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忠臣系统 > 第11章 以忠臣之名-风起天阑

第11章 以忠臣之名-风起天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淡色的烟雾自舞台上飘散,勾勒出一个纯白色的身影,清清淡淡优雅的古筝成为背景的素白,声音低沉,似在回忆多年前旧事的不堪。

    “那时候的王城是所有人的希望,我们都沉醉了,一厢情愿的以为会一直幸福下去……”

    沈一鸣清俊低沉的嗓音浮现,可是又隐隐的哀婉,似在回忆那场经年已久的惨烈,将所有人的思绪都带回千年前的王城。

    沈一鸣低着头,清澈的眼中带着水雾的朦胧,指尖一挑,彻底将气氛拉回他的心事,那首歌中,记忆中的王城。

    邵逸,我以忠臣之名,为你诵一曲《风起天阑》。

    沈一鸣嘴角紧抿,优雅沉痛的嗓音诉说着千年前的旧事,急促的古筝,也成为了那场旧事最好的铺垫。

    火光凄厉地照亮夜

    城破时天边正残月

    那一眼你笑如昙花转眼凋谢

    血色的风把旗撕裂

    城头的灯终于熄灭

    看不到你头颅高悬眼神轻蔑

    焚成灰的蝴蝶断了根的枝叶

    挣脱眼眶前冻结的悲切

    鲜血流过长街耳畔杀伐不歇

    守护的城阙大雨中呜咽

    多年后史书页还把这夜撰写

    青石长阶染尽生离死别

    耳闻的像终结眼见的都毁灭

    温柔的最决绝坠落的曾摇曳

    恍然间已诀别正褪色的长夜

    破晓之前洗去所有罪孽

    有人喊你名字直到声嘶力竭

    若魂魄能知觉黄泉下不忘却

    ……………………

    少年苍白的念白在一曲终了,似乎在为自己画上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

    “元和十年,王城灭。我爱的婉儿也死在了那场不堪回首的战役中,昔日王城,今日黍离。这仓然十年,我早已不是那个少年了……我是这个王城最后的守夜人……”

    时间渐渐推移,仿佛还能看到薄薄的青雾中,一个青年踏着远山,来到一片废墟中。他的面目很年轻,只是眼睛却有种耄耋老人的沧桑。

    将早已备好的薄酒撒下祭奠,青年渐渐湿了眼眶。

    “你们都走了……可是还剩下这城,这家,我替你们守……”

    一滴清泪从沈一鸣眼眶中滑下,顺着脸颊,在地上落下清脆的回声。最后勾动的筝声,成为这一曲最落寞的结尾。

    有人说,音乐是最能拉动两个人距离的地方。邵逸端坐在面前,与一席白衣的沈一鸣相顾无言,一切皆在不言中。

    邵逸还微微愣着,沈一鸣让他想起了很多,旧时父辈征战天下的艰辛,他困守着王位的艰难,还有最后众人皆离散的凄清。

    沈一鸣已经整顿了衣襟,重新来到邵逸的身旁,微微一笑,邵逸,这一曲可曾令你满意?

    “一鸣……你啊……”邵逸叹出一口气,眉峰微微隆起,显得有些疲惫。

    “一鸣给我说说这歌的故事吧。”邵逸说道,如此沉痛的歌,倒勾起他的兴趣来了。婉儿,破碎的王城,孤独的守夜人……

    “好。”沈一鸣依靠在邵逸身边,清俊的声音在耳边缭绕,轻柔和美。

    “千年之前,有一座王城,那是数千城民的骄傲,用了数年心血将王城建成一副繁荣的样子,可如此有怎能不被其他人妒忌,于是国战在所难免。数千人浴血奋战,鲜红将王城的土染的腥红……”

    “王城中有一个将军,名为谢婉,誓死不降,头颅被悬于城墙之上,只可惜了那心生爱慕的邻家少年,后来王城的众人都离散,留下一片废墟,妻离子散,满目冤魂。”

    “爱慕谢婉的少年侥幸逃过一劫,只不过剩下眼前的是满目疮痍,国之不复,家之不复,爱之不复……后来的故事,便是他成为了那片废墟上,王城至死不渝的守夜人……

    祭奠的是他的国家,他的忠诚。”

    沈一鸣略带叹息的声音终于述说完这千年前的旧事,让人身临其境,仿佛一同经历那段繁华与沧桑。

    “谢婉与少年同为男子?”邵逸启唇问,抬起眼来如浩渺的星空。

    “额……嗯……”

    _沈一鸣:邵陛下为什么你关注的重点会是在这里!!?

    “我懂了……”邵逸开口说,一脸清明,所以沈一鸣根本就是有龙阳之好吧,不然怎么会如此隐晦的暗示他。看来他的美男计还是有效果!

    “你懂了?真好!”沈一鸣一脸惊喜,果然就喜欢和明白人一起说话,他表示的那么明显,要是邵逸真不懂,那就呵呵了……

    风起天阑,这是对旧城的执着,对爱情的忠贞,对国家的忠诚,一个少年,甘愿荒废他余下的岁月,去当一个守夜人,沈一鸣亦是在因此表示,他对邵逸的忠诚。以忠臣之名,诵这一曲《风起天阑》。

    这个悲伤的事实告诉我们,频道不在同一线上的人注定是没有好结果的。

    邵逸与沈一鸣在雅馆呆了片刻,心绪也略有恢复。两人重新回到玄铁马车,都坐的端正,并未有其他的动作。

    只是邵逸一手撑着下巴,眼睛凝视着沈一鸣,看得沈一鸣心生寒意。

    “邵邵邵……逸,怎么了?”沈一鸣在横椅上瑟缩了一下,煞气好强。

    “没事……你真让朕惊讶。”邵逸开口说道,不过听得沈一鸣心神不定的。邵逸这是几个意思?是好是坏,难不成他暴露了?

    一路忐忑中,马车悄然行进。

    马车停在丞相府前,邵逸亲手将沈一鸣扶下了车,邵逸说道,“一鸣今日也是累了,好生歇息。”语气透着关心,仿佛像世间所有恋人一样,温柔暖软。

    “大人?大人你回来了……”谢遥从管家那里听说沈一鸣回来了,蹦蹦跳跳的前来迎接,毕竟这喏大的丞相府,稍微让谢遥心生亲近的便只有沈一鸣了。

    只是谢遥在看到沈一鸣的那瞬间,脸色惨白,连目光都隐隐有些退缩。只是沈一鸣却没注意到,一手揉上谢遥的头。

    邵逸也是目光一换,眼角有点点精光。

    “大人我们回府吧。”谢遥急切说道,语气中隐藏的焦急无疑太过强烈。

    “好~”沈一鸣笑道,只是还没说完,便被邵逸拦了下来,“这是一鸣收的那个男孩子?”

    沈一鸣皱了皱眉,也有些不悦,“收养而已,并非你想象那般。”

    邵逸倒是不在意,只是散漫的说,“那我和他说几句话吧。”

    沈一鸣有些疑惑,邵逸和谢遥能够说什么话?谁知邵逸继续说道,双眼如狐狸,精光大显,“既然一鸣要收养,那我总的嘱托两句吧,日后毕竟是一家人。”

    沈一鸣面颊桃红,一时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这邵逸,也忒无耻了,什么叫做一家人?沈一鸣不知如何,只是半推半就的一人进了府,留下谢遥一个人面对如狼虎般的邵逸。

    “我竟不知道嘉兴国的小世子沦落到了这种境界,竟然甘当一个男宠。”邵逸说道,只是语气如刻刀般,刀刀如骨,剜到了谢遥心底最疼的那部分。

    “你!………”谢遥不知如何接口,只能任由邵逸步步紧逼,将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示于人下。

    “你那父亲呢?嘉兴国中的骁勇将军,难道不是传闻中的那般疼爱你?”邵逸继续开口说,如今谢遥真的是面目惨白,不见血色了。

    谢遥呼出一口气,眼中尽是苦楚,几乎可见朦胧的水雾,“你不必猜了。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自然只有被丢弃的份。”

    “丢弃”二字谢遥咬的很重,仿佛是在发泄自己愤懑,最终又无力放下,原来父子十余年竟然抵不上没有由来的血缘,终究还是被抛弃。

    邵逸脸上明了,心底仍是有怀疑,某年宴会上,他曾看见,将军与谢遥,只是那份疼爱不像假的,如今说丢弃,倒有些不明不白了,不过嘉兴国重视血缘倒是世人皆知,如此也不为怪。

    谢遥也是略带苦笑,他怎么忘了,如今身在丞相府,总是有可能见到陛下的,又怎么能够不被认出,只是他没想到,一见面便是如此的椎心刺骨。

    了解了事情始末,邵逸自然不会做过多停留,匆匆上了马车,驶回如迷宫般的朱砂色的宫中。

    阿一驾着马车,欣喜道,“恭喜陛下,不仅了解了沈一鸣所计划谋筹之事,还看到了嘉兴国的小世子,日后又多了一份筹码。”

    邵逸闭着双眼休息,并未答话。阿一小心翼翼的问,“陛下,沈大人开的文会,我们是顺其自然还是破坏?”

    邵逸终于来了点精神,思索片刻,邵逸说道,“顺其自然吧,吩咐所有人,尽量宣传这件事,尤其是文人学子。”

    阿一疑惑的应了,只是心中不明白,陛下为何不就此破坏沈一鸣的声誉,反而还去帮沈一鸣宣传。

    马车轱辘,驶向远方,只是将所有的疑问都埋没在心底未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忠臣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乔并收藏穿越之忠臣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