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恶灵系统[重生] > 87|番外:詹羽&容晖

87|番外:詹羽&容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状况?”

    “老鹰离开鸟窝,沿华西东路往万象城方向走,完毕。”

    “a队跟上,b队注意隐蔽。”

    “收到。”

    面目平凡的男人悠闲地在路上行走,藏在口袋里的手机一直是通话状态。半长头发盖住的耳朵里卡着个蓝牙耳机,耳机里零零散散传来一些声音。

    男人将烟头吐到垃圾箱旁边,觉得有些好笑。

    太不谨慎了。这个频道已经早就被自己帮派里的人破译出来,居然还用来通讯。

    他拐入华西东路的小巷,突然发力狂奔,朝着另一边跑去。

    耳机里的声音突然尖锐了,像钝刀在地上拖过发出的摩擦声,令人反胃。男人摘了耳机揣进口袋,向巷口的光明处跑去。

    然而一出巷口,面前赫然是已经清空的街道和早已守候着他的便衣警察。

    男人猛地一惊,脚步未停,身体一转,撞开巷中一扇小门冲了进去。

    他熟悉这里的地形,知道这是一家酒店的后门。身后脚步声嘈杂,他穿过厨房、洗碗处,推开一扇油腻的门。楼下芙蓉阁包厢的窗子可以容他钻过,他记得——

    芙蓉阁的门正好打开,一个娃娃脸的青年慢慢走出来。

    男人突然听到身后追上来的便衣吼了一声“詹羽”。

    眼前的娃娃脸青年受惊似的抬起头,随即看到男人手中刚刚弹出来的弹.簧.刀。

    男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狠狠将刀刺向面前的青年,顺势将他推进包厢里,反手锁了门。

    鲜血的热度令他不适,他拔出刀子,觉得可能不够,干脆又按着大张着口喘气的青年,朝着他胸口捅了几刀。

    门被撞得砰砰直响,他拔腿想爬上窗子,脚却被抓住了。

    娃娃脸的青年痛得抽气,抹了一把自己胸上的血,死死卡着他的膝盖:“杀了人就想跑?嗯?”

    男人看到他胸前的伤口上不断冒出血液,惊恐万分。

    青年抬头朝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帮忙啊,你是死人么?”

    男人脑袋一沉,砰的栽倒在地,昏了过去。

    容晖捏捏自己的拳头,低头看詹羽:“行不行?”

    “行……”詹羽捂着胸前伤口喘气,声音也都虚了,“就是太疼了……你去帮我开门,我同事在外面。”

    “这些血怎么解释?”

    “我先控制伤口让它们不要那么快愈合。去开门!”詹羽的声音没什么威慑力,“疼死老子了。”

    容晖顿了一会儿,走去把门弄开了。门外的便衣们哗地一下涌进来,纷纷扑向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詹羽。

    等人们忙忙乱乱地走了,容晖才从窗子上跳出去。

    他和詹羽偶尔会到酒店这边喝早茶。自己这样的身体虽然可以不吃东西,但尝尝久违的人间食物也是不错的。只是他俩出来七八次,不知为什么,每一次都会以詹羽受伤结束。这一次是詹羽伤得最重的一次,容晖扯扯嘴角,理不清心里的滋味。

    被捅第一刀之后詹羽完全可以直接躺在地上不动的。但他没有。他还扯着那人的裤脚,那人回头捅完那几刀他才松手,不到几秒钟又抱上了那人的脚。

    容晖在街上走了一会。他现在依旧想不明白,哪怕是不会死,詹羽难道就真的不怕这种疼痛么?

    他转了几圈,自己也觉得无聊,转头走向医院的方向。

    詹羽的伤口处理得及时,没什么大问题。他在市里的公安系统中早就出了名的不怕死,不过今天那几刀差点捅到心脏上,把他的同事和领导都吓得半死,一个个守在手术室外面不肯走。

    容晖坐在树上远远看着,心想原来这个人也是有那么多人关心着的。

    第二天晚上,他钻进了詹羽的病房里。

    詹羽躺在床上玩手机,看到他从窗子那里钻进来,嘴角撇了撇:“你们为什么都那么喜欢爬窗呢?你回家也爬窗?”

    “我回不了家,家里有佛像,我进不去。”容晖拖了椅子坐下,尽量放低声音,“怎么样?”

    “死不了。”詹羽指指床头柜上的水果:“帮我削一个?”

    容晖拿起一个苹果直接扔到了他的脸上。詹羽眼疾手快地接住了。

    他咬了两口,牵动胸前伤口,痛得皱眉。

    容晖没什么表情地看他,从他手里拿过那个苹果,把水果刀翻出来开始削。

    “其实住院挺不错的。”詹羽说,“有补休,还有奖励。外科的冯医生你看到了么?很帅,我刚刚装睡的时候他过来看我伤势,还扒了我衣服。”

    容晖哦了一声。

    “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他说。

    容晖冷冰冰地笑了:“看上个血人?那医生口味没有那么重吧?”

    詹羽说谁知道呢,说完继续掏出手机玩。

    容晖把水果切成小块放在碟子里让他自己吃,自己无声地坐在一边。

    两人沉默了一会,詹羽先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你来做什么的,说句话吧。”他说,“今天吃东西的时候也是,一直都是我在说。你闹什么别扭?”

    容晖有点惊讶:“我没闹别扭,就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跟你说的。”

    詹羽顿时语塞。

    詹羽在床上躺了一会,看容晖起身准备走,忙拉着他说等等。

    容晖手臂上引虫的那块东西已经取出来了。是他帮忙取的。实体化的恶灵虽然不是人,但躯体里同样生长着血管和筋脉。它们紧紧缠在那块发出怪异香气的木头上,甚至已经生长了进去。容晖说不痛,可詹羽一扯那块木头他就浑身发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詹羽说你低头,你把头低一点。咬着我肩膀,对,就这样。

    等他把那块木头取出来,自己肩上也留下了一个极深的牙印,血一缕缕冒出来。

    容晖盯着那个牙印看,又抬眼盯着他看。他应该是疼的,脸色惨白,冷汗涔涔,却也没忘了说一句“谢谢”。

    詹羽发现容晖的眼睛很好看,就是脸上横七竖八都是伤痕,很不雅观。

    纵然这样他还是凑过去作势要亲吻他,结果被容晖躲开了。

    “亲一个,作为回报。”詹羽笑道。

    容晖抓起那块木头往他肩上拍了一记,起身跳出窗跑了。

    “你再陪陪我。”詹羽说。

    容晖顿了顿,回头走到病床边,低头拉开他病号服的宽大领子。

    “……这个牙印为什么不消?”他问。

    那天他咬下去的牙印依旧还在,整齐又清晰,看着令他心烦。

    詹羽沉默片刻,讷讷说他也不清楚。

    他身上从没有过消不去的伤痕,每天洗澡看到肩上的印子也觉得心烦意乱。但为什么消除不了,他自己也不明白。

    “要不你再咬一个?”詹羽说,“说不定是我这边肩膀开始坏死,没办法修复了。”

    容晖简直无语:“你真的不会疼吗?”

    詹羽嘿嘿地笑,笑了半天慢慢沉下脸。

    “痛就说明我还活着。”他说,“我在等不痛的那一天。”

    容晖坐在椅子上默默看他。

    穷尽这辈子所有的知识,他都无法彻底理解詹羽。

    詹羽看他眼神,觉得比平时要软一些,心里又生起了逗他玩的心思。

    “心疼我吗?”

    “没有。”容晖很快回答。

    “要不我们试试吧。”詹羽说,“互作消遣。”

    容晖沉默了一会儿,烦躁地挠挠头发站起来,俯身把詹羽压在病床上,扯开他衣领盯着那个牙印看。

    牙印很清晰,伤口已经结痂了,但还未脱落。它看上去和正常人的伤口是一模一样的。受创、流血、结痂、剥落,伤口生出新肉新皮,恢复得好的,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这是大多数伤口愈合的流程。

    然而这个牙印却始终停留在结痂阶段,再没有任何变化。

    “看够了没有?”詹羽觉得这个姿势很别扭,“你的进展太快了,我还是个病人,做不了的。”

    容晖从他身上起来,很平静地说:“不用担心,我也做不了。”

    詹羽:“……”

    之后容晖继续给他削水果,看他慢慢在药力的影响下睡过去。詹羽半睡未睡的时候突然摸着自己肩上的牙印,看着容晖说了句“完了”。

    容晖平静看着他,心想你难道现在才意识到么。

    牙印没有正常愈合的原因,无非是因为詹羽潜意识中不想让它愈合、进而消失。

    詹羽哈哈笑了两声,扯到伤口又疼得咧嘴。

    “你睡吧。”容晖说,“我就在这里。”

    因为他这句话詹羽又笑了,笑得容晖又怒又尴尬。

    “这是什么?情话吗?”詹羽说,“我也会说的,比你说的好听很多倍。”

    容晖冷冰冰道:“是吗,你说给谁听?方易吗?”

    他果然见到詹羽的脸色变了。

    两人在之后再无任何交谈,只是彼此枯坐。次日早晨詹羽醒来,容晖已经走了。护士大惊小怪地过来关窗。他床头柜上放着两个新鲜的青色苹果。

    身体恢复之后,詹羽又获得了一周的休假。

    他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客厅里的窗一天天开着,每晚容晖都从窗口爬进来跟他打声招呼,坐一会就走。

    詹羽觉得容晖很忙,却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容晖跟他说叶寒和方易已经找到玄武,正在按照玄武说的方法治疗。他也跟他说虾饺和废柴现在在西安,废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虾饺现在可以吃东西了。

    他说得平常,詹羽按下心里汹涌的情绪,也听得坦然。

    那是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他本该这样拥有自己的人生。

    詹羽说哦,我知道了。他尽量平静,但容晖能看出他的迷茫和慌乱。

    休假的最后一天,詹羽跟容晖说带他去一个地方。

    容晖正要跨出窗台离开,闻言又缩了回来。

    “去哪里?”

    “我以前的家。”

    “兰中镇那边?”容晖说,“我没什么兴趣。”

    詹羽:“……那里有我的一个秘密。”

    容晖:“没兴趣。”

    詹羽咬牙:“除了我,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容晖问他:“你现在是想和我分享么?”

    眼前的人眯着眼打量他。两人心里都在衡量、博弈、计算。

    “是的。”詹羽说。

    大巴经过那一段路的时候,詹羽指了指窗外。

    车上又有人对着那处被烧毁的房子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容晖没位置,站在詹羽身边,一点一点听了进去。车窗外所见的房子很破败,房子周围的黑色人影密密麻麻,十分繁杂。

    不知道有多少个是上次被老鬼逼迫而弄出来的。

    下车之后他跟着詹羽曲里拐弯地走。詹羽对这段路很熟悉,容晖忍不住问他:“你常常回来?”

    “清明会回来。”

    “家里都没人了,回来做什么?”

    詹羽回头奇怪地看着他,哈哈大笑:“就是因为没人了所以才回来啊。”

    容晖默了一会,点点头。

    那房子早就弃置多时,也没人敢靠近,路上长满野草还堆着乱石。詹羽没有清理,说是可以阻拦一些不知情的人。两人终于走近了那房子的范围。

    近了才看到,房子周围、竹林之中,甚至房顶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婴孩形状的詹羽趴在树下,呜呜乱叫,偶尔抬起头看看容晖。容晖虽然见多了这些乱七八糟的灵体,也一样产生冒出鸡皮疙瘩的感觉。

    太多了。从小到大,似乎每一个年龄段的都有。

    詹羽还兴致勃勃地跟他解释。

    “看到那个了吗?那个就是方易救我的那一次。当时肋骨断了,估计把肺戳破了,我晕过去好几次,坐直身的时候他刚好从上面爬下来。他爬下来的样子很蠢的。”他指着站在石块上愣愣瞧着远山的一个灵体说,“当时还很小,以为他也是下来欺负我的,我还推了他一把。”

    他的口吻平静,像说一个旁人的故事。

    容晖侧头看他,伸手拽拽他衣袖。

    詹羽:“?”

    容晖:“……”

    他拽完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眼角余光瞥见身后站着个人,和詹羽现在的模样差不多,身上那件衣服倒是十分熟悉。正是那天在芙蓉阁包厢里喝早茶时詹羽穿的。

    容晖心头发闷。他看着那个满目茫然和寂寥的恶灵,头一回觉得这一切如此真切。

    詹羽说的秘密在房子里。

    被烧得发黑的墙体上攀附着好几个小小的詹羽。看到正主走过来,它们纷纷盯着两人,直看到他们走入房子里。

    容晖一下就看到,在站满了灵体的房子中,有两个完全不一样的黑色人影。

    他们略显高大,依旧很呆滞。一男一女坐在角落的灰烬里,看着走进来的詹羽。

    “我想过弄死方易的,我想过很多次。”詹羽说,“把他弄死之后,让他的灵体呆在这里,和我父母一起,那他就永远都不会离开了。”

    容晖震惊地看着那两个黑色的人影。那是两个恶灵,而且是两个正处于半实体化状态的恶灵。

    “我的灵体总会回到这里,大概是因为这里有他们。”詹羽看着那两人说,“他们是什么东西你应该看得出来。但是没办法再进一步了,只能停在这个阶段。它们根本认不出我,除了将它们囚禁在这里,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詹羽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外面的世界太险恶,它们呆不住的。”

    他嘶哑地笑了一声:“像我这样的怪胎才能安稳生活,它们不行的。”

    容晖终于明白詹羽一直追问自己恶灵如何实体化的原因了。

    这两个恶灵明显已经死了许多年。它们坐在角落里,齐齐抬头看詹羽。然而那表情中没有任何感情,容晖甚至从它们怪异、鼓胀的眼神里看出了贪婪的痕迹。

    他不知道詹羽是否明白,化为恶灵的灵体,往往无法保持自己原来的意识和感情。

    何况他的父母亲都是在他亲手点燃的火里死去的。

    可这个小小的房子,这些无论多远都要回到这里的恶灵,看似在徘徊,实际上却是在保护、或是看护这两个对詹羽来说无比珍贵的灵体。

    他降生于人世间,是从父母的怀里第一次懂得被人疼爱和保护的感觉。

    尔后在父母亲也无法保护和理解他的时候,方易出现了。

    受伤了确实会疼。这种疼除了让你知道“下一次要回避这样的事情”之外,没有别的意义。

    但若是这种疼被人关怀起来,那就大不一样了。

    容晖突然意识到,方易对詹羽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朋友甚至是爱人。他是他这一生里唯一一个陪了他那么久、且绝不会离弃他的人。

    詹羽站在他身边默默看着角落的男女。他抬手冲他们摆了摆,无声说了句再见。

    两人默默无声地离开了房子。房中的灵体又迅速围在门口和窗边。一开始看觉得怪异,现在明白它们是在保护某种东西之后,反而觉得有些难过了。

    詹羽像赶小鸡一样把周围的几个灵体都赶回房子那边,转头招呼容晖,带他爬上一旁低矮的山丘。山腰上有一块巨石,平滑冰凉,很适合坐。

    “以前方易常常带他从家里偷出来的零食来找我,我们就坐在这里吃。你看,这里视野很开阔的。”詹羽跟他说。

    容晖看他吃干粮,自己拿了点水喝了。

    山脚下隐约见到那房子掩映在翠色之中,只露出隐约的一个角。

    “容晖,这个秘密现在只有你和我知道。”詹羽放下干粮,态度前所未有地认真,“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控制……这很难讲的,你知道我这个身体太怪异,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你记住了,如果我失去了控制,你一定要到这里来,把这里的灵体,包括你今天看到的那两个,全都剿灭。把叶寒叫过来,或者别的什么灭灵师,一定要全部剿灭。”

    “……为什么?”

    “我连自己都控制不住,怎么控制他们?”詹羽说。

    容晖伸手又拽拽他衣袖。

    詹羽:“?”

    “你别害怕。”容晖说,“以后我会帮你的。”

    詹羽说我不害怕。

    容晖飞快地捏了捏他的手腕,又带着点紧张放开了。

    “好吧,你怕也没关系。”他说,“我在这里。我会陪着你的。”

    “又是哪里学来的情话?”詹羽笑了。

    “不是,是真话。”容晖说。

    詹羽终于不笑了。他低头看看容晖的手,又抬头看他伤痕累累的脸。手臂上破开的创口正在缓慢愈合,他伸手碰了碰。

    “我不信的。”詹羽说,“你知道,我不会信的。”

    容晖说你以后会信的。

    暮色渐渐重了,四面传来鸟雀归巢的声音。

    容晖拧好瓶盖站起来,朝他伸出一只手。

    “天黑了。”他说,“詹羽,我们回去吧。”

    (本番外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