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0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叶寒已经向老鬼说过,即便自己会很快步向死亡,他也不愿意夺取方易的身体。但显然老鬼不是这样想的。老鬼对方易有浓厚的兴趣,他鲜少见到这样的躯体和这样强的缚灵能力。叶寒甚至还记得他对自己说过,章氏的缚灵能力是依靠血脉传承的,如果叶寒能使用方易的身体,那么他可能也能使用方易与生俱来的缚灵能力。

    “我当时为什么会到你出事的地方去,之前没有跟你说实话,对不起。”叶寒低声说,“我确实是带着狗牙去剿灭恶灵的,但那只是我的另一个目的。我的首要任务是,毁掉你的灵魂,然后以灵体的状态进入你的身体。”

    “所以你一开始以灵体的状态出现,一方面是为了行动方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便于……”方易皱着眉思考,“怎么说,这个叫夺舍?”

    叶寒有些无奈:“你笑什么?这不是好笑的事情。我接近你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单纯。”

    “是啊。”方易的语气有点冷,“甚至可以说,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说我是骗子,其实你早就知道狗牙是废柴放到我身上的。叶天师,你才是骗子。”

    叶寒扯扯嘴角:“废柴不知道这一切,所以它把狗牙放到你身上,完全是因为他想帮你。可惜阴差阳错,他帮了你,反而阻碍了老鬼。老鬼拿它没办法,废柴始终是神兽。狗牙取不下来,你的灵魂已经和方易的融合在一起,我只能等到狗牙从你身上自然脱落之后,再进行下一步。”

    方易默默看他,半晌才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叶寒说,“我舍不得,所以不想干这件事了。”

    方易愣了片刻,忍不住笑出来。

    叶寒盯着他笑,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慢慢也有了些变化。

    “笑什么……”

    方易想抓住他的手,结果一把按在了自己脸上。“我也舍不得,所以来找你了。”他认认真真道,“你为什么要丢下我自己跑回来?”

    “我回来是为了找到能治疗我身体疾病的方法。老鬼的藏书阁里说不定会有线索。这些年来我跑过很多地方,寻访过很多人,偏偏漏了他的藏书阁,这两个月以来,我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叶寒解释,“而且我回到这里来,老鬼会放心很多。他一直怕我跟着你跑了,他白白失去了一个灭灵师。你现在学会了很多缚灵的技巧,你的灵魂和方易原本的身体会结合得更加紧密,他想下手不会那么容易了。待在这里,至少他想对付你的时候,我能第一时间知道。”

    “所以你觉得你丢下我是为我好?”方易恶狠狠地说,“你特么放屁!我的生活早就因为你和废柴的介入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你以为自己一个人抽身跑了,一切就能恢复原状?我就能平平安安地过完下辈子?”

    叶寒开口想说什么,又立刻被方易打断了。

    “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生气?因为你没有把我的选择和我作出的决定放在心上!”方易说得有些激动,“你一开始就比我强,这个我承认。叶寒,你很厉害,所以我们在一起行动的这段日子里都是你在保护我。我什么都听你的,因为在对付恶灵这件事情你比我身边的任何人都更在行。但这个不能成为你代替我做出抉择的理由。我选择做什么事情,选择喜欢什么人,选择怎么活,你没有权利帮我决定。”

    “我不是帮你决定。那明明是一件对你不利的事情,我能让你避免,我就必须帮助你避免。”

    “……所以在你心里我一直都是需要你保护的对象。”方易有些难过,这些话他以为自己不需要说得那么直接叶寒应该也能懂的,但事实却不是,“叶寒,你应该信任我。你说过你谁都不相信,你说你只信任我。为什么这一次就不行呢?我说了要和你一起走,我很努力地学习、练习,我甚至用詹羽来逼迫容晖,每次见面都要给他下定魂咒不让他走,才从他口里一点点套出你的信息。”

    “你没有必要这样……”

    “有必要!”方易又急又怒,只觉得心里的许多话不知该如何表达,才能让叶寒明白自己不是一时兴起,“我觉得有必要,这是我的选择。你不能因为……你不能因为你自己的想法而否定我所有的决定。”

    方易把背包放下来,拿出自己誊抄的那本三百六十五夜:“你把这本书给了我,我自己也抄了一份备用。既然你们都说我有这样的天赋,那我就去学习。叶寒,我学好了我就能帮上你的忙,帮上很多像麦云凡这样的人的忙。我不觉得辛苦。这两个月我确实过得很艰难,家里被弄得一团糟,但只要能找到你看到你,我一点都不怕。”

    方易把本子举到他面前:“我曾是个胆小鬼,因为你才有了这么大的勇气。你还坚持说没有必要?”

    纸页轻晃,一张照片从里面掉了出来。

    是章子晗保留着的那张初生儿照片,被方易过塑了,珍而重之地随身带着。照片落到地上,背面朝天,章子晗写的那行字异常清晰。

    “愿你一生免受颠沛流离,有人始终爱你”。

    方易捡起照片想放好,听到叶寒开口说话。

    “让你不受颠沛流离,我可能做不到。”叶寒慢慢道,“做好第二点,行不行?”

    照片又从方易手里掉了下来。他手忙脚乱地捡起来,蹲在地上不出声。叶寒也蹲着看他,好一会方易才终于抬起头。他脸上憋得通红,亮眼睛里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我真想抱抱你。”他小声地说。

    叶寒摸着他脸颊,心道我想亲你。

    他感觉此刻自己心里涌起的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全是方易给的。

    白春水不知何时已经和兽灵们沟通完毕,百无聊赖地在一旁看他们吵了一架。见似乎是吵完了,他才笑吟吟走过去:“好了吗?聊完了吧?”

    那两人没怎么理他,只顾着看对方傻笑。

    “小方啊。”白春水把手搭在方易肩上,“老叶欺负你你跟我说,哥哥帮你打他。”

    叶寒这才霍然站起:“放开你的手。问出什么了?”

    兽灵们日日在山上活动,岑家村的异变它们自然也一清二楚。

    岑芳春死后,岑德福把她葬在了山里,隔壁就是岑芳春母亲的坟墓。莫世强从头到尾没有说过让岑芳春葬在莫家坟山上,岑德福也没有问。兽灵告诉白春水,岑芳春的坟墓没有问题,只是最近坟墓附近出现了一个流窜的恶灵。

    “可能就是岑芳春。”白春水在前面带路,兽灵告诉他岑芳春坟墓所在之处,十分偏僻难行。

    “要剿灭她吗?”方易问叶寒。

    叶寒点点头:“她的恶意值应当非常大了。”

    手上的珠串已经记录满二十个,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好在白春水和方易都能分辨恶灵,三人在山林里尽量快速地行走,然而林子茂密,山路难行,还未走到天就已经黑了。

    一蓬火光从白春水身边亮起。方易看到那是一只金色的鸟雀,在白春水身边起起落落,头顶上一簇稳定的火光。

    “厉害吧?”白春水回头跟方易炫耀。

    叶寒显然已经看惯了,面不改色,倒是方易忍不住吃惊:“为什么会有金色的兽灵?”

    “这只是凤凰。”白春水说,“凤凰就是金色的。”

    方易:“……可它看上去像只麻雀。”

    叶寒截住话头:“就是麻雀,这是他养的兽灵,正主早就死了。别管他,这是他捣鼓出来的,除了照明没什么别的用处。”

    白春水气得咬牙:“你孤陋寡闻!除了照明之外,在外面露宿的时候取暖和吃饭喝水都靠它了!”

    叶寒对方易修正自己刚刚说的话:“除了照明和烧火,没什么别的用处。”

    三人说话间已经来到兽灵们指示的地方。方易一次召唤出了整座山的兽灵,但力气不继,这时大部分的兽灵已经三三两两回到了动物的体内,山头上还剩几处亮着微渺银光,飘飘忽忽。

    岑芳春的坟头很新,草才刚刚长出几寸。叶寒在坟前站了一会,把白春水那只麻雀抓过来,从包里掏出一枝香点燃了。他双手合十,夹着那支香拜了几拜,随后才插在岑芳春坟前。

    香燃得很慢,袅袅烟气却不消散,逆着风往另一个方向飘。

    叶寒带着其余两人跟着烟气走。

    “这里我和废柴以前来过。”叶寒说,“有个洞,不深,但是里面死了不少人。”

    “废柴是谁?”白春水奇道。

    “就是白虎,常婴。”方易有点不好意思,“废柴是我随口乱起的名字,当时他还是一只猫。”

    白春水哈哈大笑,脚下一滑,差点摔跤。

    叶寒没理他,方易倒是把他扶了起来。白春水是被地上的一截骨头绊倒的。他把骨头挖出来,长而略带弧度。

    “是人的肋骨。”他拿着骨头指指自己。

    这时叶寒已经站定了。小路镜头是一处山壁,长满藤蔓,在夜里黑沉沉一片。方易挥手将剩下的十几只兽灵遣到那边去,银白色的亮光聚在一起,照亮了山壁上的洞口。

    有个人坐在洞口处,直勾勾地盯着三位来客。

    “阿春。”叶寒开口跟它打招呼,“是我,叶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