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恶灵系统[重生] > 第四个人(3)

第四个人(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易失眠了一晚上,第二天迷迷糊糊起来时,詹羽早就走了。叶寒通宵玩游戏,看他起床就要求他请吃早餐。

    “吃虾饺。”叶寒说。

    两人来到肥佬包点,照例点了虾饺。方易还留着那时候的心理阴影,一个都没吃下去,全给叶寒了。

    叶寒十分满足,连吃三笼。方易喝粥,看他吃,心里还想着昨天他问自己的那个问题。

    他和詹羽在事实上并不熟悉。但方易不知道为什么,直觉这个娃娃脸的小警察品性不会太坏。但叶寒的说法确实太有道理,他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叶寒吃完之后抹嘴,左右看了几眼说:“走,干活。”

    方易没事可做,自然跟着他走。陈小禾晃晃悠悠跟在两人身后。

    这一片楼群密布且年代悠久的老城区,个别小巷的尽头还留着贴了封条的平房,阴阴森森。方易之前为了尽快恢复身体机能,常常闲逛,对周围已经很熟悉,便由他带着叶寒四处晃。

    【系统提示:垃圾桶后方检测到恶灵一只,是否捕捉?】

    “垃圾桶后面有一个。”方易退到叶寒身后说。

    叶寒戴上那副黑色手套,大步走过去,把藏在垃圾桶后、伸着长舌头舔墙上小广告的恶灵拎起来。蜷成一团的恶灵一甩舌头,立刻缠上了叶寒的手。但下一刻,叶寒的拳头已经穿过了它的胸膛。恶灵无声啸叫,化为一团黑烟。

    粗暴,鲁莽,毫无美感。这是方易旁观叶寒剿灵数次的感受。

    叶寒一旦破坏了恶灵的躯体,剿灭就完成了。方易对他的那副手套很感兴趣。两人继续并肩往前走的时候,他问起手套的来历。

    “人皮手套,戴上了才能摸它们。原本和肤色是一样的。”叶寒淡然张开手掌让方易看,“干的活多,都被尸水染成黑的了。味道挺复杂的,闻闻?”

    “……”方易立刻摇头,深深后悔自己问了这个问题。

    走了一段,他又想起另一件事:“为什么这狗牙总提示捕捉,但你每一次都直接剿灭?”

    “抓来做什么?当宠物吗?你这人,兴趣点挺怪的。”

    方易无言以对,干脆不说话了。

    罢了,以后大大的大腿小心地抱,但是关于大大的任何事情都不多问为好。怎么说都是两个世界的人,方易摸摸颈上的狗牙,心里对完成五十个指标之后的光明未来满是憧憬。

    一路晃过去,叶寒把几个陈年老鬼都灭了,看上去相当愉快。拿回身体之后他心情一直不错,不仅话多了些,脸上的表情也丰富了一点点。两人走着走着,方易发现,他们已经离开了老城区,走往另一个片区。

    方易隐约明白叶寒带自己走这边的原因。这里是詹羽曾经工作的片区,也是陈小禾出事的地方。

    “互相帮助。”叶寒见他疑惑,顺手指着路边某个小学在外墙上刷的字给他看,“共同进步。”

    方易:“……”

    他回头看一直跟在身后的陈小禾。

    陈小禾对于回到这里表现得很开心。她在小学门口站着,模仿小孩子背着书包的模样走来走去,还站在文具店的门口盯着玩具瞧。她回头寻找方易,指着文具店招牌上印着的一只海绵宝宝大笑。

    “那你问问她,家在哪里吧。”方易说。

    有翻译工具的感觉确实不一样,叶寒很快从陈小禾口里问出她住的地方。

    陈小禾住在一个临街铺面的楼上,房子是租来的。她小时候因为高烧导致脑瘫,花在治疗和康复上的钱非常多,三口之家长年挤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生活。每天父母做好早饭,把她叫起床便先后离家工作。她吃了饭,扫地洗衣服,没事做的时候就下楼坐在铺子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听上了年纪的老人们说话。很多话她都听不懂,别人笑着喊她“疯子”的时候她以为是夸奖,总会开心地把那两个字重复一遍。

    老人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陈小禾偶尔独自在街上乱逛的时间会给那些人下手的机会。方易和叶寒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铺面外聚集着几个人,正议论纷纷。

    “我和阿陈没看住她,作孽哟……”边说边掀起衣角抹泪的老人被同伴安慰着,她身边的几个人声音越来越响,说的都是陈小禾那件事。

    但他们也显然不知道那个至今没有找到的第四人是谁。

    陈小禾走过去,在老人身边做了几个鬼脸,终于发现自己碰不到她,她也没办法听到自己说话。她看看方易,又看看老人,愣了半晌之后终于静下来,默默盯着垂泪的老人,脸上是快哭出来的神情。

    方易看不下去了。叶寒冲他招手,两人拐过铺面,从楼梯走上去。

    两人走到楼梯间时,有工人扛着家具从楼上走下来。本来就狭窄的楼梯间更是逼仄,叶寒和方易忙贴墙站着。有工人抱着纸箱从方易面前经过,他手上有某种东西银光一闪。

    方易一直盯着他的身影直到消失,才回头问叶寒:“他手上那个戒指……”

    那人的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银戒。银戒上的纹路让方易感觉很熟悉。

    “是祝妈箍水缸那种铁丝上的纹路。”叶寒虽然看到,但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在继续往上走的时候不经意多说了句话,“这种纹路的意义是‘拒绝’和‘保护’。拒绝灵体接近,保护某种东西。”

    方易脚步一顿:“这个人有问题。”

    叶寒冷淡地反问:“什么问题?有这种纹路的戒指网上十块钱一打,夜市和庙里随处都是。他不一定和陈小禾的事情有关。”

    “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方易转身往下跑。

    但搬家公司的车子已经走了。方易问楼下乐器店的老板是否知道那车是哪家公司的,老板告诉他这家公司在附近很有名,生意红火,末了还好心好意地给他写了地址和电话。

    方易慎重地收了起来。

    陈小禾的父母并不在家,而陈小禾没有跟着他上楼,一直在老人身边打转。那老人终于不哭了,皱巴巴的嘴动动,说:罢了。

    “小禾没了就没了,也是放她爹妈一条生路。她拖了爸妈十几年,老陈他们两个也苦,哪里有笑过的时候?现在两夫妻三十几岁,就算生不出来领一个回来养也好呀。唉不讲啦,作孽哟。”

    周围的人小声附和。

    “年纪大的人有资格残忍。口德积了几十年,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敢说实话。”叶寒走到他身边说。

    方易知道他在安慰自己,慢慢点头。

    陈小禾并不晓得老人们议论的内容,听到自己名字就眼睛发亮。叶寒招呼她离开,陈小禾依依不舍,连连抬头。

    方易随着她视线望去,看到陈小禾家里的窗户正开着。窗口挂了个缺角的玻璃风铃,在风中叮叮咚咚地响。

    归途中经过了黑诊所的路口,陈小禾反应特别强烈。她站在路口浑身颤抖,神情渐变狰狞,发红的双眼死死盯着诊所被封起来的门口。方易耳边突兀地响起了刺耳的警示音。叶寒拽着陈小禾快步离开,看不到那个路口后她才平静下来。但经过方才的激动,陈小禾脸上和手臂上原本愈合了的灰色疤痕都裂开了一道小缝,没有血液流出的伤口里探出了像刺一样尖锐的怪异硬物。

    “叶寒……”

    “她不稳定。”叶寒说,“非正常死亡的灵体都会在一段时间后化为恶灵,比如我当时想剿灭的那个婴灵。或长或短,它们都会变成你说的那种脏东西。她今天看到诊所发生变化,改天可能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就立刻会愤怒,谁都控制不住。”

    他抻抻手指:“直接解决掉比较好。”

    “不!”方易阻止了叶寒,“至少等到,等到那个人找出来再说。她应该得到一个结果。”

    叶寒收好手,笑笑:“行。你真正义。”

    他的嘲讽口吻令方易心里不太舒服,扭头往回走。

    詹羽还没回来,但废柴已经回家,正趴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爱吃虾饺的小人伏在它背上,脸埋在毛发里,呼呼大睡。

    方易和叶寒坐在陈小禾面前,断断续续地和她聊了很长时间。和陈小禾沟通有些困难,大部分问题她听不懂,或者她的回答方易叶寒不理解,一直折腾到詹羽值班回家,才略微问出点儿眉目。

    “买了夜宵。”詹羽看看叶寒,“不好意思啊帅哥,没想到你还在,没有你的份。”

    “没关系,把你的给我就行。”叶寒说。

    方易打断了这两位眼神里四溅的火光:“说正经的。我们问出了一些可能有用的线索。”

    在那么多的问题里,令陈小禾有较大反应的是“你怕黑吗”。她先是说不怕,随后皱眉想了一会,说了句“要开灯,黑屋子里有坏人。我怕坏人”。

    叶寒问她谁是坏人,她说不上来,只是反复念叨“要开灯,要开灯”,语气越来越激烈。方易试图让她安静时,陈小禾突然歪着脑袋笑了。

    “不开灯会很痛。吉吉唱歌给我听就不痛了。”她笑着说。

    詹羽的表情突然认真起来。

    “吉吉?”他立刻掏出手机开始找旧同事的号码,“我们寻访过这个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