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恶灵系统[重生] > 第25章 遗物(8)

第25章 遗物(8)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的方易正感觉自己被温暖轻柔的水流包围。他试图睁眼,但身体无法动弹。脑子里有个意识告诉他“你在做梦”,耳边传来似曾相识的嬉笑声。

    少女和少年相互低语,方易竭力想听清楚他们的话。

    ——“怎么写?内涵的涵么……哦,我知道了。章子晗,你的名字很好听。”少年笑着说。

    ——“你们方家位置不对,山脚下很容易招来脏东西。”女孩冷静接上了他的话,“这个法阵能撑多久我也不知道。”

    方易拼命想睁开眼。章子晗的记忆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脑海里:跟着她的英俊少年,在自己手下发出银白色光芒的法阵,放在她面前的小袋子打开了,各种颜色的浆果洒了一桌。方易在迷迷糊糊中还不忘叮嘱那个试图拿起来品尝的女孩:很苦,不要吃。

    少女终于笑了。少年裤脚挽起,手里拿着镰刀,站在水田里冲她喊: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还回来吗,章子晗,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

    ——“子晗。”一个略微厚重的声音带着笑意说,“那姓方的小家伙很喜欢你。”

    那人说了很多话,但方易全都听不清。章子晗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响起:“老师,缚灵师能跟普通人在一起吗?”

    方易猛地睁开了眼。

    浓绿色的山峦一下闯入他的眼里。时间和空间仿佛都裹挟在一个绿色的漩涡中,章子晗跟着她的老师在漩涡之中奔走,跨过城市和乡村。

    ——“子晗,你有很强大的能力,应该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不能停,摧毁它。别动摇,孩子,你是灭灵师,你能看到它的核——章子晗!不要动!牢牢束缚它!好了,好孩子,乖孩子,去试试。别担心,你不会伤害到我的学生。她已经帮你把恶灵控制住了。”

    男人的声音温柔稳重,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

    ——“子晗,子晗……疼吗?你忘记使用定身咒了。别哭,你不会死。哦对,是的,它们都感激你……你做得很好,你看,恶灵都被净化了。”

    少女的动作越来越利落,哭泣的次数也大大减少。方易在她的记忆里重新看着她经历过的一切。

    许多山,许多树,许多河流,许多面目各异的灵魂。以及永远看不清脸的“老师”,灵体们匪夷所思的恶意。

    之间数年的记忆乏善可陈,然后声音从清脆变得柔和的女孩突然对着自己的老师说出了“我想留下来”。

    当时两人再次经过兰中镇。高大的方博君在市集的人群里一眼就认出了章子晗。

    ——“他们说缚灵师的修行就是旅行,十万大川大河走过,修出一身本事,净化无穷恶意。可我觉得这是流浪。没有家,没有落脚的地方,想回头都找不到方向。太累了,我不想走了。方博君,我……”

    方博君打断了章子晗的话。

    ——“这句话由我来问。章子晗,你愿意留下来吗?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如果你说不愿意,我只能跟着你一起走了。”他笑得温柔,“你的老师会讨厌我吗?我可以为你们拎包。我还会做六种不同口味的炒饭。”

    胸口发闷,脑袋里装满了陌生的感情和痛苦。方易意识到这是章子晗死之前刻意留下来的记忆,巨大的悲戚和悲戚里丝丝缕缕捆缚着的甜蜜令他几乎喘不过气。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小小的自己。

    章子晗抱着方易,咬破手指,在他安睡的脸庞上画了一连串的复杂符号。血痕缓缓隐没在婴儿的皮肤之下。

    ——“缚灵师太苦了,你不要和我一样。”章子晗抱着他,低声说。

    叶寒将手撤离紧闭的门。

    他已经感受到和罐子里、蛇灵身上存在的灵魂能量同源的力量。他知道将房间封闭起来的是章子晗。章子晗不可能伤害他的儿子,肥猫又呆在里面,不会有大问题。

    叶寒心定了几分,转而决定继续去外面山头搜刮那些又苦又涩、毫无品尝价值的苦髓果。果子都是好果子,虽然味道不好,但能够稳定肉身的灵魂。叶寒一开始看到山上长满各色的苦髓果时,小小地惊讶了一番。在得知方易的母亲居然是一个能力极强的缚灵师之后,他理解了在山头遍植苦髓果的原因。

    缚灵师都很钟爱这种果子。在他们与恶灵对峙的时候,吞食苦髓果能保证缚灵师本身的灵魂不会受到恶灵的引诱和蛊惑。

    叶寒只觉得章子晗应该过得很累。她在严密地防备着什么。

    走了不远就是防护法阵的边缘。轮廓酷似詹羽的几个恶灵在法阵的范围外徘徊。偶尔有一两个懵懵懂懂地伸出手在空气中试探,立刻会被防护法阵反弹,虚空中亮起一点银白色的微光,像在巨大玻璃罩外荡漾起来的光纹。

    叶寒起先不以为意。到这里来的恶灵不多,估计都是肥猫乱窜之后引过来的。但跨出法阵之后他立刻察觉到不对。

    恶灵的数量在增多。

    它们和大多数的恶灵不同,根本无意隐藏自己浓烈的恶意。从詹羽旧居方向移动过来的恶灵带来了令叶寒浑身发冷的恶心感觉。

    没有核的恶灵无法剿灭,而数量巨大的恶灵有可能破坏章子晗三十年前设下的防护法阵。

    尤其是,现在章子晗的灵魂能量正集中于方易的房间里,法阵的能量被削弱了。

    叶寒立刻跑回了方家。

    方家走廊深处,还在墙上写字的方博君停了手。他打开窗户,隔着防盗网凝视窗外。

    “子晗?”他喃喃道。

    ——“那孩子真的折腾不死。”长了胡子的方博君抱着方易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地哄他睡觉,“挺可怜的,我都看不下去了。怎么会不死呢,不仅不会死,伤的地方还能自己修复。”

    ——“是那个姓詹的孩子?”章子晗将方易接到怀中,“我明天去看看。”

    强烈的不安引起了方易的共鸣。在昏睡中他也开始颤抖。废柴万分紧张地在床前地上转来转去,一旦试图跃上床就立刻被那股力量温柔地赶了下去。它喵喵乱叫,看到方易鬓角沁出了细细汗珠。

    章子晗的恐惧和慌乱即使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依旧强烈得令方易惊讶。

    女人站在山腰上。方易透过她的眼睛盯着那处自己曾见过的平房。竹林茂盛,有三三两两幼儿的灵体在地上爬动。小小的詹羽站在门口嚎啕大哭,一个中年女人慌里慌张地抱着他为他擦去头上的血。

    章子晗在颤抖。她举起手结了个复杂的印,掌心幻出一只小雀。

    ——“老师,我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灵魂……”章子晗低声对着小雀说,“他的灵魂能量太充沛了,已经大大超出人类的阈限。灵魂的无穷分裂和强大生命力令他可以迅速修复自身,不会受伤也不会死……老师,他……他是什么?我应该怎么做?”

    小雀噗地一下消失在空气中。章子晗立刻回头离开。

    接下来的一段记忆非常混乱,方易不知道她的老师回复了她什么,只看到再次旋转起来的漩涡。漩涡消失后,他看到在夜里熊熊燃烧的房子。

    还有从房子里走出来的小孩。

    ——“我想帮你。”女人的声音非常冷静,“你可以成为一个普通的人,不必要再遭受这种无谓痛楚。”

    那孩子浑身被烧得焦黑,唯有一双大眼睛依旧明亮。

    ——“你是什么人?”他怯怯地说,“我不认识你。你烧了我的家……你为什么要烧我的家?”

    章子晗似乎很生气。她的声音在发抖。

    ——“是你烧了自己的家!你放的火,你杀了你的父母!他们一直爱你,一直保护着你!”章子晗几乎吼出来,“为什么这么做!”

    那孩子静了。片刻后,他在火光中微笑起来。章子晗的身体巨震,猛地后退。

    然而孩子身后的火场中飞快窜出数条黑影,箭一般冲着章子晗而来。章子晗双手前推,掌心溢出流水般的银白光辉,抵挡了呲牙咧嘴的婴孩恶灵。

    方易大吃一惊。章子晗的身体在晃动。他看到漆黑的天幕下,各处山头隐隐浮现银色光辉。

    随即有无数道光脉从山尖窜起,在星空下旋转而来,没入章子晗的身体。

    无师自通,方易突然明白章子晗在召唤和借用兽灵们的力量。

    婴孩形态的恶灵被飞来的光脉击碎,章子晗才刚松了一口气,双手突然被狠狠攥住。方易只觉得手腕处一阵剧痛,他用章子晗的声音吼道:“散!”但不成功——攥住她手腕的是詹羽,是人类。兽灵无法与他澎湃的灵魂力相对抗,纷纷回头,汇入章子晗身体中,给予她对抗的力量。

    方才被击碎的恶灵再一次于不远处凝成了虚像一般的黑影,再度冲向章子晗。

    ——“没有核?!”章子晗双手无法挣脱,皮肤上迅速出现被烧灼的黑痕,“核——核在你身上!”

    詹羽突然放开了章子晗的手。章子晗双手被烧灼得血肉模糊,踉跄倒地。兽灵们聚集成一面银白色光盾,立于章子晗和詹羽之间。

    孩子用稚嫩的声音说:“缚灵师,我听过你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我知道你对我不怀好意。你和那些想要弄死我的人有什么不同呢?人人都觉得我不正常,你也一样。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想要把我变正常的爹娘。明明生下我的就是他们……我不喜欢你们所有人。”

    章子晗双手颤抖,方易看到有细细的黑线从她手腕被灼伤的地方往身体延伸,似乎有异物进入了她的血管。

    张妈从屋子里走出来,手中拿着一件缝好的衣服。

    叶寒:“回去!!!”

    张妈:“……后生仔,有点礼貌比较好。”

    叶寒跑到屋前的平地上,哗啦一下把背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张妈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一堆的瓶瓶罐罐,还有几包饭店吃饭时附赠的卫生纸。

    张妈:“后生仔,你……”

    “回去!外面都是恶鬼,找死吗!”叶寒怒吼,挑出几个瓶子拧开,把里面的液体都倒在地上。

    张妈被熏吐了。她立刻转身回屋关门。

    叶寒差点也吐了。他第一次混合几种尸水,味道之刺激大大超乎想象。

    他在尸水上弹了些粉末。粘稠的液体表面开始冒泡,蒸腾出灰色气体。气体很快扩散,片刻后凝成数个朦胧的巨人身影,立在叶寒面前。

    “迎敌。”

    烟一样的巨人们立刻转身,无声踏过地面,立在守护法阵的边缘。

    法阵之外是黑色的层叠人影,法阵之内是灰色的气体巨人。

    叶寒手心沁出了汗珠。他转头看着方易的房门。这是他第一次召唤守护灵,但他没有深入修习过相关的知识。这几个巨人也许只能在法阵破裂的时候抵挡一小段时间。

    詹羽的恶灵越来越多。它们目的性非常明确,纷纷朝法阵撞过来。被银白色光辉击散之后又立刻在稍远处凝形,随即再次奔过来。

    法阵密集地受到攻击,银白色光辉渐渐发暗。

    叶寒拿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攻击性用具,开始设阵。

    小小的房间里,光辉渐弱。罐中不再涌出光流,本子也已经翻到了尽头。

    当所有光辉全数消失在方易体内,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废柴立刻跳到床上,喵喵喵地乱叫。方易发现自己哭了,脸上都是湿的。废柴温柔地伸出舌头,舔去他的眼泪。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她的结局,她死的真相。”方易眼前一片黑暗,任何声音也都听不到,他喃喃地自言自语。章子晗最后的记忆带来的冲击令他一时回不过神。“叶寒呢……叶寒……咦?”

    方易的听力和视力终于缓慢恢复。系统发出的尖利警示音差点震破他耳膜。

    【系统提示,左侧七点六米处检测到恶灵一只,恶意值1500。】

    【……提示……1500,试图破坏法阵。】

    【……恶灵一只,恶意值1500,试图破坏……】

    【……恶意值1500……】

    方易忙不迭地滚下床,抱着废柴冲出了门。

    然后一人一猫就在门口吐了。

    叶寒:“你……你没事吧——别吐!我也要吐了!”

    方易接过他扔过来的一截布条塞住鼻孔,废柴吐得浑身无力,软在墙角边抽抽。

    叶寒指指那一堆恶灵,一边布阵一边跟方易简单解释了几个守护巨人。方易心头砰砰直跳,他想告诉叶寒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有一个印,是这样的。”方易回忆着章子晗在婴儿方易脸上画的那个符印,比划出来,“画在小孩子身上。这是什么印?”

    “封灵符。就是将你的灵魂能力减到最低,一般用在小孩子身上,免得他们看到不该看的脏东西。”

    守护法阵发出几声尖利的警告,系统提示音越来越响。

    “怎么解开?能解开吗?”

    “可以。这个印很基础,由灵力强大的人反过来画一遍就可以了。”叶寒说,“不过每个人的特点不一样,所以世界上不可能有完全一样的两个封灵符,起笔一样,落笔绝对不同。一般是谁画的,只能谁解开。”

    方易拽着他衣角:“我知道怎么画,你帮我画一次……你帮我解开,我能帮你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