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九醉 > 第61章 4月

第61章 4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吃过晚饭之后,宁九醉主动请缨表示她来洗碗。

    “你这几天那么累,这些小事就交给我啦。”宁九醉非常体贴地对林子裕说,还把他推到了沙发上,自己收拾饭桌上的碗筷。

    她抱着碗进厨房,套上围裙走到他的面前,背对着他露出围裙的带子,“你帮我绑个结,我看不见。”

    林子裕坐在沙发上,抬手给她的围裙打了一个蝴蝶结,他打了一次觉得不够好看,又拆下来重新打了一遍。

    她突然侧头期待地看着他,像是随口一提,“你今天也要出去么?”林子裕已经连续三天都出去了,她这时候问出来也是合情合理。

    林子裕楞了一会,点了点头,“嗯,我大概九点回来……”

    她“哦”了一声,眼角垂下,默默地走到了厨房里。

    林子裕看着她,像是想说什么,最终他还是忍住,只是弯了嘴角,眼里溢满了柔情。

    田慧说,脱光引诱是最低级的行为,不可取。反而是很平常的一个动作,或是一个眼神恰恰能引起他的兴趣。

    宁九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子裕眼角瞟了一眼,屏幕上面写着“仁甲”。从名字上看来就是一个男生的名字。

    她在厨房里擦了擦手,探出头来,“是我的电话吗?”

    林子裕把手机拿到了她的手边,她把手机放在耳边,夹着脑袋柔和地问了一声,“阿甲,是你?有事吗?”

    ——阿甲。

    叫得倒是亲密,林子裕没说什么,挽起了手袖,把手伸进了温水中,自发地开始刷碗。

    “我在家啊。”宁九醉对他笑了笑,又专心地讲电话了。

    “社团聚会么,我没什么兴趣诶,你们自己去就好啦。”她把拉下蝴蝶结,随手把围裙脱了下来,走到客厅里靠在沙发上。

    “是接下来是没有什么事,但是……”

    从她的通话中林子裕可以猜出来,对方一定是以社团聚会的名义约宁九醉出去玩,现在她似乎有些犹豫,不是很想赴约。

    “真的么?他刚刚还干了这种蠢事?”对方也许是给宁九醉讲了其他人的笑话,宁九醉捧着肚子直笑,惹得林子裕频频回头。

    “上次我们出去玩,你忘了么?你喝醉了,还是我背你回家的呀。”

    “你好重的,还一直要我和你说话。”

    “KTV么?我想想……”

    宁九醉倒是真的很久没有去KTV了,她看起来有点心动了。果然,没过多久,她就答应了,“那我半个钟之后到怎么样?”

    林子裕擦干了手,从厨房里走出来,“要出去吗?”

    田慧说,要让他感到威胁,才能激发他的斗志。

    宁九醉点头,“嗯,我们两个等会可以一起出去,你等等,我去换衣服。”她说完,就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房间里了。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内衣啊?”宁九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回来之后我就脱了,现在找不到了……”

    “你要不要去洗衣机里看一下?”他喝了一口温水,说。

    房间里面没声音了,林子裕只到洗衣机帮她找。他走进阳台,一抬头就看见了挂在上面的黑色内衣。

    他推开虚掩的门,刚好看见宁九醉只穿了薄薄的一件保暖内衣,身材尽显。她还半跪在床上,弯下腰翘起臀在床上摸索着,估摸着是在找她的内衣。

    他咳了一声,“九醉,你的内衣。”

    宁九醉转过头来,接过她的内衣,刚好是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

    屏幕上又显示那两个字,“仁甲”。

    宁九醉这个时候手忙脚乱,看都没有看,就接听了电话,只不过碍于实在是没有手拿手机,只好按了外放。

    “九醉,你好了么?”

    是一个男中音,林子裕皱了皱眉。

    田慧再说,让他失控最好的方法,就是吃醋。

    “快了快了,我在穿衣服。你不是怕我反悔,又给我打电话吧?”宁九醉背对着林子裕把保暖内衣撩了起来,从里面套入了内衣。

    腰上白皙的肌肤和黑色的上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林子裕的眼神不自觉地盯紧了那块位置,脑海里开始想象摸上她腰上的手感。

    “诶,你一说我好像还真的听到了衣服摩擦的声音。”

    对方的声音明显是开玩笑,宁九醉在扣内衣带子,没空回答他。可在房间里的另一个人看来,却分明是在调戏。他的眉皱的更深了。

    他想挂掉电话,不让宁九醉和他通话,也不想让宁九醉去见他。

    “好啦,小醉醉,我是开玩笑的,你快一点啊!”

    电话里的男音恢复了正经,但是那一句“小醉醉”在林子裕听来尤其刺耳,他把目光放在宁九醉的身上,想要看她听到之后是什么反应。

    宁九醉扣上内衣之后,又将衣服的领子拉下来,露出肩膀,好让她调节内衣的长短。她食指挑开内衣带子,测过头认真地调节,说话的时候,呼出一点点雾气。

    “我知道了,你挂吧。”

    她好像一点也不介意那个称呼,这让林子裕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她只露出了一丁点的肩膀,身体其他地方全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林子裕的目光却更炽热了,他隐隐觉得,某个部分有立起来的趋势了。

    田慧说,性感或是低俗取决于你露出了多少。越是要让人觉得性感,越是要把身体遮起来,越是会让人遐想被遮起来的地方。只露出脚踝或是肩膀,就能让他发狂。

    “小醉醉——”

    对方还在叽叽喳喳,林子裕拿起了手机。

    宁九醉终于穿好了内衣,却发现手机里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回过头,林子裕面目表情地晃了晃他手里的,“我挂了。”

    另一边,躺在自己床上的田慧看了看自己的屏幕,确定了手机确实被挂断了。她捏了捏自己的嗓子,咳了两声,“看来是成功了,变声软件还挺好用。”

    宁九醉不解地望着林子裕,“怎么了?”

    他把手机随手放在了一边,上了床。

    他的手搭在了宁九醉的肩膀上,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我反悔了,我觉得我们今天应该呆在家里。”

    她似是不解一般,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询问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低下头,一边讲外套脱了,一边用唇堵住了她想要说出来的话。

    宁九醉有些抗拒,推了推他的胸,好不容易挣脱出来了,微微喘气,“林子裕,你怎么了?不是说了一起出去么,那边的人……还在等着我……”

    他把她压下,一条腿曲起,强势地插入了她的两腿之间。

    宁九醉的头靠在了厚重的被子上,手被他抓着,几乎是使不出分毫的力气。她瘪嘴,好像是要哭了,“你、你要干什么……”

    “你。”

    林子裕眯了眯眼,唇压在了她的嘴上,想要再一次封住她的嘴唇。

    “不要,林子裕你无理取闹。”宁九醉重重地别过了头,脸色绯红,但是看起来却是生气了。

    “我哪里无理取闹了?”他一边说话,一边熟稔地解开了她的内衣。

    “我冷……”她抱住了胸,不让他碰,“不要动!”

    “外面不冷,你却想出去?”而且还是被一个男生约出去了,林子裕直接忽视了她出去是为了社团聚会。

    “我出去玩又怎么了,你管我!”

    田慧说,要懂得欲擒故纵、欲拒还迎。

    宁九醉看起来就很不高兴,但是她的不高兴好像起了反作用。

    林子裕像是铁了心一样,今天一定要和宁九醉做一些该做的事情。他把压在身后的被子抽出来,随意地盖在两人的身上,飞快地除掉了她的上衣。

    “冷就盖被子。”他一边说,小腹顶上了她的腿,又粗暴地把她的手分开了。

    “你——”宁九醉不知道该说什么拒绝话了,只好瞪着他。

    直到这一刻,她才觉得,田慧果然没有欺骗她,她心里其实有些窃喜,但是又要佯装愤怒的样子,对她来说,简直是靠演技。

    “瞪着我干什么?”林子裕怒极反笑,一只手揉了一把她的胸。

    宁九醉的语气马上就软了下去,“你、你不要动……”

    “不要动哪里?”他的声音沙哑,手指尖抚过她胸口上的一点嫣红,慢慢地揉捏了起来,“是这里?”

    “嘤~”她别过脸,眼里呛了泪水。

    林子裕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的两只手捆在一起,她的手软得很,几乎是用不上力气。

    许是觉得抓着她的手不方便,他松了松自己的领带,趁着宁九醉不注意,把她的两只手腕都绑在了一起。

    宁九醉瞪着他,他却轻笑亲了亲她的眼角。

    她觉得自己刚刚表演得太逼真了,看到林子裕似乎真的吃醋得厉害,有些怕了,“我、我又不是不配合,你不要绑我的手好不好?”

    他没回答,只是埋下头。宁九醉感觉更热烈了,手上乱舞,但都无法挣脱他的领带。

    他一只手揉她的胸,另一手却脱下了她的裤子,将她的内裤挑到了脚踝上。顿时,宁九醉和他□相对,而他却还穿着衬衫,该少的一件没少。

    她羞红了脸,“不公平,你都不脱……”

    “那你帮我脱?”林子裕撑着头问她,眼神上上下下将她扫了一个遍,好像是在欣赏美景,只有手时不时地握住她胸口上的软肉。

    “那你把我的手松开。”宁九醉咬唇,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用嘴来脱我的衬衫。”

    “不会。”宁九醉干脆地拒绝了,她才说完,林子裕手上的力道就大了许多,她的眼角又一次湿润了,“唔,不要揉了……”

    “我、我脱了你给我解开好不好?”

    林子裕笑着点头。

    她尝试着,压在了林子裕的身上,用牙齿咬住了他的纽扣,舌尖轻挑,费力地将纽扣解开。她才解开了一颗纽扣,太累了忍不住喘息,整张脸都红彤彤的。

    始作俑者林子裕丝毫不愧疚,手反而是落在了她的身下,两根手指划过了她细软的毛发。

    “唔……”他的手突然揉了起来,宁九醉只觉得双腿突然就酸软了,上半身也没了什么力气。她呻吟了一声,无力地趴在了他的胸口上。

    “九醉,还有两颗呢……”说着这样的话,可他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她咬唇,想要坚持着把他的纽扣解开。可是酥麻的感觉慢慢地蔓延了全身,脑袋也开始混沌了起来,动作越来越慢,林子裕的速度却是愈来愈快。

    她几乎撑不住,几次都瘫软在他的身上。

    最后一颗纽扣终于被她咬开了,同时她身上的快感像是积攒到了临界点,一下子都喷涌了出来。林子裕的手上都是水,而她身上也提不起更多的力气。

    “你、可以解开了么?”她过了半分钟才回过神来,把手伸到他面前。

    林子裕轻笑,半露的胸膛性感极了,“我没说马上解开呀。”

    他说罢,直接翻转了一个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你说话不算数!”宁九醉还想要控诉他不人道的行为,但他却把拉链拉了下来,宁九醉马上不出声了。

    他慢慢地进入,附在她耳边问:“还想说什么?”

    宁九醉昂头,眉头紧皱,紧紧地咬住了自己唇。

    他却不让她如意,只用了两根手指就撬开了她的唇,他把手指放入了她的口中,翻搅她的舌头。

    宁九醉不敢咬,只能仍由他误作非为。

    她嘴中夹杂着娇喘和靡靡水声,她委屈极了,“你怎么……辣么坏……”

    “嗯?还有更坏的……”

    他说完,身下开始了抽动。

    宁九醉的手习惯性地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有空气,过不了多久,他的手掌突然握住了她的手,两人十指交缠。

    手下的床单在激烈的动作之中,褶皱层层叠在一起。

    第二天,宁九醉睁开眼睛,窗外太阳已经大亮。

    她看了一眼时间,颓废地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林子裕,都怪你,我迟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问我他们在床上说的话都不符合人设了,我任性!而且我也是佩服自己,除了胸,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几乎没有了!这是一场由嘴唇完成的love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九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日月齐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月齐发并收藏九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