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你一笑倾城 > 第86章 余叹息

第86章 余叹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行了!陶悠悠呆呆看过去……好大好高的鼓起。

    “快点,脱裤子。”齐中天哑声道,松开陶悠悠迫切地扒自己裤子。

    他的五官微微扭曲,带着凶狠的要把她撕毁的暴戾,沸腾的气息燃烧着激烈的渴望,空气也被煮沸了。

    陶悠悠脑袋里一片空白,颤抖着、哆哆嗦嗦抓着自己的裤子不知如何是好。

    “乔董您好!总裁您好!郭总监您好!应总监您好……”门外就在这时传来邱慧琳音调拔得老高的说话。

    乔斯亮和董家声来了,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郭涛应扬名等人!

    陶悠悠涨满红晕的脸庞霎地变得惨白。

    不用照镜子她也知自己现在形容很狼狈,而且,她记得很清楚,办公室门只是关上没锁死。

    她的担心是多余的,齐中天像猎豹一样迅捷,外面的门把手被转动的眨眼间他冲到房门边了。

    咔嚓一声房门落锁。

    暂时得到收拾整理的时间了,虽然说不清,可总比衣衫零乱出现在那么多人面前强,陶悠悠低下头急忙收拾整理。

    齐中天锁上门后并没有急着整理衣服而是摸出手机。

    他给董家声发信息,很简单的八个字:悠悠在我办公室里。

    横竖撇捺清楚分明的八个字像八把钢刀扎进董家声心窝。

    这半个多月来,陶悠悠准时上班准时下班晚上从不外出和齐中天约会,他竭力忍着没有紧逼不休,他想慢慢来,可是显然,等不得他慢慢来。

    陶悠悠和齐中天是上下级,上班时间也能见针插隙亲热。

    陶悠悠此时在齐中天办公室里,他们做了什么导致不方便见人?不用想也清楚明白。

    董家声紧攥起拳头又飞快松开。

    “董事长,我忘了,今天下午齐中天去华亭大厦参加营销领袖峰会不在通讯市场部,我们回去,不必进去了。”

    “家声。”乔斯亮喊道,微皱眉。

    “董事长有什么咐咐?”董家声问,平静的眼波和乔斯亮对视寸步不让。

    他这段时间越发消瘦,五官硬削如岩,漫不经心的掩护色下透着寒气,深不可测。乔斯亮紧盯着董家声,脑子里急切地思索,要坚持不放破门而入,还是给儿子一个面子转身离开?

    乔斯亮今天刚康复出院,带着高层人员巡视大楼之举他美其名曰许久没到各部门走动了,要活动下筋骨,实则就是来捉陶悠悠和齐中天的奸-情的。

    下午他突然接到匿名邮件,邮件里说陶悠悠进了齐中天办公室许久没出来。

    乔斯亮回到正泰后从郭涛口中得知齐中天没有投资青阳分公司,显然已起了离去之心,不由得又急又怒,看到匿名邮件后,他当即决定不给齐中天留面子了,带着董家声郭涛等人过来巡视,让齐中天在人前出丑,陶悠悠名誉扫地,儿子对陶悠悠死心。

    可万没想到,儿子一只手抓住门把手了又顿住,而后摸出手机看了一眼信息就决定离开。

    显然,儿子清楚地知道陶悠悠和齐中天的不正常关系,也猜到陶悠悠此时和齐中天在办公室里鬼混,可他宁愿选择帮那对奸-夫淫-妇掩饰。

    门外的说话齐中天听得清清楚楚,脚步声还没离去,显然,乔斯亮和董家声在较劲。

    他父子俩较什么劲?齐中天稍作联想就有了几分明白,冷冷一笑,对陶悠悠道:“有人把我和你的关系捅到乔董那了,我本来想着董家声还没掌控一切,想等他地位牢固了再离开正泰,现在看来没必要,我这就拉开房门宣布咱俩在谈恋爱,要结婚了,咱们把业务交接清楚一起离开正泰。”

    那岂不是很伤董家声的心让他很难堪,陶悠悠惊恐地按住齐中天拉门的手。

    “没有中天带着就不巡视了,乔哥,咱们先走吧。”乔斯亮父子的暗流激涌郭涛看在眼里,耳听得办公室里面隐约说话声,郭涛忽有所悟,急了,不顾一切拽着乔斯亮的胳膊转身,一面朝应扬名高崇实使眼色。

    齐中天拔开陶悠悠的手拉开房门,外面已空无一人。

    离开齐中天的办公室后,陶悠悠没心情去想工作了,愣坐靠背真皮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这半个多月齐中天和董家声两人没逼迫她,她又忙着拓展业务,暂时没记起选择的烦恼,下午的对决又将难题摆到面前。

    还有童瑶和姚洁背后放冷箭的事情怎么处理好,是假装不知以后防备着,还是挑明了让她俩今后别耍小手段?

    陶悠悠头疼欲裂。

    陶悠悠这边苦恼不已,乔斯亮父子也在董事长办公室里因为她的事吵了起来。

    “陶悠悠和齐中天关系暧昧,你知道的?”乔斯亮愤怒地问。

    “齐中天原来是青阳县教育局局长,我老师认识他。”董家声避重就轻。

    “仅仅是认识齐中天不会违规提拔陶悠悠的妹妹,你睁大眼睛看看。”乔斯亮把匿名信扔到董家声面前。

    怎么回事?姚洁的提拔只是太过急促,其中关节只有少少几个人知道,怎么会捅到乔斯亮处?

    董家声拿起匿名信看了看,淡淡道:“乔董,提拔姚洁跟齐中天无关,也跟我老师无关,我提升的姚洁,我老师反对的,她说过我破例提升姚洁会落人口舌,还会让你认为我公私不分,是我自己坚持要提升姚洁。”

    “你不用帮齐中天掩饰,好,就算是你说的那样,陶悠悠也是以退为进哄着你这个傻子罢,我要让行政部取消姚洁的提升。”乔斯亮阴沉着脸伸手按内线电话。

    “可以,董事长是最高决策人,我没意见。”董家声淡笑,从容不迫,“董事长,我这个总裁亲自提拔的人随时可以免掉,我想不出我可以靠什么立足,请你也一块免了我的总裁职务。”

    电话叮铃铃接通了,乔斯亮却说不出命令。

    董家声转身,步履舒缓往外走。

    “家声,陶悠悠脚踩两只船,水性扬花贪慕钱财,不值得你爱的。”乔斯亮被打垮了,绝望到极处。

    儿子为了陶悠悠,居然连他双手捧上拼了几十年洒了无数心血的正泰都不要?

    “不准你那样说我老师。”董家声回头,赤红着眼恶狠狠盯乔斯亮,“我不屑讲给你听,也不屑解释,但是,为了我老师,我愿意多说几句话。”

    “我老师并没有脚踩两只船,她爱齐中天,她拒绝过我很多次,明确说过不可能和我在一起,是我仗着她心疼我舍不得伤害我纠缠不清,她也不贪财……”

    董家声想起他给陶爸买了青阳的门面房时,陶悠悠打电话回家,她不知接电话的是他以为是陶爸,低声下气细语哀求,求陶爸把门面卖了把钱还给自己,她说:

    ——爸,董家声还是个学生,他的钱哪来的?只能是和他爸爸要,他情愿改姓吃苦也不肯用他爸的钱,你怎么能安心拿他的钱?把门面卖了,亏钱也卖,连同那二十万一起还给他,差多少我再借一借,让他拿回去还他爸。

    ——爸,董家声那么骄傲,那些年,他情愿穿裂口的鞋子,书包破了用线缝一缝继续用,穿人家送的旧衣服,再苦再穷也不肯接受他爸爸的钱,你这么逼他于心何忍?

    她那么懂他,体贴温柔照顾他,董家声哽咽着说不下去。

    陶悠悠有那么好吗?乔斯亮失神地看着自己骄傲坚强的儿子泪流满面。

    “遇到我老师之前,所有人都嫌弃我瞧不起我,就连姥姥也因为我不拿你的钱而不理我,没谁关心我,也没谁在意我,没有我老师拉了我一把给我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念,培养我自信阳光积极向上的意志,我现在也许是个街头混混,也可能因为打架抢劫犯法等等事进监狱了,如果你还眷念着我是你亲生儿子,请你,就算伤害我,也别伤害我老师。”抛下这句话,董家声大踏步走了出去。

    乔斯亮目呆呆看着董家声挺拔的身影消失,跌坐着椅子上苦苦思索,到底还要不要拆散董家声和陶悠悠。

    陶妈的电话把乔斯亮从沉思中喊醒。

    “他大哥,你怎么还没回来?汤和菜掐着点做的,凉了不好吃,加热的也不好吃。”

    温和柔顺的声音在电话里隔外好听,乔斯亮怔了怔才想起来,打电话的只是一个保姆,自己如今是无家可归的孤家寡人。

    乔荗山的案子要审判了,谭梅知道找董家声齐中天和陶悠悠没用,天天追逼乔斯亮要求他施压让陶悠悠撤诉,柔情哭泣追忆往日情爱诉苦种种作态,乔斯亮烦不胜烦,为了躲避谭梅的纠缠,连和谭梅共同居住的别墅都不敢回,现在住在酒店的包房里。

    乔斯亮回到酒店,陶妈殷勤地盛汤装饭摆出肉菜,一面细声劝说:“他大哥,钱是赚不完的,身体最重要……”

    身体最重要,别的人也这样劝说过,却没陶妈说得这么朴素真挚,乔斯亮感慨地道:“大嫂子,你男人真有福气。”

    “我没男人。”陶妈有些讪然。

    “你男人已经死了?”乔斯亮很意外,陶妈总是笑咪咪乐呵呵的,他还以为她生活很幸福呢。

    “没死,我们离婚了。”陶妈不想说的,见乔斯亮惊奇地大瞪着眼看自己,只得细细说了经过。

    “你太傻了,当年丢弃女儿的又不是你,该内疚的是那个男人。”乔斯亮为陶妈打抱不平。

    “世事哪能拿磅秤称,阿美帮我养大闺女,我怎么补偿她都不过份。”思念二十几年的女儿好好活着,且出落得标致美丽,陶妈觉得自己怎么做都值。

    想起自己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陶妈眉飞色舞。

    “他大哥,不瞒你说,我闺女可孝顺了,我到你这里来做工我闺女不知道的,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是我想给我小女儿赚点钱傍身……”

    “你赚了钱光给你小女儿,大女儿不生气吗?”乔斯亮觉得陶妈有些偏心。

    “不生气,我大闺女才不计较这些,她男人给我家买的房子铺子都被我过户给小闺女了,她也没说什么。”陶妈笑道。

    “你大女婿很有钱?那你用不着出来做工啊?他们不肯给你多拿钱?”乔斯亮迟疑着问,不肯相信还有人根本不在乎钱财。

    陶妈有些脸红,期期艾艾半晌道:“她爸爱钱,房子和铺子是他问大女婿要的,我大闺女说不能用大女婿的钱,说我大女婿自己也没钱,从家里跟他爸拿的,不能要,也就那铺子和房子趁着我闺女不知道得了,还有最初拿了二十万元进货,别的我们也没拿女婿的钱。”

    世上还真有不贪财的人。

    乔斯亮想起乔荗山和乔安琪,他兄妹俩可不管钱从哪里来,弄得到就行。

    乔太抵押了他的厂房得了一亿仍不满足,还使奸耍诈想让董家声进牢房然后可以吞吃他的全部财产,不由得百感交集。

    陶妈看出乔斯亮的伤感,劝道:“他大哥,你家大业大跟我们小老百姓不一样。”

    家大业大又有什么用,亲生儿子不肯相认,妻子整天算计着他的钱财,连平平常常的阖家欢乐都享受不到。

    对比陶妈的幸福满足,乔斯亮越发伤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你一笑倾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疏窗听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疏窗听雨并收藏爱你一笑倾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