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恶灵系统[重生] > 85|番外:废柴和它的小虾饺

85|番外:废柴和它的小虾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废柴停在公园门口休息的时候,又看到了拿着手机对自己拍拍拍的无知人类。

    “啊!它看到我了!真的好萌!”少女拿着手机尖叫,友人在一旁急急提醒她,“快po上微博!是那只带着人偶一起旅行的猫啊!”

    蠢货,他不是人偶。废柴心想,随即趴在地上,身上的毛盖住腹下的虾饺,不让别人拍到。

    身边的少女发出遗憾至极的声音,甚至小步走过来,摸了摸它的背脊。

    “乖猫~起来,起来嘛。”她拿了根火腿肠逗它。

    废柴看着她,无声地张口。

    少女脑内突然传来可怕的兽类怒吼。她大叫一声,手里的火腿肠和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在少女友人一头雾水的神情里,废柴悠悠然起身转头走了。

    自己带着虾饺走了没多久,被人类发现、拍摄,然后放到以前方易说过的某个社交软件上,也只是这一两天的事情而已。废柴觉得很烦,它本来想带着虾饺去海边找龙王找些宝物或者药物吃吃,好让他尽快恢复,但现在看来不太现实。

    当天晚上废柴就窜进了这座城市周边的山里,化出白虎的形态,将虾饺依旧裹在自己腹下,大步往它想去的地方赶。

    一丁点大的小人这样依附着自己,白虎莫名有一种自己确实很强大的感觉。

    从在方易的阳台上第一次见到虾饺到现在,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

    当时虾饺站在方易和叶寒面前鞠躬的时候,它觉得它十分可笑。

    被某个强大的人类制造出来的身躯,不知从那里拈来的虚弱灵魂,像方易厨房里那个装醋的白酒瓶子,不伦不类。

    但是很快他就被迷倒了。

    方易后来有一次很不解地问他:“你怎么那么喜欢虾饺?”

    当时常婴穿着他的衣服,被他奴役着蹲在地上擦地板。

    “不知道。”常婴说,“很可爱啊。那么小,而且和我很聊得来。”

    “我和你也很聊得来。”

    常婴不耐烦地把抹布扔进桶里清洗:“你听不懂我的猫语。”

    方易笑了一会,继续打击他:“不过好像是你把它当做好基友,我觉得虾饺并不是很在意你。”

    常婴说尼玛,老子不擦了,你自己来。

    他气鼓鼓地走到阳台上坐下,揪着阳台上的一盆猫薄荷发脾气。

    方易说的其实很正确。

    虾饺常常不冷不热的样子,若是自己不跟他搭话,一猫一小人坐在阳台上可以无声无息呆一个下午。虾饺并没有什么可以跟他说的,他是神兽,见过的事情确实比这么一个小鬼多得多。

    但虾饺不跟他说话的话,他就找不到人聊天了。

    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他在挑起话题,他在等虾饺来找自己,他在想虾饺是什么人,背后又有什么人。

    以白虎之形行路,一路异常顺畅,很快抵达了自己的窝。

    老鬼如何,陈四六和游云如何,白虎不太关心。虽然就隔着几座山,但它还是想先把虾饺安置好。

    他化出人形,将虾饺小心取下。

    虾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没有呼吸,没有血液流动的声音,纵然是白虎也不能保证现在的虾饺还能重新站起来,重新说话。

    他仔细察看了虾饺的身体,*没有出现腐坏的现象,应该没有问题。

    当天晚上他就带着虾饺爬到了山顶上。

    在他还是一只没有和人类打过交道的兽的时候,他也曾有过许多风流倜傥的朋友。朋友们在月光里端坐在山顶,手指敲敲石壁就有醴泉冒出,落在白玉雕成的羽觞中,清冽醇香。广袖的男人将酒递给他,让他喝下。常婴喝了一半,抬头看他们。月色下男女都冲他微笑,像在欢迎他进入他们的世界。

    而后沧海桑田,他们都不在了。

    活得太久,活得太稳妥,有时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常婴也曾为了救不下自己遭受天劫的挚友而激怒,然而上苍雷霆,却不是他一只神兽可以扭转的。

    他觉得这些心情方易不会懂,叶寒不会懂,谁都不可能懂。若有人像他这样活得那么久,自然就会知道天道难违,知道天地间自有最强大的法则,不容凡人或恶鬼随意篡改。

    将虾饺放在自己面前,盘腿坐下之后,常婴又觉得不对。

    自己现在正在违背天道。

    天上有流云,有繁星,他碰碰虾饺的脑袋。

    “没办法。你不在的话,就没有人陪我说话了。”他说。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游云和陈四六知道他回来之后,主动来找过他。游云看到他就嗷地一声大叫,被陈四六捂着眼睛赶走了。

    常婴什么都没穿,站在树下吃半只烤过的鹿。

    陈四六:“你怎么不穿衣服!”

    常婴:“( ̄~ ̄)没衣服。”

    几天后陈四六给他拿来了一堆衣服。然而数日后两人再来看他,他还是一丝.不.挂。

    游云:“哎呀……”

    陈四六:“你怎么又不穿衣服!!”

    常婴在溪边吃烤鱼:“( ̄~ ̄)变身之后就撑破了。”

    陈四六:“那你脱了再变啊。”

    常婴撕了一些鱼肉放在虾饺身边。他用树叶、树枝和枯草做了个似模似样的窝,把虾饺放在里面,去哪里都带着。

    “麻烦,穿了脱脱了穿。”常婴说,“你们太烦了,衣服乃身外之物,再说这里就我一个人,穿不穿又有什么关系。”

    游云说有点道理。陈四六怒道:“再看就分手!”

    看着两人一边斗嘴一边下山,常婴打了个呵欠。

    “还不醒么?”他戳戳虾饺的脑袋,“我烤的鱼非常好吃,你再不醒就过季了,想吃上那么肥的鱼要等明年。”

    他顿了顿,又有些寂寞。

    “好吧,明年也行吧。我会烤给你吃的。”

    然而他没有等到明年。冬季的时候大雪封山,常婴再不能常常保持人形,天天都以虎形东奔西跑。虾饺趴在他的背上,被浓密的毛发覆盖着,很温暖。回到洞里的时候常婴化出人形,把废柴放在他重新布置好的窝里睡觉,随即自己变成那只他最熟悉的肥猫,蜷在窝边陪他睡。

    那一天依旧很冷,不记得是第几场雪从夜晚下到第二日,洞里洞外都十分安静,只有风声呼呼,却越不过洞口。

    废柴睡得很沉。他昨日去帮陈四六给山下鸡脚村的人送了些东西,被村里的小孩子抓住,陪他们玩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很累,没跟虾饺说几句话就睡着了。

    所以有人扯它猫须时,它疼得嗷呜一声大叫,猛地蹦起来,一爪子就挥过去了。

    虾饺被他打得跌出了那个铺着厚厚棉花的窝,抱着脑袋趴在石块上。

    废柴呆了片刻,扑过去的瞬间化出人形,将虾饺抱了起来。

    “虾虾虾虾虾虾虾饺!!!”他话都说不利索了,“是我啊!”

    虾饺说我知道。他被打得有点头晕,蔫蔫地歪在常婴的手里。

    常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可是你为什么要拉我的须须?很疼。”

    虾饺坐在他手里揉脑袋:“因为你的须须戳在我的脸上,很痒。”

    常婴嘿嘿地笑,坐在石块上的瞬间被冻得又跳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光着屁股,忙扯了一张游云友情赞助的毯子围在腰上。

    虾饺看着他,他也看着虾饺。

    虾饺说原来你是废柴。

    常婴这才想起他似乎从未见过人形的自己,忙不断点头:“还行吧?”

    他把詹羽和之后的事情都跟虾饺说了。虾饺怔怔点头:“哦。”

    从方易等人和詹羽的交谈中,常婴明白一件事:詹羽对虾饺做出的事情是非常过分的。

    但他不知道为何过分,只懂得那些事情令小人身躯里那部分残缺的灵魂依旧经受着回忆煎熬的痛楚。

    “那算是你救了我吗?”虾饺问他。

    常婴想了想:“算吧。”

    虾饺笑着说:“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常婴忙道:“不用不用,你……你陪陪我就行了。”

    小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沉着脸盯住常婴,慢吞吞问:“陪你到什么地步呢?需要我做什么?我杀不了你的。”

    “不不不。”常婴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勾起了他不快的回忆,忙解释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不对,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会阻拦的。”

    虾饺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你变成猫好吗?”

    常婴立刻将他放在窝里,身体咕嘟一抖,变成了已经不太肥的灰色大猫。

    它正要抖开毯子,却看到虾饺笨拙地爬下来,跳到毯子上滑下,走到它身边。

    废柴:“???”

    虾饺钻进了毯子里,依偎在它身边,用它的猫毛盖着自己。

    “你很暖和。”

    废柴开心得直抖,忍不住伸舌头舔舔虾饺的脸。

    虾饺被他糊得一脸口水,又在毯子上擦干净:“别这样舔我了。”

    “以前都是这样舔你的。”废柴说,“你也很开心。”

    “我不开心。”虾饺趴着,看洞口飘落的雪絮,“那时候是为了接近你们,你压着我,舔我,把我追得要钻进沙发底下,其实我都不开心。”

    废柴惊呆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都快不记得真正的开心是什么了。”虾饺说,“能为他做事很快乐,但是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些都是因为他,又难过得不得了。”

    废柴甚至不敢大声呼吸。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它一直趴在虾饺身边,听他说了很多很多话。

    山里的春天来得稍晚,游云种下的杜鹃花绕着山头开成一大片殷红的时候,废柴带着虾饺来跟两人辞行。

    “什么时候回来呀。”游云问它,顺便低头朝趴在废柴头上的虾饺打招呼。

    “你好。炸春卷太好吃了。”虾饺说。

    游云很惊喜地看着废柴:“白虎,你行啊你,居然能让它吃东西。”

    她蹲下来和虾饺平视:“能咽下去吗?会不会有呕吐的感觉?”

    “不仅能吃还能拉,好得很。”废柴十分骄傲,“他已经不是小鬼了。”

    虾饺被他的话弄得有些尴尬,揪着它的猫毛问:“那我是什么?”

    他醒来已经有三个多月,最近渐渐发现,自己不仅能吃东西,而且味觉也恢复了。他有种很惊悚的感觉:自己好像一点点地在恢复人的各种知觉。

    废柴:“……”

    它也说不上来现在的虾饺是什么。它只知道,自己每日修炼的时候都会带着他,甚至还教给他一些很高级的修炼方法,虾饺体内的灵魂和躯体的融合度越来越高,就连废柴也快察觉不到灵魂和*的违和感了。

    “不管是什么,都是件好事。”游云伸指和虾饺相握,“一路平安。”

    虽是告别,但没有太伤感的氛围。游云和陈四六给他们包了一堆炸春卷,虾饺非常兴奋。废柴把春卷的包裹挂在脖子上,十分滑稽。

    “不到吃饭的时候不能吃。”它在山路上慢慢走着,再三告诫,“一点点来,不要急。”

    “好。”虾饺说,“我不急,时间还很多。”

    废柴走了一会,又有点不放心似的问:“我们还是先去西安吧。现在高原上风太大,还很冷。”

    “没关系。”虾饺立刻接道,“有你呀。”

    废柴又觉得开心,又觉得真特么无奈。

    要带虾饺出门看看别的世界,寻访白虎的老友,是他们在这几个月的相处里商量出的结果。废柴心里觉得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但什么时候合适,它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不怕的。”虾饺挠挠它耳朵,凑过去亲了一下,“你那么厉害。”

    废柴差点走不直了。

    “别惹我。”它说,“你又不喜欢我,亲什么亲。”

    虾饺嗯一声:“那不亲了。”

    走了一段之后废柴说算了,我这个猫比较大度,你想亲就亲吧,不怪你。

    虾饺在它脑袋上笑得差点滚下来。

    “不要急呀,我们时间还很多。”虾饺说,“你带我再去几个地方,说不定我就喜欢上你了。”

    在这一刻废柴心里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其实虾饺是有一点点狡猾的。

    詹羽也许从不知道这件事。只因为那个爱着他的青年从不舍得狡猾以对。

    废柴心里顿时有些难过,又有了点难过之外的小小黯然。

    但它并不讨厌这种小狡猾的虾饺。

    算了。它想,你只对着我狡猾就可以了。

    它四蹄轻快,踏过初春新萌的草芽和花苞,满是新鲜的香气。

    “这种花好香。”虾饺说。

    “嗯。”废柴咬断一支半开的白花扔到头顶让他拿着,“开心么?”

    虾饺抓着那支花笑着说开心。

    开心就好。废柴觉得自己也快乐起来。

    反正还有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他们可以去看那么多那么多的辽阔天地。

    (本番外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