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忠臣系统 > 第12章 【修】【谢遥番外】少年不知情何起

第12章 【修】【谢遥番外】少年不知情何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邵逸走后,我竟觉手心冰凉。不知用了多少力气,怔怔才回想过去的往事。

    我名为谢遥,是嘉兴国第一骁勇大将谢景之子。世人皆闻,我谢遥是这天下最受宠的世子,他们以为,我也以为……

    在我的过去,似乎充斥着的便是象牙色的纯白还有一脸疲累回到家的父亲。

    “谢景”,我喃喃念着这个名字,我没有母亲,父亲便是我的一切……

    身为国家的大将军,父亲回到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每次回来,我都能够看到他及肩的头发垂至腰间,父亲向来是不在乎这些的,可是我在乎。

    我亲自打来清水,用豆荚将谢景的寸寸青丝细细整理,然后踮起脚尖替他散落的发梳好,每当这个时候,谢景都会带着些调笑般的叹息。

    “谢遥,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儿子,是不必做这些的。”

    是啊,我是他的儿子,是嘉兴国最受宠的世子,可是我心甘情愿,于是我固执着说,

    “你是我父亲,是我应当做的。”

    谢景摇摇头,一脸无奈的笑,那时候的匆匆时光,便悠然落到我替他梳发的那把象牙梳上了,而我也不管其他,一心只顾着那纯白。

    父亲宠我,我向来知道,就像曾经为了我喜欢的一把汉白玉梳,父亲亲自从西域带回最好最美的给我,嘉兴国的常贵妃看见了,向父亲讨要,却被父亲断然拒绝,父亲只说,那是送我的,断不能给其他人。惹得贵妃恼怒,天子也是勃然大怒,庆幸的是并未造成其他后果。

    不过因此,父亲的爱子之名也在帝都广为流传,我虽是气恼,但又怎么能够不高兴。

    我讨厌帝都的女子,每当父亲回来时,总是一脸觊觎与讨好,也是,父亲不过三十,年轻俊美位高权重,这些女子恐怕是挤上去都想成为父亲的妻子。

    我自然不许,那般宠爱我的父亲,我又怎么能够让那些只有皮相的女子抢走!

    那些登门拜访的女子,我自然一一回绝,这帝都中自然流传得我任性小气,只是每当这时父亲都是哂笑,摸着我的头说,

    “阿遥,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了?”

    我撅着嘴一脸娇嗔,“阿遥才不想长大,阿遥要永远留在父亲身边~”

    父亲总是无奈,他不知道,谢景这个名字,是我一笔一划刻在心里的,虽我那时,并不知爱。

    那一年的重阳佳节,宫中大宴,我随父亲一同前往,觥筹交错,百无聊赖,父亲却是兴致勃勃,大殿中央,几个舞姬正在跳着《九曲霓裳》,为首的那个女子不算美,可我第一次对她产生了敌意。

    父亲的眼光很专注,几乎忘了身边其他人,当然也忘了我,我厌恶这种感觉。

    回府途中,父亲问我是否想要后娘,我心里忐忑,父亲,你要娶妻吗?仅仅娶一个你只见了一面的舞娘?

    我哭闹了两日,高烧紧接而来,父亲也是亲口对我做下承诺,他不会娶妻。

    我的病由此才好,我以为这是个结尾,没想到却是一个开始。

    父亲的书房里,是我平常最喜欢的地方,我虽不能陪他上战场,可也可以看到他认真的样子。

    书籍很多,摆放的有些杂乱,我皱了皱眉,心里存生疑惑,父亲一向是在乎他的书的,又怎么会如此。

    我抬手想要整理一下,结果掉出来的却是一本泛黄的画册,褶皱很多,但很新,连边角都有硬纸保护,一看就是被人细细翻阅却仔细保护的。

    上面画着的是一个女子,白衣着衫,端庄尔雅,手中执着一把玉梳,抚弄着自己的一头青丝,眉间一点朱砂,替她凭生了魅态。

    这个女子是我的母亲,我当下判断,府里的奴才曾给我说过,谢景的妻子是大家闺秀,只是眉间错点了朱砂,显得妖娆美艳。

    我一下子怔怔失魂落魄,恍然想起那日的舞姬与母亲有七分相似,只是少了眉间那一点朱砂痣。

    父亲,原来竟用这种的方法凭悼母亲,原来,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对母亲的用情至深。

    我如鲠在喉,心中有无限苦闷,倾倒不完的苦水,却无与人说。

    我跌跌撞撞失落的回到自己的院里,夜里很凉很冷,寒意刺骨,我在床上瑟缩,无比想念父亲,恍然间想起了对父亲的一切执念,是爱了吧。

    我默道,原来一切的源头竟是我爱上了自己的父亲,可惜父亲的所有爱都给了他的亡妻,我的母亲。既然父亲能够找一个与母亲一样的替代品,那么我也可以吧。

    我贪婪的索求着一切,期待着最后一丝希望。

    第二日,父亲一脸震怒,来到我房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发火,发也未理,俊美的脸有些铁青。

    我手心都浸湿了汗,睁着眼睛是从未有过的紧张。

    “你动我东西了?”父亲冷声问,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严厉。

    “嗯……”我怯懦的应道。

    父亲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如同一座大山隔了我的所有空气,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开口。

    “父亲,你喜欢的只是母亲的皮相吧,那个舞姬是如此吧,既然这样我也可以啊,父亲,我喜欢你。”

    “混账!”父亲冷笑,一巴掌甩上我的脸。

    我的脸有些肿了,口中似乎还有些血沫,头中也是晕晕乎乎的,但我仍是梗着脖子,一脸固执。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竟让你有了如此想法,但你与常儿怎可相提并论!”父亲冷笑道,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嘲讽。

    我失了声,哑然,不可相提并论,原来我在父亲的心里只是不可相提并论。

    “父亲您对我的宠爱呢?还有那把汉白玉梳……”我声声质问。

    “常儿最爱的便是她那一头青丝,我自然要送她一把与她最相称的玉梳,常儿不在了,自然便给你了。”

    我怔怔站在那里失了一切力气,原来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

    “一个流民野子也敢动常儿的遗物。”父亲冷笑,一句句如利剑般刺穿我的心。

    “流民,野子?”我怔怔问出口,一时间天昏地暗,我心里有过最坏的猜测,可我不愿去想。

    “13年冬,我与常儿下江南游玩时,碰到一户人家,偶遇蝗灾,粮食颗粒无收,如今已经供养不起家里人了,常儿心生不忍,便收养了尚在襁褓的婴儿,取名谢遥,这便是我将府日后的世子。”谢景一字一句吐出最残忍的语句。

    “我原可以容你,可你不该产生那般龌龊的心思,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你不该动常儿的东西…这样便是容不得你了,来人,收拾东西……”

    就那一瞬,我的世界天翻地覆,我不是父亲的儿子,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亡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放在心中最柔软的爱不过是化为一句龌龊的心思。

    我失了所有力气,眼前变得漆黑,但仍能感觉到,有人将我架上一辆马车,还有父亲清冷无情的声音,

    “吩咐下去,我将府从此没有世子……”

    谢景,我喃喃,心中是万般苦痛……

    谢景,只是我少年不知情何起,你亲手斩断了一切,我又怎么会再承认有一父亲。

    马车轱辘,将时光中的一切悠然拉长,只给我留下一个冷然无情的背影,我伸了手,用尽所有力气,结果却是一片虚无,还有一片冷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忠臣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重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乔并收藏穿越之忠臣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