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关三界 > 第272章 分分合合

第272章 分分合合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提要:

    ★“啊,那我懂了,绳哥同志。”

    ★就我对高勇的理解,他这是有人了。

    **********

    干红依照师傅的嘱咐,任凭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

    大约半个小时,逐渐才平复下来,干红感到她的几个“铁门关”都通畅了,尤其是百会穴。

    以往练功,通过玉枕,都是丝丝缕缕的到达百穴,基本都无声无息的,这回一股子一股子,大注大注的,非常畅达,由丹田里发出,一路转任督脉,形成小周天之势。

    干红带功睁开了眼睛,看赵丽影收了功,就对她说:“我转小周天了。”

    “啊?太好了!”赵丽影惊异,“不到一百天呐!”

    “我师傅让我在这一天叫他,还用吗?”

    “用,叫你师傅,他肯定有所嘱。”

    干红想了想,穿好了衣服,把她的被子整理整理。

    赵丽影也起来了,也同干红一起整理床第。

    整理完毕,干红又拉开了窗子,放一下室内的浑浊之气,这才向东南方向直直地跪了下去,口中说道:“师傅!”

    应她的声,绳哥出现了在他的面前,对她说:“不必象旧礼制那样,还跪着。”

    “师徒如父子吗!”

    “如父子?你什么时候跪着和你爸说话了?你动不动就称你爸为‘干玉权同志’吗?”

    干红听了这话,爬吧爬吧,爬起来了:“啊,那我懂了。绳哥同志。”

    绳哥指点着干红笑着说道:“你这个顽徒!”

    干红嘻嘻笑。

    绳哥说道:“我刚刚收了功,就听到你叫我,叫我干什么?”

    “师傅,你也练子午功啊!”

    “我为什么不练?”

    “你功力这么深厚了,还练功?”

    “功力是永无止境的。神话中的那些神仙了,你没听到他们还打坐吗?”

    “不用问了,我更要练了。”

    “打通小周天了?”

    “通了,我还守着呢。”

    “对,你别放松,就守着那里。最后使它自然地转成大周天。”

    “师傅,我还继续为我爸治病吗?”

    “不行了,用掌心对他发出的功,他会受不了的,从今往后。你给他治,要用掌侧发功,一点点地擀,直到他断骨接上为止。”

    “徒弟记住了。”

    这时,赵丽影问:“绳哥,我什么时候能转小周天哪?”

    “你也快,你和干红一起练,她通了小周天。会影响到你的,从明天开始,你和她一道练子午功。这样,你们子午都在一起,你的长进会更快的。”

    赵丽影痛快地答应了。

    从此以后,赵丽影每天都到装饰公司和干红、孟夷、郝宝一起吃午饭,然后,和干红一起在孟夷的宿舍里练午功。

    **********

    这期间。高勇去过几次干红家,都没见到干红。听干红爸干玉权说。干红成立一个装饰公司,在高区。

    高勇开车在高区转悠两三趟也没看到哪里有新开的公司。就给干红打电话,问干红。

    干红说:“你问这个干啥?我在工地,我也不在公司”

    “我去看看呗。”

    “看啥看?没你啥事儿。”

    ——其实,这是干红一贯的说话风格,她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高勇平素也听过这类的话,可是今天听起来却感到很扎耳。吭吭吃吃地就关了手机。

    接下来,就觉得这天办什么事都很别扭。到晚上,又去维纳斯舞厅去拉客,心里还如鲠在喉,不顺畅。拉了两个客,再拉第三个客的时候,是个一身酒气的姑娘。

    她上了车,高勇问她去哪里,她说,随便啦。高勇以为听模糊了,又问了一句,那姑娘没好气儿地说,随你的便!

    高勇这回听清了,心里骂道,怎么都这么个操行?!随我的便,我给你拉到我家去,你干哪!

    高勇真就把那姑娘拉到他家了——要不往哪里拉?她睡在车上了,高勇从高区转到经区,又转了回来,姑娘还没有醒的意思。停下车叫,也叫不醒。都眼看十二点了,怎么办?只好拉回家里。

    高勇他妈一看他拉回一个一身酒气的姑娘,很是诧异,就问高勇这是怎么回事儿。高勇就把怎么来怎么去,当他妈学了。

    他妈又探进身子到车里,叫姑娘,姑娘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他妈也没办法了,就让高勇把姑娘抱到了西屋,让他搬个铺盖,到小厢房去睡。

    谁想到,天亮之际,高勇感到有人往他被子里拱,他一怔,醒了过来。黑暗的屋里,影影绰绰看到一个白白的身子正往他被子里钻,他刚要喊,那身子已贴住了他,他就没有喊出声来……

    第二天一早,才问清姑娘姓李,在海港大厦卖服装——是“红艳艳”?!可不是红艳艳?就是被干红骂跑的“坡义”的女友。

    原来,她和坡义分手后,先后又找了几任男友,都不甚理想,无果而终。最后她参加了市电视台一档相亲节目,结识了一个仪表堂堂王姓小伙儿。

    在节目中她就频频向王姓小伙送秋波,王姓小伙敌不住她的“光辐射”,牵她的手走下台去。

    后来,一了解,王姓小伙儿还是个“高富帅”,红艳艳李玉清就决定“咬住青山不放松”了,认识没两天,就住在了一起。

    没想到,不多久,王姓小伙就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他经常出入舞厅、夜总会场所,和那里边的坐台小姐也屡屡有瓜葛。

    昨天夜里,李玉清就追踪到维那斯夜总会,把王姓小伙儿抓了个正着。

    王姓小伙儿好男人!一人有三四个坐台小姐围着。看到李玉清,知道了李玉清的身份后,都争相向李玉清敬酒。

    几巡下来,把李玉清灌醉了。

    在她还没失去理智之前,心里一下子翻腾酸酸咸咸的味道来。我这算什么?看来这小子和这几个鸡,早就有染,我跟他搅和啥?就酿酿跄跄地走出来,坐进了高勇的车。

    黎明醒来,她去小解,走出屋子。到院子的厕所如厕,回来时,听到厢房里有呼噜声,就推开了门。高勇家夜里睡觉,只关上院门。屋里门从来不关,高勇睡觉的屋门也是不关的。

    李玉清自然就进来了。借着室内窗子透进来的晨光,她看清了在床上的,就是拉自己到这里的司机,原本她只想报复一下王姓小伙儿,两人做在了一处。完后,少不了有语言交流,李玉清一听。高家很殷实,也很本分,就有许人百年的意思。

    李玉清心想。和这样的男人总比和王姓那样的花蝴蝶强,那花蝴蝶你是扑不到边摸不到影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可是,早上高勇他妈知道了两人住在一起,就发火儿了,对李玉清说:“姑娘,你不知道。我儿子有对象了,你们这样算怎么回事?”

    李玉清圆目怒向高勇。心里想。我这是什么命啊,怎么总遇到这样的人呢?眼睛瞪着。瞪出了泪水。问高勇:“你怎么不当我说?”

    高勇说:“你也没问呀……”

    高勇他妈在旁边说:“定了,定了好几个月了,那姑娘姓干,叫干红。”

    “叫什么?干红?”

    “嗯。”

    “她在华连拉过‘代驾’?”

    “嗯呢,你认识她?”

    李玉清一听是干红,恨意从心中升起,她要报复干红,就说,“不认识。”随后反问高勇:“你说吧,咱俩这事儿咋办?”

    “……”

    “哎呀,睡得迷迷糊糊,你去那屋找他,他知道你是谁呀?还以为是干丫头呢!”高勇他妈替儿子辩解。

    李玉清一听他妈这是想替她儿子开脱,并要把责任都往我身上推,就刁刁地说:“可是,我却是他给拉回来的,我又是在醉中……要不,咱就找个地方说道说道?”

    这一句话把高勇和他爸他妈都震住了。

    停了一会儿,高勇一把扯住了李玉清的手进了他睡觉的屋,插门之前,向外屋的他爸他妈嚷道:“我要她!”

    高勇他爸他妈还想劝他,但听屋里的动静,两人又做在了一处,只好悻悻走出了屋门。

    这天上午,高勇到摩尔餐厅找到了严梅,把一叠钱递给了她。

    严梅问:“这是什么钱?”

    “这是我让狗划伤了,打预防针的钱,你帮我还干……红姐吧。”

    严梅一听这话不对味儿,高勇连平常脆脆地叫干红为红姐都不想叫了,就问他:“咋地啦?”

    “没咋地,欠债还钱,还能咋地?”

    “不对,你和小红姐闹意见了?”

    “没有……没有可是没有,她老这么躲着我,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呀?,她还象刺嗒小孩子似的刺嗒我。”

    “她咋刺嗒你了?”

    “……反正,我俩的事从今天起,拉倒了,我呢,我们俩就一次,我不想,她非得硬拉着我。因为那一次,她想干啥就干啥吧,告我,我也擎着,我喝出来(不管不顾,随便怎么都行)了!”

    “怎么这样?”严梅说,“也就一句话的事儿,都不是小孩子,怎么不能沟通一下了,说翻脸就翻脸了?”

    “没法儿再处下去了……谈个对象还得受着气?反正……”高勇说完,扭头就走。

    严梅厉声喊他,他也没回头。

    严梅看着高勇的背影茫然不知所措。

    从高勇刚才的话语里,他俩在过一起,大概就是自己让高勇找小红姐的那次。可是,一次和百次有什么区别?小红姐都以身相许了,怎么一句话两句话就翻脸分手?小红姐是怎么一句话刺嗒着高勇如此伤心呢?

    严梅只好拿出了电话打给干红。

    严梅说有事要找她。让干红来摩尔餐厅找自己。

    不一会儿功夫,干红就开车过来了。

    严梅早早在大门外等着,看干红停下了车,她就坐了进去。兜头就问干红:“你和高勇咋地啦?”

    “咋地啦?”干红还蒙在鼓里,“和他咋地啦?没咋地呀!”

    严梅叹了一口气,说:“小红姐呀,不是我说你,你说话太随便,自己没觉得咋地,却把人伤了。”

    “咋地啦?”

    严梅就把高勇来找她,当她说的话,有选择地说给了干红,意思让干红去找高勇,把话说开了,消除误解。

    尽管严梅把话说得相当委婉,干红也听出了高勇的主要意思了,尤其把她垫上的打预防针的钱还回来,更能说明问题了。

    就对严梅说:“覆水难收,我不做那种极力巴结的事儿。再说,你也知道,我俩谈不来,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和他没话说。我原以为你和他……看来不行了,就我对高勇的理解,他这是有人儿了。”

    “你以为我和他怎样?我和他在一起,都是劝他和你走得更近一些,我还能有别的想法吗?”

    “不是,不是,咱俩自小长大,你的为人我还不知道吗?我曾一度想,你和他处。其实,高勇人挺好的。有一次我想对你说来的,不是什么一个岔打过去了。”

    “亏你想得出来!他是当朝的太子,你和他处过,我也不能沾他的边儿,要那样,东北人讲话了‘小棉袄没穿破,让人指破了。’那我成什么人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算了,不说了,现在说这些还有啥用?哎,小梅,你信不信?高勇保证有人儿了,要不,你跟着他看看?”

    “他认识我这车,二里半地,就能看出我来。”

    “那你开我这车,他没见过我开这辆车,看也没看几回,记不住。”

    严梅在车里看了一圈儿,说:“我也没看几回,你和赵姐真铁,她把一辆新车都给你了?”

    干红说:“人家有高级车,这车不要了,我是拣个剩儿。”

    严梅撇了一下嘴,就不作声了。

    干红和严梅就交换了车,严梅真就跟上了高勇。

    **********

    (嫱子说:“严梅去捉奸?”

    岩子说:“那叫啥‘奸’,人家是正常处对象。”

    嫱子说:“哎,你说李玉清不知道高勇的对象是干红,她能不能跟高勇?”

    岩子说:“不好说。反正她已笃定不跟王姓小伙儿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叩关三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干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干红并收藏叩关三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