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宁并不是冲着《罪·念》这部电影去的,她是冲着拍摄该片的导演去的,明宁非常崇拜那个李导演。

    很久以前,她联系过李导演,她希望能有机会和他合作,这次明宁好不容易得到了机会,谁知道会莫名其妙的被人推了。

    明宁怒气冲冲地跑去蒋姜江的办公室,质问他。

    “那个剧本是为我哥准备的,我不想让你出现在里面。”蒋姜江停顿一下,继续道:“你要是只想跟李导合作,等下次再找他不就完了。”

    “下次?他拍一部电影后要休息好几年,我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那不正好,你趁着几年再练练演技,不是我说你,你现在真像个花瓶。”

    “江江,你!”明宁被他气得咬牙,却无可奈何,她说:“不,江江,我不明白为什么。为堂哥准备的电影?他一个人能演一部影片?江江,我和哥搭档的很好啊!我为什么不能和他演对手戏?”

    “因为我说不行啊,所以不行。”蒋姜江回绝地很直接,“行了,赶紧出去,别妨碍我。”

    明宁是个倔脾气,蒋姜江三言两语打发不了她。

    “总之,今天不是你答应让我去演,就是你给我个理由说服我。”

    “不让你去还需要理由?女主角的演员已经定好了,你跟我这闹没用。”

    明宁不说话了,盯着蒋姜江,片刻后她冷静了些,说,“是因为你哥?”

    “是。”蒋姜江抬眼看她。

    “你不希望我和你哥演戏?”

    “对。”

    “你,你以前去剧组是去看你哥,不是看我?”明宁问一个字,心就沉一分。其实,很久以前,她就接近真相了,只是她被自己蒙蔽了双眼看不清事实。

    “嗯。”蒋姜江迎着明宁质问的目光,淡淡地应道。

    “你和你哥,你们……你说你爱的人是……不对,上次车里……”明宁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那些细枝末节拼凑在了一起,那个让人震惊的猜测使她语无伦次。

    “嗯,我去看的人是我哥,上次在车里的是我哥,我想和他在一起的人是我哥,我爱的人……也是我哥。”蒋姜江坦白道,他不需要这个女人的纠缠、不需要这个女人做挡箭牌、不需要她有可能对他哥产生的伤害了。

    明宁连退了两步,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小宁子,回去吧。我不可能再让你和我哥接触了。”

    “我不!这不公平!蒋姜江,你在撒谎,你在骗我!我不信,我不信!”明宁捂起了耳朵,事实太不堪了。

    蒋姜江也不理会她,只等她自己冷静了一点,正儿八经道:“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托你的福,我现在真的阳痿了。”

    明宁“噗嗤”一声笑了,一边笑一边抹眼泪。

    她说:“我不会祝福你的。”

    “我不需要。”

    “我会把你们的事情说出去的。”

    “说去吧。”蒋姜江拿着没点着的烟在桌上点了点,说“我别的本事没有,唯一擅长的就是斤斤计较、有仇必报。”

    明宁笑过哭过后,冷静了不少,自嘲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看上你?你这个变态,又小心眼又讨人厌。”

    蒋姜江点头表示认可。

    “蒋姜江,你哥是被你逼的吧?”

    蒋姜江回忆了一下,最开始好像是的,后来似乎又不是了,后来好像是他哥在追逐,他却心生过放弃。

    “对啊,我哥是被我强迫的。”蒋姜江点了点头,说,“小宁子,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你已经影响到我和我哥的生活了。”

    明宁呸了他一脸,说:“我才不愿意见到你了!胆小鬼,欺骗我的感情!”

    对于明宁而言,蒋姜江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欺骗”了她感情,虽然他两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嫌疑。

    蒋姜江把剧本交给赵一霸,怕赵一霸无法理解人物的心理,他甚至还请了心理医生来替他分析这种人物,以便于赵一霸能更贴切的演出。

    到手上的工作,赵一霸就算不是十分喜欢,也从来不会拒绝。

    第一遍看剧本的时候,赵一霸很快便被剧情所吸引;再深入对人物进行剖析时,赵一霸有过抗拒,那人物的阴暗面让他有些受不住,那种毁灭感以及无意义感,使他变得很消极。

    电影开拍后,一切都很正常,赵一霸表现的很不错。随着剧情的深入,凶手渐渐浮出水面,赵一霸饰演的角色越来越癫狂。他在写字楼的高层里,一点点逼着他的“猎物”自杀身亡,可当他看到死去的人时又尖叫着要他醒来。这个角色在一定程度上,是个有心理疾病的人。

    赵一霸捂着脸嘶吼着、尖叫着,举起办公椅砸向窗户,似乎是试图用这种方式,逃脱这件房屋的束缚,企图奔向更远的夜空。当然,他没能砸碎玻璃,导演喊了停,效果很不错,只拍了两次就通过了。

    赵一霸停止了砸窗户的动作,双目赤红地看着外面,保持着最后的动作,没有立即离开。小付赶紧倒了些热水过去。

    蒋姜江皱了皱眉,真的很激烈的,有那么一瞬,他紧张地以为赵一霸真的癫狂了,他是为自己的内心的矛盾而痛苦着,但是这样的人又不像赵一霸,不,他当然不是他哥,这只是他哥在饰演的角色而已。

    蒋姜江正要走向赵一霸,导演叫住了他。

    李导演有五十来岁,微微有些发福,但看上去仍旧很年轻,他为人比较开朗,是个资历很深的导演。他对蒋姜江说:“蒋董,你最好给二少(圈内人对赵一霸的昵称)请个心理医生,我看他可能有点入戏了。”

    蒋姜江一愣。

    他忙继续道:“我不是说二少演得不专业,他很专业,但是入戏这种事谁都有可能发生,小心为上。二少干这一行年份不久,他把自己的内心向这个角色暴露的太彻底,他不会保护自己。”李导演说完拍了拍蒋姜江的肩,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那一席话让蒋姜江心里一沉,着实有些慌了,他从来没想过还有入戏这么一说,若是赵一霸入戏了,那疯狂、阴暗的角色不知会带给赵一霸怎样的伤害。

    接过小付手中的毛巾,蒋姜江给赵一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脸色苍白,还在喘息,喝了些热水,情况好转了些,却似乎有些不大认人了。

    蒋姜江搂着赵一霸的胳膊,感觉到他的身子在他手下微微颤抖着,他们没有坐电梯。赵一霸这种时候有些排斥呆在那么密闭的空间里,蒋姜江便陪着他走楼梯。

    “很难受吗?”蒋姜江问赵一霸。

    赵一霸摇了摇头,他很努力、真的真的很努力了,这样的场景他自己演练过很多次。

    最开始时,他很不能理解这个人物为何会用各种计谋害人自杀,而后躲在角落露出那样狰狞的、有快感的笑。赵一霸演习过很多次,对着镜子笑,想象着看着别人痛苦,自己得到快感,该露出怎么狰狞的、阴暗又带着些最为纯粹满足的笑,笑过后又会有矛盾的、茫然的表情。

    就像李导说得,赵一霸在镜头下表现的很不错。他不是一开始就做得出那样的表情,他也无法理解这个人物,他对着镜子笑久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没有什么是必须的,没有什么是绝对对、或绝对错的,在人的内心深处有一个点,只要牵引出来每一个人都有无数个理由走向自我灭亡,而这个点亦是真实的,只是不被人发现而已,存在不是必须也不是绝对的。

    “哥?你还好吗?”蒋姜江见赵一霸在神游,摇了摇他的胳膊,迟疑道:“哥,要实在不行,我们不拍了?”

    导演的话让蒋姜江有些后怕,如果真的入戏太深的话,那岂不是他家小耗子得像那位主角一样,接触到人心底那么阴暗的一面,最终只能以自毁的形式选择解脱。

    “不!”赵一霸忽然激动地喊了一声,挣开了蒋姜江的怀抱,“不!我要做,我要工作!我可以做到!我可以!”

    蒋姜江被他突然起来的转变吓了一大跳,忙举着手,往后退了一步,静静地看着赵一霸,他已经认同导演说的话了。他之前还只当他哥有天赋,演得好,不,他哥不只是天赋好,他付出的努力绝对比他们看到的多得多。

    蒋姜江忽然发现这是个错误,给他哥选择这个另类的角色是个错误。他哥不聪明,导演说的对,他把自己的内心暴露的过于彻底了。他在了解、接触这个角色的同时,作为交换的是自己内的内心,那个角色的心接触、感染了他的心理。赵一霸不懂得如何取舍、如何保护自己内心不被侵害。

    其实,早在拍摄《国与色》时,赵一霸就有这样的情况了,只是,当时蒋姜江误将赵一霸的情绪全归结于他们之间的矛盾。

    “哥,是不是很不舒服?”蒋姜江担忧地问道。

    赵一霸抱着胸,紧了紧身前的衣服,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他说:“江江,不要和我说话。”

    “喔。”蒋姜江心沉入谷底,这样的话赵一霸不是第一次说,却是他第一次看到赵一霸说这话的表情,将自己包裹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沉默的表情。

    赵一霸不再往楼下走了,昏暗的楼梯间让人气闷,他推开门,走到了走道的尽头,站在窗子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抱个逗逼回家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里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里浪并收藏抱个逗逼回家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