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第15章 大朝会

第15章 大朝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腊月二十四是祭灶日,要祭送灶神上天,时人为了让灶神多言好事,便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醉司命,还要备五色米食花、胶牙糖、箕豆,用来粘上灶王的牙。

    意秾是极喜欢这一日的,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凌氏都要亲手做胶牙糖,意秾小时候就极爱吃,可惜凌氏从来不许她多吃,只有祭灶日这一天才能破例。

    凌氏做胶牙糖极为认真,要先沐浴梵香,事事准备妥贴了才能开始,因孙亦莹是新妇,便想着要帮凌氏打下手,却被凌氏撵了回去,她只好跟意秾一起眼巴巴的等着。

    到了晚上,还有照虚耗之俗,意秾跟孙亦莹一起做了十数盏琉璃小灯,放于床下,这便是照虚耗。

    这天晚上是可以彻夜不眠的,不论男女都可以提着琉璃小灯聚到火堆旁,欢笑宴饮,意秾当然也想出门去,但是凌氏从来就没准过,她依旧每年一次的磨了凌氏一回,然后被凌氏骂了回来。

    意秾给孙亦莹使眼色,让她帮着说话,孙亦莹只低下头偷偷的笑。虽然不能出去,但是意秾也不想错过这项活动,便提着琉璃灯盏,在飞华亭里铺了张狐皮,也像模像样的笼了火盆,温了壶百花酿,对着乌漆麻黑的穹庐独酌,一直到了子时才回去睡觉。

    过了几日便是除夕,除夕最是烦累,既要祭祀祖先,又要迎神供佛,晚上还要陪着沈老夫人一起守岁,沈老夫人又不是个省事的,有时心情不好,就要让凌氏整晚站着立规矩。本就折腾得累极,第二日还要早早就起床,进宫参加初一朝会。

    意秾眼睛都还没睁开就被凌氏从床上拽了起来,任凭彤鱼和丹鹭给她净面梳妆,还要听凌氏一遍遍絮叨。

    凌氏见意秾一副没往心里去的样子,顿时就火了,“你这孩子,跟你说多少遍都没有用!今日进宫是小事儿么?你也不想想,以往朝会之后的宴请都是在皇后娘娘的坤宁殿,这回却是在哪儿?挪到贵妃娘娘宫里去了!你那大伯娘虽看不上咱们二房,可是在外头人的眼里,咱们不还是皇后娘娘的亲戚么!要不怎么轮得到让你也进宫去,贵妃娘娘如今正和皇后娘娘互别苗头呢,小心你一个缺心少肺就被贵妃拿来当枪使!进宫之后,你少往人堆儿里凑,有你三姐姐在呢,用不着你去出风头,只去用过宴,跟我早点儿回来才是正经!”

    意秾怕她娘再说上两遍,立刻点头,郑重道:“娘,我知道了,我进宫之后一定谨言慎行,吃完饭就去找你。”

    上辈子她也进宫领宴了,只是上辈子宣和帝多情,也并没有出现如今这位盛宠的明贵妃,那时一众的妃嫔们整日里斗来斗去,却也碍不着赵皇后的位置。如今却是不同了,明贵妃一人独宠,竟是硬生生将多情的宣和帝变成了痴情,如若不是明贵妃实在身份甚微,而赵皇后娘家势力又显赫,只怕皇后之位就要换人来坐了。

    明贵妃是以美艳扬名的,自古美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看不惯比自己还美的人。

    凌氏自己就不用说了,脸上连胭脂都不敢多抹,坐在那儿看意秾穿戴完,脸立时就垮了下来,皱眉道:“别穿这件大红出毛锋的昭君兜了,换上那件丁香紫暗纹银鼠里毛的鹤氅吧,到时候也别没事儿往贵妃娘娘面前晃悠,埋头吃饭就是了。”

    简直对贵妃娘娘如临大敌。

    等意秾都拾掇妥当了,沈意秐便笑吟吟的进来叫她一起,沈意秐倒是不怕刺了贵妃的眼,穿了件大红羽纱缎子的斗篷,头上又戴了个白狐毛的昭君套,一支赤金镶宝梅花簪自头顶斜出,衬得她面容皎好似三月桃花。

    沈意秐进来一见意秾这身穿搭就知道是凌氏让她故意藏拙了,便笑道:“五妹妹穿这一身越发显得沉稳安静了。”

    其实是显老才是,但是同样的意思用不同的话说出来,就显得受听多了。

    凌氏很是欢喜,又夸沈意秐漂亮懂事。

    两个小姐妹一起去上房给沈老夫人请安,沈老夫人与赵氏都是按品大妆的,相比之下,凌氏就有些寒酸了,不过这么多年凌氏也早就不在意这些了。

    初一朝会规模宏大,仪式隆重,有一套完整的礼制,向来最得圣上重视。这一日不仅本朝文武百官要向今上朝贺,拜祝新年,诸蕃使节及各国使者也会前来,这是向外邦展示国威的好时机,自然处处都要往盛大了办。

    等三茅钟鸣及圣堂炷香之后,意秾便在大庆殿见到了头戴通天冠、着玉带靴袍的宣和帝。

    另外,今年朝会之后的大宴,太后竟也来了,往年太后都是不会出席的,此番是因为赵皇后前一日去宝慈宫哭诉了一天,太后也是觉得她再不管管今上,只怕这国就要亡。

    当今太后并不是圣上的亲母,今上是一位昭仪之子,若不是他的两位兄长都早夭,也万轮不到他拣漏来坐龙椅,如今宫中真正是太后嫡出的,只有茂章长公主一人而已。只可怜那位昭仪早殇,自己的亲儿子当上皇帝才两月,她就一病去了,太后因不是圣上亲娘,为了避免与圣上产生隔阂,很少插手圣上之事。

    待跪拜过今上和太后,女眷们就被带到了明贵妃的琼华殿。

    这宫掖之中遍地都是富贵,多了也就不稀罕了,所以宫里的诸位娘娘都喜挂湘妃帘,日头一晃,薄薄的竹片在地上映出一棱一棱的光影,总有种心事难述的况味。且又有那么个湘妃泣泪的典故,清雅已极。

    偏明贵妃不与之同流,明贵妃娘家差些儿,父母都不是大梁人,她打小寒酸,如今一朝飞上枝头,岂肯省俭。故而琼华殿的门上挂的是一副珍珠帘子,皆是南洋所产的金珠,颗颗滚圆饱满,色泽纯正,单这一副帘子,便需耗费上万之资。

    明贵妃穿了红地联珠纹大袖,头戴高冠,右侧插了支点翠凤钗,两鬓又各压两枚花钿,看上去并没有宠妃的凌厉之感,反而让人觉得温和宁静。此时她正微微侧着头听身边的女眷说话。

    赵皇后则是坐在上首,见沈意秐与意秾进来,便面露喜色,将沈意秐拉到自己身侧,对太后笑道:“母后瞧瞧,我这外甥女儿长得好不好,我只恨怎么竟不是我生出来的!”

    皇后都开口了,周围的夫人哪一个不是人精,自然纷纷称赞沈意秐才貌皆备、品行端方。

    太后对沈意秐伸出手,面露慈爱的笑道:“到老身这里来,也难怪你姨母这般疼你,连自己的亲侄女都靠后了。”

    旁边的赵姝闻言立时就变了脸色,她最是个直性子,当即就要翻脸了,她娘云阳长公主给她递了个眼色,她才跺一跺脚,强自按捺下来。

    沈意秐并无羞涩忸怩之态,先上前给太后见过礼,才含笑大方道:“我娘每次见到姝表妹也总是这样说,唉声叹气的只恨她没有大舅母那样好的福气,能有个姝表妹这样的女儿。”她的大舅母自然就是云阳长公主。

    一句话既奉承了云阳长公主又捧了赵姝,赵姝听沈意秐夸她,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又换上了笑意。

    云阳长公主端稳的笑道:“姝姐儿若是能你有的一半儿,我也就放心了。”口中不住的称赞沈意秐,心里同时也暗暗点头,只道沈意秐年纪不大,这份沉稳和聪慧确然难得。

    然后才目光含冷的看了眼太后,牵起嘴角笑了笑。云阳长公主是先帝淑妃所生,淑妃与先帝自小便是青梅竹马,若不是为了拉拢太后娘家势力,先帝也不会立她为后,且云阳长公主又是先帝长女,自然是极受宠爱,云阳长公主性子骄纵,向来不将太后放在眼里。太后与淑妃斗了一辈子,与云阳长公主的关系自然不会太好。

    挑起这话头儿的赵皇后难免有些尴尬,太后却是面色如常,连眼角的笑容都未变过,又赞了旁边的意秾跟赵姝,便让她们自己去玩儿了。

    这宫掖中的关系本就错综复杂,谁与谁是一派也实难说得清,倒是明贵妃仿若置身事外一般,意秾只觉得这位明贵妃定然是个极聪慧之人,这宫中的女人不论如何的互相笼络、互别苗头,她只抓住今上一人的心,便是胜者。

    初一朝会有个习俗,便是为贺新年而投刺。

    众人都拣了竹篾儿,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写上一两句恭贺新禧之语,再交给要谒见的人,这便是刺,也可叫名帖。互相投刺,并不拘泥于男女,明面上是贺年,实则也有倾慕对方的意思。

    这些竹篾儿内造处早就置备好了,竹篾儿的形状大小并不相同,正方,浑圆,甚至还有柳叶状,梅花状,鱼儿状。小姑娘来挑拣的时候都尽赶着选形状新奇好看的,都选完了,便自各坐下来拿纂刀刻字。

    意秾上辈子是将竹篾儿悄悄送给了季恒了,她还记得她那时刻的是:眉间露一丝。这已经是她所能写下的最露-骨的相思之语了。

    不过这一世她自然不会再送给季恒,她将自己名字刻好便装在了荷包里,只等着回家后给她二哥算了。

    赵姝是挨着沈意秐坐的,她自己刻完了,就闹着要看沈意秐的,众人自然便将目光都集中到了沈意秐身上,沈意秐正是到了说亲的时候,她将竹篾儿送给谁,可不就是表露了心意了么。

    季悦也凑过来瞧,沈意秐丝毫也不羞臊,含笑道:“我是要送给太后娘娘的。”

    季悦没听到八卦,立即就失望的“啊!”了一声,“啊”完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吐吐舌头,冲一直伺候在一旁的两位尚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过沈意秐要送给太后,大家倒觉得情理之中似的,沈意秐一直以端庄娴静为要,怎么可能在这种公开的场合表露自己对哪个男子有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