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第9章 心思重

第9章 心思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意秾心呯呯直跳,脑子却转得飞快,这个时候虞国的二皇子到大梁来做什么?现在两国和平相处,并无战事,她上辈子不关心朝政国事,此时一点儿也想不起前世这个时候两国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不过她倒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茂章长公主,如果容铮是来与大梁商讨和亲之事的,倒也说得过去。可是容铮只是二皇子,便是和亲,大梁也绝没可能放着虞国太子不要,反而要将长公主嫁于二皇子的。

    她脑中思虑纷乱,一时也理不清,这时那个团练已经又挥了一次旗,两艘龙舟几乎同时出发,如今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竞渡游戏了,而是两国之间的一次较量,虽然输赢算不得什么,但是楚江两岸的百姓也都想争一口气的,两国交战十回有九回都是大梁输,如今在大梁的地盘上赛龙舟,怎么也要赢一回。

    两岸百姓的喧呼声轰轰然如山崩海潮,令人全身热血为之沸腾,有一种振奋之感。

    两艘龙舟行进了一多半,还几乎是并列而行,看得人手心直冒汗,直到快接近标竿时才见左侧的龙舟骤然加速,以势如破竹之势冲向了终点。

    这一变故几乎让大家反应不过来,本来赛龙舟都是开始出发时速度最快,越到终点划龙舟的人力气就越小,速度也就越慢,可是虞国的龙舟却在最后时刻突然加速,让人不禁怀疑虞国之前一直与大梁并驾齐驱是故意让着大梁的,到最后才加速,好显得两方相差不那么悬殊。

    可是偏偏虞国的这份“好意”又让大家都看了出来,难免让人觉得心里憋屈,又有火无处发。

    今上是不在乎这些的,跟贵妃说话,连最后谁先过了终点都没看。

    意秾一直在悄悄观察茂章长公主的态度,只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虞国二皇子一眼,意秾也猜度不出她的心意。

    虽然意秾也是国公府嫡女,但是长公主那个阶层也不是她能轻意接触的,所以等回到披芳院后,茂章长公主之事她也就抛在了一边,如今对她来说,最危险的人是尹之燕。

    因为今日是端午,所以下午沈珩之回来的很早,他面上挂着笑容,看上去心情极好,凌氏笑问:“什么好事儿?嘴都合不上了?”

    沈珩之将丫头们都打发到屋外伺候,上前将凌氏揽在怀里,温声道:“圣上让我主持明年的春闱。”

    凌氏顿时又惊又喜,“已经定下了?太好了!一会儿我去叫桌席面来,咱们一家子也欢喜欢喜,你有什么想吃的,我这就去定了来!”

    沈珩之抱着她没松手,笑道:“我已经吩咐人定好了,还要了阿五爱吃的烤鹿肉和你爱吃的九曲子周家的羊脂韮饼,晚饭时就送过来。”

    凌氏先是欢喜了一会儿,然后眼泪没忍住就流了下来,倒把沈珩之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安慰道:“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你只管说就是。”

    凌氏半晌没说出话来,最后才别过脸,哽咽着声音道:“我,我何其有幸,这辈子能嫁给你。”

    凌氏是想起了自己这半生,她年幼时经历了颇多坎坷,一切都是在遇到沈珩之之后才变得顺遂起来,她一介孤女,却得定国公府嫡子相中,也并不是从侧门抬进来,而是正正经经三媒六聘娶了做正妻。那时她的舅母表姐表妹们没少眼红她,酸话更是说了几箩筐。刚嫁过来时,她虽然受了些挤兑,却一直有夫君护着,反而更觉甜蜜,后来她夫君更是出息,考中了状元,她又生下两子一女,此生真是再无憾了。

    不过虽说是老夫老妻了,两人也很少面对面的说这些甜蜜的话,凌氏先就红了脸,沈珩之见妻子面带薄红,颜色更盛,手脚就不老实起来,凌氏推了他两回,沈珩之笑着道:“能娶到你才是我的幸运,满京城里也没有谁的媳妇比我媳妇更好看了。”

    凌氏就撇嘴道:“你就是因为我长得好看才娶我的么?”

    沈珩之笑着将她搂紧了,低声道:“自然不是,你还温柔娴淑,大方知礼,能娶到你,可不是我的荣幸么。”

    凌氏红着脸嗯了一声。

    两人在房里腻乎了半天,直到意秾来了,才一齐出来吃晚饭。

    沈洵还在山西没回来,沈潜又有应酬,所以今日只有他们三口在。

    意秾见沈珩之嘴角噙笑,凌氏眼中波光盈动,且又叫了三元楼的席面,便疑惑的问凌氏道:“娘怀上小弟弟了?”

    凌氏冲着她后背就拍了一下子,笑着啐她一口道:“连你娘也编派上了!是你爹,得了个好差使。”

    意秾缠着沈珩之问:“爹爹得了什么好差使?是不是又升任了?”

    凌氏本想吊一吊意秾的,只是哪里忍得住不说,脸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道:“圣上已经让你爹担任主考官了,主持明年的春闱,这可是大长脸面的差使!”

    意秾一怔,随后脸霎时就白了。

    凌氏却是十分高兴,嘴里絮叨个没完。科举沿袭下来到如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会考又是极为关键的一步,除了那些凭借真才实学认真苦读的,自然也就有偷机耍滑,各显神通的,而本朝又对科举极为重视,故而每届主考官都由圣上亲自委任,亦须是才能名望皆备之人才能当选,而沈珩之能担任主考官,显然是极大的荣耀。

    意秾脑中却是轰的一声,上辈子沈珩之是三年后担任的主考官,而这一世却提前了,显然是有人等不及了,在暗中推动。前世沈家二房败落就是从沈珩之担任主考官泄题开始的,再将沈潜调往西疆,等意秾身后全无支撑了,才可以肆意败坏她的清白名节,那时她即便是莫名其妙的死了,也无足轻重。

    凌氏唤了意秾两声,道:“你脸色怎么不好?别是着了凉风罢,你这孩子总是七灾八难的,一会儿请尚大夫过来瞧瞧,赶明儿我带你去上个香,祛祛晦气。”

    意秾牵起嘴角,勉强笑了一笑,等吃完饭回到自己屋子里,她仰面躺在床上,望着帐子顶,她原本是思虑着想办法不让沈珩之担任主考官,但是她突然觉得自己一直都在避,之前避尹之燕,避过了一次,可是如今她又换了一种方式出现了,或许重活一世,某些细节会有不同,大事上的轨迹却是不变的,比如尹之燕依然会与沈意秐一起为了季恒而谋害她,虽然她现在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是想来如果此次她们达不到目的,也一定不会就此收手。

    即便这一次她可以使沈珩之不能担任主考官,但是避过了这一次,她却不知道接下来尹之燕与沈意秐会再使出什么手段。

    檐下挂了一排水红色的气死风,意秾一边想着一边起床走过去,仰起头看,晕致致的光芒映在脸上,如镀了一层轻而透的胭脂。越往远处,灯笼的光芒渐次微灭,一切人与事都被笼罩在巨大的黑暗里。她站了一会儿,垂着头转身回去,眼尾忽然扫到花墙底下,一丛草窠的枝叶上停着一只萤,尾翼明灭,倏而旋身飞起,越飞越高,飞到海棠树上去了。

    这晚,因白日里忙碌了一天,阖府的人都早早就歇下了,赵氏等沈大老爷直等到了亥时尾儿也未见沈大老爷回府,第二日早起入宫时,赵氏在眼圈底下铺了厚厚一层粉。

    赵皇后是宣和帝发妻,生了一张端方的脸,她让赵氏到内殿说话,只留下了她贴身的大宫女在一旁伺候,旁人都谴了出去。

    赵氏精神不大济,但也依然撑着笑,“我家老爷特意让我进宫来谢谢姐姐,我也知道后宫不宜干涉前朝,但是谁让姐姐在圣上面前不同呢,只求姐姐多疼一疼妹妹了。”

    赵皇后笑道:“我不疼你还疼谁去!之前我就常劝你,沈家二郎既中了状元,日后前途必是好的,他好了,对你们大房不也是有益处的么?偏你那时还不肯听,他再出息,你那婆母不也依然是疼你们大房,爵位如何也落不到他身上去,如今你可算是想开了,还知道来找我帮忙。”她翘起涂了蔻丹的手指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徐徐道:“圣上这几日也正在烦恼明年春闱的考官人选,我跟他提了提你家二叔,圣上也觉得不错,便就委任了,也不过就是张张嘴皮子的功夫,还当得你特意跑一趟来。”

    赵氏面上含笑,心里对这番话却是不屑一顾的,但是言语间依然极为恭敬,“于姐姐来说是小事一桩,对我们而言却是极大的事了。”

    姐妹两个聊了些家常,赵皇后又赏了些新送进宫的布料,让赵氏给沈意秐带回去。

    赵氏回到定国公府,才在罗汉榻上坐好了,就见沈意秐进来,手里还提了一小篮樱桃,沈意秐将樱桃放在旁边的高几上,笑道:“女儿亲手摘来的,给娘拿来尝尝鲜。”

    赵氏命人拿去洗了,沈意秐凑上前笑道:“娘这回进宫,姨母怎么说?”

    赵氏就知道她是着急此事,又想起二房来,不由得嘲讽一笑,“有你姨母在呢,自然是成了。昨日二房就已经得到圣上的任命了,想必此时正欢喜呢!”

    沈意秐微不可察的冷笑一声,这只是第一步罢了,距明年春闱还有几个月时间,且先让他们欢喜着,这一段时日里,想来礼部的人脉差不多也就能铺备好了。

    赵氏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她总觉得尹之燕太过活泛,并不是可信任之人,“那个尹家的商户女,你也要防着她些才好。”

    沈意秐甜甜一笑,“娘就放心罢,我跟她也不过就是互相利用罢了。”

    赵氏眉头皱了皱,“你小舅舅平日里惫懒惯了,手上也并不牢靠,那个尹家的商户女是他引荐给你的,我只怕她跟你小舅舅是一样的人,这样的女子你只与她有事说事罢了,万不要走得过近。”

    沈意秐点头,“我只是担心若是我们动的手脚,将来万一事败追究起来,我们脱不了身,不若就直接借他人之手,最后怎么也查不到我们头上,日后万事都由她伸头,咱们也能摘个干净。不过,她也并不是简单之人,她既有所求,我们答应她的事情便也需得办了才是。”

    赵氏赞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这个女儿心思缜密,思虑周全,真是比许多男子都强出许多去,“她不过就是想给她爹捐个官罢了,用不着去求你姨母,只消求一求你外祖父让尹家搭上关系也就是了,并不是什么难事。”

    沈意秐陪笑道:“她只是想给她爹求个官身,日后说出去不觉得身份过低罢了。”

    赵氏傲慢的一笑,“她身份低贱,心思却是不小,只怕是想着攀门好亲事呢。”说着她眸光一暗,“二房不是在张罗着给大郎相看姑娘么?”

    沈意秐了然的笑了笑。

    赵氏却在大袖里攥紧了帕子,每次一提起二房那两个儿子,她就恨得几乎咬碎一口银牙。她是先嫁入沈家的,却迟迟没有身孕,进门第三年才好容易怀上,自然是欢喜谨慎异常。赵氏怀相一直就不大好,生产时又有些难产,那个哥儿未出娘胎便夭折了,偏巧二房此时传来有喜的消息,赵氏就一直觉得是凌氏肚子里的孩子克了她的孩子。

    日后凌氏顺利产下一子,紧接着又怀了第二胎,直到二郎快一周岁时,赵氏才终于又有了身孕,整个大房,包括沈老夫人都是极盼着这一胎是个男婴的,没承想却是个女儿,之后赵氏的身子就一直没养过来,这么多年,竟一直未能再有身孕。

    沈大老爷倒是龙精虎猛,一连生了三个庶子,本朝是有严格规定的,若是府中尚有嫡子,爵位就绝不能传给庶子,即便是过继到嫡母名下的庶子也不可以袭爵。是以,如今大房没有嫡子,二房却有两个,而二老爷又有出息,谁知道大房还能不能保住这个爵位了。

    赵氏是无论如何也不想便宜了二房的,只要二房败落了,被逐出沈府,她手里拿捏着那三个庶子,日后她便是这府里的老封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