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恶灵系统[重生] > 第44章 运尸车(7)

第44章 运尸车(7)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易在原地坐了一会。他坐着数羊,数到将近一万的时候因为太困所以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周围还是一片茫茫。在梦里睡着,又在梦里,他很无奈,又觉得挺有趣。回头一想,自己之前做的噩梦和春梦似乎都有迹可循。自己变得奇怪,是从叶寒那里看到吴乐天记忆开始的。

    以前他也以这种方式看到过祝正义的记忆。当时虽然有不适,但并没有现在这样强烈。

    他隐隐约约意识到,这可能和解开的缚灵能力有关。

    思忖片刻后,方易起身随便找了个方向往前走。这里似乎无边无界,他走了很久,哼完了自己能记得住全部歌词的几首歌,还列表循环了两遍,还是没有看到任何除了自己之外的人或者物。

    这里真的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么?

    这个念头一出,身边突然就有了些声响。方易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听。

    人声、车声、风声还有雨声,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隐约传来。他捕捉到只言片语,但分辨不出具体来自哪里,以及在说什么。但那些声音没有恶意。它们絮絮叨叨,像唠家常一样讲话,偶尔还能听到几串笑声。

    虽然十分诡异,但这些声音反倒让方易安心。他不太喜欢独自一人的孤寂感。

    方易心里又冒出了一个新的念头:他想看一看这些说话者的模样。

    令他惊异的是,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瞬间,周围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影影绰绰地显示出了不少半透明的人影。方易惊讶地发现这个无边界的空间里竟然拥堵着那么多的灵体。他们仿似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活人,彼此纷乱地交谈、低语,从方易身边若无其事地走过去。

    在稍远的地方,方易看到了一个一直笑着注视他的女人。虽然对她的模样没有什么印象,但方易在瞬间明白了她是谁。

    章子晗。

    “其实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一场比较久的睡眠而已。”容晖说着,碰了碰方易的额头,“有人第二天就能醒,有人可能是几十年。”

    叶寒确定这个人并不是在安慰自己。

    “那怎么办?”叶寒看着他问,“方易现在的情况和那个谁很像。她上次也是被魇住,后来我离开了,并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

    “需要有人把他带出来。”容晖道,“或者他自己有强大的精神力能够挣脱这种魇的状态。”

    常婴捂着鼻子在墙角大吼:“不可能的!老鬼说过,方易是个不正统的缚灵师,他没有受过训练,不可能有自己挣脱梦魇的精神力。”

    他已经很久未接近过容晖身边。上次和方易在楼上遇到吸收虫子的容晖时,还不觉得那气味有多难受,这次和容晖一起去破坏虫巢,他被容晖身上的气味勾得饥肠辘辘,但又不能咬他,对这气味的厌恶心理就更加强烈。此刻恨不得这个房间有一座山那么大,他站得越远越好。

    容晖对常婴露出抱歉的笑容,将自己的右臂裹在外套中。

    “我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实在不行的话就带他回去找老鬼吧。他总有办法。”

    叶寒沉吟片刻,缓慢摇头:“可能不行。老鬼对方易的存在一直都很反对,他不可能答应帮他解脱这种状态的。我记得在这种状态里,人的灵魂很容易离体。你觉得老鬼可能答应帮他吗?”

    容晖不说话了。

    老鬼感兴趣的只是这具流淌着缚灵师章子晗血液的身体,对于栖息其中的灵魂,他毫无兴趣。如果这种魇的状态令方易的肉身和灵魂出现缝隙而让灵魂离体更为方便,老鬼是不可能答应帮助方易的。

    “叶寒……”

    “我不会的。我不会要这个身体。”叶寒说,“活下来的方法我自己去找,他不必为我死。”

    黑沉沉的天幕上划过几道亮光,扯破沉闷空气,带来豪雨的前兆。

    詹羽骑着一辆自行车正慢悠悠下班回家。车头挂着一袋纸盒装的咖喱鱼蛋,竹签随着车子的行进晃来晃去,然后突然就停了。

    詹羽单脚着地,抬头眯眼,望着吊索桥的上方。

    这条从西往东穿过城市中心的江面上有大大小小十几座桥。詹羽面前的吊索桥是去年才建成的,桥身上的小灯已经纷纷亮起,倒映在江面上,很好看。那起四车追尾的事件同样也在这座桥上发生,是建成后的第一起交通事故。

    此刻吊索桥上方的钢索上,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个硕大的黑影。

    詹羽看了一会,收回视线时发现桥边停着一辆小卡车,车身上一行白色的“正顺搬家”字样在路灯里显得很打眼。

    他上前去敲窗。车里坐着一个正在打瞌睡的男人。车窗摇下来的时候詹羽有种被呛到的感觉。

    男人捻灭了烟,上下打量着他。

    詹羽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这里不许停车,开走开走。”

    男人看出他的制服不是交通警察,露出有点嘲讽的笑,很快又点着头:“我就等个朋友,很快就走。”

    “不行,不能停车。这里是非机动车道。”詹羽挥手让他赶快开走,“不走的话一会我伙计来了,扣分罚钱。”

    男人眼睛微眯:“我朋友很快就办完事下来了。”

    小卡车停在江岸的这一面,旁边就是城里有名的步行街。江岸的另一侧倒是有御景湾小区之类的楼盘,但这边的规划管理非常严格,统一设计统一修建,步行街范围内的建筑最高只有两层。

    所谓“下来”的对象,詹羽只能想到那团正趴在吊索上的黑影。

    男人最终还是开车走了。詹羽被喷了一脸的尾气,依旧觉得空气清新,胸怀舒畅。

    他在养鬼,同时也知道这个城市里懂得养鬼的人绝对不止他一个。詹羽偶然碰上一位,心里涌起了复杂的惺惺相惜之感,恨不得大吼“大侠留步”然后与他共同商讨如何将养鬼事业如火如荼展开。

    但这一位所用的方式和自己的似乎大不相同。所以詹羽说了几句话之后,也就打消了和他认识的想法。

    ——毕竟那车里的尸臭味实在太浓了。

    此刻在方易的梦里,他已经跟着章子晗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大概是因为时间计算的方式不一样,或者因为没有参照物,方易对于时间的长短没有很清晰的概念。章子晗跟他说了很多事情,他听得认真又入迷,

    这虽然是一个梦,但方易进入的实际上是自己的深层思维。他在章子晗的提醒下发现,自己在做这个世界里的面貌还是以前的自己。而意识到自己正在一个女人面前赤身*,方易窘得无以复加,差点就蹲在地上不肯起来了。

    从他身边走过的灵体实际上是方易所遇见过的人。这些大多数只是匆匆一瞥的人居然也在自己的脑海里留下过印记,这让方易很惊讶。章子晗笑着说,让她惊讶的是,栖息在她儿子身体里的男孩子,心里居然有一个那么贫瘠的世界。

    “我进入过很多人和兽的记忆和深层思维里,像你这样空白而且毫无亮点的,我还是第一次见。”章子晗说,“也许是你的身体和灵魂毕竟不是原装的有关。”

    方易:“……你懂原装是什么意思?”

    章子晗点头:“懂啊,刚刚你还没看到我的时候,我听他们说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方易问她自己为什么突然之间能看到身边的人形,章子晗停步转身,指尖轻触他的额头:“因为你想要看见,所以就能看见。缚灵师的缚灵能力之所以神秘又强大,因为它几乎完全依赖人本身。你的愿望越强烈,就越容易和灵体沟通甚至操纵灵体,同时也越能发挥出意料之外的力量。”

    方易点点头,默默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章子晗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她看看自己,笑道:“你很聪明。是的,就是这样。你想见的人,你想问的事情,想知道的真相,想控制的对象,必须有强烈的愿望才能得到。”

    “……你不觉得这是个很可怕的能力吗?”方易想了很久,艰难地说,“愿望越强烈就越能够操纵别人……这太可怕了。”

    章子晗的眼神变了又变,最后温柔地注视着方易:“你是个好孩子,但你可能成不了一个好的缚灵师。缚灵能力确实很可怕,但它能解决这个世界上很多凭着正常途径解决不了的事情。你的灭灵师伙伴也是一样。为什么恶灵一定要被摧毁呢?它们的存在难道对这个世界就没有意义吗?但此消彼长,这也是平衡的一部分。”

    她抚摸方易的脸,用母亲一般的口吻说:“你可以用这种力量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

    “我知道。”方易斟酌着自己的想法,“我的意思是,无论好事坏事,都要通过操纵别的灵体来完成。因为我的能力比它们强大,所以有能力和资格控制它们?我接受不了。如果有一天我遇上了比自己更强大的对象,可能是缚灵师,可能是灭灵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他也可以控制我是么?这个世界的规则太可怕了……”

    “是呀,真可怕。但你没有能力改变,所以只能接受。”章子晗说,“除非你站在最高位,由你来清洗一切,再重新订立规则。”

    走得累的时候章子晗先坐了下来。方易坐在她身边,问了一个他一直很想知道的问题。

    “你一直没有消失过吗?”他指指自己脑袋,“在我这里。”

    “可能以后也不会消失了。”章子晗笑道,“你继承了我的记忆不是么?此时此刻你看到的章子晗实际上就是那段记忆。但你潜意识中认为我是一个实体,所以你看到的就是这个形态的我。”

    “虽然那段记忆里没有提到,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抽走方易的一部分灵魂?”他想到死之后灵魂逸散无法再次投胎转世的方易,有种难以析清的心疼。

    章子晗却没有正面回答。

    “为了不让我的老师掌握他的灵魂,我只能这样做。”她随即话锋一转,“但是你已经见过他了。那一部分灵魂现在也好好地被保管着。虽然不完整,但他至少生活得也算愉快。”

    方易大吃一惊:“我见过?”

    “是的。刚刚我已经看到他了,他在你的印象中。你认识他,而且见过不止一次的面。”章子晗看上去有些失落,“虽然他很有礼貌,但遗憾的是,他并不认识我。”

    方易陷入了混乱之中。他居然见过方易的那部分灵魂?!可是他怎么回忆,都没有想到在哪里曾见到过类似的人。实在想不出来,只好安慰自己“既然是认识的那以后应该也能见到的吧”,转而开始问下一个重要的问题:“我应该怎么出去?”

    “不陪我聊天了吗?”章子晗很失望。

    “再不回去……再不醒的话我的同伴会担心的。”方易温和地解释。他隐约记得自己陷入这个梦境之前,似乎看到过叶寒担心的表情。

    章子晗只是开个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关系,想找我聊天的时候你就想办法进入这里吧。下次记住了,上次教给你的定身咒也可以用在自己身上的。这样你才不容易被他人灵体的情绪影响。”她让方易站起来,“现在只想着一件事就行了,你要醒过来。”

    方易想了一会儿,露出个相当疑惑的表情。

    就像人拼命想着“我要睡着”时反而更睡不着一样,他暗示自己“醒过来”的时候也觉得一点用都没有。

    “不行的话就想想你的同伴呀。”章子晗轻声说,“想见到他吗?希望立刻见到他吗?”

    她话音刚落,原本一片茫茫的视野突然就变黑了。

    在浓密的黑暗中,方易听到了模模糊糊的谈话声。少年人清亮的声音在说着“别管我我要变猫了你再过来一步我挠死你啊”,然后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了句容晖不要搭理他。

    身体猛地震动,方易艰难地张开眼。

    黑暗仿佛被撕裂了。容许光线进入的缺口越来越大。他看到高大的男人站在床边,在他睁眼的瞬间已经转过头。

    ……终于醒了。方易满头是汗,呼吸急促。叶寒和容晖和他说话,他耳朵还在嗡嗡响,什么都听不清楚,只觉得叶寒为自己拭汗的手真是温柔得无以复加。

    “谢谢。”他口齿不清地说,抬手覆在叶寒手背上。

    方易醒来后不久,雨就落了下来。

    废柴从窗口窜了出去,轻快地在雨里奔跑。在雨将落未落的时候,它嗅到了从不远处飘来的怪异气味。它鼻子太灵,这些微弱气味常人可能根本就闻不到,但对他来说却是非常难受的。

    那是恶灵正在变异的气味。

    废柴曾经在山里闻到过这样的气味。当时那只恶灵正被自己的同类吞噬,它苦苦挣扎着,身体一点点被吸收,四处逸散的黑色雾气里就挟带着动物皮毛烧焦一般的臭味。

    雨越来越大,废柴立在御景湾小区某栋楼的楼顶上。它看到石丰艺的卧室还亮着灯,心道这个人类又在写总裁与男秘书了。那几本书它趁叶寒看的时候也蹭着瞟过几眼,没看出什么趣味,倒是觉得浑身燥热,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距离御景湾小区不远的吊索桥上盘踞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废柴认出那是又变大了一圈的吴乐天。它又吞噬了一批恶灵。废柴眯起眼睛,猫瞳隐隐闪光。

    闪电猝然而至,映亮了天地。

    吴乐天痛苦地趴在吊索上,胸口的创口已经变成了大洞,数根粗大的触手从洞中伸出,缠着它已经变形的头颈四肢。他的双脚已经消失,化成了几条触手,紧紧绕在吊索上,整个人以怪异的姿势悬吊着。

    在闪电的余光未消失之前,废柴还看到在江岸这边的一辆蓝色小卡车。高大壮实的男人戴着鸭舌帽站在车顶上,和自己一样注视着吊索桥上正在吞噬和抵抗的吴乐天。

    废柴跃下高楼,飞快地朝吊索桥奔去。

    在江岸的另一边,詹羽刚刚靠着自行车吃完咖喱鱼蛋。他撑着伞边吃边看,津津有味。

    遗憾的是手里的索尼手机夜摄功能不好,不然把这一段拍下来作为养鬼的研究资料,一定价值非凡。他心里十分惋惜,产生了换手机的念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