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恶灵系统[重生] > 第29章 虫巢(3)

第29章 虫巢(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易摸到那个小洞的底部有东西,忍着恶心把它给弄了出来,结果是一截虫子的腿。

    他用纸巾擦了手,继续细细观察墙上的洞。有意识去看之后,他果然发现了在几个洞口或者地面上有碎裂的虫腿或者翅膀。残骸都在不易清扫的角落里。

    容英海拿着照片出来,看到方易在角落里拿着虫子大腿看来看去,告诉他上个月家里莫名其妙多了不少飞来飞去的虫子,几天后虫子们又莫名其妙地死了不少。夫人当时正为他的病心力交瘁,在乔之敏的提醒下才拣出没扫干净的虫腿,拿给一个生物学院的同窗看了几眼。那个教授没办法根据虫子的腿和翅膀碎片来辨认出种类,不过他告诉容英海和他爱人:宿舍区里种的各种植物都很多,夏天很容易滋生各种虫类,平日注意关好纱窗。虫子们都死了,容英海也就不在意。

    方易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些虫子似乎寄居在墙和地板的洞中。它们居然能在坚硬的墙面和瓷砖中打出一个光滑、圆润的洞,并且消失得那么彻底。

    他想到邮箱里的腐肉和血的气味,心中不安越来越强烈。

    一直呆到去买菜的师母回来方易才离开。师母知道来访者的身份后,拉着方易说了许多话。方易差点又酸了眼眶。

    告别容英海夫妇,方易慢吞吞下楼。快走到一楼时揉揉眼睛,确定自己看上去没什么异状之后才走出去。

    叶寒和容晖坐在羊蹄甲树下,一个朝东一个朝南,并没有说话。羊蹄甲的花早就开过了一遭,满树深浅不一的绿,摇摇晃晃。

    “走了。”方易说。

    叶寒指指七单元101:“不去看看?”

    方易:“……你又想爬进去?大大你能不能有点生活常识?这里是居民区啊叶寒,你这样爬进爬出的,是怕别人不知道你非法入室吗?”

    容晖在一旁边听边笑。笑完之后他跟方易说:“没关系,爬吧。101现在没人,大家都知道,那房子不对劲。”

    方易在之前从来没注意过七单元101。教师宿舍区里住的老师较多,但方易熟悉的也就容英海,每次来的时候都直奔他家,其余的地方并不太留意。而且因为这个宿舍区比较老旧,不少房子都没住人,即使空着、整夜整夜不亮灯,也并不奇怪。

    七单元101在十年前住过人。那家人后来搬到了另一个新的宿舍区,101分给了年轻的单身老师。之后不知怎么回事,老师们一个个搬走,101就此空了下来,之后也没有人再去住了。

    方易半信半疑。他知道容晖不会骗他,但叶寒会。叶大师对自己遭到了同伴的怀疑感到十分愤怒,强烈建议方易进去看看。

    101的窗户都歪了,阳台上什么都没有,积了厚厚一层灰。

    “你可以从窗子这里进去。注意脚下,照着脚印踩。”叶寒说。

    防盗网已经坏了,随手就能卸下来。窗户也缺了半边,方易可以很轻松地钻进去。他立刻看到了叶寒说的脚印。

    在积满灰尘的地面上,分布着相当杂乱的脚印。房子里空无一物,只有厅中摆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一个罐子。

    方易踩得很小心。脚印全都很光滑,他只要注意角度,基本能将鞋子落在脚印中央。也因此他发现脚印比常人的要大一圈。

    “叶寒,你……”方易回头想跟叶寒说话,只看到眼前黑影一闪,叶大师趴在了墙上。

    方易:“……”

    叶寒:“我不落地了,破坏痕迹。你去看看桌上的东西,很有趣。”

    壁虎状的叶大师也……很帅。方易看他几眼,慢慢朝八仙桌走去。

    八仙桌上的罐子里插着一支没燃尽的香。罐中塞满了已经开始腐烂的橘子,香就插在橘子上面。方易开了手机的电筒,才刚一照罐里的东西,立刻就摁灭了灯光。

    叶寒:“嗯?快看,这是养虫的术,很少见。你可以翻翻水果下面,下面有肉。”

    方易浑身恶寒。腐烂的水果上长出了绿毛,周围落着许多虫尸,完全能让一个没有密恐的人瞬间成为根深蒂固的密恐患者,他完全不想再往下翻。他觉得自己回去之后不可能让叶寒进卧室了。指引他来看这种东西还想睡软床?做梦。

    他转身一步步离开。容晖不知何时来了,站在窗外,面目模糊不清。

    “你看到了吗?”

    方易:“什么?”

    容晖指指身后的宿舍楼:“我家墙上和地上的洞。”

    叶寒以相当漂亮的身手从墙上跃了过来,腰一弯腿一伸就窜出了窗。容晖让出个位置给他,看方易点头之后才继续往下说:“我家里的那些虫子是从101飞过去的。”

    方易笨拙地爬出窗,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点头:“看到那些虫子尸体我就猜到了。谁在101养虫子?”

    容晖摇摇头:“我不知道。当我发现的时候家里已经到处都是虫坑了。你没见到我妈手肘上的伤。那些虫子能钻进肉里。”他眼里带着厚重阴影,说话的时候颇有些咬牙切齿。

    晚餐也是在食堂里吃的。这次换了个食堂,以清真风味见长,叶寒津津有味地看师傅在里间拉面,连面都快忘了吃。

    方易问了容晖几个问题,比如虫子是怎么处理的,是你驱赶的吗,你用什么办法驱赶的。但容晖没有回答,看看天色转而笑着说自己还有事,一溜烟跑了。他畸形的右臂似乎很沉重,跑起来身姿不稳,一歪一扭。

    “你和容晖说了什么?”方易问叶寒。

    “什么都没说。”

    方易心道怎么可能大大你说谎的时候敢看着我眼睛吗?叶寒低头大口吃面,额上沁出细细汗珠。

    他和容晖在树下坐了挺久,一副各自怀着脾气不肯说话的怪模样,方易绝不可能相信两人什么都没交流过。

    “你在你朋友导师家里看到了什么?什么洞?”

    “什么都没有。”方易淡然道,开始吃饭。

    这次轮到叶寒瞪他了。他瞪了片刻,方易头都没抬,他只好又埋头吃面。

    离开学校步行前往公车站时,叶寒冷不丁开口问:“吃可丽饼吗,给你买一个。”

    方易:“不吃。”

    叶寒:“吃正宗长沙臭豆腐吗,臭出三十里。”

    方易:“不吃不吃。你有钱吗买买买。”

    叶寒:“你有啊。那热狗?面包?鸡蛋仔?炒田螺?有两家周黑鸭,你想吃哪一家?”

    方易无力:“哪一家都不想吃,都是山寨店。内衣店旁边那家的鸭脖都是臭的,千万别买。我很饱,谢谢。”

    两人慢慢步行穿过学校附近的小吃街,街上很多人,做小生意的学生和帮衬各种小生意的学生快乐地混在一起。

    叶寒说:“可你很不开心。”

    方易默认了。

    他确实开心不起来。回校一趟,见到了一个两个故人,勾起一些不可能散去的往事。容英海的癌症是四期,已经基本没有治愈的希望。方易心里难过,又充满了无能为力的茫然。他坐在容英海家里看到那些虫子留下的洞口时,异常强烈地希望自己身上的缚灵能力能为导师做些什么。然而他空有一身能力,却什么都不懂。

    渴望改变,却没有改变的能力,这实在太煎熬了。

    方易不说话,叶寒找的话题又一个都不奏效,他也没声音了。两人快走出小吃街,已经看到公车站牌时,叶寒拉住了方易。

    “有动静。”叶寒立在来往人流之中,皱眉四望,鼻翼轻轻抽动,“腐肉和血的味道。和101的臭味一模一样。”

    “在哪里?”方易也紧张起来。

    “移动得很快。”叶寒闪身跑入小吃街旁的小巷,把巷口摆摊卖小工艺品的人吓得乱叫。方易迭声道歉,跟着叶寒往前去。

    他没有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也没有闻到叶寒所说的气味。但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密集的虫翅振动声。

    “叶寒!是虫子!是飞行的虫!”方易大喊。

    两人在逼仄的巷子里狂奔,惊动了几对在灯光昏暗处又抱又啃的情侣。

    “我知道!跟着我!”叶寒跳上一个巨大的垃圾桶,撑着矮墙翻了过去。

    方易:“……”

    大师你太高估队友的武力值了。方易咬牙蹬着垃圾桶,艰难地翻过了那面墙,落下的时候没找准位置,脚有点扭。

    叶寒已经跑了回来,一脸阴沉。

    “没追上,消失了。”他把方易拉起来,“怎么样?”

    方易忙摆手:“没事没事,怎么追丢了?”

    叶寒扭头注视着黑沉沉的天空。高处有楼房灯光闪耀,但今夜的天空黑得特别沉闷。

    “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就在附近。”叶寒说,“就像躲进了某个我窥测不到的地方。”

    小吃街上人流来来往往,詹羽带着他的几个同事钻出夜市,几个人都热出一身汗。

    “太热了,天哪,你们这里怎么那么热。晚上没有风吗?”有个人说。

    “夏天哪里都是这样,去啊去我们长沙玩玩,保证刷新世界观。”有个女孩说。

    詹羽一边吸溜着奶茶,一边给几个外地的同事介绍小吃街。他们学习途中放了一天假,几个年轻人没事可做,听詹羽说起这边凉快又舒适,立刻驱车前来。

    詹羽显然对这一带很熟悉。带他们转了几圈,几人在一家甜品店坐下歇脚。夜风一起,天上掉了几滴雨。詹羽在女同事的齐声请求下,回车上拿伞。

    离开停车位置的时候他停了脚。

    嗡嗡嗡的虫子振翅声在耳边萦绕不去。他立刻察觉这不是一般的虫子:声音太大、太嘈杂,带着森森邪气,不是人间的东西。

    他好奇心顿起,循着声音钻入弯弯曲曲的巷子。

    “叶寒!是虫子!是飞行的虫!”

    熟悉的声音从巷子的另一边传来,詹羽“咦”了一声,不再奔跑,转而跟着方易的声音在另一边谨慎移动。

    “我知道!”叶寒的声音詹羽不算特别熟悉,但他也很快认了出来,“跟着我!”

    那头传来凌乱奔跑声,蹬垃圾桶的哗啦声。詹羽小步猫着腰跑过去,把巷子角落的人都惊动了。

    两人裤子脱了一半正要办事,被猫腰溜过的詹羽吓了一跳。男人大吼:“有完没完!”

    詹羽被骂得一头雾水,转而觉得在这种地方办事太不雅观,男人的声音也太过难听,令他不高兴,于是伸手从兜里抓出个小黑球扔了过去。

    身后情侣被黑球里冒出的黑烟和黑烟里的各种怪状吓得乱叫,詹羽心情变好了一点,继续往前追踪。

    但他立刻发现自己跟丢了。

    虫子的振翅声完全消失干净。

    詹羽有些懊恼。同事电话他问他去了哪里,他说遇到了老朋友,没几句就匆匆挂了电话,继续在巷子里往前探索。叶寒和方易似乎离开了,声音渐渐变远。

    巷子里非常昏暗,被打破的灯泡失去了照明功能,小餐馆排出的污水灌满了水沟,漫溢出来,在鞋底啪叽啪叽地响。地上各种垃圾都很多,詹羽想攀墙而行,抬头看到墙上各种痕迹,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直走到下一个拐弯处,他终于看到垃圾堆边坐着一个人。

    远处巷口有车子经过,灯光短暂地照亮了巷中的内容。他看到坐在地上的人右臂肿胀得异常可怕。

    詹羽走过去,踢了踢那个人的腿。

    “需要帮助吗?我是警察。”

    那人摇摇头。詹羽听到他在急促地喘气,胸膛起伏,似乎非常痛苦。

    “你好?”詹羽蹲下来,触碰到那人肩膀的瞬间他便知道眼前的人是一个灵。

    “你……你实体化了?”詹羽反手扣着那人的手腕,伸手在他胸前乱摸。核已经没有了,整个躯体都已经成形。

    詹羽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你是成功实体化的恶灵?”

    容晖不知道眼前的陌生人是谁,也相当厌恶他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但他现在没力气,干脆不理会那人的问题,偏了偏身体,吐出一个“滚”字。

    詹羽毫不在意地笑了。他问:“你的胳膊又是怎么回事?”

    畸形肿胀的手臂上布满疙瘩,就着远处微弱的灯光,詹羽惊奇地发现那些疙瘩在轻微地移动着。他伸手去抓了几下,无视青年虚弱的反抗。

    “……这里面是虫子?”詹羽从疙瘩的创口里扯出半只有翅飞虫的残躯,“它们是你养的?”

    容晖终于抬头直视他。“你是什么人?”

    “警察。”詹羽笑道,“有困难找警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