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拍完《罪·念》那部电影,蒋姜江没再给赵一霸接新戏,彻底断了他拍戏的机会。

    赵一霸偶尔出席个公司会议,倒清闲了很长一段时间,只苦了小付鞍前马后的伺候。

    赵一霸这几年为公司牟利不少,投票决定是否能让赵一霸成为股东时,全公司上下实名投票,极少人愿意得罪蒋姜江。

    六个股东中,尹念拉了另外一个小股东,蒋姜江拉了许执纯,明宁她爸受了她的蛊惑还当蒋姜江是他的准女婿,站在了蒋姜江这边,独留下个陈老鬼再怎么执意不让赵一霸继承股份也是枉然。

    在那次股东会议的前一天,蒋姜江遣了小付去许执纯家拿弓箭,到了第二晚,蒋姜江给赵一霸摆完酒回来,小付才将弓箭送到家。

    蒋姜江顺手就当是送给赵一霸的礼物了,并没有留意到小付一脸的疲惫以及他不对劲的情绪,也没曾询问过他为何拿个弓箭能拿一天,留他在家,秦伯做了晚饭让他吃过后,便没再管他了。

    赵一霸看着被挂在墙上的那几套弓箭热泪盈眶,有两三套弓箭因为太小,他已经用不到了,但这些都是他爷爷送给他的,他终于能够重新拥有它们了。

    “江江!谢谢!”赵一霸兴奋地整晚上都没睡好。

    “谢我能顶几分钱?过来亲一口。”

    最近不用再赶戏,也没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广告、节目要上,赵一霸深夜不睡倒也没多妨碍,他狠狠地放松了一把,前段时间,《罪·念》的拍摄一结束,蒋姜江还和他去了海岛度假。

    没有了压力、没有压抑,赵一霸情绪渐渐平和,乱七八糟想不通的事也不怎么想了。

    蒋姜江对于现在的状况比较满意,心大概也是安定了,好好和赵一霸过。

    赵一霸对他百分百的信任、依赖,股份到他名下后,他转手就交由蒋姜江管理。

    公司上的事,蒋姜江从没让赵一霸操过心,他现在操心的是他学习的地方。

    依蒋姜江的意思,赵一霸想读什么专业,他给他找个不算太次的学校,把他捐进去混个三四年。

    关于这个问题,赵一霸不大领他的情;想要回学校是他很早前的愿望,在社会上待的越久那种念头越发淡了,再者,他要真回去,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去。

    赵一霸对蒋姜江说:“江江,我再去学表演好不好?段导说他有个好剧本还想找我拍。”

    蒋姜江一听,毛都竖起来了,横眉冷对道:“不行,你还打算回去拍戏啊?想都别想想。”

    他话说得有点儿狠,压根没有回旋的余地,赵一霸扁了扁嘴,虽然不用拍戏是能轻松不少,并且可以每天和江江见面,但是,如果继续拍戏的话,他再认真一点、再努力一点,他或许会有更大突破的,如果他一直站在台上的话,说不定有一天就得能和蒋姜江共同进出,而不需遮遮掩掩了。

    “我的意见你不听,你的打算我不许,这样吧,哥,我们折中,你去教表演行嘛?”蒋姜江这算盘打得好,他的学校里是不缺人,赵一霸混到今日也算是徘徊于一二线明星之间,他退出演艺圈能去教学,对于他两都是双全的办法。

    赵一霸勉强点头同意试试。

    两人商讨完的第二天,蒋姜江把赵一霸送学校去了,让他旁听了几节课,回来后赵一霸还有模有样的琢磨着当好老师。

    学习了一段时间,赵一霸正式“上岗”。上课那天,蒋姜江让人把上课的全过程拍摄下来,晚上两人缩在被窝里边看边笑,笑到后来,蒋姜江关了视屏又不满意了:这一群乱哄哄的学生算怎么一回事嘛?还有老盯着赵一霸瞧,瞧啥子呢?还没在电视上见过赵一霸不成。

    蒋姜江这是故意挑刺,人家学生真是头一次见赵一霸,难免有小小的惊奇,倒没他想的那么乱哄哄、盯着赵一霸不放。

    “班上有人对你毛手毛脚吗?”蒋姜江摸他。

    赵一霸推他,没推开,奇怪地望着蒋姜江,“没有呀。”

    “算了,明天别去了。我觉得你不适合当老师,你看看你,说话的声音还没他们说悄悄话的声音大,一点气势没有;还有,还有,你从头到尾红什么脸啊?看上谁了吗?红成这德行。”

    “江江……”赵一霸用力戳了戳蒋姜江,“江江,不讲理。我可以学的,明天我会做得比今天好一点点。”赵一霸这课上得其实挺简单的,教学内容大部分都有人替他备好了,哪个时段该讲些什么、做些什么,都有人为他设计好的,他出个人,再出点力就行。

    等他慢慢上了路,才会由他自己备课。

    “不行。”

    “江江。”赵一霸委委屈屈地扯蒋姜江的衣袖。

    “不商量,睡觉。”

    “江江!”赵一霸掀被爬起,抱着胸居高临下地看着蒋姜江,这人实在是太不讲理!*、专政!耍着他玩儿的。

    赵一霸气鼓鼓地跨下床,他回他屋里睡去,明天早上他自己坐车去学校,才不管蒋姜江同不同意。

    “宝贝,跑什么呢?”蒋姜江拦腰抱住赵一霸,将他压在了床上,捏了捏他的脸,“没把你身上的肉养肥,倒把你的胆子养肥了。”

    “哥,你今晚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放你走。”

    “……”

    蒋姜江典型的无赖、流氓,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弄他哥。

    两人滚完床单,嬉闹累了,赵一霸沉沉睡去。

    蒋姜江还无睡意,赵一霸不去拍戏的日子里,确实把他过滋润了,只是那恼人的毛病还没好,为了不让赵一霸多想,蒋姜江豁出去了他的“尊严”,把射不出的毛病向他说了。

    赵一霸挺能理解他的,每次伺候起他来特别卖力,蒋姜江特别满意,满意到觉着这毛病好不好都不算大问题。

    闲着无事,蒋姜江又开始刷赵一霸的微博。

    前两日,蒋姜江以赵一霸的口吻发了条微博,大抵意思是宣布他退出演艺圈了,往后的戏他不会再接,之后便是感谢各路人的关心、照顾、喜欢……说了一票的客套话。

    微博发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微博下刷满了评论,说什么的都有,热闹的很,于是,看评论成了蒋姜江这两天闲暇时的消遣。

    翻开评论,蒋姜江一愣,然后多看了两条评论,紧接着刷刷地往后快速翻评论。

    这是怎么了?

    评论区里漫天的谩骂话语中偶尔穿插着几句祝福的话,大抵是骂他恶心、不要脸,为了出名什么人的床都上。类似于这样谩骂的话语,此前蒋姜江也见过,但在赵一霸成名后基本看不到几个人这般骂他了,这样被群攻的事是头次,很突然。

    蒋姜江有片刻失神,脊背发寒:他和赵一霸的事暴露了……

    蒋姜江很快顺着评论在网上搜到了无数关于赵一霸的报道,最近的一条是在两个小时前发的“赵一霸神秘恋人浮出水面,竟是他的弟弟”这样一篇文章,原网址的文件已经不在了。

    现在能看到的多是网友转发的,不止有文字,还有近段时间他和赵一霸的“亲密照”。其实照片上他们不算很亲密,蒋姜江因为心里“有鬼”和赵一霸出门时,通常都格外小心。但是只有他们两人时那就未必会注意那么多了。

    那上万字的文章详细的“记录”了赵一霸与他堂弟的感情史,从那一年重逢开始说起,一直到两人什么时候同居。在赵一霸拍戏、演唱时,蒋姜江的踪影总是有迹可循的。甚至连和明宁的交往都是蒋姜江为他们口口打的掩护,他又是如何欺瞒了那个无辜的姑娘、利用了她,等等事情事无巨细,说得好像作者就是当事人一般。

    蒋姜江看完后都不禁相信这就是事实真相。

    那样的一篇有力的文字配上的照片,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够说明问题了。更何况不止一张照片、一个动作。

    蒋姜江和赵一霸的恋情就是板上钉钉、早就木已成舟的事。

    蒋姜江刚扫完那篇文章,还没细看照片,电话便进来了,是严桀。

    严桀向他汇报,原文已经被删了,但是现在在网上转载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法制止这则报道的传播,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抑制不要再有别的站点、报刊报道这事。

    “知道是谁爆的料吗?”蒋姜江问道。

    “不能确定。”严桀顿了顿,继续道:“蒋董,这事是小付通知我,他让我先别告诉你。”

    “恩,我知道了。”不用点破了,蒋姜江明白这话里有几层含义,不一定是小付爆的料,但也不一定不是小付。

    挂了电话,蒋姜江又翻了翻网上的东西,看了看大部分的评论,多半是谩骂,确实,和自家兄弟滚在一起,并非什么光荣的事。

    蒋姜江心说:大半夜的这些人都不睡,真心闲得蛋疼。

    他和赵一霸两人的关系被曝光,在网上为他们辩解的最多的人竟是明宁。

    蒋姜江看着她在网上这里戳一下那一戳一下,还在企图说明那事是诬蔑。

    “听说你出柜了。”明宁接到蒋姜江电话,张口便问。

    “恩,出了。”

    “勇气可嘉,恭喜你啊。”

    “谢谢。”蒋姜江笑道,没想到这时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蒋姜江突然发现,他当初那么怕事情被暴露,这会子该不该知道的人全知道可,似乎也没有他设想的那么糟糕,或许也不会像他当初想的那么不可收拾,至少他感觉,他能坦然接受可。

    “江江,需要我帮忙吗?警告你别嘴硬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抱个逗逼回家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里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里浪并收藏抱个逗逼回家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