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重生复仇路 > 第58章 高干篇:一个联姻妻子的愿望

第58章 高干篇:一个联姻妻子的愿望

作者:月亮上的叶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瑶将赵奋强的日常用品清理了一些,然后挎着包,就除了门。竟然在一出单元门,就看到了李律靠在他的迈巴赫车上,比那些什么首席男模,更像模特。

    李律无论从相貌还是从身材,抑或是家庭,那绝对是高富帅的最好诠释。人车在一起,绝对吸引眼球,她已经看到好多窗户都打开了。

    于是也顾不得去开自己的车,直接打开车门,说:“快走吧,李大律师,一会该有人要找你签名了。”

    李律发动汽车,说:“我昨天找廉政公署的人侧面了解了一下,除了行贿受贿的指控以外,刑警及国家安全局也介入了,分别被控乱用职权至人伤亡和决策错误让国家遭受巨大的损失。”

    齐瑶冷笑一声,说:“瞧瞧这帽子扣的,至人伤亡?哼,是我爸爸亲近杀的,还是亲自下令指使的?至于决策错误,是造成国家动乱还是让国家灭亡了?他只是一个副的,副的国务卿,没有决策权。真是好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拒加之罪何患无辞?”

    “冷静点,你这样对问题的解决没有半点好处。”

    齐瑶深吸一口气,说:“我知道,这不是在你面前发发闹骚么?要不然我得闷死!有你李大律师在,我相信我爸爸一定没有事情的。”也让他知道她的态度。这样可大可小的罪名就看后台怎么操作了。

    李律笑着说:“所以说,你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会见到你父亲,问问你父亲的意见,别光顾着哭了。你父亲很厉害的。”

    “恩,当然,我早就不是先前有人无偿遮风挡雨的赵云云了!我只能学着冷静,学着思考,学着长大。”齐瑶靠着椅背上,用手臂遮住眼睛,赵云云就是以前的齐瑶。

    车吱的停下来,齐瑶拿下手,看着李律,说:“你疯了,这里不允许停车!”

    李律偏过头,看着她说:“你果真变了,以前的你….算了,走吧!”

    齐瑶有些好奇了,说:“怎么了?以前我们果真是认识的,额,不会这么多年你真的一直暗恋我啊!噗,这真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了。”要真是那么爱,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赵云云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果真是爱得不够深么?

    李律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

    齐瑶看着他有些铁青的侧脸,忙道歉说:“我开玩笑的,您李大律师的眼光多高啊,我这样的暴发户和您这样的贵公子,实在不搭吧!您别在意!不过说实在的,您是觉得以前的我好,还是现在的好?”

    李律根本不理她,一直等到了廉政公署的门口,他停好车,说:“以前的你肆意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齐瑶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她先前的话,噗嗤一笑,说:“意思是现在我太市侩了是吧?我现在没有资格肆意了啊,不过我也喜欢以前的我,所以要是觉得以前的好,就忘记我现在的面目,也许某天我又想通了,又变成了以前的赵云云呢!下车吧,我想早点见到我爸爸。”

    推开车门,她到后车厢,拿起行李。看着李律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反射性的对他灿烂一笑。喜欢以前的好啊,这样她不用担心留下什么感情债。

    进了大厅,李律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下来一个年轻的男人,李律走过去说了什么,然后他对她招招手。

    齐瑶跑过去,对那个人行了一个礼,说:“您好!”

    “不用客气,赵小姐,我是廉政公署专员黄峰。昨天李律已经和我们这边商谈好了,你找到他是对的,李律的手里还没有砸过的官司。你们这边请吧,我带你们去见你的父亲。”黄峰爽快的说。

    齐瑶感激的笑着说:“谢谢了!”

    “您要谢就好好谢谢李律吧,已经好长时间我没有看到他这么专心于一个案子了。”黄峰爽朗的笑道。

    “自然,等请到李律师是我的福气,李律师是好人。”齐瑶毫不客气的给李律发了一张好人卡。

    “大黄蜂,你是不是话太多了?”李律眯着眼睛看着黄峰说。

    黄峰忙摆摆手,求饶说:“好,不说了,李大律师,我不说了,行吧?”说完还挤挤眼,看着齐瑶说:“赵小姐,千万别投诉我说我不严肃哦,这是因为我和李大律师是发小了,以后再见面你就知道了。”他有预感,也许他会经常见到这个传奇的赵云云了。

    是的,传奇。他原本以为赵奋强已经完蛋了,谁知李律竟然亲自插手了,自从他当了律师后,他从来不愿意插手政治上的事情,除非他里大少爷觉得案子有价值。像这件事情早就有苗头了,他要想管,越早插手越有利。以前他可以听李律提过赵奋强,那么现在想管,是为了眼前这个女人?黄峰有些沉思,但是李家继承人既然费力想管这件事情,那么赵奋强也就是要翻身了。有些事情,不急于一时揭开谜底,总有一天答案会出现在他面前的。

    这样一想,黄峰又恢复了嬉笑,说:“赵小姐,赵副国务卿,我们有很好的招待哦!”

    “谢谢黄专员。”齐瑶忙颔首道谢,苦笑的说:“我对生活物质上没有什么要求,只希望我爸爸能够尽快出来,让我们父女享享天伦之乐就好了。”

    黄峰但笑不语,两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房子面前。黄峰拿出钥匙,打开门,说:“请进。”

    齐瑶缓缓的走了进去,就看到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老人低着头在看书。她的眼泪一下子留下来了:这是赵云云的感情!她想念她的父亲。

    老人头也不抬,说:“你们到底要关我到什么时候?该怎么判刑就怎么判刑吧,我绝对服从安排,不会上诉的,只求你们快点,这样的日子实在太难熬。而且你们不要再去调查我女儿了,她一点都不知道我的事情。”

    齐瑶慢慢的走了过去,抱住了赵奋强,哽咽的说:“爸爸。”

    赵奋强猛的抬头,说:“云云?你怎么来了?快回去,好好的过你的日子!呃….”说着话竟然突然止住了话头。

    齐瑶一看有些不对头:果然是深爱女儿的父亲啊,就这么一会,他都已经怀疑了。忙挽住他的胳膊,眼睛真诚的说:“爸爸,我是来看你的,我真的好想你啊!”

    赵奋强眼睛已经眯起来了,齐瑶暗暗点头:不亏是一步一步上来的政客,瞧瞧这气势多足啊!要是她胆子小点,早点慌乱了。可惜她是齐瑶,她的经历只是其中一件,恐怕普通人都没有经历过,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要是直接被揭穿,她的任务可能就进行不下去了。于是站起来,故意揉揉眼睛,让自己看起来更柔弱,可怜兮兮的说:“黄专员,李律师,我能单独和我爸爸呆一会不?”

    李律看看他们,又看看手表,对黄峰说:“黄专员,按照法律,亲人是有探视权的。”

    黄峰点点头,说:“好,但是我只能给半个小时的时间。赵先生,赵小姐,请尽快。”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

    李律对齐瑶点点头,然后带上门。

    赵奋强看着他们出去后,才拉住齐瑶到怀里,看着是在心疼女儿,实际上他却在冷冷的问齐瑶说:“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云云?我的云云你们把她怎么样了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齐瑶安抚的抚抚赵奋强的胳膊:这只是一个担心女儿的父亲,她想要是她父亲在的话,他也一定能准确的感受着她的变化。在这点来说,赵云云真是一个幸福的人。

    她趴在他的腿上,小声的说:“别担心,赵先生,这是你女儿的身体,我是来实现她的愿望的。她的愿望就是希望您能好好的自由的活着。所以赵先生,您要努力,只要实现您女儿的愿望,您的女儿才能回来。所以赵先生,请多多努力,不要一力承担,否则您的女儿真的回不来了。”

    赵奋强很激动,大声说:“什么?”

    齐瑶忙拍拍他的胳膊,说:“爸爸,你不要激动,你身体不好,虽然我和莫陌离婚了,但是我自己能行的。只要爸爸好好的,我就什么都不怕。”这个房间绝对有监视器的。

    赵奋强深吸一口气,说:“到底怎么回事?莫家不是答应我要好好对你么?”然后抱住她的头,低声的说:“那云云真的能回来么?”

    “自然,这个我是不会撒谎的。所以赵先生,我们要一起努力,你要指点我,因为对官场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我知道了,但是莫家是怎么回事?”

    “在您被廉政公署带走后,莫果和她的孩子,您应该知道吧?”齐瑶试探性的问。当年莫果出走不会就那么乖乖的就出国了吧

    “知道,只是当时听说她怀孕了,莫家答应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不会让她影响你们之间的。没有想到他们竟然阴奉阳违?哼,商家就是不讲信用。我为他们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让他们对你好点,他们竟然在我出事后,就和你离婚,实在是太过分了。”

    齐瑶听出赵奋强是真的愤怒了,低下头,说:“爸爸,这是可以想到的,莫陌,他本来就并没有爱我,他以前就说过,是为了爸爸你才和我结婚的。这么多年,他也不想要孩子,我还以为他是想等年纪打点,哪知道人家早就有了孩子了?”

    “真的?”赵奋强大惊失色,然后低声说:“云云真的过的这种日子?”

    “是的,赵先生,这段时间你就当我是云云吧,毕竟我现在就是云云,你也不想等云云回来后被科研机构研究吧?”

    赵奋强咬咬牙,说:“好,我知道了。云云什么时候能回来?”

    “你这件事情彻底解决,确认你不会有牢狱之灾的时候。”

    “好,好,我心里有数了。这里我会努力的,外面就需要你帮我跑一下了,别人我也不信任。”

    “只是当然,您只需要告诉我做些什么事情就好了。”

    赵奋强想想,然后说:“你靠过来,我小声告诉你。”

    齐瑶凑过去,仔细的听着,等想过一遍,将其中不明白的地方问明白后,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会照办的。爸爸,李律可靠么?”

    赵奋强看着她,说:“我还想问你呢?李律这个人一向不好请,尤其是最近几年,他基本上每年才接一个案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他扯上关系,你怎么说服他的?”

    齐瑶想想还是说:“我觉得他好像很喜欢云云,当然找到他后,他就答应做我的代理律师。”

    “哦?还有这事?早知道这样,我就好好调查一下了,李律可是比莫陌好多了。不过,算了,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情,李家也很复杂,我希望云云以后能够安安稳稳的。即使李律有什么想法,也得看他的行动。”

    “我知道了,那么有些事情告诉他,也是可以的。”

    “可以的,我和李家没有什么冲突。”

    两人还想说话,就听到门咣的打开了,黄峰进来,说:“对不起,探视时间到了。”

    齐瑶半蹲在赵奋强面前,眼含泪水的说:“爸爸,那我先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身体,下次我再来找你。”

    赵奋强点点头,说:“云云,你也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让爸爸操心,放心,爸爸问心无愧,用不了多久,我们父女俩就会团圆的。”

    齐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点点头说:“我相信爸爸。”

    赵奋强又看向旁边的李律,说:“李律师,真的非常感谢您对我的支持,云云好多不懂,还请您帮忙多照看一下,不要,不要让她被别人欺负。”

    李律颔首,说:“赵先生放心,我现在是她的代理律师,一定会尽力的。而且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她。”

    这话就意味深长了!赵奋强审视的看了他一会,才说:“这样最好。”

    等出了廉政公署,坐上车,齐瑶对他说:“今天爸爸告诉我一些事情,我们找个地方研究一下吧?”

    “好的,不过不要去公用场所,太扎眼了,尤其是现在这件案子本来就受到了瞩目。”李律发动车子,说。

    齐瑶看着周围有些探头探脑的人,说:“那去我的公寓吧!你方便么?”

    “好啊,有什么不方便的。只要够安静,不会有闲杂人等。”

    “那走吧。”

    到了赵云云的公寓,齐瑶给坐在沙发上李律倒了一杯水,整理了一下思路,说:“今天爸爸告诉我,爸爸主导的世纪工程因为牵扯到多方的利益,其中在拆迁的时候貌似的确有一个人被拆迁公司打死了,当然爸爸的批文是走法律程序尽快处理。那家也接受了其中的赔偿协议并撤诉了,现在又开始闹,其中肯定有猫腻。爸爸叫我去找董秘书重新确认一下,并最好找那家直接对话,看有没有线索?”

    李律认真的听着,说:“恩,不错,这样处理是对的。我们现在唯一的路就是所有的事情都透明,不能遮遮掩掩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并且最好找媒体进行鉴证。”

    “没有问题,媒体我来安排。只是我们要想好怎么应付会出现的情况。”

    “不用想,现场发挥吧,现在想那么多,不一定能排上用场,并且还有人为的痕迹,会被诟病的。我宁愿现场,这样真实才能赢得更多的同情票。”

    “你决定了?”李律有些担心,“现场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齐瑶自嘲:“决定了,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放心,我输不起,也没有什么好输的。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现在就是光脚,我还怕什么?“

    “好吧,这样也好。”

    “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了。对爸爸决策失误的指控,爸爸叫我去找国务卿,说当时这些决策上面有很多人的签字,并且留有底子。”

    “哦,真有证据啊?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有了这个,那些人就不会袖手旁观了。”李律兴奋了:赵奋强果真是老狐狸,一般这样的情况很多人都不会签字的,他既然能让那些大佬签字,就没有问题了。

    不过,他有了疑问,说:“既然赵副国务卿能够洗脱罪名,为什么还要在里面和他们周旋这么久?”放着好好的副国务卿不做,去坐班房,没有目的的话,谁愿意啊?

    “爸爸说,他觉得我不懂事,还一副没有长大的样子,并且外面那些人都逼他,有人落井下石,却没有人伸出援手,他想进去仔细筛选一下,免得以后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齐瑶其实觉得赵奋强是失望了:赵云云一心只向着莫家,看不清楚他们的疏离,也看不到他的痛心,他是心灰意冷了。反正这些罪名又不会被判死刑,即使有些人想置他于死地,总统肯定不会让如此高级别的人被判死刑,这样会让敌对的国家笑话的。况且他的事情还真的没有那么严重。

    李律揉揉她的头,说:“伤感什么啊?你呀,不要那么压抑,日子会越过越好的。呀,都中午了,赵大小姐,你是主人,准备怎么招待客人啊”

    齐瑶起身,说:“放心,不会饿着大律师的。中午我下厨,你尝尝我的手艺。”

    李律装作害怕的样子,说:“你不会是想我拉肚子拉死吧?”

    “你试试就知道了。要是你是在担心,我们就去酒店的吃吧!”

    “别,我开玩笑的,期待赵大厨师的满汉全席。”李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齐瑶笑着走向厨房:当年为了那个渣男,她可是特地请了她家的厨房,她的水平即使跟不上酒店的大厨,也是不错了。毕竟囡囡喜欢吃,许家的人也喜欢吃,为此他们连厨师也不请。

    想想她做的蠢事,不过现在到让她也受益了。俗话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那就先抓住他的胃。李律既然对赵云云有好感,那就让她把这好感加倍的扩大吧。这样李律也会加倍的用心。她离完成任务也就更近了。

    色香俱全的饭菜端上餐桌,齐瑶好笑的看着李律竟然不顾形象的泛着亮晶晶的光芒,递给他碗筷,说:“大律师尝尝吧!”

    李律每道菜吃了一口,称赞说:“不错,果真没有吹牛。”

    两人安静的吃完饭,齐瑶就去洗碗。等洗完碗,擦拭好流理台,转身竟然看到李律靠在厨房的门檐上,意味不明的看着她。

    她脱下围裙,说:“怎么了?”

    “没有事情,只是觉得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贤妻良母的一面。”

    “噗,你要是见过了,是不是我结婚的对象要换换啊?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一会去找董秘室,大律师是回家,还是在这里休息?”

    “我先回家吧,晚上我再过来听听你查到的东西,然后计划一下下面的安排。”李律想想说。

    就这样日子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董秘书那里倒是没有藏私,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而第二天李律就和齐瑶一起开车去了受害者的家里。

    那天晚上李律是过来了,但是确实带着大的行李箱。齐瑶只是笑笑,并没有矫情的说他想多了。大家都是成年男女,况且李律看她的眼神,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他要是不采取行动,她还会奇怪呢?

    这样也好,她可以随时了解案件的紧张情况。不得不说,在专业上,李律的确能担当得起京都第一律师的称号。

    他总是能够抓住其中的漏电,而成为证供。

    这些天,他除了不把自己当客人,偶尔牵牵她的手,还真没有越矩的地方。他不主动提出,她也就当不知道。

    况且她也查到了这些事情幕后都有谭家的影子。她一边放消息放大谭家的野心,一边通过国务卿的口,像新任总统递了投名状。

    说起国务卿,她见他的时候,那太极打得,明摆着是想明哲保身。齐瑶冷笑一声,直接装作无意中说了证据的事情,看着他的脸一下子白了,她才觉得一阵的快意:叫你装!下属出了事情,上司竟然一点责任都没有,世界上哪有白吃的馅饼?政绩上有他的名字,出了事情的责任书上既然没有他的名字,谁都不是傻子,这样明摆的事情,她才不会放过呢!

    终于在权衡后,国务卿同意为赵奋强说说话。

    齐瑶也松了一口气:只要国务卿肯说话,作为总统的红人,自然是有效果。再加上舆论和李律,赵奋强出狱就没有问题了。

    但是政治上的事情解决了,反而在那个受害人那里遇到了挫折。齐瑶和李律一连去了一个星期,那家人还死咬着不放,非要继续赔钱,并且要求赵奋强偿命。

    齐瑶怒了,看着他家气派的小洋楼,冷笑道:“用你们亲人命换来的钱住这么好的房子,怎么?没有觉得睡不安稳?”

    受害人孙旭茂的亲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其中他的姐姐说:“我们这也是在为他尽孝,赵大小姐,你也看到了吧,我爸爸妈妈年纪很大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痛,你不知道,他们眼睛都哭瞎了。”

    齐瑶说:“要是你们还这样步步紧逼,我马上就尝到了。告诉你们,这件案子,法院早就结案了,你们这样胡搅蛮缠,李律师,我是不是看以藐视法庭的罪名向法官提出诉讼?”

    “自然,法律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任何人在对高院判处结果不执行,也是违法的。法院完全可以考虑请检察院提出国家诉讼。这样的人一般会被处于3年左右的刑期,并需要长期教育。”

    孙家人愣住了,说:“这还犯法啊?”

    “自然,幕后人这个没有告诉你们吧?看到没有,这个是我的律师,帝都第一律师。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看。”

    孙家人明显有些动摇,这是孙旭茂的大哥突然大声说:“胡说,怎么可能违法?我们这是正当的诉求,是你父亲这些当官的谋害了我弟弟的命,我一定要他偿命。你滚,要是不滚,我就对你客气了!”

    齐瑶起身,说:“李律师,我觉得我受到了人身威胁,我请求立即报警,我一个女人,实在对付不了。”孙家大哥简直是送上门的证据啊。

    “好,我会要求警察对此尽快作出处理,以防不测。”李律自然知道齐瑶的意思,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只要孙家还继续蛮缠,齐瑶决定就和他们耗下去。

    孙家一看他们的架势,压根不像开玩笑,忙说要商量一下。于是在他们打了N个电话后,终于偃旗息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重生复仇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亮上的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亮上的叶子并收藏快穿重生复仇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