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蒋姜江□□着身子,睁着眼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身体里是昨夜宣泄过的餍足,精神是睡足后的清爽,心情是被放空后的懒洋洋。

    蒋姜江旁边的枕头上空着,躺那儿的人在他睁开时就不在了。“哥。”蒋姜江喊几声,回答他的只有冷冷淡淡的空气。

    赵一霸离开了,拖着他的箱子在蒋姜江醒来之前离开了。

    蒋姜江抽完半包烟,给赵一霸打了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了。一时间,两人都没开口,片刻后电话又挂断了,蒋姜江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窗子旁,半身照上的“蒋姜江”在那儿笑的特别嚣张,蒋姜江忽然觉得没劲透了。

    昨天夜里蒋姜江没轻饶过赵一霸,翻来覆去弄了他几次,半夜醒来压着他又弄了一回,直把赵一霸做得站都站不稳,他今天倒是好毅力,居然爬起来了,竟然还走了,他就那么惦念他的学长?那么一个破县城就这么值得他迫不及待地爬下他的床上赶过去?

    蒋姜江给赵一霸打电话前,通过他的手机定位到了他具体的位置,赵一霸不是住在酒店,是在别人的小区里。嘿嘿,这个小贱人,蒋姜江冷笑一声。

    蒋姜江耍了几盘游戏打发度日如年的时间,结果他玩着游戏发着呆,被人砍着玩儿,死了后挺那儿晒尸。若是换平时,蒋姜江早轮刀过去,杀不了一个人,也要想法子干了他们一个组。可是,现在,蒋姜江觉得游戏没意思,和赵一霸一样没意思。

    蒋姜江盯着屏幕抽烟,抽得眼前满满的烟雾。他把耳麦扔到一边,看到手机了有几个电话未接来电,是赵一霸打的。

    蒋姜江不自觉的放松了苦大仇深的表情,忙给他回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自动挂断了。

    蒋姜江冷哼一声,反问自己:这会子打电话给他做什么?问他还活着吗?

    昨天被他翻来覆去折腾的人,今早上还能硬挺挺的出去勾引男人,这不说明他好得很嘛!就算他有什么也是他自找的,他管这种贱人做什么!做什么?他脑袋被门夹了,不清醒嘛?

    “可他妈的为什么要这种时候走!?”蒋姜江仰靠着椅子,长长的吐了口气,却没能把心里乱糟糟的东西吐出去。

    蒋姜江的扣扣响了,蒋姜江坐直了身子戳开看。

    小刀疤豆:嗨~~刚刚是你打的电话吗?

    浪了又浪:?

    蒋姜江一看那话就知道对方不是赵一霸本人,什么叫是你的打电话吗,若是赵一霸本人,难道不应该说:江江,你给我打电话啦?或者赵一霸直接回电话过来吗?

    果然,对方又说:我是一霸的学长,他睡着了,刚才我没来得及接你的电话。

    蒋姜江没理他。

    小刀疤豆有些话唠:我常听一霸提起你,你们是同年同月生的?一霸常说他是哥哥,还经常托你照顾,他挺不好意思的。

    浪了又浪:小事。

    蒋姜江烦他。

    小刀疤豆:一霸不擅长人际关系,你一定为他操了不少心,他之前为了找工作的事巴拉巴拉巴拉(省略)。

    浪了又浪:学长,挑重点说。

    小刀疤豆:

    额……

    你不问问我他现在的情况?

    蒋姜江一愣:他怎么了?

    小刀疤豆:一霸发烧了,他今天过来,情绪很抑郁,表情也很可怕,你应该见过他这种样子吧?我不知道他怎么了,昨天和我说坐车来之前还好好的。

    蒋姜江:麻烦你帮我照顾下他,我马上来接他。

    蒋姜江抓起外套正要往外走。

    他的扣扣又闪动起来,小刀疤豆只发来两个字,却让蒋姜江的心蓦然被人揪了一把:江江

    对方发起了视频。蒋姜江重新坐下,接通视频。对方没开灯,赵一霸惨白的小脸在黑暗中格外刺目,他的目光不像平日叫蒋姜江时那样亮亮的,却还是柔柔的。

    “回来吧。”蒋姜江一开口,嗓子沙哑的很。

    赵一霸微垂着眼皮,沉默着。他转过身对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那人走出去了。那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子,面目和善。

    “江江,”赵一霸轻声喊了句,喊得蒋姜江心尖一跳一跳的,赵一霸说,“我在学长家玩两天就回来。”

    “嗯,好,别玩得太疯了,注意点身体。”蒋姜江笑道,完美无缺的笑容非常温柔。

    “好,江江也要注意身体,早点休息哦。”

    “嗯,晚安,哥。”瞧瞧,他们间的对白多自然、多和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又似乎发生过什么都很正常。

    蒋姜江把电脑一合上,便开始骂:晚安你妹吧!你他妈爱和谁好和谁好,爱上谁的床上谁的床去!

    蒋姜江揉着太阳穴,这样不是正中他下怀?傻里吧唧的赵一霸没有怨没有责更没有爱。他白嫖了他,既玩了又不用他负责,往后,他仍旧可以过灵肉分离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的呢?他为什么要思考那么多,为什么非得分个条条道道出来呢?

    蒋姜江穿上外套出了门,反正窝家里是不可能睡得着了,与其如此,不如出去随便找点事消遣。

    蒋姜江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夜生活丰富的人,蒋姜江随便打了几通电话出去,对方都在疯。一个在飙车,这种在蒋姜江眼里是找死的人,他肯定不会去;一个在开什么狗屁party,一群人神经病似的乱疯;唯一正常点那个在和人唱歌。

    蒋姜江去了才知道自己算错了,包间里闹哄哄的,乱七八糟的人,乌烟瘴气,但无论如何,这绝逼比另外两人强。

    吴疆隔着老远向他挥爪子。

    “啥都别说,先喝。”吴疆给他满上酒。

    蒋姜江看着那群亢奋的人,那几个摇头摆尾的,早放弃了要喝他酒的想法,谁知道他们喝得是什么,“另外给我拿几瓶过来。”蒋姜江对旁边的人道。

    “诶?我这暴脾气!”吴疆把杯子往桌上一放。

    蒋姜江没理他,抱着胸窝在沙发里,面上表情淡淡的,似乎还有些笑意。

    “好吧好吧,随你随你。”吴疆说着,贴着蒋姜江,说道,“终于想开了?”吴疆说着,手顺着蒋姜江的腿根往上摸,摸着了蒋姜江的下档,满满抓了一手。

    蒋姜江浑身一僵,赵一霸纤细柔软的手指划过他身体的感觉是如此清晰的蓦然出现,以至于他差点当场就硬了。

    蒋姜江拍来他的手,骂道:“你他妈欠艹别找我!”

    吴疆“嘿嘿”一笑,说:“我们哥几个都怀疑你这有问题,依我看,你比他们所有人都强。放心吧,我会替你澄清的。”

    蒋姜江回了他两字:呵呵。

    吴疆兴奋的心情丝毫不受蒋姜江阴阳怪气的影响,他说:“江江,恭喜你终于摆脱束缚,出来享受人生。这人生啊,就是这么苦短,我们得及时行乐。”

    “你他妈真牛掰,还知道及时行乐。”

    “你说你,守着那么大一个美人窖,居然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太他娘的浪费资源,你知道私下里哥几个怎么说你么?”

    “别跟我说,我不想知道他们这群王八羔子怎么嚼我舌根。”

    “嘿,你这混小子!”吴疆说,“行嘛,改明儿给哥们介绍几个?”

    好么!这他妈都以为蒋姜江开得是妓院呢。

    蒋姜江揉了揉太阳穴,没关系,他忍,总还是比他在家一个人待着慢慢长毛强。

    蒋姜江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到一个“小男孩”身上,那是和赵一霸差不多体型的男生。蒋姜江恍恍惚惚想起了赵一霸纤细嫩白的腰杆,在他的冲撞下,泛起细细的汗珠。蒋姜江仿佛又听到赵一霸搂着他的脖子,不停叫换他的名字。他那么低柔的声音,那么柔弱柔软的腰肢,蒋姜江很多次都有他会被他折断的错觉。

    吴疆多有眼色的人,立马招呼那“小男孩”过来。

    “小男孩”跪在蒋姜江两腿间,仰着脸望着他,喊了句“老板”,声音略低沉,不像赵一霸,跟没发育过似的。

    “原来哥们好这口。”吴疆揶揄他。

    蒋姜江踩到沙发上,蹲着,笑道:“不,别碰我,我现在心情不好,你们一边玩去。”

    吴疆怎么可能如此放过他。

    蒋姜江跨下沙发,把面前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全扫到地上。所有人看向他们这边安静了几秒。

    “你过来。”蒋姜江招呼一名高大的男子,“上他。”蒋姜江这是要这两人在桌上做呢,论浑的,蒋姜江半点不比他这些狐朋狗友差。

    吴疆一愣随即朝反应不过来的两人吼快点。

    索然,太索然了,蒋姜江想用鞭子抽谁,让什么东西更激烈些,又想躺在什么地方安安静静睡去。

    吴疆扯着嗓子喊:“你他娘的谁能让我哥们干你!我给他十万!”

    闹剧,这注定是一场闹剧。

    蒋姜江一个晚上酒没喝,香没闻到,性没交上,后来在酒店房间里看了一晚上真人表演。次日,蒋姜江打了一天的网球,没劲,还是没劲。

    蒋姜江用江中一霸的号发微博:我今天去看帅哥美女,他们都没有我帅,没有我漂亮,伐开心。再配上数张猫猫狗狗亲亲热热的图片。

    伐开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抱个逗逼回家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里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里浪并收藏抱个逗逼回家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