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关三界 > 第229章 婚礼险情

第229章 婚礼险情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提要:

    ★“二姐,啥时候给我和蒂尼举办婚礼啊?”

    ★有一只喜鹊翅膀的羽翎,都刮到了她的脸颊

    **********

    婚礼八点十八分正式开始,干红他们七点半就到了。赵丽影开她的车,拉着张妮和十七只喜鹊,在前边带路;干红开着关雎的车,拉着十三只喜鹊和九宫鸟、“国防部长”蒂尼。关雎坐在副驾驶座上。

    九宫鸟商量关雎:“小哥,我上前边坐着得了。”

    九宫鸟随着张妮,也叫关雎为“小哥”。

    “不行。”干红非常果断。

    “咋不行?后边他也能坐下——蒂尼和我,还可以叫过一个两个的,椅面、椅背我们都可以站。小哥就能坐下了。”

    “不是坐下坐不下的问题,”干红说,“你们往前边一站,明晃晃的,来参加婚礼的人,不用看新郎新娘子,就看你们了!”

    九宫鸟不吱声了。

    过了一会儿,九宫鸟问干红,“二姐,啥时候给我和蒂尼举办婚礼啊?”

    关雎很好奇,他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九宫鸟,就去看干红,等着听干红怎么回答它。

    干红听过张妮提起过这事,当时,她和赵丽影还开了个玩笑,说她是老公公。赵丽影是老婆婆。可是随后,就没把这事儿当成个事儿,忘了。但你还不能说忘了,那不伤了九宫鸟的自尊心吗?

    “这几天我就和大姐商量这个事呢。犯愁啊。”

    “愁啥呢?”九宫鸟很疑惑。

    “愁啥?得多老大群鸟啊!哪里能着得下啊!”

    关雎要分辩,干红向他挤了挤眼睛。

    干红的这个动作让九宫鸟看见了,从此一遇到别人说夸张的话,或者它自己说夸张的话,它都挤挤眼睛。

    “不多。”九宫鸟说:“咱这边五、六个人,它们那边都是鸟。也就是蒂尼的新朋好友,上级领导。”

    “总共多少只?”干红问九宫鸟。

    “一百只以内吧。”

    “一百只也不少啊!”关雎说。“你们喜鹊,不象小麻雀。一只挺大一坨,一百只,啧啧。”

    “关键我们吃的不多,半块干炸里脊,就把我撑得饱饱的。”

    “半块干炸里脊?一只?”干红看着关雎,“一盘干炸里脊几块?几盘够它们吃的?你算算。”

    “我也不知一盘干炸里脊是几块啊?”

    “你就按一盘十五块算吧。”

    “你知道啊?”关雎问九宫鸟。

    “我可不听谁说那么一句。不是大姐,就是小姐姐。”

    关雎想想,“也差不多。十五块乘二。就是三十块,那最少是三盘呐!一盘干炸里脊多少钱?”

    “那谁知道了。”九宫鸟真不知道。

    “你按一盘五十元算,”干红盘算着,“才不到二百元。”

    “行,你们把今天的婚礼,整成了,这三盘干炸里脊,我给你们准备。”关雎很大气的样子。

    “关键是在哪儿啊,多大个屋子能容下一百只鸟啊?”干红是真发愁。

    九宫鸟反问道,“在屋子里?哪能在屋子里呢?”

    “那在哪儿?”

    “在山林里啊。没听说我们哪只鸟的婚礼在屋里办的。”

    干红一下子轻松了,“那在户外就好说了,‘天作房地做床。有只鸟儿是新娘。’”

    蒂尼最初和张妮、关雎他们交流时,只要人一说话,它就愿意打听。可是今天,从开车到现在,干红和关雎、九宫鸟说这么些话,它一句也没插嘴。是懂礼貌了,还是不适应车的行进环境?就不知道了。但当干红说完那句“顺口溜”之后,它就朝九宫鸟喳喳地叫着,九宫鸟也喳喳地回它。也许这“顺口溜”不好翻。九宫鸟喳喳了半天,才停了下来。

    蒂尼喳喳了两声。把头压低,眼睛微闭着。

    干红问九宫鸟。“它说啥?”

    “它说:‘真不好意思’。”

    干红和关雎哈哈大笑。

    笑声传出了车外,离车近些的人,都直劲儿往车里看。

    车上的喜鹊也愣眉愣眼的。

    他们到了那里,赵丽影见到了分公司的那个经理。她姓李,很精明个人。

    李经理有些神秘地问:“来了?”

    赵丽影知道她指的是喜鹊。就说:“来了。在哪儿放啊?”

    “就得在‘主席台’上吧?赵董,你说哪儿更好些?”

    赵丽影环顾四周,看看,也就得在台子上。《婚礼进行曲》响起,新郎新娘缓步走进来,这时,喜鹊从后台起飞,从新郎新娘的头顶上飞过,从——“从哪儿飞出去呢?”赵丽影问道。

    “它们还得飞出去啊?”

    “不飞出去,你还供它们酒啊?”赵丽影开玩笑地说。

    李经理一笑,慌慌地寻找喜鹊飞出去的出口。

    举办婚礼的场所,是个二层楼高的厅堂。大门上边有个窗,但为了冬天保暖,那个窗是封上的。李经理指着那个窗,“从那里飞出去行不行?”

    赵丽影看了看,“行啊,快派人把那个窗户打开。”

    李经理急忙安排人,联系这里管事的,从哪里能上去人,把那扇窗户打开。

    这块联系的不好,迟迟看不到有人上去。

    干红走来了,她问赵丽影,“妥了?”

    赵丽影指指大门上边的窗,“开窗呢。”

    “没剩多长时间了,到点儿,窗还打不开咋整?”干红看上去显然有些着急了。

    “那就只好取消了。”赵丽影无奈地说。

    “凡,你安排他们把喜鹊整屋里来,让九弟和喜鹊沟通好,就让它们从那扇窗飞出去。”干红说完,扭头就往外边跑。

    “你干什么去?!”

    干红用手一指外边,就跑走了。

    干红来到外边。看两个小子,把一架梯子支在了大门的一侧,一个在下边嘻嘻哈哈地把着。另一个胆战心惊地往上爬着。爬梯子的才爬上三节,对下边把梯子的。骂骂吵吵的。照他们这个样子,半个小时也不会爬上去的。

    干红来到梯子下边,指着往上爬的那个小子,“你下来!”

    那小子愣眉愣眼地看着干红,心里想,你是谁呀,对我大呼小叫的?

    干红急了,她把着梯子摇晃着。“我给你摇下来了!”

    “哎哎,哎!别别,别地!”那小子害怕了,急忙往下下。

    剩最后一节了,他一下子跳了下来。冲着干红拉起了无赖腔:“你是谁呀?!把我晃荡掉下来,你负责啊?”

    干红把他扯到梯子旁,对他说:“你们俩一边一个给我把着梯子,把不住,我下来,让你们两个住医院!”

    没等那小子应。干红把着梯子“噌噌噌”地往上攀去,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干红就攀到了梯子的最后一节。

    这梯子细。又软,还不够高,不怪那往上爬的小子害怕。

    让他下来把梯子的小子,开始并不上心,一看干红这么快就上去了,着急了,全身心地把住了他那边梯子腿。另外一个,也慌了,也全力拥上去。

    上到梯子的最后一节干红也够不到上边窗的窗台。干红往下边看看。喊着,“把住了!”

    随着声音。干红往上一纵身子,一下子攀住了上边窗的窗台。只见她身子一悠,右脚就蹬住了窗台沿,脚一使劲,就把身子支了起来,两只手一导,就抓住封窗的横梁,三下两下,就把那扇窗拆开了。这时,她听到了《婚礼进行曲》,她向主席台上一摆手。一队儿喜鹊就从后台飞了出来,黑白相间的翅膀煞是醒目。

    此时,新郎新娘手牵着手,在《婚礼进行曲》中,步入婚姻的殿堂。那队喜鹊在他们的头上盘旋一周,向干红飞来。

    干红贴在窗框的一侧,任由喜鹊一只只地从她身边飞了过去,有一只喜鹊翅膀上的羽翎,都刮到了她的脸颊。

    干红很是欣慰。

    这次放飞成功了,就意味着这个事业成了;如果不成功,或者发生了事故,对人和鸟都是一个重大的、几乎是无法挽回的打击。

    干红是真想帮助张妮和九宫鸟,真想帮助他们俩成就一番事业。为此,她豁出去了!

    喜鹊们飞走了,几乎是排着队向北方飞去。

    干红往下边看了看,见那两个把梯子的小子有些发愣地抬头看着她。干红冲他们俩笑了,“梯子把的挺好,回头我让东家奖赏你们。你们还得给我好好地把着,我要下去。”

    干红的话一出口,下边两个把梯子的小子都“哎哎”的。咋地呢?干红往上攀窗台时,有个一纵的动作,也就是说,她两只手的手指即便够住了窗台沿,她的脚也挨不住下边梯子的第一节横梁,她怎么下来?

    干红生气了,“你们别‘哎哎’的,尽管把住梯子就是了。”

    两个小子又把身子扑向了梯子。

    干红翻转身子,把腿和下半身放了下来,用手指抠住窗台,把身子逐渐地往下放。

    这时,赵丽影从大门走了出来,看干红往下吊身子,她也“哎哎”起来,“红,你别冒险!我找人想办法!”

    她这么一说,两个把梯子的小子,立马怠懈了,干红大喊:“把住了!”

    俩人又扑上去。

    干红一松手,身子就掉了下来!

    **********

    (岩子说:“哎呀!干红怎么总冒险呢?!”

    嫱子说:“没事呀,我们都会这一招。哎,你咋会的这招儿呢?”

    我说:“你忘了,去年夏天?”

    嫱子说:“噢,那一次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叩关三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干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干红并收藏叩关三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