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蒋姜江对赵一霸很上火,不为别的,就为他要赵一霸跟他住,但被赵一霸“深思熟虑”后拒绝了。蒋姜江上火,不是为了赵一霸不跟他住,而是在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和他住时,对方反倒不同意了,这蒋姜江就不乐意了。

    本来赵一霸来住可行可不行,但蒋姜江不乐意了,这不行也得行了。赵一霸欠着他钱、欠着他“情”,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对赵一霸威逼利诱一番,赵一霸自然会同意和他住。偏偏,蒋姜江这人一不乐意,毛病就多了,他不要勉强、不要哄骗,他要赵一霸自动自觉求着跟他住,于是简单的事复杂化了。

    赵一霸反赔了肥油三万块这事也让蒋姜江不痛快。蒋姜江不痛快不是因为三万块,是因为赔钱,赔钱意味着对方爽快了,对方爽快了,他就觉得这钱赔得不值,凭什么让差点弄坏他家小耗子的人痛快啊?

    蒋姜江点了点桌子,和严桀商量说:“你觉得,我们去卖肉怎么样?”

    严桀一愣,放轻了声音说:“可以啊,卖肉挣钱。但最近严打,这个时候办这事风险大,蒋董是准备做大做强?还是小打小闹自娱自乐?”

    “卖人肉算个屁,我还看好了一块地,我还没想好整成大型社区还是商业区什么的,但是,肉,还是得先卖。”蒋姜江说着,笑了,“不是卖人肉,是卖真正的肉,没想到小桀你竟是浸淫声色的人啊。”

    蒋姜江要卖肉,主要是受了屠夫的肥油的启发,他要赶走肥油,却不会做得直接而明显,最好是他还能从中谋利。

    “我可以帮人卖肉,但我不自卖也不买。”严桀一本正经地回答蒋姜江的玩笑话以及正经话,“整这块地,以公司名义还是个人名义?”

    “个人,谁想和那些老鬼干。我现在资金、关系没到位,搞不起那么大的工程,先卖肉吧。你去把大东叫来,这事我派他去。你还是得跟我身边。”

    蒋姜江手下有五个助理,一正四副。严桀是他亲自提携上来的,另外两个是应聘或者升上来的,大东和小付是之前就跟在蒋姜江他爷爷身旁的人。

    大东作为曾经跟过他爷爷的人,办事能力比严桀有过之而无不及。蒋姜江让他去卖肉,先把肥油在的那个大型屠宰场包了或者把原来的老板撬走,往后搞一条龙也好,垄断卖肉的某个环节也行。

    两人正谈着,电话铃响了。严桀说,赵小姐来了,在楼下签约。

    蒋姜江挂了电话,边往外走边交代了大东去了解情况,计划计划怎么实施。他走到门口,抹了抹头发,理了理衣服才走开门出去。

    赵小姐,就是蒋姜江的表姐赵溪涯。赵溪涯之前是他们公司的歌手,出过两张专辑,后来去国外学习了几年,这次回国打算在国内长期发展,约还是得和原来公司签。

    赵溪涯是个十分高挑的女人,大波浪卷垂在胸前,黑色的修身长裙,丝绸披肩斜斜的挂在肩膀上。她半靠着沙发,显得有点慵懒。经理在对面和她谈合同,她爱搭理不搭理的样子,像是在坐在自家一派悠然。

    赵溪涯伸出两根的手指,说:“两年,我只签两年。”

    “赵小姐,”经理笑着,正要和赵溪涯据理力争,哪有只签两年约的理?

    蒋姜江走进来,拿起合同扫了几眼,往桌上一丢,说:“重新打印,按赵小姐说的改。”

    经理收了笑,二话没有,改合同去了。公司高层大部分人怕蒋姜江,蒋姜江这会子又是木着张脸,经理慌着往外走。

    “笑面虎”这绝对是蒋姜江所有绰号里最好听的一个。前些日子,他在公司里“踢人”时,那才叫一绝。

    有位高管在公司做了几近十年,没功劳也有苦劳,虽做过些对不起公司的事,但在这圈里并不算什么。因着他之前不服蒋姜江管,又是陈老鬼的人,蒋姜江非得揪着他的小尾巴赶他出公司。那高管被带走的那天,骂,掀蒋姜江的底,当着公司那么多人的面,把蒋姜江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骂了个透。蒋姜江笑着,那笑容不带半点生硬、没有丝毫造作,他还让助理给他倒茶,说:叔,别骂累。等保安一上来,该拖走的还是得拖走。

    蒋姜江挥手笑:“叔,您路上走好哈。小付,愣着做什么呀,开车送送我叔呢。”人走了,蒋姜江还做了个好人,收回高管“贪”的钱后,便没再起诉了。可没几天,那高管的兄弟跑去和他闹“分家”,小三、小四也找上了门,闹得他家天翻地覆。蒋姜江这人啊,阴着呢,明白哪里才是蛇的七寸,怎样掐才能掐到人的要害。

    “赵小姐。”蒋姜江喊赵溪涯,他心里激动,面上装的没什么表情。赵溪涯比蒋姜江年长四岁,蒋姜江从来不叫她姐。

    “没大没小。”赵溪涯拍了蒋姜江一下,而后仰头笑道:“江江,扮一个、扮一个。”

    赵溪涯这会的神态和刚才那女主人架势截然相反。

    她和康汤权在某些地方十分相似,她是个比较傲的人,但她的傲和康汤权截然不同。打个不甚恰当的比方说明:赵溪涯外在看上去是太皇太后,心里却是邻家女孩;康汤权外在是邻家男孩,内在是太上皇。一个是表面难接近,一个是内心难以靠近。

    蒋姜江靠近他表姐,微微低着头,还试图绷着他的脸,“不扮,老大不小了,还玩这个。”

    “哎呀!江江,扮一个啦!”赵溪涯站了起来,她蹬着七八厘米的尖跟鞋,没比蒋姜江矮多少。

    蒋姜江耸着鼻子,两只眼斗鸡眼似得朝中间看,嘴嘟出很长,装成老鼠的模样,五官全往一块挤去,逗得他表姐大笑不已。

    赵溪涯额头抵着蒋姜江的额头,左右磨蹭着,嘴里喊:“小老鼠小老鼠小老鼠飞呀飞!!剪刀石头布呀布!”

    蒋姜江出了石头,赵溪涯出了布。

    “快给钱快给钱!”赵溪涯兴奋地说。

    蒋姜江掏出早准备好的一百块钱,拍在他姐手里。

    这是他们两小时候自制的游戏,从小玩到大,见一次玩一次,赵溪涯从来不腻,蒋姜江故意端着心里却欢喜的很。

    如果还有人在蒋姜江心里保持着童真的姿势,那么这人一个是他堂哥,一个是他表姐。他堂哥是他可以肆意亲近的人,对他表姐,他却不能。如果他像亲赵一霸那样亲了他表姐,她表姐绝对会狠狠的一巴掌抽过来,然后铺满台阶让他下。他其实,玩不过他表姐。

    蒋姜江有点阴郁,看她表姐二十七、八岁的人了,他再不下手把他表姐弄回家,她表姐就该嫁别人了。

    “今晚,去你家?”赵溪涯望着蒋姜江说。

    “恩?”

    “去你家,找几个人搓一桌啊!昂!我在外面几年没搓过,快憋死了。”赵溪涯爱玩麻将。

    蒋姜江:“好啊,小一在我家,还记得小时候喝他的粥嘛?回去让他做给你喝啊。”

    “记得啊,啊,馋死我了,小一宝贝就是个天才!”赵溪涯惊叹道,忽又沉下脸来:“小一现在和你一块?你欺负他了。”

    蒋姜江举手:“赵大小姐,冤枉啊!我爱他还来不及,什么时候欺负过他呀?”

    “切,还说没欺负,你小时候还揪他小几几(鸡/鸡)呢。”

    蒋姜江脸上挂不住了,嗤笑一声。他对赵溪涯说的这事印象极深刻。小时候,他爷爷对赵一霸的宠爱那是无边无际,他上个厕所,还得他爷爷领着。蒋姜江看不顺眼,他小时候皮,特别调皮,有一次外出,他爷爷不在,赵一霸憋不住了,在外面解小手,蒋姜江跟了过去。他看到了赵一霸的小几几(鸡/鸡)比一般小孩子短,缩得只有小婴儿的大小。蒋姜江还特好心的帮他拉长了,拉得赵一霸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这事在蒋姜江心底,他一直以为只有他和赵一霸知道,或许赵一霸也忘了。他表姐突然提起,蒋姜江首先想到的不是他表姐怎么知道的,而是,赵一霸是同性/恋,是不是因为他当初拉他小丁丁,把他拉成这样的。

    晚餐是赵一霸准备的,菜色丰富,味道一流,不比大酒店的味道差。

    蒋姜江叫上了小付还有他的另外一个狐朋狗友作陪。四个人在桌上吃着,他堂哥还在厨房熬汤。

    他朋友边吃边感叹:“你这保姆请的好!哪儿请的,改明儿我也找一个去。”

    蒋姜江听这话觉得刺耳,招呼赵一霸赶紧过来吃饭,挤兑他朋友:“那是我堂哥,他做的,他疼我。你能找到这么好的堂哥么?”

    赵溪涯乐呵呵的给赵一霸夹了一碗菜,相比于蒋姜江,她更疼赵一霸,问了不少蒋姜江怎么欺负他的话。

    赵一霸红着脸,哼哼唧唧答应了。蒋姜江瞅着赵一霸那“小媳妇”样,心想赵一霸要是帮他把他表姐拐到手,他一定给他表哥找个好“老公”,绝对不会让他和康汤泉在一起!

    “一霸哥,您真是蒋董的堂哥啊?”这个新的认知再次给了小付冲击,不仅仅是冲击了他的三观,他说,“您真是赵老爷的小孙子么?哎呦喂!我这记性诶,我看过您的照片,竟然没认出您来,得罪啊,得罪!我自罚三杯。”小付说着仰头三杯。

    晚上的牌局,赵一霸又是个他们端水果、送茶水又是做夜宵。蒋姜江因着他朋友那句话,不想让赵一霸忙东忙西,跟受人指使似的,他可以摆弄赵一霸,但别人不行。

    “哥,你过来替我打几把。”蒋姜江喊赵一霸。

    赵一霸望着蒋姜江傻笑,笑得特别欢,他表姐回来了,他也高兴。

    赵一霸倒没犹豫,真上了牌桌。哦,对了,有件事忘了提,蒋姜江他堂哥从前有个外号,叫炮王。以往他爷爷还活着的时候,他们这一大家子每年都要回去和他爷爷过年。

    小辈们扎一堆,玩牌,最喜欢和赵一霸玩。赵一霸放炮,玩十把,有九把是他在放炮,他放炮放的响,一炮单响不算什么,一炮双响也常见,呵呵,一炮三响,赵一霸最喜欢了。

    替别人打牌,放了炮,不说难过吧,起码会感到抱歉,赵一霸倒好,放完炮乐颠颠地看着他堂弟,一脸的邀功相,说:“砰!江江,江江,又响啦。”

    蒋姜江捏了捏他的脸,行吧,响就响吧,你把他表姐逗高兴了就好。

    赵一霸牌落桌,另外三人同时放下,糊了。赵一霸比他们三个赢了钱的人激动,跳起来欢呼:“江江!三个,三个耶!一次放了三个炮!我是不是很帅很酷很了不起啊!!”

    蒋姜江默默地抹了把脸,还好他钱多。这炮放的他爽啊,蒋姜江看着他堂哥笑得眉眼都亮了,心里莫名的欢喜,在旁边看着,也不给他支招,随他放炮。

    “江江,你找了个好帮手!”他朋友朝他竖拇指,揶揄他。

    小付边收钱边笑着夸赵一霸打得好。

    “哎呀哎呀,小一宝贝,不能放水!江江,你督促他好好玩。”他表姐是寂寞了,高处不甚寒。

    放炮的喜悦让赵一霸忘了他是在替蒋姜江玩,忘了他没有父亲给他结牌账了,他在牌桌上从来没有输钱的概念。终于玩腻了放炮,时钟走到了午夜十二点,赵一霸打着盹,说:“江江,我要回去睡觉觉啦……”他一犯困声音变得绵长,有撒娇的意味,再困一点他就要哼鼻音了。

    大家收钱,准备回家。赵溪涯问他住哪儿,说:我送小一宝贝回去。

    赵一霸睁着朦胧的睡眼,要跟着他表姐走,把蒋姜江给气的,这养不熟的白眼狼!

    蒋姜江本来打算送他表姐的,但被赵一霸这一气又不能送了,他要送还不得连着赵一霸一块儿送出去了。蒋姜江靠门边,看着他们一个个走出去,轮到赵一霸经过他身旁了,笑嘻嘻地问赵一霸:“哥,你忘东西在屋里了,赶紧去拿了再走。”

    赵一霸困迷糊了,懵懵懂懂地看着他堂弟,乖乖地转身进了屋里。

    小付等着送赵一霸和赵溪涯走,跑过来探头探脑,看赵一霸什么时候出来。

    “小付,你送溪涯走,对她说,我哥今晚住这,不回去了。”

    小付得了令,屁颠屁颠跑去开车了。

    赵一霸在屋里转了几圈,没发现要拿什么,又转到屋外去了,只见蒋姜江靠门边要笑不笑地盯着他,其他人不见了影。赵一霸依然半睁着眼,哼哼:“江江,芽芽姐姐在哪里?”

    “你说呢?”蒋姜江反问他,“你不是要回去么?”

    “嗯。”赵一霸点头,他倒不是非得这会回去不可,只是当时赵溪涯问了,他把脑细胞全困死了就答应了。

    “那赶紧走把。”蒋姜江把本来半掩着的门敞开了。

    赵一霸一脸茫然,但很听话的出去了。

    蒋姜江那个气啊,还要装作无所谓的把门甩上了,甩上了又赶紧从猫眼里看他哥。

    他知道他哥回不去,赵一霸进屋找东西时,他顺手把他哥的钱包摸了。

    赵一霸被蒋姜江摔的那下子门摔清醒了点,在门口转了几圈,径直往外走了。

    蒋姜江在心里骂他个木鱼脑袋,拉开门,连名带姓地喊:“赵一霸!”

    赵一霸回过头看着他。

    蒋姜江待赵一霸走近了,砰地一声把门甩上了,他说:“我不高兴了!”

    赵一霸轻轻地敲门喊他,外面冷。

    等逗弄他哥逗弄得差不多了,蒋姜江冷着张脸拉开门。

    “你为什么不高兴呀?”赵一霸问。

    “我就是不高兴了!”蒋姜江抱胸往沙发上一坐,今天得好好让他“赔礼道歉,俯首认罪”!

    “江江,你为什么不高兴呀”赵一霸蹭过来,蹲在他身边问。

    “去,拿搓衣板过来,跪着自我检讨。”蒋姜江说。

    赵一霸起身了,但不是去拿搓衣板,他家也没搓衣板,他跑去收拾屋子的残局,洗洗刷刷弄了好一会。

    蒋姜江一口气梗在哪儿,上不得下不能,摆个脸色没人看,本来不是真生气的,这会子倒真有点情绪低落了。

    赵一霸把东西清理完了,脱了鞋跪坐在沙发上,戳了戳蒋姜江。蒋姜江偏过头不理他,要被他气死了!竟然把他撂在那里,不管他了。

    “江江,不要不高兴嘛。”赵一霸捏着自己的耳朵,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瞅着江江。他已经把屋里整理好了,现在有时间安慰江江了。

    “诶,你真气死我了。”蒋姜江在他嘴巴上啃了一口,好么,被他晾一旁晾那么久,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打算干什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抱个逗逼回家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里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里浪并收藏抱个逗逼回家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