧!不过实在不行也没办法,大家总算同学一场,我想你应该是不会拒绝吧!”

    靠!她好像胜券在握。

    如果我就这样拒绝她未免显得我过于小气,我倒要看看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于是我心一横。

    “好吧!”我以豪爽的语气连答应了任小萱。

    顺便也终止了任小萱连环炮式地攻击,永无休止地纠缠。

    那个时候我已经算是名义上的住校生,但还不能完全意义上的符合,因为每个周末我都会骑着脚踏车回家美美地饱餐一顿。

    突然这一天任小萱鬼使神差地跑过来央求我载她回家,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大条了?

    说真的当任小萱跑过来请求我时,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我才不要咧,这样你就会抓住我的更多小把柄了!

    好比如:每次回家横穿马路时,我都会趁人不注意选择闯红灯;或者是我经过任小萱家门口的时候挑逗她们家的小黑玩算作是对她向我恶语攻击的报复!要是让她知道这些,那么我的私生活也就得彻底地宣告结束了。尤其是后面这一条,要是真让她知道,还真不知道她会怎样回击我?

    虽然我打心底起就一万个不愿意答应载任小萱回家,可结果却还是傻里傻气地答应了她的无理要求。

    我真是全天下最大最大的大笨蛋!

    “作为回报,每一周我都给你出一套数学试卷吧!”任小萱果然居心不良。

    “我才不要咧!”这一次我学会了拒绝。

    “你是怕到时候做不出怕我笑话你吧!到时候就证明我比你聪明了。严小武,你放心!我是从来不会取笑智商令我着急的人!”

    “谁比你蠢了!”我怒不可遏。

    “那么就是你不敢了,严小武你真是个胆小鬼!”任小萱仍在挑战我的底线。

    “我是怕我聪明得让你害怕!到时候怕没面子的是你!”我狠狠地瞪着眼前气焰嚣张的任小萱。

    “好啊!那就证明给我看你比我聪明啊!”任小萱不屑地笑了笑。

    样子超级欠扁!

    像这样的激将法任小萱真是屡试不爽!

    那个年纪,我还是一个热血青年,明明知道任小萱是在激自己,可就是为了那口气,最后还是赌气地跟她打起赌来。

    “那就这样说定了!你载我回家,我帮你出数学试卷,顺便我还帮你纠错!这样我们俩就互不相欠了!”任小萱得意洋洋,感觉自己就是个天才规划师。

    “君子一言,‘八’马难追!”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酷酷的看着任小萱。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任小萱并非什么君子!而是货真价实的小女子!

    孔老夫子曾经说过: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任小萱真是女人和小人的综合体,也就是小女人!

    哈哈!我为自己的天才设想捧腹。

    尽管我再怎样的取笑任小萱,我也和她进行了一次不公平的交易。

    用公平理论来衡量这的确是一个不对等的交易,因为吃亏的永远是我。

    像任小萱这样吹毛求疵的家伙,即使是证明一道简单的三角函数题也觉不能容忍省略掉一个简单得像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步骤。

    我简直是自讨苦吃,在我将通宵后做完的试卷交给任小萱时,她居然打发我回来重做。

    “什么?重做!”我张大了嘴巴,口中热腾腾的包子差点就掉了出来。

    我发誓我真心没想过浪费!因为在祖国的大地上还有千千万万的劳苦大众连买一个包子的钱都没有!

    我忙喊罪过。

    而任小萱很快就转移了我的负罪感。

    “你看你这么粗心!这道题数学老师明明在昨天的课堂上做过详细地解析,你居然还做错!还有这道就更离谱,明明从数学书上就可以找到答案,但你却做得一塌糊涂......”

    任小萱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缕牛?跣踹哆镀鹄纯梢苑?敫鲂∈钡睦紊Аu娌幻靼祝??攀??辏?趺椿崂铣傻孟袢???辏空舛??甑哪炅洳睿?降资窃跹?纬傻模?艺媸俏薹up猓?p>  “昨晚睡太晚了!所以错一两道很正常!”我漫不经心地从任小萱的手中拿回卷子。

    一不小心,任小萱那只还在试卷上空不停地飞舞的笔将那张薄如蝉翼的试卷被划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然后那张悬在半空的可怜数学试卷就这样在空中飘啊飘,像女生穿着短裙遇上了一股顽皮的风。

    透过拉开的口子,不偏不倚,我和任小萱正好可以看清彼此的脸。

    她的严肃,我的无奈。

    “作为惩罚!你得请我吃冰激凌!”

    “凭什么?”

    “就凭你做错这么多题,还有你把试卷弄坏了。这可是我花了两个小时出的题啊!”

    真是恶人先告状!

    女人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操蛋的动物!明明是她的笔划破了卷子,最后却变成我请她吃哈根达斯。

    “好吧!我原谅你了!”任小萱吃完冰激凌后,回味地舔了舔嘴唇。

    “那么走吧!任大小姐!”我指着后座架对着任小萱说。

    “你刚才叫我什么?”任小萱不相信地看着我。

    “鸡婆啦!”我大声地说道。

    “哈哈哈!严小武,你脸红了!想不到严小武也会脸红?”任小萱嘲讽人的脸绝对欠扁!

    “你到底走不走啦!”我对着任小萱吼道,同时脸上一阵火辣。

    难道我真的脸红了?

    任小萱老老实实地坐在后座架上,时不时地跟我聊上几句。

    我总是支支吾吾地回答,有时候声音小得就像寺庙里的和尚口中念的金刚经。

    “严小武你今天上课又开小差了!你的数学真是糟糕啊!你想好了准备考哪所大学了吗?......”任小萱绝对没有停下的意思。

    面对她永无休止地唠叨,我直接给自己的耳朵塞上了那个年代流行的mp3的耳机,而直到这时我的耳朵才能够得到片刻的安宁。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天空的向往......”许巍嘶哑的歌喉飘荡在空中,年代古老的钟楼前我载着任小萱轻轻走过。

    那一年,天空是那么的纯净,潺潺的流水发出叮咚的悦耳。

    午后的夕阳像金子一样洒在我们的身上,微风将我前额的刘海撩起,公路旁的香樟树散发出淡淡的香气,一切美得就像一幅童话。

    我载着任小萱在这样宁静的日子里悄悄地走过了教学楼前的那棵永不开花的铁树,悄悄地走过长安街的八号铺子。

    那是任小萱姐姐的商铺,曾经我和张国兵买过礼物的橱窗里,那个随风而动的风铃正在震荡出美妙的音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彼时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痞子刀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痞子刀疤并收藏彼时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